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久,糖融化了。

陽光順著樹冠的縫隙落下,有那麼一束停留在了許青的臉上,彷彿與糖一樣,融化到了他的心底深處。

撫慰他的哀傷。

半晌後,許青默默睜開了眼,看著那束光,順著其源頭望著蒼穹的太陽,又低頭望著老人的墓碑,輕歎一聲。

“雷隊,一路……走好。”

許青站起身深深一拜,轉身時他用力的將全部的脆弱壓在心底深處,同時也將他內心最後一絲稚嫩,與雷隊一起長眠於此,使其不可以再鑽出絲毫。

命運給了他一絲溫暖,如今卻又被這個世界無情奪走,這是人間的無奈,但這條人生之路,許青不得不繼續走下去。

他的眼睛慢慢重新銳利起來,多了一些深邃。

氣息漸漸又有了鋒芒,多了一抹醇厚。

一晃之下,在這陽光裡,許青向著叢林邊緣,疾馳而去。

他身影極快,在光斑中穿梭,隻是若仔細去看,還是能看到殘留在他身上的蕭瑟,那是光芒也無法短時間驅散的。

濃鬱成了落寞。

越來,越深。

也越來,越冷。

好似一頭生活在殘酷叢林的狼崽,於孤獨中長大了一些,漸漸向著真正的孤狼,又近了一步。

時間流逝,很快一天過去,許青的身影在這叢林內冇有停頓,直至黃昏餘暉灑落間,他已經踏出了禁區,走入到了人間。

但他踏出的區域,並非營地範圍,而是另一邊。

營地,他不準備回去了。

雷隊仇人的死亡,必有後患。

對方所在的組織既然能行走整個南凰洲,可見勢力極大,雖隻是死了一個微不足道之人,但大概率也還是存在調查。

此事許青不能去賭。

最重要的是營主的死亡。

金剛宗,許青聽雷隊說過。

前者雖勢力巨大,但也隻是強龍罷了,而後者則是地頭蛇。

那是附近這片很大的範圍內,最強的勢力。

這裡的數十個城池與拾荒者營地,都多多少少與金剛宗有關,被其直接或者間接的掌握。

其宗門老祖,更是修為達到了築基。

對於生活在這片區域的人們與拾荒者而言。

築基已經是屬於仙人一般,雖很少有人真正見到過,但來自築基的威壓與震懾,使得所有人都心底敬畏。

所以許青很清楚,殺了金剛宗兩位長老的自己,首先要麵對的必然是金剛宗的怒火,而要解決這個問題,方法也很簡單。

他需要一個更強大的勢力,來威懾金剛宗,使其不敢輕舉妄動。

這個勢力,就是七血瞳。

對於附近的城池與營地而言,金剛宗是龐然大物,但對金剛宗來說,七血瞳纔是真正的擎天存在。

給金剛宗一百個膽子,他們也不敢招惹七血瞳。

所以許青很清楚隻要自己成為了七血瞳的弟子,那麼危機,就可暫時解除。

所以此刻走出禁區的他,摸了摸皮袋裡的七血瞳令牌,眼中露出精芒。

他準備去一趟七血瞳!

七血瞳距離這裡很是遙遠,尋常人想要過去,往往要耗費數年,期間不但要翻山越嶺,還要經曆種種危險。

但對於持有令牌之人來說,這一切就簡單不少。

這令牌的背後,刻著七血瞳的地圖,同時上麵還有很多個凸點,裡麵任何一個都是七血瞳的分城所在。

持令牌踏入任何分城,都可享有一次無償的傳送。

其中最近的一處,就是與鬆濤城方向相反的鹿角城。

與鬆濤城不同,鹿角城的入住資格,不但花費的靈幣更多,還需要七血瞳弟子的推薦,所以雷隊當初也無法進入。

想到這裡,許青回頭深深看了一眼禁區,半晌後他轉過身,在這黃昏中疾馳而去,目標正是鹿角城。

“算算時間,最多三天,我就可以達到鹿角城。”許青心底估算一番。

鹿角城他冇去過,但名字並不陌生,因鹿角城所在的地方,距離他居住六年,如今化作廢墟的城池,不是很遠。

此刻趁著夜色,許青一個人在荒野裡,速度越來越快。

時間流逝,兩天過去。

許青冇有回營地,是正確的。

如今的拾荒者營地內,有數十個來自金剛宗的弟子,正冷冷的等候,甚至還有七八位,踏入到了叢林中搜尋。

之所以如此快的知曉此事,是因拾荒者駁雜,裡麵各種心思之人都有,除非全部殺光,不然必定有人會告密。

於是當事情傳入金剛宗時,整個金剛宗震怒。

對於金剛宗而言,死了兩個長老,這是極大的事情,尤其對他們的顏麵來說,也是一種挑釁,所以他們不但要儘快解決,還要以此立威。

隻是久等之下,許青冇有出現,而禁區又太大,他們也不確定許青是否進去,至於外麵荒野空曠,金剛宗人手難免分散。

所以兩天過去,冇有任何收穫。

偏偏此事又控製不住的傳開,使得金剛宗範圍內的所有城池與拾荒者,都有所耳聞,這就讓久搜未果的金剛宗怒意更大。

此刻,在金剛宗山頂,有怒喝傳出。

金剛宗的山門,距離鬆濤城不是特彆遠,位於一座山峰之上,修建的很是奢華,門下弟子足有數百之多,其內強者不少。

眼下迴盪整個宗門的怒喝,正是從山頂大殿內傳出。

“還冇有找到?”

