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夕陽,臨近黃昏。

餘暉灑落在山間小路上,正逐漸的黯淡。

許青揹著錦盒,望瞭望天色,腦海回憶圓臉修士的話語,對於這七血瞳,認知已經清晰。

他知道這座主城看似有序,可實際上藏著巨大的凶險,尤其是夜晚,來自八方的惡意更甚,總有人為了更好的生存,選擇對旁人露出獠牙。

這冇有對錯。

但許青不想自己成為彆人更好生存下去的滋補之物,於是他摸了摸背後的錦盒,準備找個陰暗之地,在無人察覺下,收入自己的儲物袋內。

於是加快了腳步。

不多時,他就順著山路下來,在那山腳下他看到了換上灰色道袍的兩個身影。

一男一女,正是周青鵬與徐小慧。

徐小慧相貌秀麗,灰袍雖隱藏了其妙曼的身姿,但無論是胸部與臀部的微微鼓起,都使這身灰袍在她的身上,多了一些誘惑的韻味。

至於周青鵬本就俊朗,此刻灰色道袍在身,他整個人看起來很是飄逸,使徐小慧那裡目中都有迷離之意。

就是不知,她迷離的是周青鵬這個人,還是他的法舟。

眼看許青的身影出現,周青鵬哈哈一笑,向著許青走去。

“許青,你總算下來了,我都等你有一會兒了。”

許青神色如常,但內心卻滿是警惕,冇有靠近,在七八丈外抬頭看向周青鵬的脖子,右手隨意的垂在藏著黑色鐵簽的口袋旁。

“大家都是第七峰弟子,又是同一批入門,且宗門內我們都不是很熟悉,所以我想我們應該多親近親近。”

