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過去。

清晨的陽光,雖不如正午時那麼強烈,但依舊霸道的順著窗戶落入房間內。

似乎不管你願意還是不願意,隻要你不選擇躲藏在屋簷下,那麼它就會不容你反對的落在地麵上,落在你的身上。

用它的溫度,去喚醒一切沉睡之人。

許青,慢慢睜開了眼。

望著窗外的光芒,他的身體好似吸收到了來自陽光中的召喚,氣血隨之流動中,許青站起了身。

活動了一下身體後他推開房門,謹慎的看了看四周,一晃遠去。

城池內,在這天亮後,一切與夜晚又不一樣。

早餐的鋪子陸續開業,大量的店鋪也是這般,人群也慢慢多了起來,可依舊是冷漠與匆匆,似乎每一個人都在巨大的壓力下生存。

不過偶爾還是能聽到一些高牆內傳出孩童讀書的聲音,似乎代表了這個主城,還是存在了一定的秩序。

走在街頭的許青,想到了柏大師介紹過的一種叫做雙生花的藥草,那是光與暗共生的奇異之草,不可分割。

“或許,這就是大城池的常態?”

少年人往往在接受新鮮事物上,要比成年人更快。

這一點,在許青身上很好的體現,冇過多久,他就已經接受了這一切,簡單的吃了早餐,也問詢到了關於入門測試的時間。

對於入門測試之事,城池內的人們似乎都不陌生,在知曉每天的測試都是在晌午與位置後,一上午的時間,許青都在這七血瞳主城內觀察,這是他的習慣。

而隨著觀察,許青對於這主城的結構,也瞭解了一些,隻是時間太短,且這主城太大了,堪比上萬個拾荒者營地的大小,同時不少區域是非七血瞳弟子不可踏入的。

所以他一時之間,難以觀摩全部。

但也找到了一條通往城門的路,確定了路上的建築物後,許青看了看天色,向著他打探到的測試之處走去。

七血瞳的入門測試之地,位於城南邊緣,在真理山脈的腳下。

更南處則是七血瞳的七座巨峰,遠遠看去,有七條山路蜿蜒,於綠蔭瀰漫間,蔓延不同之峰。

在這裡,有一處巨大的廣場,此刻廣場四周有光幕籠罩,阻隔了外界之人,唯有持著令牌者纔可踏入。

當許青到來時,在這廣場周圍,已有數十人等候,這些人年齡大都十七八歲,衣著有的樸素有的華貴,有的全身乾淨,也有的如許青般滿是汙垢。

他們都是拿著令牌,從各個地方前來參加測試之人。

廣場中心,還有三箇中年修士站在那裡,每個人身上的靈能波動,都達到了恐怖的程度,比金剛宗老祖似都還要強上一些。

他們彼此一邊談笑,一邊等待測試時間的開始,但時而會有目光落在四周的弟子身上,似在心底衡量。

這一幕,讓許青越發謹慎。

他不擅交際,所以默默的找了地方,冇有距離人群太遠,也冇有太近,站在那裡等待中,他也注意到了四周與自己一樣的測試之人,大都本身具備一定的修為。

尤其是裡麵一個身穿藍色長衫的少年,他手裡拿著一個扇子,衣著華貴的同時,容貌也很俊朗,舉手投足笑談間,吸引了四周其他測試者的彙聚。

“和大家普及一下好了。”

“七血瞳主城的七個區,分屬於七座山峰,而這七座山峰彼此所擅長的都不同,也因此有了各自的特點。”

“比如第七峰,管理的是港口區,權力極大,功法又很特彆,所以門下弟子戰力驚人,常年遠行,與禁海為伴。”

“又比如第一峰,如宗門的利劍,大都於凰禁內曆練,所以每一個都是冷酷無比的戰修,他們很少出海,大都是以禁區為墓,在那裡殺,在那裡隕。”

“這兩個峰,是七血瞳的旗幟,每年想要拜入之人太多,不過這兩峰收取弟子很嚴格,不是你選擇它,而是它選擇你,非持特定令牌者,不可入。”

“至於其他峰,雖也需令牌,可卻是雙向選擇,但凡通過測試都可報名,其中第六峰煉器,第五峰陣道,第四峰馭獸,第三峰術法妖異,第二峰擅長丹道。”

“可無論拜入哪個峰,在冇有成為築基,不曾擁有七血瞳收益權利前,生存都很殘酷,除非伱們是核心令牌擁有者……至於如何殘酷,等測試通過,你們自己可以體會的到。”

少年笑著向四周測試者介紹的同時,也在觀察他們,而不遠處的許青,聽到這些後,留意到了對方話語裡的殘酷以及七血瞳收益權利這些字眼,前者他能理解字麵意思,後者他有些不懂,心底滿是疑惑,但此刻不是思索這些之時。

他如今更多是分析哪個峰更適合自己。

“我對禁區熟悉……”許青覺得第一峰,適合自己,但也不知自己的令牌,是否具備資格。

就在他沉吟時,遠處七座山峰上,有鐘聲迴盪。

廣場內的三箇中年修士,彼此也不再笑談,而是變的肅然起來。

當中一人,掃了一眼外麵數十個測試者,淡淡開口。

“肅靜!”

其話語一出,明明不高,可落在眾人耳中,好似雷霆轟鳴。

藍衫少年立刻收聲,其他人也紛紛緊張,看向說話的中年修士。

許青在一旁神色平靜,抬頭看去。

“測試時間到,一共三門,全部通過者給予一千貢獻點,綜合排名第一,獎勵更多,第一門測試,是你們體內的異化值!”

“現在,一一上前,遞交你們的令牌,且報出姓名,不可隱瞞,違者查出將被嚴懲!”

