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離開丹藥鋪的許青,正向七十九港走去。

捕凶司的工作,雖需每天點卯,偶爾外出配合巡查,可實際上在冇有任務時大都自由,所以許青打算回泊位繼續修煉。

路上他習慣性的走在角落邊緣,儘可能讓自己融入陰暗中,默默前行。

因風暴的緣故,所以有很多貨輪以及宗門弟子外出的舟船,無法及時入港,大都被困在海中。

而今天風暴結束,雖雨還有,可入港的舟船極多。

許青走在港口,腦海琢磨自己的丹藥與修行。

“一枚白丹的成本,大概三個靈幣的樣子,此事要長久進行,逐漸積累下,就可以有不菲的收穫。”許青摸了摸白丹換取的靈石。

“修行的耗費太大了,想要維持之前的速度,每天都需要一枚,還有泊位的費用也快要繳納了。”

“至於法舟的煉製,更是價格昂貴。”許青心底歎息,有些後悔之前殺人太果斷,錯過了獲取對方物品與貢獻的機會。

於是琢磨著應該想辦法多抓一些通緝犯,又或者去一趟禁區,不然這麼下去,想要提升法舟,資源匱乏。

整個主城,物價都很高,但最高的還屬修行資源,前者平民還可以接受,但後者彆說冇資格購買了,就算是有資格購買的弟子,也都很少能大肆購買。

對於七血瞳弟子而言,每天的三十靈幣居留消耗不算什麼,真正讓他們暗中自相殘殺相互掠奪的,是彼此的修行資源。

想要成長,要麼接任務外出獲取,要麼暗中殺人掠奪,冇有其他選擇。

這一點,隻有那些獲得了核心弟子令牌,具備居住在山上的資格,唯獨冇有宗門收益分配權力的核心弟子,才能好不少。

許青這段時間聽到了很多關於七血瞳的事情,也瞭解了所謂的核心弟子,就是拿著各峰正色令牌入門者。

如第七峰,就是紫色令牌。

但凡持著這樣的令牌,進入宗門就可以居住在山上,他們的衣袍都是各峰淡色,如當日街頭的淡紫色道袍青年,如之前的那位淡橙色道袍少女。

他們往往都是各峰高層的晚輩,購買任何物品,費用都是其他山下弟子的五成,不過宗規限製不可轉賣牟利,一旦抓住取消身份,所以少有鋌而走險。

核心與山下弟子之間很不公平,但人的命運本就是如此,至於各峰深色道袍者,唯有築基以及以上修士,纔可擁有,他們已經超越了核心弟子,具備了獲得七血瞳利益分配的權利。

“要儘快想辦法賺錢……”許青沉吟間,遠處傳來嘈雜聲,打斷了他的思緒。

循著聲音,許青抬頭看去,遠遠看見前方岸邊不少弟子聚集,似在等待著什麼。

就連港口內一艘艘法舟內的第七峰弟子,也都陸續走出。

甚至在他身後,此刻有呼嘯聲傳來,從四麵八方至少上百個第七峰弟子,飛快彙聚。

一個個神色都帶著精芒與渴望,遙望遠處的港灣大門。

眼看這一幕,許青有些驚疑,於是一樣向港灣大門看去,時間不久,他目光儘頭慢慢出現了一艘巨大的舟船。

這舟船至少有一百七八十多丈的長度,通體金色,極為奢華,夕陽下閃耀絢麗的光芒,船首是一尊人麵蜘蛛的巨大雕像。

那人麵上的眼睛是獨目,好似鑲嵌了寶石,極為炫耀。

遠遠看去,舟船彷彿一尊巨獸,正破海而來。

在那大船上,還修了更為奢華的閣樓,雕欄玉砌間,能看到大量的侍衛在內。

此刻嗚嗚之聲迴盪間,向著港口越來越近。

“三殿下。”

“三殿下回來了!”

人群內,頓時傳出嘩然。

“三殿下?”許青好奇的看著那艘慢慢進入海港的無比奢華之船,隨著靠近,一股海的腥味,擴散四周。

更有強烈的威壓,從這艘舟船上散開,震懾心神。

許青略微感受後,眼睛收縮。

這威壓之強,給了他一種極度危險之感,就好似在禁區叢林深處,遇到的那些恐怖的存在。

尤其是此刻隨著靠近,他清晰的看到這艘奢華的大船上除了閣樓與侍衛外,還赫然存在了一根根閃爍寒芒的利刺。

這些利刺任何一根,都足足一丈多長,上麵帶著複雜的符文,透出驚人的殺傷力。

這種舟船,是許青這幾天所見,最為恐怖的一艘。

單單此船,就讓許青覺得自身不可抵抗,這讓他對於第七峰的法舟,有了更深刻的認知,心神震動間,隨著四周的恭敬之聲此起彼伏,許青看到在浩浩蕩蕩氣勢驚人的大船上,閣樓內,走出了數人。

當先一位,是一個穿著紫色道袍的高瘦青年!

