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位中年修士慘死,淒厲的慘叫迴盪中,城池內正搜尋許青的金剛宗老祖,猛地抬頭。

身為築基修士,他的五感極為敏銳,此刻聽到遠處的淒慘之音,他麵色瞬間陰沉,一躍升空,向著傳來聲響之地,踏空而去。

雖四周存在異獸,但他畢竟是築基強者,隻要不是遇到詭異的存在,又或者大量異獸群,他是不在乎的。

就算是濃鬱的異質,對他雖有影響,但以他的修為,在禁區隻要不超過一個月,就不會造成太大麻煩。

所以在確定了方向後,這金剛宗老祖大吼一聲,動用修為之力,使自己聲音傳遞更遠。

“將那小子纏住等我!”

話語間,他在半空的身影,速度轟然爆發,遠遠看去,如一道流星呼嘯,劃破長空。

與此同時,方纔的戰場處,另一個金剛宗長老,在許青臨近的一瞬,毫不猶豫的驀然後退。

他聽到了老祖的吼聲,但他不想在這裡無謂的死亡。

哪怕事後被老祖責罰也都認了,實在是許青的煞氣太重,出手狠辣的同時,那眼神中的殺機,讓他不願冒險。

所以此刻退後速度極快,甚至直接就動用飛行符,刹那就退後數百丈。

許青眼睛眯起,他也聽到了金剛宗老祖從很遠的地方傳來的低吼,但冇有停頓猛地追出,途中撿起自己的鐵簽,正要同樣使用飛行符,可下一瞬他麵色就猛地一變,呼吸一滯毫不遲疑的轉身,於相反的方向疾馳。

而在許青轉身的一刻,飛到半空的金剛宗長老,神色瞬間駭然,他感受到了一股陰冷撲麵而來,更是注意到了出現在自己身旁的一道巨大的身影。

那身影的麵孔冇有五官,隻能看到一頭長髮飄搖,似是女子,而麵孔下的身軀巨大無比,穿著一身白色的長裙。

此刻大量的麵孔在這無麵女長裙上密密麻麻的浮現出來,陣陣淒厲的哭泣刹那傳遍四周,無窮的詭異瀰漫八方,甚至就連天空的月,也都直接變成血色。

遠遠看去,金剛宗長老的身影在那巨人麵前,如同螻蟻,微不足道,更是在那白裙無麵女身上無數麵孔的哭泣與注視下,這金剛宗長老身體劇烈顫抖,表情改變,竟慢慢也隨之哭泣起來。

偏偏在這哭泣中,他的眼睛裡露出強烈到了極致的恐懼,彷彿他的哭泣,自身是無法控製的。

直至其哭聲與白裙無麵女身上的無數麵孔哭泣之音融合在了一起,不分彼此後,陣陣白色的氣息從這金剛宗長老七竅散出,飛速鑽入白裙無麵女的身上,下一刻……

金剛宗長老的身體直接成了乾屍,氣息全無,墜落地麵。

與此同時,白裙無麵女身上的臉孔,赫然多了一個,正是那位金剛宗長老。

他麵無表情,浮現在白裙上,發出哭泣之聲。

這一幕,被許青看到,也被此刻趕來的金剛宗老祖看到,二人都是身體一震。

許青深吸口氣,壓下心中的震動,猛地加速,向著城池內疾馳。

隻是許青雖可以離開,但遠處趕來的金剛宗老祖,此刻卻頭皮一麻,身體一動不敢動。

因為白裙無麵女,正向他走來。

金剛宗老祖很清楚,麵對這樣的存在,不能急速移動,不然的話,下場將於自家長老一樣,於是在他的驚恐與忐忑中,白裙無麵女從他身邊路過,漸漸遠離。

直至這時,金剛宗老祖才鬆了口氣,可心底不知為何卻泛起一絲疑惑。

“兩次遇到這詭異存在……為何我有一種,它似乎在幫那小崽子的感覺……”

“邪門!”金剛宗老祖咬牙,看向許青遠去的方向,越發覺得必須要除去對方,此刻飛速衝出,急迫追擊。

黑夜裡,各種嘶吼此起彼伏,迴盪城池的各個角落,咀嚼聲,哭泣聲,冷笑聲瀰漫八方。

月光下,一處處斷壁殘垣,好似成為了妖魔,使得城池內的詭異之感,越發強烈。

於其內疾馳的許青,哪怕早已熟悉了這裡的嘶吼與詭異,但也還是麵色蒼白,有種彷彿被無數帶著惡意的目光凝視之感,而這些目光,化作了冰寒,似乎正在侵襲他的身體。

直至全身越發冰冷時,許青路過了當日狩獵禿鷲之處,目光一掃,他眼眸刹那一縮……

不遠處,陷入淤泥的廢棄馬車旁,原本應該掛在車轅上的血色布偶,此刻居然換了位置,不是掛在那裡,而是被放在了馬車上,背對著許青,看不見它的正麵。

許青頭皮一緊,飛速離開這裡。

不多時,金剛宗老祖追擊到了此地,目光警惕的掃過四周時,他看到了馬車,也看到了正麵衝著自己,坐在馬車上的血色布偶。

這玩偶鑲嵌的眼睛,透著昏暗,全身的濕紅帶著詭異,正陰森的看著金剛宗老祖。

金剛宗老祖瞳孔微微收縮,心底發毛,腳步瞬間緩了下來,謹慎的一步步慢慢離開這片區域,這才鬆了口氣,再次加速。

可卻冇有過於追擊與靠近,他已經意識到了眼前這個少年的邪門,同時知曉對方有讓異質瞬間濃鬱的手段,所以他不打算太過靠近去強行出手,而是準備憑著修為盯著對方,等到天亮後,再出手擊殺。

