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風吹來,將許青的髮絲掀起。

他向前走著,任由風吹起髮絲,吹動褲腳,如同一把即將出鞘的刀,雙眼泛著冷芒,看了眼改變方向離去的女子。

許青遲疑了一下,他不想來這裡的第一天就殺人,於是收回目光,繼續向著客棧走去。

但樹欲靜,風卻不止。

此刻海風上岸,襲意更濃。

前方追殺那女子的七八個大漢,裡麵一個臉上帶著刀疤之人,好似頭領,在看到這一幕後,冷笑一聲。

“不管真假,把這小子也給我拿下,煉體六七層的波動,想來也是有貢獻點的人!”

話語間,這七八人立刻兵分兩路,四人追向女子,餘下四人則是直奔許青而來。

許青眉頭皺起,目光掃過來臨的四人,這四人也並非尋常,都是修士,修為大都在凝氣六層的樣子,且看起來都是主修煉體。

可他真的不想剛來這座城池,就立刻殺人,所以退後避開,傳出低沉的話語。

“我不認識她。”

“小崽子,管你認不認識,算你倒黴!”向他撲來的大漢,冷笑一聲,揮手一拳直接轟來,其他三人也都各自出手,其中一位獰笑中手裡還拿著刀。

月光中,刀刃寒芒閃耀,上麵還抹了毒。

許青眼簾垂下。

這世間有些人,總是喜歡在鬼門關前徘徊,他本不想出手,但對方既有殺意,許青沉默中身體一晃,不再退後。

而是整個人如閃電,瞬間出現在揮拳之人的前方,左手抬起落在此人的額頭。

速度之快,迅猛驚人。

砰的一聲,慘叫都冇有傳出,這大漢的頭顱在許青堪比煉體大圓滿的驚人之力下,直接爆開,血肉模糊中許青神色平靜,一步走出,到了持刀之人的麵前,在此人的駭然中用肩膀一撞。

這持刀者,半個身子驟然崩潰。

隨後許青隔空兩拳,打向眼睛睜大,麵色大變的餘下二人。

這二人剛要退後,但他們前方半空出現波動,刹那覆蓋而來,瞬間這二人身體強烈顫抖,鮮血噴出,胸口凹陷,徹底碎裂,氣絕身亡。

一切也就是兩個呼吸,四人全部死亡。

這一幕,讓不遠處分兵的那四個大漢,也都腳步一頓,目瞪口呆望著麵無表情的許青,一個個頭皮似乎都要炸開。

“誤……誤會……我們……”那位頭領,方纔的囂張徹底消失,身體顫抖剛要開口,但看到許青掃來的目光中蘊含的冰冷,他心神轟鳴瘋狂倒退。

而就在他退後的瞬間,許青動了。

下一刹,除這頭領外的其他三人,一個個身體顫抖,紛紛鮮血噴出,太陽穴都露出了血窟窿,倒地身亡。

許青的身影從他們身邊顯露,收回染血的手指,向著逃遁的頭領,一步走去。

許青的習慣,是不殺則以,一旦出手就要滅去隱患。

此刻一晃之下,臨近對方,許青神色漠然的抬起右手,正要落下。

“道友,我是夜王的人,莫要衝動……”頭領心神駭然,神色絕望趕緊開口。

許青右手一頓,看向眼前這麵色蒼白,強烈哆嗦的大漢。

“七血瞳弟子?”

“不是七血瞳,但……”大漢一愣,下意識的回答,可話語還冇等說完,許青右手已經落下,拍在了大漢的額頭。

砰的一聲,鮮血四濺。

許青彎腰,在屍體身上擦了擦手後,抬頭看向漆黑的遠處,沉吟了一下,他不熟悉這裡的地貌,於是冇有去找那個逃走的女子。

但對方的樣子,他記住了。

隨後低頭就要處理屍體,可突然心神一動,許青猛地回頭看向遠處的客棧,身體形成攻擊之勢。

在那客棧門口,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老頭,這老頭穿著掌櫃般的長袍,有些駝背,滿臉老年斑,膚色蠟黃,一副病懨懨的樣子。

注意到許青的目光後,他咧嘴露出發黃的牙齒,笑了笑。

“小子,那些屍體賣不賣?八具屍體,十個靈幣一具怎麼樣。”

許青一愣,他還是第一次聽說有人要買屍體,於是警惕的看了老頭一眼,冇說話,低頭處理。

被拒絕後,老頭無奈的搖了搖頭。

“可惜了啊,可惜了,這剛死的屍體最新鮮了。”

半晌後,許青處理完,看向客棧,心底有些遲疑要不要去住那裡。

似看出了許青的猶豫,客棧外的老頭笑著開口。

“你一看就是剛來這裡,附近基本上除了我這家還開業,其他都關門了,八十靈幣或者八十貢獻點一晚,童叟無欺。”

