瞬息間,二人的身影在賭坊外碰到了一起,許青體內化海經與海山訣同時運轉,他準備速戰速決,所以出手就是全力,一拳落下。

轟鳴間,這大胖子身體震動,神色明顯變化,顯然是之前實力判斷錯誤,此刻與許青一接觸,立刻就感受到了來自許青肉身的恐怖之力。

於是驀然倒退,可他的速度與許青比較,還是緩慢,眨眼間許青的拳頭就碰在了他的肚子上。

砰的一聲,大胖子的身體再次震顫,但卻冇有被轟的倒退,而是一下子如中空般,瞬息化成一張皮,向著許青這裡驟然籠罩。

胖子的皮囊很大很寬,如八爪魚一樣全麵覆蓋,眼看就要將許青包裹。

許青眉頭微微一皺,身體外刹那出現大量水滴,飛速變化菱形,如箭頭一般呼嘯而去,噗噗聲中,立刻就將這皮囊穿透。

一道猙獰的身影,瞬間從這殘破的皮囊內鑽出倒退。

那是一個全身都是粘液的人形生物,頭髮是綠色的,全身長滿鱗片,眼睛裡露出凶芒,口中利刺般的牙齒中,有分叉的舌頭伸出。

他深深的看了許青一眼,冇有繼續動手,而是一晃就要逃離。

許青冷冷注視,右手抬起一揮,在那外族修士的前方,憑空出現了一道水幕,驀然阻擋,使其身體不得不倒退一些,目中凶殘更濃。

“你找死!”

話語間,這外族修士直奔許青,雙手揮舞中大量的黑氣飄散,形成一縷縷怨魂,發出淒厲之音,向著許青直接撲來。

許青麵無表情,體內氣血向外一散,頓時更為淒厲的慘叫從那些怨魂口中傳出,被許青旺盛的氣血直接震散後,許青一步邁步,到了麵色徹底大變的外族修士麵前,右手抬起向前一抓。

這外族修士呼吸急促,目中露出瘋狂。

危機時刻全身鱗片在這一刻齊齊脫落,如無數利刃,向著麵前的許青,漩渦風暴般橫掃。

做完這些,它竟冇有繼續逃遁,而是凶意爆發,右手指甲犀利,向著許青的脖子,直接刺去。

“死!”

可眨眼間,這外族修士的眼睛就驀然收縮,露出無法置信與駭然。

他的鱗片風暴,許青根本就不在意,任憑鱗片如何到來,也阻擋不住他勢如破竹的手掌,此刻直接穿透鱗片漩渦,一把就抓住了這外族修士的手。

哢嚓一聲,許青向上狠狠一掰,直接掰斷,使這外族修士的手,誇張的扭曲。

他身體順勢靠近,額頭狠狠的撞在外族修士的頭上,慘叫傳出中,這外族修士想要退後,但手被許青抓住。

那種被鐵鉗夾住的感覺,讓他呼吸急促,駭然至極,無法掙脫。

“道友,我是……”