雖然身為築基修士,要這麼小心翼翼的對付一個凝氣,此事有損築基顏麵,但金剛宗老祖在如此環境下,還是決定穩妥第一。

所以他緩下速度,不疾不徐的在後跟隨。

前方的許青,也察覺到了這一點,他原本在心底都模擬了反擊的手段,也已經完成了影子操控的前期準備,黑丹更握在了手裡,等的就是對方靠近。

他有把握,對方承受自己這些手段後,雖不致命,但也會狼狽,短時間無法脫身,而自己雖也會被對方重傷,可這樣重傷後的逃遁,會更真實,不容易引起懷疑,方便自己下一步的引誘計劃。

但這金剛宗老祖明明築基,卻還如此謹慎,這讓許青更為警惕。

不過對方雖冇靠近,可許青覺得自己的引誘計劃,還是要進行,於是加快速度,直奔城主府的方向。

越來越近。

城主府的位置,在城池的中心區域,這裡異質比其他地方更濃鬱一些,可異獸的數量卻不知為何,越來越少。

這種變化,讓後麵追擊的金剛宗老祖,麵色微微一變,內心的危機感,在這一刻很是強烈,

他抬頭看了眼前方許青的背影,又看向一旁的坍塌建築,腳步忽然一頓。

冇有繼續追去,而是開始後退。

這一幕,讓許青始料不及,此刻他距離城主府還有百丈遠,而身後追擊的金剛宗老祖,居然要退。

“現在退,還是有點晚了!”許青狠狠咬牙,右手突然抬起猛地一揮,頓時大量的黑丹向四周散開。

這一次,為了達成目的,許青直接將自己所剩的黑丹,用了一半出去,此刻落於四周,齊齊爆開!

刹那間,這裡好似化作了一個巨大的漩渦,使得八方異質洶湧而來,影響了虛空,扭曲了四周,使得目光所及一切範圍,都變的模糊。

異質的濃鬱,更是達到了驚人的程度。

這一幕,讓正在退後的金剛宗老祖麵色一變,但更多是費解,因為許青的身體,也處在那片濃鬱的異質中。

按照這麼下去,先不說異化的問題,單單是被異質吸引過來的異獸與詭異,也都會讓身處其內的許青,死無葬地之地,這等於是自殺。

就在金剛宗老祖費解的瞬間,百丈外的城主府內,突然強烈震動,一聲聲驚天動地,傳遍四方的恐怖嘶吼,驀然間傳開八方。

大地震顫,天空的血月模糊。

金剛宗老祖麵色變化,生死危機的感覺瞬間強烈,他瞳孔收縮,身體急速後退,眼睛死死的盯著前方,從一處城主府般的建築內,飛出的一道道身影!

那些身影一個個都是乾瘦無比,但卻長著黑色的火焰翅膀,全身異質濃鬱驚人,所過之處,虛空似乎都在扭曲。

這一幕,本就讓金剛宗老祖心驚,而更讓他麵色蒼白倒吸口氣的,是此刻隨著轟鳴,城主府轟然坍塌。露出了地麵上一個巨大的洞。

一個身高足有百丈的乾枯身影,在震撼天際的咆哮下,正從洞內爬出!

遠遠看去,這身影細長,好似一棵枯樹,露出的部分就有百丈,但此刻它明顯還冇有完全爬出,似乎隻是上半身的樣子。

於是它揮舞手臂,雙手十指瞬息蔓延出大量的腐爛藤條,向著四周激射而出,刺入地麵。

最遠的幾條,甚至刺入在了金剛宗老祖的前方。

似以此為支撐點,那巨大枯樹般的身影,正加速爬出。

“這他媽是什麼玩意!!”金剛宗老祖內心狂顫,駭然的罵出了聲,整個人神色前所未有的劇變,爆發出全部速度,瘋狂後退。

但更讓他內心發狂的,是他看到那些被異質吸引衝出來的飛翼身影,它們原本從城主府衝出後,目標是小孩用未知手段形成的那片異質濃鬱區域。

可不知為何,這些飛翼身影竟在衝入那片區域後,很快又從裡麵鑽了出來,一個個嘶吼的四下檢視,隨後紛紛鎖定在了他這裡,呼嘯而來。

“這是什麼情況!!小孩呢!!”

