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流逝,風雨更大。

嗚嗚的風聲,好似哭泣,迴旋在七血瞳的主城內,遊走在每一條街道,每一處衚衕裡,與天空的雨水,一次次的相遇,相擁。

也落在了板泉路上,許青的四周。

雨水敲擊著一旁的磚瓦,發出塔塔的聲響,風也不甘示弱,吹起他的長衫,獵獵作響。

而站在屋簷下的許青,彷彿不會被風雨打擾,整個人融入到了黑暗裡,如狩獵者般,一動不動,冷冷凝望。

他很有耐心,呼吸均勻,不急不躁。

就這樣,又過去了一個時辰,當千家萬戶早已燈火熄滅,整個城池陷入漆黑與寂靜,唯有雨水的沙沙聲傳出時,客棧內,有一道身影慢慢露了頭。

那是一個穿著紅色長袍的中年修士,衣袍下的身軀似很精壯,肩膀極寬,站在那裡會有給人一種壓迫感,正是青雲子。

他身上的靈能波動也很是不俗,達到了凝氣九層的樣子,似乎很強。

但這種強,隻是相對小宗小勢力而言,對於七血瞳的弟子來說,功法的不同,本就拉大了雙方的基礎,而能在七血瞳主城這凶殘的環境裡成長出來,那麼隻需凝氣七層,就可將他這樣的小宗九層鎮壓。

所以這讓他在七血瞳主城內,很謹慎。

此刻在客棧門裡,他先是探頭四下掃了掃,確定冇有危險後,才嘗試的邁出一步,踏出客棧的瞬間,整個人就猛地一晃,於雨夜裡就要離去。

可就在走出不到五步,這青雲子麵色有所變化,彷彿他有一種對危險的辨識天賦,雖冇有看到許青,但似乎察覺到了危機,竟猛地轉身,直奔客棧。

許青眉頭微微皺起,他本打算等對方再多跑出一些距離,再去動手,可對方的警覺太高,此刻眼睛裡冷厲之芒一閃,邁步走出。

速度之快,他整個人如同一道閃電,在這雨水中穿梭。

落雨在他麵前變的無比緩慢,整條街都在這一瞬掀起了音爆。

雨水砰砰陸續的潰散中,許青的身影好似一道離弦的箭矢,勢如破竹的直奔客棧外青雲子而去。

青雲子麵色大變,他看到了許青,感受到了這速度的恐怖,更感受到了來自對方體內靈能的禁海氣息,鎮壓自己全身,使自身靈能都運轉停滯,頓時內心狂震,生死危機在這一刻轟然爆發。

他眼睛刹那赤紅,咬破舌尖似激出了秘法,強行運轉修為,使自身速度一下子暴漲,眼看就要衝入客棧的大門。

而此刻客棧大門內,那抽著煙筒的老頭,也出現在了那裡,於煙火的明暗中,看向直奔此地的許青。

下一瞬,在青雲子目中血絲瀰漫,距離客棧大門隻有半步,右腳抬起馬上就要落下跨入的一刻,一道黑芒以更快的速度,刹那臨近,帶著寒光與濃鬱的禁海靈能,破開青雲子的修為防護,從他抬起的右腳小腿上驀然穿過。

速度之快,衝擊之強,使得青雲子在這寂靜的夜裡,發出淒厲的慘叫。

他右腳無法落下,身體被衝擊著偏移,踉蹌間難以站穩,不得不倒退一步時,第二道黑芒也呼嘯而來,那是一把匕首。

砰的一聲。

這匕首的速度驚人,刹那到來,直接刺入青雲子的左臂,恐怖的靈能在他體內爆發,摧毀經脈的同時,也將其身體狠狠的釘在了地麵,麵部著地,距離客棧大門,隻有一臂範圍。

慘叫中,青雲子額頭青筋鼓起,掙紮著想要拽出匕首,爬向客棧,但卻晚了,許青的身影已臨近,一腳踩在了青雲子的後背上。

這一腳力度極大,哢嚓一聲,將其後背的脊骨斷裂,劇烈的疼痛使得青雲子全身狂震,慘叫更為淒厲。

在他的淒慘中,客棧內的老頭,放下手裡了煙筒,整個人在這一瞬,似散發出了危險的氣息,冷冷的看向出現在門口的許青。

“你要壞我規矩?”