他身上的紫袍,並非許青曾經所看的淡色,而是……深色!!

深色且純正的紫袍,穿在這青年的身上,這一幕所代表的身份,讓許青神色凝重,他清楚……這青年的修為,定是築基。

且從四周眾人的恭敬,可以看出,此人的身份……也絕非尋常築基那麼簡單。

隻不過這青年麵色蠟黃,眼睛上有很濃的黑眼圈,身體極瘦,一副被酒色掏空的樣子,目中還透著**之意。

他站在船首,頭上還帶著一頂白色的帽子,上麵繡著一個大大的禁字。

這個字,很是奇異,透出一股難言的威壓。

而那身讓無數人瘋狂的深紫色道袍穿在他身上,極為寬大,風一吹嘩嘩作響,似可以將其整個人吹倒。

他似乎也知道自己的虛弱,所以此刻走出時,一邊享受來自岸邊弟子恭敬,一邊雙手摟著兩個披著披風的女子作為支撐。

其中一個女子,還拿著一個水晶瓶,裡麵泡著各種滋補之物,正一口口喂他。

這兩個女子年齡不大,容貌都頗為美麗,綠色的眼睛透出勾人心神的魅惑,於海風吹來,長髮飄飄間,露出披風下高挑凹凸的身姿。

高聳的胸部,渾圓的胯臀,還有那細到誇張的腰肢,配合清純的臉蛋,使得她們身上散發出陣陣原始的衝動。

她們穿的更是大膽,火辣的曲線與彷彿吹彈可破的白皙肌膚,顯露在所有弟子目中,使人不自覺的會忽略她們兩頰的腮腺。

此刻她們任由青年摟住,嬌羞間有笑聲迴盪。

“拜見三殿下!”岸邊,恭敬聲更大。

許青凝望舟船上的青年,感覺似乎冇有那兩個女子攙扶,對方就會倒下的樣子,這讓他很奇異,覺得不可思議。

於是又看向那兩個妙曼女子,目光微微收縮,在這二女身上,他感受到了危險,於是很快目光躍過她們,看到這舟船除了侍衛外,還有很多穿著黑袍之人。

這些人,露出的麵孔,與那兩個女子一樣,都是綠色眼睛,兩頰有腮腺,一個個修為的波動不俗。

除此之外,他們中還有一個少年,與許青差不多的年齡,衣著很是華貴,綠色的眼睛裡帶著一些陰冷,掃向岸邊。

他同樣兩頰有腮腺。

許青望著這些,這是他第二次看到與人族相似,但卻不一樣的生物,但從四周其他弟子的反應去看,似乎都冇什麼意外,顯然這種非人族,並非少見。

所以他很快收回目光,不再去看,正要離開,可就在這時,隨著大船的靠近,船上被兩個女子攙扶的青年笑聲傳出。

“這一次外出,雖遇到了風暴,但收穫不錯,諸位師弟師妹見者有份。”

他話語一出,頓時舟船上就有大量隨從飛身躍起,揮手間便有一枚枚巴掌大小的鱗片,向著岸邊每一個人呼嘯而去。

許青這裡也有,眼看鱗片飛來,他抬手一把接住後,第一個感覺就是濕滑與冰冷,隨後微微一捏,居然無法捏碎,這就讓許青眼睛一凝。

他意識到這鱗片,應該很是不凡,同時也明白了岸邊這麼多人彙聚的原因了。

“若是每天都能這樣,也就不用去發愁賺錢了。”許青看了看鱗片,將其收起後,與四周眾人一樣,向著遠處大船上的三殿下道謝。

在眾人的謝聲中,大船停靠在了泊位,三殿下先是向岸邊的同門揮了揮手,隨後也不怕被人看到,直接就在那兩個異族女子屁股上重重拍了一下。

引起兩個女子的陣陣嬌呼後,這枯瘦的三殿下壞笑起來。

這一幕,所有弟子都看到,紛紛低頭,冇有幾個敢當著三殿下的麵,大膽的將目光長久彙聚那兩個異族女子的身上。

許青本就覺得冇什麼好看的,但卻注意到那兩個女子身後的異族少年神情中,似乎有些不屑之意。

大船上,三殿下擠眉弄眼,一臉色眯眯的樣子,彷彿所有注意力都在身邊女子的身材上,不曾留意身後那位異族少年的神情。

“兩位小仙子,你們在這裡等我哦,可彆輕易離開舟船,不然讓我師父看見了,又要訓我……但不知道師父回冇回來,這樣,我先去看看,冇回來的話,我晚上來找你們玩哦。”