隨著中年修士的開口,那藍衫少年眼睛一轉,第一個走上廣場,遞交了手裡的令牌,大聲傳出話語。

“弟子周青鵬,拜見前輩。”

其聲音洪亮,落入三箇中年修士耳中,他們紛紛點頭。

隨後第二人上前,很快在剩餘之人還有六位時,許青走上廣場,恭敬的遞交了令牌,遲疑了一下後,沉聲開口。

“弟子許青,拜見前輩。”

這句話說完,許青有些恍惚,他已經很久很久,冇有告訴彆人自己的名字了,準確的說,已快七年。

此刻說完,許青低頭默默退後。

那三箇中年掃了眼他遞交的令牌,冇對他過多關注。

就這樣,當所有的測試者都完成了這個環節後,第一門測試,正式開始。

這第一門測試簡單,隨著中年修士的揮手,一塊足有一丈高的青色山石,轟的一聲憑空出現,落在了廣場上,掀起一片塵埃四散。

“按照剛纔的順序,一一來測,把手按在上麵就行。”

周青鵬立刻上去。

許青留意,看到對方的手按住石塊上後,那青色大石頓時閃耀光芒,其表層浮現出了一副人體的圖案。

這圖案裡,亮起了四十多個點。

“四十二點,不錯,通過。”一旁的中年修士點頭,呼喊下一人。

周青鵬神色內有些得意,退後幾步密切觀察其他人。

很快,隨著眾人的陸續測試,許青也看出了一些端倪。

點數越多,則代表體內異化值越大,其中有好幾人超過了一百,被評價為不合格。

“我應該是一個冇有……”許青眯起眼,他不想在這裡的第一天,不瞭解任何情況的狀態下暴露自身,這不符合他的性格。

但過於平庸可能會影響宗門的選擇,於是許青沉吟中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影子,慢慢細微的操控了一絲,使其融入體內。

而在他這裡不斷抽出異質時,驚呼聲從四周傳來。

“三十四點,優異!”中年修士聲音透出一絲波動,許青也立刻抬頭,看到站在青石旁的,是一個與他年紀差不多的女孩。

這女孩的衣著和他差不多,臉上臟兮兮的,顯然身份也是拾荒者。

她似乎很緊張,低著頭不敢看人,向著中年修士一拜後,快速走向一旁。

“她好像是叫李子梅。”許青想起之前對方的名字,收回目光後向前走去,到了青石旁他神色平靜的抬手,按在上麵。

隨著光芒閃耀,其上浮現出的人形圖案內,數十個光點慢吞吞的浮現出來,似有些不穩,還在閃爍。

“四十三點,不錯,通過。”中年修士掃去,點了點頭。

許青右手連忙收回,走向一旁,體內被他方纔壓下,不被影子吸走的異質,此刻飛速的融入影子內,消失不見。

四十三點,這個成績算不上優異,但也不差,許青覺得可以了。

實際上也的確如此,他們這六十多個測試者,點數在五十以下的,隻有十九位,而超過一百的,有二十人。

這二十人此刻紛紛麵色蒼白。

“三門測試,按照綜合計算成績,第二門測試的是你們的意誌,現在全部上前盤膝做好。”說話的是三位中年裡的另一人,此人馬臉,神色肅然,聲音沙啞。

此刻話語傳出間,眾人紛紛上前盤膝,許青在人群內坐下後,抬頭看向馬臉中年,他想知道意誌是如何被測出的。

就在他看去的一刻,那馬臉中年揮手間,取出一個金屬小瓶,這瓶子銀色,上麵雕刻著大量的符文,看起來很是古樸的同時,也蘊含了一些極為特彆的韻味。

在取出後,他與其旁的二人,都神色更為嚴肅了許多。

“這裡麵有一滴被稀釋了無數倍的血液,一旦激發便可形成威懾,你等若承受不住,可咬破舌尖放棄。”

說完,他打開瓶子,將裡麵之物,倒在了青石上。

許青凝望,很快他就看到從那金屬瓶子內,落下一滴金色的液體,這液體很是粘稠,似乎自成個體。

在它落下碰觸青色巨石的一瞬,青石直接光芒閃耀,金色的光向著八方驀然覆蓋間,一聲好似從遠古傳來的嘶吼,從這青石內落下金色血液的地方,爆發開來。

隨著爆發,隱隱的彷彿有一隻巨大的眼睛,在其內幻化出來。

這眼睛豎瞳,裡麵長著無數的觸手,向外搖曳欲爬出,詭異至極的同時,偏偏還帶著一抹神聖之意。

彷彿高高在上,俯視眾生的神靈,無比冷漠的看向眾人。

所有盤膝坐在這裡的測試者,全部都腦海刹那間轟的一聲,如有天雷在頭部炸開。

一個個身體強烈震顫,仿若全身的血肉都失去了控製,各自成為個體,要從身體內分離,撕裂之感浮現的同時,他們的神色更是急速變化。

一股來自靈魂深處的顫粟,來自生命本能的強烈危機,在他們的心中瘋狂爆發,使這一個個測試者,在瞬息間彷彿失去了靈智,有三個人更是直接就鮮血噴出,哀嚎倒地。

就算是周青鵬與李子梅,也都麵色頃刻間蒼白,全身劇烈顫抖,有鼻血溢位,眼睛裡都是血絲。

唯獨許青,此刻雖身體一樣震動,可他內心的震撼,更為強烈。

因為……這眼睛,他熟悉!

與當日神靈睜眼,他看向天空時所望,不說完全相同,但這種威懾的感覺卻是……

一模一樣!

----------

四章爆發,各位靚仔小姐姐,月票投投~~另外七血瞳,在我的設定裡,與以前書裡的宗門,很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