他的兩個眼睛,變成了黃色,裡麵能看到有觸鬚鑽出,眉心更是出現裂縫,似身體內有什麼存在,要於此刻鑽出一般,觸目驚心。

與此同時,在他的客棧內,此刻異響傳出,一條足足三人粗細的巨大蟒蛇,居然從客棧的房梁上垂下,豎瞳透出陰冷與嗜血,盯向許青。

不僅如此,地麵上也有大量的蜈蚣鑽出,一條條都漆黑無比蘊含劇毒,紛紛擺出攻擊的姿態,更是從四周的屋舍內,有銳利的氣息散出,鎖定許青的同時,屋頂垂下一條條繩索。

這些繩索好似具備了生命,如上吊繩一般,此刻微微打起圈,似下一瞬就可以向著許青纏繞,其上透出無儘的死亡氣息,彷彿死在這些上吊繩索上的人,數之不儘。

他們在盯著許青。

許青站在門口,踩著腳下慘叫之人的背部,抬頭望著客棧內的老頭。

二人目光對望。

對於客棧內的異獸,以及來自四周的氣息鎖定,還有那些繩索,許青好似冇有看到,他隻是望著老頭。

身後魁影幻化出來,漆黑如厲鬼,猙獰間蓄勢待發。

同時許青的海山訣全力運轉,全身每一處血肉,在這一刻都做好了徹底爆發的準備。

化海經也是這般,四周的雨水在這一刻都停頓在了半空,於許青四周環繞,與他體內的靈海相互呼應。

似乎隨時可以形成殺人之術。

毒藥也是如此,還有他的影子,此刻無聲無息,無法察覺下,已經蔓延到了客棧內,到了那詭異老人的腳下。

尤其是他的頭頂上方,此刻在水滴的環繞間,有一把虛幻的長刀,若隱若現,彷彿蘊含了浩瀚之威,如今被壓縮,隨時可以如天刀般斬落大地。

許青眯起眼,看著眼前這個老人,冇有被其目中的觸鬚與即將要裂開的額頭所震懾,他知道對方很強,但也有辦法全身而退,於是神色平靜,認真的開口。

“他冇有踏入,不算壞規矩。”

老人眼睛裡閃動幽芒,盯著許青看了好一會兒後,忽然笑了。

“你說的有道理。”

笑容一出,話語迴盪間,客棧外所有鎖定在許青身上的氣息,刹那消失,客棧內的蟒蛇也縮回房梁,地麵的蜈蚣沙沙聲下,消散在了地麵內。

還有那些繩索,也都模糊,很快不見蹤影,至於老者本人,雙目的觸鬚與額頭的裂縫,全部消散,重新化作其貌不揚的老人模樣,拿起煙筒,抽了一口。

“屍體賣嗎?”

許青搖頭,一把抓住青雲子的頭髮,在對方的顫抖中,淡淡開口。

“兩天前,你抓的那個女子呢?”

青雲子頭髮散亂,滿臉鮮血,極為狼狽。

此刻顫抖,但似想要嘴硬,向著許青就要吐血水,但被許青一把將頭按在了地麵上,認真的擦了擦。

慘叫更為淒厲時,許青抬手按在青雲子的右臂上,一點點捏碎全部骨頭,又換了另一隻手臂,這劇烈的疼痛讓青雲子哆嗦,叫不成聲。

許青神色平靜,仔細檢查了一下,又一拳打在青雲子丹田,摧毀其修為,確定對方再冇有威脅後,他站起身,收了匕首與黑色鐵簽,一隻手抓著青雲子的腳,拖著向前走去。

血肉與地麵的碰觸,即便有雨水緩衝,但這種皮肉慢慢碎裂翻滾被摩擦的感覺,使得青雲子慘叫更為尖銳起來。

隨著許青的前行,這慘叫持續不斷,地麵更是慢慢出現了一條血痕,雖被雨水飛速沖洗,可依舊能看出痕跡。

這一幕幕,讓客棧老頭眼眸狠狠一縮,他看著雨夜裡遠去的少年,聽著被其拖著的青雲子那不似人聲的慘叫,半晌後,喃喃低語。

“這小子夠狠……”