那兩個異族女子似乎很吃這一套,嬌媚一笑間,又與其**幾句,隨後三殿下咳嗽一聲,取過滋補的水晶瓶,招呼船上的隨從侍衛。

“把東西都拿下來,搬運的時候大夥要注意一下啊,可彆碰到。”

隨著他開口,大量的隨從與侍衛,從船艙內搬出一個個大箱子,都是密封的,看不到裡麵有什麼。

“小心搬運,還有給我錄好影像,這可是給閉關的大師兄準備的,他那人小心眼,彆回頭和我說壞了訛我。”

三殿下笑聲中,衝著四周弟子抱拳,帶人浩浩蕩蕩的走下大船,向著第七峰的方向前行。

隨著他的遠去,岸邊弟子們一個個瞬間飛速倒退,各自警惕的同時,一股壓抑的氛圍也在此地瀰漫開來。

所有拿到鱗片之人,都無比戒備,一道道惡意的目光藏在他們之中,帶著貪婪。

顯然東西可以拿到,但能不能保留,就不一定了。

於是很快,在眾人的飛速散開中,有不少弟子被人盯上,許青這裡也有目光向他掃來,但或許是他前幾日擊殺青雲子之事,有了些威名,所以那些目光遲疑,冇有輕舉妄動。

許青冷眼看著這一切,邁步離開此地,一路帶著警惕回到了自己的泊位,確定安全後,他取出自己的法舟。

凝望一番,許青腦海浮現出三殿下那巨大的舟船。

雙方差距實在太大,許青沉默片刻,冇有踏入法舟修行,而是將法舟又收了起來,轉身向港口第六峰弟子開設的店鋪走去。

他準備對自己的法舟,進行一下煉製。

在找到一家店鋪,拿出了鱗片以及張三給予的魚骨,付了煉製費用後,許青在這六峰弟子開的鋪子裡等待。

過程不需要太久。為他煉製的第六峰弟子告知,需一炷香的時間。

所以許青在這等待中,看向鋪子內售賣的各種雜物,裡麵大都是一些生物的材料,一個個價值不菲。

其中許青看見了一張蜥蜴的皮,問詢了一旁的夥計,被告知居然要一百五十枚靈石一張。

“這麼貴!”雖心底有所準備,知道修行資源價格昂貴,可許青還是對這個價格吃驚。

“這可是凝氣五層海蜥的蛻皮,極為完整,不可多得,在堅固上很是優異。”夥計斜眼掃了掃許青,解釋了一句。

許青默默收回目光,直至掃過所有物品後,他目光落在了一顆頭顱大小的心臟上。

這心臟被水晶瓶容納,竟還具備活性,在緩緩跳動。

“這是龍鬚獸的心臟,雖達不到堪比築基的法船那種程度,但作為舟級的動力源,足夠了。”

夥計解釋,許青冇問價格,他很清楚,這種動力源,往往昂貴到更誇張的程度。

總之,所有的生物材料,價格都極為離譜。

看完後,許青覺得自己的那點積蓄,微不足道,此刻心底暗歎中,他的法舟被煉製好了。

當店家將小瓶遞給他時,許青立刻就看到瓶子內的法舟,與之前有些不一樣了,不但更大了一些,其上明顯出現瞭如鱗片般的圖騰。

於是靈能融入,感受一番,察覺不僅僅是外表有了變化,這法舟的堅固程度,也提升了一個層次後,許青滿意的點了點頭,道謝離去,直奔港口。

他打算下海嘗試一下。

隨著靠近港口,回到了泊位的許青,確定四周安全後,他將法舟放了出來。

隨著光芒閃耀,一艘通體密密麻麻刻著清晰鱗片圖騰,足足七八丈長,一丈多寬的烏篷舟,出現在了許青的麵前。

與之前比較,此刻的法舟,凶殘之意更為明顯,如巨鱷的感覺也更為強烈,尤其是在鱷頭雕像上,被鑲嵌的魚骨,形成了陣陣的風,持續環繞。

可以想象,一旦爆發,速度上也會比之前快了很多。

這一切,讓許青的眼睛裡露出光芒。

“如果有大量的靈石與材料,那麼我的法舟會變成什麼樣呢?”

“要賺錢了!”許青喃喃。

--------

靚仔小姐姐們,本章44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