這一切,讓金剛宗老祖眼睛睜大,哪怕他速度驚人,可還是很快就被追上,轟鳴間金剛宗老祖被迫隻能出手,一身築基修為不得不全麵爆發。

這才使得那些衝來的飛翼身影崩潰,但詭異的是,它們在瞬息間就又重新恢複,繼續撲去,而遠處,城主府所在的巨洞內,那恐怖的存在,已經快要徹底爬出。

生死危機,使得金剛宗老祖內心越發瘋狂,而此時此刻,在他這裡被糾纏時,其前方那片異質濃鬱的區域邊緣,一處牆壁旁的地麵,那裡存在了一道裂縫。

此刻在這裂縫中,許青正小心的躲避在內,警惕的順著縫隙看向外界。

他當初在這廢墟城池內,順著飛鳥的蹤跡,一共發現了兩處安全的庇護點,一個是他的石洞,另一個……就是這條縫隙!

這條縫隙也是他當初於城主府獲得功法,胸口被重創後,躲過異獸追殺的地方。

隻不過這裡距離城主府太近,所以當初許青纔沒有選擇此地作為臨時居所。

神靈睜眼的浩劫下,萬物眾生都難逃滅亡,唯有飛鳥……不知什麼原因,大都存活。

同時它們似本能的可以尋找到一些位置,雖不是絕對的安全,但相對來說好似盲區一般,很容易被異獸與詭異忽略。

當然這隻是相對,如眼下這裡冇有金剛宗老祖吸引,那麼許青方纔的做法,就是在尋死。

此刻看到金剛宗老祖狼狽,又注意到從城主府巨坑中掙紮爬出的巨大身影,許青也吸了口氣,但他很快就狠狠咬牙,身體一晃衝出,向著遠處被追逐的金剛宗老祖,再次扔出黑丹。

他一口氣,又扔了十多粒。

黑丹落地,紛紛爆開,而此地的異質本就濃鬱驚人,此刻隨著黑丹的爆開,刹那間好似突破了某個臨界點。

瞬息……原本因許青離開裂縫,重新彙聚在他身上的一道道帶著惡意的目光,直接就挪開,紛紛看向那片異質更濃的區域,同時在這城池內多個位置,無論是異獸還是詭異,也都紛紛停頓,齊齊看向那裡。

下一刻,疾馳而去!

憤怒到了極致的嘶吼,從金剛宗老祖口中傳出的同時,許青頭也不回貓腰疾馳,藉助那些異獸與詭異都被異質區域吸引的時機,全速逃遁。

金剛宗老祖也想逃,但那些飛翼身影與其糾纏,就算是他想要退後也還是在所難免的被延緩,此刻焦急中更有焦慮,心底對許青恨意無比強烈。

而此時的許青,在遠處街道上速度越來越快,眼看已與城主府拉開距離,剛要前往城牆的方向,可就在這一刻……一股陰冷的氣息,撲麵而來。

他的前方,有哭泣聲迴盪,穿著白裙的無麵女,赫然從遠處走來。

第一眼看去,對方還在遠處,可第二眼時這詭異的身影已出現在了許青的麵前。

速度之快,許青根本就無法閃躲,此刻呼吸急促瞳孔收縮,他的身體刹那被冰寒覆蓋,腦海瞬間空白,彷彿冰封。

而那走來的無麵女,身上飛速浮現出密密麻麻的麵孔,都在淒厲的哭泣,他們的哭聲傳入許青心神,化作了波動,使得許青的表情被影響,無法控製的改變,眼看就要和那些麵孔一樣哭泣。

可就在這時……白裙無麪人身上的麵孔,有一部分突然停止了哭泣,它們無神的看著許青,表情漸漸改變,慢慢居然露出了笑容,張開口似在說著什麼,但卻冇有聲音傳出。

很快的,停止哭泣的麵孔越來越多,直至最終……白裙無麵女身上幾乎大半的麵孔,竟都停下哭泣,全部看向許青,一個個露出笑容,表情泛起柔和。

它們都在雙唇微動,似乎輕輕的開口,說著彆人聽不見的兩個字。

在這微笑與口型中,許青整個人呆在那裡,愣愣的看著眼前這巨大的無麵女身上的眾多麵孔。

不等他完全看清,這白裙無麵女就身體挪開,從他身邊走過,直至走遠後,哭泣聲再次迴盪……

許青僵直的身軀,此刻也恢複過來,他呼吸急促猛地轉頭,怔怔的看著越走越遠的白裙無麵女,其白色的身影,在這黑夜裡,好似一團燃燒的火……

方纔,那些對方身上露出笑容的麵孔……許青覺得很熟悉。

似曾相識……

尤其是其中一人,他想起來了,那是被他背去焚化,使其安息的……藥鋪老人。

許青默然,看著遠去的身影,隱隱明白了什麼,許久,他低頭深深一拜,輕聲喃喃。

“謝謝。”

之前那些微笑的麵孔,說的也是這兩個字。

“謝謝。”

------

本章近50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