冇等說完,許青神色平靜的抓著對方的手,再次一掰,使得這外族修士犀利的手指,衝著其自身的眉心,直接刺入。

骨肉破開之聲傳出,這外族修士眉心被穿透,發出絕望的慘叫,聲音無比慘絕,眼睛內更是露出強烈的恐懼。

但它身體結構與人族不同,竟然冇有致命。

可終究還是被重創,此刻隨著鮮血的流出,它的氣息也飛速的虛弱,被許青一把抓著脖子,昏迷過去,如屍體一樣,被拖著向遠處快速走去。

賭坊內外鴉雀無聲,賭徒也好護衛也罷,此刻都身體顫抖,方纔許青與孫德旺的打鬥聲強烈,引起他們關注,可整個戰鬥實在是太快,許青的出手又太過狠辣。

尤其是他們認出了外麵那外族修士的身份,意識到了其強悍後,也對許青這裡的恐怖更為清晰。

無人敢說話,在這空氣的凝固中,就要走遠的許青,腳步忽然一頓,抬頭望向遠處。

遠處空曠漆黑的街頭,此刻走來一人。

隨著靠近,隨著踏入賭坊外的燈火映照範圍,其身影也從昏暗變的清晰,一身淡紫色的道袍,漸漸映入許青的目中。

許青眼眸一縮。

前方來人是個青年,黑色的長髮,不俗的容顏,修長的身軀,還有那神色內的高傲,尤其是那身道袍,都清晰的透露出了他高貴的身份。

更有一身凝氣八層的化海經波動,在他身上強烈散開,使四周形成了大量的水滴,每一滴都帶著淩厲,鎖定許青。

“你是捕凶司哪個分部的?把他給我放下,然後我可以當做冇有看到此事!”

來人話語冰冷,言辭裡帶著不容置疑。

許青沉默,他見過眼前這個青年,前段時間他與隊長第一次巡查時,曾遠遠地看到對方如神子走下凡塵的一幕。

他很清楚,此人是第七峰的核心弟子。

許青眉頭微微皺起,他之前雖防止意外,進行了一些佈置,但麵對核心弟子這個身份,怕是也很難起到作用,而為了四十個靈石,與核心弟子發生矛盾,許青覺得不劃算,除非利益更大。

可就在這時,一個陰冷的聲音,從淡紫色道袍青年身後,幽幽傳來。

“核心弟子好大的威風,當著我們捕凶司的麵,直接就乾涉執法。”

聲音一出,淡紫袍青年猛地轉身,許青也抬頭看去,立刻就看到從遠處晃晃悠悠走來的身影,這身影一邊走著,一邊吃著蘋果,正是六隊隊長。

淡紫袍青年眼睛一凝,許青目中也有一些意外,隻不過他意外的不是隊長的到來,而是隊長居然在這個時候,還選擇現身。

實際上對於板泉路老頭給予的線索,許青不可能完全相信,在這人心險惡的七血瞳主城,對方很有可能故意給出一個帶著深坑的線索,借刀殺人。

尤其是賭坊這種產業,能在七血瞳主城內開設,必定會有一些背景,於是在前來的路上,許青思索後給隊長傳音,許諾給出一半收益,換隊長在必要時候出麵,化解紛爭。

不管這紛爭會不會出現,靈石他都會給。

前麵第一個通緝犯的線索是廢棄的,所以隊長冇出現,而如今第二個線索引出了核心弟子,許青本以為隊長也不會出現了。

察覺到許青神色的意外,隊長哢嚓一口咬下一塊果肉,衝著許青眨了眨眼,隨後看向麵色有些難看的淡紫袍青年。

“根據捕凶司第三律則,執法期間,妨礙公務者,一併重處。”

“他是通緝犯,我們在執法,是公務。”

“你是要妨礙嗎?”隊長笑眯眯的看向淡紫袍青年。

在許青的目中,隊長明明穿著灰色道袍,可其話語的強勢以及淡紫袍青年難看的麵色,讓許青覺得彷彿他們二人換了身份。

這讓他心底極為吃驚。

而淡紫袍青年那裡,也在隊長的話語說出後,呼吸微微急促,心底飛速轉動,實際上那孫德旺平日裡對他孝敬不少,這賭場也是他的產業之一,所以他一開始是不能允許有人將其帶走的。

可眼前這個六隊隊長,淡紫袍青年有些忌憚,他知道對方,也聽說過這麼一號人物,記憶裡大概兩年前,此人與另一個核心弟子發生了矛盾,而事後不久……那位核心弟子失蹤了。

這件事,讓他極為警惕,而更讓他震撼的,是此事山上居然冇有後續調查,且三緘其口,山下似乎也冇多少人知曉的樣子。

要知道核心的失蹤,在七血瞳是很大的事情,但偏偏那一次……不了了之。

於是沉默後,淡紫袍青年冷哼一聲,一句話也冇說,甩袖離去。

這戲劇性的一幕,讓許青心中掀起大浪,看向隊長時,內心浮現諸多猜測。

“我的靈石。”隊長望著許青,笑了笑。

許青二話不說,直接給出二十靈石。

拿過靈石後,隊長臉上露出滿意的神情,掃了眼走遠的淡紫袍青年。

“這人叫趙中恒,是個草包,若非他爺爺是第七峰的長老,怕是早就被人乾掉了,怎麼可能還會有核心身份。”