“這樣以後有什麼事情,也能多一個朋友,多一條人脈。”周青鵬態度誠懇,向著許青抱拳。

許青聞言警惕冇有減少,但他覺得對方說的有些道理,於是點了點頭。

周青鵬臉上笑容依舊,簡單的說了幾句,他眼看許青不喜言辭,於是遠遠的交換了通訊資訊後,便告辭帶著徐小慧離去。

望著他們遠去的身影,許青低頭看了看手裡的身份令牌,對方剛剛交換的通訊資訊,就是以這令牌為媒介。

“可以說話?”許青好奇的打量一番,體內靈能湧入,頓時腦海就浮現出了令牌內自己的資訊。

這讓他覺得很奇異,於是一邊研究一邊前行。

當走入城中時,他找了個角落,將揹著的錦盒放入儲物袋內,冇有換上灰色道袍,依舊是那一身臟臟的皮襖。

若是白天,在這整潔的主城裡,他這身拾荒者打扮會很顯眼,可如今是夜裡,更方便他隱藏的同時,這身裝扮,他覺得也可以避開一些自己無法解決的麻煩。

畢竟,拾荒者大都很窮,能盯上他的自然不會是什麼強者,所以他能處理。

同時他也將身份令牌的功效研究明白,知道瞭如何傳音,也看到了裡麵自己的資訊中,標註的任職部門。

“捕凶司?”許青喃喃,雖不明白任職部門的職能,但從字麵上可以猜出一二,這個部門……似乎很凶殘很危險。

至於報到時間,資訊上規定的是明日,同時在這身份令牌裡,還有他的烏篷小舟泊位所在。

對於擁有法舟的弟子,宗門會自行分配泊位,且給予一個月的免租期,一個月後需要收費,價格是每月三萬貢獻點,也就是三十靈石,若不繳納,則泊位自動取消。

“第七十九港的玄字三十三號?”許青抬頭看向大海的方向,在暗處身影一晃,帶著深深的警惕,儘可能不露蹤跡的急速前行。

就這樣,時間流逝,很快黃昏遠去,黑夜降臨。

城池內的千家萬戶,紛紛關閉大門,白天時的喧擾,在這一刻化作了寂靜。

而這黑夜,也將許青的身影徹底掩蓋,他眼睛慢慢眯起,腳步更快,漸漸也注意到了在這黑夜的城池內,夜晚的凶意。

他看到了殺戮,看到了逃命之人,看到了追殺的冷厲,也看到了搶奪。

對此,在暗處的許青隻是一掃,就收回目光,不去參與,繼續趕路。

黑夜裡他的身影,好似一道幽靈。

除此之外,他也看到了一些賭場,勾欄之處,那裡燈火通明,顯露出了這城池另一麵的繁榮。

或許是因許青此番更加的謹慎與潛行,所以一路上冇有遇到對他動手之人。

但偶爾他還是能感受來自黑暗中的目光,蘊含了冷漠與惡意,可注意到他的拾荒者裝扮後,大都選澤了無視,如他不存在。

許青沉默,飛快疾馳,又過去了一個時辰,他距離港口越來越近。

這裡的港口足足一百多個,許青要去的地方是紫色區域的第七十九港。

可就在尋找時,許青神色忽然一動,藏身一處衚衕口,看向前方。

陣陣腳步聲與呼嘯聲,從遠處傳來,很快在許青的目中,一群穿著灰色道袍的修士,一個個神色肅殺,渾身上下透出陰冷氣息,正飛速疾馳。

有的在路上,有的在四周的建築上,似在搜查。

他們的道袍上,都帶著一個徽章,上麵有一個血色的捕字。

這一幕,讓許青眼睛眯起,他感受到了這些七血瞳弟子身上的靈能波動,裡麵有很多都瀰漫了煞氣。

“捕凶司?”許青猜測。

此刻,這些七血瞳的修士,有人查探到了角落處的許青,哪怕他隱藏的很好,可對方人多,又滿是警惕,所以無法避開。

裡麵一個有著丹鳳眼的青年,冷眼掃向許青後,快步走來。

隨著對方的靠近,一股凶煞之意撲麵而來,許青頓時身體繃起,他在對方身上感受到了無比強烈的危機感,人還冇到,氣息已如寒風瀰漫在四周。

這種煞氣,唯有殺人極多者,纔會具備。

許青眯起眼,他知道此刻逃遁,氣機牽引下,對方必定出手,於是他站在那裡,冇有退後,而是看向對方,同時右手落在了裝著黑色鐵簽的皮袋上,隨時可以取出。

“身份令牌!”青年到來後,上下打量了一下許青,目光落在他的右手上。

其旁不少弟子,也都臨近,從八方將許青隱隱包圍的樣子,神色內都有冰冷,似隻要許青這裡稍微露出一些不正常,他們就會立刻出手。

許青注意到對方目光的落位,心底更加堅定要改掉自己的習慣,此刻掃過四周,他謹慎的將身份令牌拿出遞了過去。

青年接過看了看,神色的冰冷淡了點,多了一些詫異,向著身邊同伴笑道。

“居然遇到一個要來我們第七峰捕凶司報道的新人。”

“行了,大家收斂一下,彆小朋友冇被凶徒弄死,反倒被你們嚇的不敢來報道了。”隨著其話語傳出,四周氣息大都收起,但還是有幾道,始終將許青鎖定。

“果然是捕凶司。”許青感受到身上被鎖定的氣機少了大半,而那丹鳳眼的青年,此刻將令牌還給了許青,上下打量了一下

“小朋友有點意思,趕緊走吧,今晚城裡很危險。”

許青聽到這句話點了點頭,拿回身份令牌,剛要離去,可就在這時,遠處的夜色裡,一聲淒厲的慘叫清晰的劃破長空。

這聲音尖銳,更有嘶吼迴盪。

許青神色一凝,立刻轉頭看去,頓時看到遠處的一座塔樓建築上,一道黑影噴出鮮血,正踏空疾馳。

身上靈能波動雖有些混亂,可一身築基的氣息,讓許青心神一震。

而其身後,一個身穿紫色道袍的中年,神色不怒自威,氣勢如虹,靈能波動就算是距離很遠,也都如火焰一樣升騰,更為強悍。

在天空呼嘯臨近中,這紫袍中年直接抬手,一把長槍驀然在其手中出現,被前狠狠一扔。

虛空彷彿被炸裂,掀起巨大的波動向著八方轟隆隆的擴散間,那把長槍好似摩擦下起了燃燒,化作一條火龍,直奔逃遁的黑影。

遠遠看去,好似天空要被撕裂,使得這火龍光芒刺目,絢麗非常。

速度之快,刹那破空,在更為尖銳的呼嘯之音下,勢如破竹,直接就將那黑影的胸膛穿透,帶著其身體砰的一聲,釘在了街頭青磚上,掀起的衝擊如風暴,向著八方橫掃。

乾淨利落,摧枯拉朽!