就這樣,青雲子的慘叫,持續了一路,途中所有在黑夜裡行走之人,看到這一幕後,都紛紛心神震動,對於那麵無表情的少年身影,印象極為深刻。

就算是巡查的弟子,也有一些聽到聲響趕來,看到後,認出了青雲子的身份,紛紛神色變化,看向許青。

能斬殺凝氣九層,雖隻是小宗門的雜修,但卻活捉且被折磨至此,可見戰力與狠辣,這樣的人,冇有人願意輕易招惹。

這一戰,讓許青在主城裡,有了一些威名。

而青雲子的硬氣,在堅持了一個時辰後,就全部喪失,神誌昏迷間,他告訴了許青一個地點,也告訴了許青關於那個線人的秘密。

那個線人,實際上是青雲子養的眼線,他並不知曉對方告知了許青關於自己的線索,但他有個習慣,任何一個眼線,都會在用一段時間後,將其廢掉。

這一次,輪到那個眼線罷了。

按照青雲子提供的地址,許青去了後,仔細檢查確定冇有埋伏,這才真正踏入,最終在一處混雜了無數惡臭氣息的密封地牢內,看見了奄奄一息的線人。

失去了靈幣,身上殘留毒粉的氣味又被混淆,且關閉在這密封之地,所有許青冇有找到。

但她還冇死,身邊都是腐爛屍體,有男有女。

這些人的死法,都極為淒慘,顯然生前被殘忍的折磨,且地麵上似乎被畫了一個陣法,彷彿他們的死亡,是某種儀式。

許青的到來,使這線人虛弱的睜開眼,當她看到一旁昏迷的青雲子後,整個人不知哪裡來的力氣,瘋狂起來,不顧許青在一旁,如野獸一般撲上去撕咬,生生的將昏迷中的青雲子咬的醒來,淒厲慘叫,最終她一口咬在青雲子脖子上,一口接著一口。

直至青雲子血肉模糊,身體抽搐斷了氣,她才呆在那裡,本能的抬起頭,看向一旁麵無表情的許青。

在她的目中,一身灰袍的許青,身姿挺拔,俊朗的容顏流露出讓她難以捉摸的冷酷,身上散發的氣息,更是讓她有些透不過氣。

於是她臉上的瘋狂慢慢被壓製下去,變的平靜後,又在許青的目光下,漸漸露出乖巧,身體本能的顫抖,似想起了什麼,連忙這裡翻找起來。

最終找到了一枚玉簡,抬頭看向許青,慢慢的跪拜,臣服一般,雙手捧給了許青。

許青接過玉簡,裡麵記錄了一個邪陣,描述符合了儀式的開啟後,會降臨不可思議之力。

但這陣法開啟的條件,需要生物的情緒,喜怒哀樂等各種極致的情緒。

默默的看著地牢內的人間淒慘,沉默了很久,許青拖著青雲子的屍體離開,臨走前,他的聲音迴盪在那女子的耳中。

“以後要認真做我的線人。”

隨著聲音而來的,是又一枚靈幣以及一粒解藥。

女子拿著靈幣和解藥,怔怔的看著遠去的許青,其背影在她的眼睛裡,逐漸刻在了靈魂中,低頭稱是。

此刻外麵距離天亮已不遠,許青取出一把黑紙傘,拖著青雲子殘破的屍體,默默的走在街頭。

蒼穹雲層堆積,似將他的心情折射出來些,直至他將青雲子的屍體送回了司裡,在同僚的吃驚中離開後,許青看著天空的初陽,看著更遠處神靈的殘麵,眼睛裡露出堅韌。

“在這殘酷的亂世,唯有變的更強大,纔可以避免……成為彆人刀俎下的魚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