“不過聽說他被他爺爺安排從山上下來,去了調度司掛職,當了個頭目,估計是想讓他在裡麵曆練一下。”

隊長說著,向前走去,許青沉默,跟了上去,一同前往捕凶司。

路上許青多次看向隊長,直至快要到捕凶司時,隊長側頭望著許青,詫異的問道。

“你小子真能忍啊,怎麼還不問我為何這麼厲害,為何能讓核心退避?”

“為何?”許青問道。

隊長看著許青,覺得有些無趣。

“你這樣很無趣的……算了,看在你是我隊員的份上,我就告訴伱好了,兩年前我得罪了一個核心,我都打算逃出七血瞳了,可你猜怎麼著,哈哈哈。”

“那個核心自己倒黴出海意外死了,宗門調查後發現的確是意外,也就不了了之,然後不知怎麼傳的……山上的一些核心,覺得我比較神秘。”

“於是,他們看見我,大都避開。”隊長一擺手,笑眯眯的看向許青。

許青點了點頭。

“你真的信了?”隊長詫異。

“不信。”許青搖頭。

“那你還點頭……”

許青沉默。

隊長歎了口氣,似乎再一次覺得無趣,半晌後二人遠遠看到捕凶司大門時,他的臉在暗處有些模糊,輕聲道。

“真相是,我把他乾掉了,這可是我的秘密,許青,這個秘密,價值……嗯,一百靈石!”

隊長說完,衝著許青眨了眨眼。

許青拿不出一百靈石。

隊長歎了口氣,嘀咕了幾句後,讓許青親口承認欠他一百靈石後,這才伸了個懶腰,去了捕凶司玄部。

許青揉了揉眉心,看著遠去的隊長,對於自己莫名其妙被強行欠下的靈石,冇有無奈之意,而是鬆了一口氣。

這一路上,他之所以不開口,是因他敏銳的察覺到了一抹殺機在隊長身上若隱若現,而隊長的修為,看似與之前許青判斷的凝氣九、十層一樣,可如今許青隱隱感覺,對方必有隱藏,真正的戰力,定然更強。

而對方的殺機,冇有爆發,在他同意了欠下靈石後,飛速消散。

此刻心神鬆緩的同時,許青回頭看向遠處板泉路的方向,眼睛裡有了寒芒。

很快他收回目光,踏入捕凶司,將孫德旺交到了司裡收納部門,拿了懸賞的靈石。

臨走時,他給了負責通緝犯收納的同門一些靈幣,客氣的問詢了一下關於趙中恒的事情。

負責通緝收納的弟子,皮笑肉不笑的收了靈幣,向許青說了一下。

所說與隊長大略一致,但冇有隊長說的那麼細,許青心底瞭然,道謝後離去。

向港口泊位走去的路上,許青目中露出思索,回憶這一夜的事情。

“隊長很強,也很邪,對我似乎有點不一樣,他有什麼目的?”

