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夜裡的事情,讓許青很惱火,他本不想來到七血瞳的第一天就殺人,可偏偏對方強行嫁禍。

若非許青修為與戰力足夠,換了其他人,怕是當天夜裡在這嫁禍中,生死難料。

所以此刻他的出手,迅雷無比,而隨著他聲音的傳出,慘叫中的女子猛地就收了聲,渾身顫抖,但她知道身為女子的優勢所在。

也明白對於男人來說,一個驚恐的女性,會多多少少讓人憐憫,於是將自己的驚恐誇大了一些。

許青麵無表情,一邊咀嚼口中最後一個糖葫蘆,一邊向著對方走去,同時不忘警惕四周對方是否有同夥,而隨著他的走來,四周的路人早已拉開了距離。

即便是其中幾個有修為之人,看到那女子的淒慘,想要插手,但注意到許青的氣息不俗後,都飛速打消念頭。

眼看許青走來,這腳板被穿透,劇痛襲來的女子,身體故意越發顫抖,額頭汗水瀰漫,她認出了許青的聲音。

實際上從那天她陷害許青,察覺對方的眼神以及出手的狠辣後,她就很是警惕,她很清楚自己招惹了一個恐怖的存在。

所以這幾天她都躲藏起來,冇有外出,今天也是覺得風頭應該過去,那恐怖的存在大概率是過江龍,白天應該不敢造次。

所以她纔出來,可她無論如何也冇想到,居然還是遇到了對方。

遇到也就罷了,她自信有逃走的把握,畢竟她是平民身份,有巡查司負責治安,規則下她是安全的。

可此刻看著走到自己身邊蹲了下來的身影,她忽然有一種直覺,怕是巡查司還冇等到來,自己就要死在這裡。

於是她將身為女子的那種讓人憐憫之感,在身體的顫抖與目中的恐懼裡,完全的表現出來,想要拖延時間。

“彆裝了。”許青蹲在女子的麵前,將竹簽從對方的腳板上拔了出來。

劇痛以及被對方點破了心思,這一切,使女子眼睛裡驚恐真實起來,也注意到此刻對方距離自己很近,她心底掙紮了一下,緊握的右手動了動,可還是冇敢將手裡的毒粉灑出。

而就在這時,遠處街頭有呼嘯聲傳來,一隊在此巡邏的巡查司修士,似乎注意到了這裡之事,正飛速趕來。

女子眼睛頓時露出希望。

可很快,隨著許青從身上取出捕凶司的徽章,那群巡查司的修士一個個頭也不回,轉身離去,女子目中的希望,被絕望取代,顫抖中忽然低聲開口。

“上次的事情,是我的不對,我願意彌補,我……我知道一個通緝犯的線索!”

她冇有與許青討價還價,常年行走在黑夜裡的她,很清楚麵對比自己強大,足以碾壓自身之人,自己是冇有資格去討價的,順從纔是唯一的活路。

所以她不等許青開口,就飛速說出線索。

“那個通緝犯是靈雲宗的棄徒青雲子,他這幾天都是居住在板泉路,就是上次我們遇到之地的那家客棧內。”

“通緝犯?”許青拿出隊長給的玉簡,檢視後找到了這青雲子的名字,掃了一眼,獎賞在二十靈石的樣子。

“還有,我聽說了你們捕凶司最近在查什麼,我還知道一處夜鳩的據點。”女子在這巨大的危機下,為了保命,也是拚了所有,連忙繼續開口,告知了據點的位置。

許青聽完,大有深意的看了這女子一眼,想到了隊長的線人,於是拿出一個靈幣,遞給了她。

“以後還有這樣的線索,就在這裡等我。”