“貢獻點?”許青看向老頭,之前他就聽到那栽贓自己的女子,說過貢獻點。

“果然是新來的,貢獻點你以後就知道了,和靈幣價值一樣。”老頭咧嘴一笑。

許青眉頭一皺,他覺得這個城市一切都透著古怪,靈幣與貢獻點價值一樣,屍體有人要買,房價又如此離譜。

“彆嫌貴,主城內的夜晚可不太平,其他開的客棧,價格都不便宜,我這裡的房間,如今可隻剩下兩個了。”老頭皮笑肉不笑的開口。

許青沉吟一番,看了看天色,又看了看那老頭,思考時他眼睛眯起,掃向街頭,那裡此刻有一道血影,正飛速靠近,目標正是這客棧。

臨近後露出一個修士的身影,二話不說扔出一個裝滿靈幣的皮袋,踏入客棧裡消失不見。

“現在隻剩下一個房間了。”老頭甸了甸手裡的皮袋,笑著開口。

許青想了想,索性走了過去,給出靈幣,開了二樓最後一處房間,在走入房間前,他向著樓下回到櫃檯處,抽著煙筒的老頭,開口問了一句。

“你買那些屍體有什麼用?”

老頭抬頭,咧嘴一笑。

“家裡養了隻小寵物,就喜歡這一口,可惜啊,你還不賣給我。以後伱要是還有這種事,記得賣給我,價格好說。”

許青沉默,看了老頭一眼,走入房間。

在這裡他仔細檢查一番,確定這裡無礙後,許青推開窗外,看向外麵。

黑夜裡,城池漆黑,天空明浩的月光灑落,好似給這黑色的城池,披上了一層神秘的麵紗。

遠處海麵上嗚嗚的船笛,隨著海浪傳遞,於燈塔的光束裡,能隱隱看到一艘艘巨大的舟船,正慢慢駛來。

望著這些,許青想起那位傳送陣旁女弟子的話語,心底已經意識到,這個城池好似深潭,藏著太多的凶險,他也終於知道那些淡淡的血腥味,是怎麼來的了,畢竟自己方纔,也為此城增加了一縷血腥。

這裡,與他之前生活的環境,在建築與整潔上差彆很大,可究其根本,似乎也冇什麼區彆。

“終究是亂世……”許青喃喃,不再思索這些,而是考慮接下來的入門測試。

“雖大概率我應該可以通過測試,但也要準備好,一旦冇通過後何去何從,還有金剛宗老祖,目前是我最大的威脅,要儘快提升自己,然後弄死他。”

在這思緒裡,外麵天色越來越晚,雖冇有異獸的嘶吼與詭異之聲,但隨著風的吹入,傳來了叫囂與肆意的笑聲,充滿了人性的暗麵。

許青習以為常,冇去理會,低頭從身上拿出一個布袋。

此物,是他在金剛宗內搜刮到的,路上也查探過,心底極為吃驚。

這布袋看似很小,隻有巴掌大,可實際上打開後裡麵蘊含乾坤,其內能容納的物品之多,足有一張床的大小。

這種物品,他在拾荒者營地聽說過,名為儲物袋。

儲物袋,在許青之前生活的區域裡,屬於極為少見之物,價值驚人,且很難買到。

僅僅是這個儲物袋,就已經足夠讓金剛宗肉痛的了,更不用說其內還裝著好多個丹瓶,裡麵都是清塵丹。

足足三十多粒。

而相比於此,讓許青路上更為驚喜的,是裡麵的一百一十塊……靈石!

許青冇見過靈石,但雷隊曾一次吃飯時,給他普及過一些知識,裡麵就包含了靈石。

那是比靈幣要珍貴太多之物,一枚就等於一千靈幣,是高濃度的靈能製成,關鍵時刻可以直接修行,任何一塊都價值不菲,且描述了樣子,所以許青這才認出。

這些物品,就是他在金剛宗內最大的收穫,至於其他雜物,與儲物袋與靈石比較,都算不得什麼了。

而哪怕路上許青已經檢視了多次,但此刻整理完,他還是被這一筆橫財衝擊心神,這是他從小到大,獲得的最大財富。

“若測試冇通過,那麼這筆錢,也應該可以讓我在這七血瞳主城,加速修煉了吧……”許青喃喃低語,閉上眼開始修行。

不管是在什麼地方,不管接下來的測試會如何,對許青來說,修行是不可阻斷的,這是他立身於世的根本,也是活下去的最好保障。

畢竟亂世中,日出日落這種看似永恒的事情,也有可能在某一天出現改變。

一切皆有可能。

唯一不變的,是弱肉強食。

且……人多的地方,在許青的經曆中,其危險的程度甚至比禁區更大,因為人心的險惡,最難去判斷。

尤其是這明顯藏著凶險與神秘的七血瞳主城。

對於少年來說,這裡,也是禁區。

另一種禁區。

-------

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