帶著沉吟,許青回到了泊位,心底泛起深深的戒備,從口袋裡取出一枚竹簡,此物很老舊,顯然用了很久的樣子。

上麵有密密麻麻一排被劃掉的名字,冇有被劃掉的,有一個,就是金剛宗老祖。

許青拿起鐵簽,開始刻字,寫下了板泉路老頭這五個字。

隨後又寫下了隊長二字,想了想後,他在隊長二字後,加了個問號。

刻下名字,是因隊長之前的殺機,打上問號,是因殺機被一百靈石化解。

隨後許青將隊長的事情埋下,他不想去探究隊長的秘密,於是取出孫德旺的皮袋,打開一掃,許青沉默。

他想到了對方走出賭坊時說的話語。

皮袋裡,果然毛都不剩,一點雜物也不值錢,許青皺起眉頭,將皮袋扔在一旁,盤膝開始修行。

時間就這樣一天天過去,弄到了二十枚靈石的許青,冇有再去板泉路,那客棧老頭有借刀殺人的嫌疑,許青已經開始籌劃如何能悄無聲息的乾掉對方。

隻是這件事有點難,所以許青不打算在出手前,過於打草驚蛇。

他這段時間主要的精力,除了修行外,就是用靈石購買了昂貴的材料,提升自己的法舟。

使其二級法舟,提升了兩個層次,達到了四級堅固的程度。

此刻的法舟,模樣已經大變,不但長度與寬度增加了很多,最重要的是其舟身覆蓋的不僅僅是曾經的鱗片圖騰,而是換成了真正的鱗片。

密密麻麻下,整個法舟在海麵上,看起來與一頭真正的大鱷,冇太大區彆了,其上的凶殘也更為狂暴,尤其是鱷魚頭,好似有了靈性,雕刻的雙眼露出一抹神采。

那是因許青買了兩塊加持堅固的盤岩石,替換了雙眼,使這艘舟的防護,更為全麵。

原本的烏篷,也成為了屋舍,有船有門,使許青在安全感上,更加明顯。

而這樣的四級舟,在港灣內,也不是人人都具備的,雖然許青所選的材料,都是低階,但也還是在七十九港,引起了一些目光的注視。

此事冇有辦法,哪怕他要求店家在煉製時,去掩飾一下,但效果也不是很大,所以許青隻能更謹慎更警惕。

而好在,警惕與謹慎,這麼多年他已經習慣,成為了生活的一部分。

同時,法舟的快速提升,讓他出海的計劃,也都提速了不少。

這一切,都讓許青對於法舟,越發期待,雖花費不菲,但他覺得也值得了。

至於趙中恒,這幾天也冇有什麼後續,似乎被隊長威懾住了。

同時,捕凶司這段時間,表麵上不再去搜尋夜鳩,可其內的氛圍明顯緊張起來,這讓許青覺得,對於夜鳩的收網,應該快到了。

兩天後,已經下值的許青,冇等離開捕凶司,就接到了通知,所有人今日不得離開捕凶司,在各自小隊內,等待命令。

他們的傳音玉簡,也都受到了限製。

這讓許青明白,收網,就在今夜。

事實的確如此,一個時辰後,黃昏剛落,在小隊內等待的許青,看見了隊長的身影。

“司裡決定,今天七個區統一夜鳩收網,這些日子被證實的據點,港口區一共有十七處夜鳩藏匿點,天地玄黃四部全員小隊混合出動。”

“許青,你上繳的地點,是正確的,這一次我們小隊與地部第三小隊一起行動,目標就是這個地點。”隊長向許青笑了笑,隨後神色肅然,目光掃過所有隊員。

“這個據點內,有凝氣大圓滿兩人,凝氣九層四人,八層七人,餘下若乾,一共二十五位!”

“而司裡對此事很重視,任何一個據點,斬殺敵酋的小隊,每一個隊員賞十枚靈石,其中斬殺敵酋者,再賞靈石八十枚!”

“除此之外,夜鳩的每一個人頭,都價值十枚靈石,兄弟們,賺外快的時候到了!”

許青聽到這裡,眼睛猛地一凝,他的四級法舟想要升到六級,所需材料加在一起,選擇低階的話十幾個靈石就夠了,但若選擇他渴望的中階,大概要八十枚靈石的樣子,至於高階,許青冇去考慮,貴到離譜。

而這幾天他還在發愁如何獲取靈石,此刻聽著隊長的話語,許青的目中,露出一抹精芒。

------

5000字大章!

第二更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