這一幕,看的許青心神強烈震動,被對方斬殺的黑影,在許青的感受中,與金剛宗老祖差不多。

而紫袍中年的那一槍,強大無比,他自問若自己遇到,也冇有絲毫機會躲避,必定滅亡。

“是司長!”

“走!”

此刻他身邊的那些捕凶司的弟子,神色都有興奮,不再理會許青,而是一個個展開全速,直奔戰場。

直至他們走遠,許青內心的震撼以及那一槍的風采,依舊瀰漫在腦海,半晌後他深吸口氣,目中露出渴望。

“不知什麼時候,我也可以如此!”許青喃喃間,深深的看了眼紫袍中年消失的方向,轉身快步走去。

他感受到了夜晚的不太平,此刻速度展開,在過去了半個時辰後,終於找到了第七十九港。

港口處與城池內不同,這裡光芒更暗,雖有侍衛巡邏,雖都帶著警惕,可看見行人時,他們的選擇是避開,顯然他們的警惕,不是為了秩序,而是為了防止自身被人傷害。

在看到許青後,他們就是如此,掃了眼後,冇有絲毫問詢,立刻走遠。

許青警覺的看著那些走遠的巡邏之修,沉默下來,對於七血瞳的凶險,他又多了一些認知。

此刻他慢慢靠近港口,在這裡,海風的潮濕更為清晰,浪花聲起伏間,能看見七十九港灣成馬蹄形,海水在內搖晃,不斷地拍擊岸邊。

其內的舟船,大都是間隔一定的距離,似彼此都有防備,它們大小相差不多,但造型細微不同,可仔細去看,基礎的樣子大都是如許青瓶子裡那樣的烏篷小舟,足足兩百多艘。

但這七十九海灣太大,這些舟船的停靠,也隻是占據了不到兩成的區域而已。

其內雖有一些亮著燈火,但卻很是寂靜,也不見弟子外出的身影,似乎對於每一個人來說,黑夜的降臨,就是警惕的最高峰。

同時,許青也發現這裡的靈能很是濃鬱,異質也是如此,似乎從大海內散出。

而漆黑的海水,遮擋了視線,使人看不見海底存在了什麼。

這種未知,讓人不安的的同時,海底彷彿藏著巨大的凶險,許青隻是看一眼,就覺得全身汗毛豎起,有一種禁區的感覺。

“在這裡修煉,提升必定很快,且時刻都處於磨礪……”許青喃喃,快走幾步找到了玄字三十三號。

那裡位置有些偏,四周空空,小船不多。

到了這裡,許青謹慎的觀察四周,確定無礙後,他才取出錦盒內的小瓶,將其打開,小瓶內光芒一閃,裡麵的烏篷小舟飛出,落在水麵時自行放大。

砰的一聲落海,掀起陣陣漣漪後,映入許青麵前的,是一艘寬一丈,長有三丈的舟船。

通體漆黑,每一塊船板都雕刻大量符文,散發烏光的同時,散出靈能波動,很是不俗。

烏篷的材質似某種異獸的皮,鱗片清晰,看起來很是結實,更是在船頭的位置,還有一個雕像。

這雕像赫然是一個巨大的鱷魚頭顱,張開森森大口,露出鋒利的牙齒,猙獰中透出強烈的凶殘。

遠遠看去,這小舟就好似一條漂在海上的巨鱷。

-----

本章為菸灰大佬加更~

稍後還有一章!

下午喝了點小酒,我去努力碼字啦

剛剛發現,起點app好像很瞭解我的樣子,我在章說的發言,後麵的標簽居然是清風少年!!!

難道起點app可以智慧分析,現實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