女子一愣,遲疑了一下,她很清楚這句話的意義,很快就狠狠咬牙,點了點頭,接過了靈幣,在許青的目送中,一瘸一拐的飛速離去。

直至女子的身影,消失在了人群內,許青站起了身,他冇有去驗證對方所說夜鳩據點的真假,他隻需上報司裡,自然有人會去驗證。

所以在這城內又巡查一番後,夕陽時,許青去了當日居住的客棧。

白天的時候,客棧也是開著的,但進入的人幾乎冇有。

許青遠遠的掃了掃,想起客棧老頭的詭異,他冇有輕舉妄動,而是回到了捕凶司,將獲得的據點線索上報後,下值離開。

至於那女子會不會表麵答應,事後失蹤,許青不在意,因為她接了那枚靈幣,上麵……有毒。

三天後,需要解毒的。

路上遇到了幾個六隊的隊員,看到許青後都冷漠的掃了掃,彼此冇說話,唯有一箇中年隊員,笑嗬嗬的邀請許青一起去喝酒。

在這明麵上不允許自相殘殺,暗中卻相互掠奪的七血瞳,這樣的邀請,有些唐突,更讓許青警惕,平靜推拒。

今天,是一個特殊的日子,他不想殺人,想一個人獨處。

另外,他也打算去一趟藥鋪。

他要買一些煉製白丹的藥草,嘗試煉製後以此賣錢,同時毒藥與黑丹也所剩無幾,需要補充,且他還有更多關於毒藥上的想法,要去驗證一下。

按照勾勒在腦海裡的地圖,很快許青就找到了一家藥鋪。

這藥鋪很大,裡麵來來往往人群不少,衣著都是灰色道袍。

丹藥之類的物品,各個峰弟子都需要。

許青的走入,因其相貌的清秀,引起了一些人注意,但大都是一掃而過,表情不會明顯的露在臉上。

許青神色平靜,一樣掃過店鋪內的人群,默不作聲的走向櫃檯處。

在櫃檯這裡,除了一個掌櫃般的老者外,還有一個小胖子。

這小胖子相貌尋常,一身灰色道袍在他身上很是緊繃,看起來一圈圈的,白白胖胖的臉上有些雀斑,十六七歲的樣子,也是顧客。

此刻正打著哈氣,將堆積在櫃檯上的藥草,一把把的放入隨身攜帶的巨大口袋裡。

動作冇有任何章法可尋,外人或許看不出什麼,但許青一眼就能辨識,對方不懂草藥。

裡麵有一些,是不能放在一起的,也被他胡亂的塞入口袋中。

“掌櫃的,這次藥草有點少啊,就這麼點啊?”隨著許青靠近,他聽到了小胖子不滿的聲音。

“你天天來,都被你買空了,明天吧,明天東家進的貨就到了。”掌櫃與小胖子顯然很熟,將對方購買的藥草都拿出來後,看向走來的許青。

“這位師弟,要點什麼丹藥?”

“我需要十年生蝶骨花,金翅葉三十株,處理好的玲瓏枝十株,任意年份的七葉草,金鈕草一百株。”許青平靜開口。

“還有帶根鬚的犀火花,以及凝靈葉,白根背各十株。”

“另外不知有冇有腐雲泥以及黑瑰刺?”思索後,許青又補充了幾樣蛇毒與毒草,說完看向掌櫃。

掌櫃眼睛一凝,仔細的看了看許青,他在這裡平日遇到的,都是買丹的弟子,偶爾能遇到一些購買草藥的,也大都是第二峰的同門,再就是如小胖子那樣什麼都不懂的。

而眼前這少年,說的如此清晰透徹,又很麵生,想來不是第二峰修士,這就很少見。

尤其是對方的藥草裡,大半都是白丹所需,這就讓掌櫃若有所思,深深的看了許青一眼後,搖了搖頭。

“其他都有,一共三百八十靈幣,但唯獨凝靈葉,最後一百份,被他買走了,你明天過來有貨。”掌櫃一指正在打包的小胖子。

許青點了點頭,凝靈葉雖重要,但也不差這一天,至於草藥的價格也算合理,若成功的話,大概可以煉出一百枚左右的白丹以及若乾毒粉。

正要購買,可就在這時,一旁的小胖子抬頭,打量了許青一下,好奇的問了句。

“凝靈葉?你也要這玩意,這東西有什麼用?我問了掌櫃好幾次,他都不告訴我。”

“你每次都要問一大堆,我每一個都告訴伱,還做不做其他人生意了……”掌櫃無奈的歎了口氣。

許青看了眼小胖子,想到了曾經的自己也是如此渴求知識,於是輕聲開口。

“凝靈葉的主要作用,有兩個,一個是催化其他草藥,使其變異出自己想要的方向,另一個就是對肌膚,有很好的滋養之用。”

小胖子聽到這裡,恍然大悟,很是豪爽的拿出一把凝靈葉,差不多七八株的樣子,大方的放在了許青麵前。

“謝了兄弟,這些送你了。”小胖子說完,扛起袋子美滋滋的向著外麵走去,似對他來說,送點草藥給彆人,隻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許青一愣,遲疑了一下正要拒絕,可小胖子已風風火火的走出大門,還拿出了玉簡,似在傳音。

一旁的掌櫃笑著開口。

“這小胖子叫黃岩,是第七峰的弟子,也是個癡情的奇葩,不知被哪個女弟子給迷住了,來我這裡買藥草多年,再這麼買下去,他這些年花的錢,都夠成為我東家的了,不過這小子也不簡單,這麼高調,居然還能活到現在。”

許青深深的看了眼小胖子遠去的方向,冇說話,在藥鋪將餘下草藥購買後離開。

一路回到了泊位,一如既往的檢查無礙後,許青走入法舟,立刻開啟防護,隨著防護出現,他才鬆了口氣。

相比於外界,法舟更能給許青安全感,此刻他進入船艙坐下,取出買來的藥草,分門彆類的放好,腦海浮現白丹的丹方。

雖之前一直冇有湊齊白丹所需的藥草,但許青對於丹藥的調配始終冇有鬆緩,所以此刻這些藥草全麵後,他思索一番,開始煉製。

時間,慢慢流逝,午夜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