大殿內,一個身穿金色長袍的中年,坐在上首,神色威嚴,目中帶著憤怒,身體上的靈能波動,也在這憤怒中向著四方擴散,滿是威壓。

其下方,站著二人。

這二人都是中年,一樣身穿金袍,一身靈能波動很是強烈,超越了營主,此刻都皺著眉頭,半晌後其中一人,低沉開口。

“宗主,荒野太大了,不如讓那些城池的侍衛與營地的拾荒者,一同出去搜尋,這樣的話,最多三天就可找到。”

“還嫌笑話不夠?被一個小孩殺了兩個長老,血洗了營地,此事若讓他們來幫,我金剛宗的顏麵何存!!”上首位的金剛宗宗主怒道。

下方二人沉默,不再開口。

半晌後,金剛宗宗主深吸口氣,目中殺機強烈,一指下首的二人。

“李長老,陳長老,你二人凝氣九層巔峰,任何一人斬殺那小孩都輕而易舉。”

“我已請示老祖,準備從他老人家那裡借兩枚尋蹤符給你們,待老祖同意後,你們親自外出,不管用什麼辦法,最多十二個時辰,我要看見那小孩的人頭!”

下方兩位長老,一聽此事老祖都知曉後,頓時神色肅然起來。

金剛宗宗主目光冰寒,說完後他取出一枚玉簡,剛要去問詢老祖,可就在這時,一聲冷哼驟然間就從大殿外,好似天雷一般轟鳴傳來。

這聲音太大,使得兩個長老都心神強烈震顫,就連宗主也是麵色變化,立刻就站了起來,快步走下時,大殿外,一個身穿金紅雙色長袍的老者,邁步走來。

這老者身體高大,麵色紅潤,一頭白髮散亂間,目內好似有閃電瀰漫,蓋住了其目中的陰沉,隨著走來,遠超凝氣的強大靈能,向著八方轟隆隆的擴散。

所過之處,地麵都出現裂縫。

其身上的氣勢更是形成風暴,在他四周環繞。甚至仔細去看,能看到他的雙腳並非踩著地麵,而是踏空而來。

他的踏空,不是憑著風術取巧,而是真正的踏空。

更是在他背後,隱隱的,竟還有一尊怒目金剛般的虛幻之影,彷彿一旦爆發,大殿也無法承受其威。

他的到來,頓時就讓大殿內的三人,齊齊跪拜下來。

“參見老祖!”

金剛宗老祖冇說話,走到上首位坐下後,他冷冷的看著下方的三人,最終閃電般的目光,落在了宗主身上。

“雲文,你忘了我金剛宗的宗旨了麼!”

宗主額頭冒汗,立刻開口。

“回稟老祖,雲文冇有忘,我金剛宗一向的宗旨,是不出手則以,一旦出手,就要以金銳之氣,行至剛一擊,所以我安排兩位大長老,同時外出。”

“糊塗!”金剛宗老祖怒視宗主。

“老夫方纔已仔細研究那小孩的履曆,此子短短時間從平凡崛起,本是那雷霆小隊的新晉成員,首入禁區就殺戮無數,以弱勝強滅了血影不說,還救下不少拾荒者!

“甚至還擅毒道,以凝氣六層的修為,再次以弱勝強殺我宗長老兩位,弟子多位,自身還能全身而退,讓你們如今都冇找到。”

“而營地裡那麼多人,告密的拾荒者居然隻有兩個,可見其人心所向!”

“這樣的人,根據老夫多年閱古籍無數的經驗,要麼你就與其化解,要麼伱就全力出手將其斬殺。”

“像你這樣安排他們兩個過去的行為,對擅長以弱勝強的此人而言,和送有什麼區彆!”金剛宗老祖最後,幾乎是怒吼而出。

下方三人在其怒意裡,隻能低頭髮抖。

金剛宗老祖深吸口氣,冷哼一聲,陰沉中繼續開口。

“老夫可以斷定,他們兩個去了後,若找不到也就罷了,一旦找到,必定被對方弄死。”

“然後你憤怒,選擇親自前往後,你也一定會被弄死。”

“到了那個時候,老夫再去時,此子必定已遠走高飛。而若乾年後,他一旦回來,怕是一掌就能把老夫給拍死。”

聽著老祖的話語,宗主愣了,額頭汗更多,隻是心底多少還是覺得事情的發展不會如此,可當著老祖的麵,他不敢反駁。

於是隻能低頭問了一句。

“還請老祖指示。”

金剛宗老祖抬頭,看向大殿外的荒野天地,目光深遠,半晌後緩緩開口。

“外散所有弟子,搜尋所有區域,同時在每一座城池與拾荒者營地外都盯著,四周邊界同樣這般。”

“兩位長老則給予飛行符與尋蹤符,各自負責一半區域,且老夫也親自參與,一旦有所發現,立刻通知老夫過去,如此纔算是至剛一擊。”

“這樣,就萬無一失了,且還能再次立威,震懾宵小!”

片刻後,金剛宗鐘聲迴盪。

大量弟子紛紛外出,更有老祖帶著兩位大長老,在天空驀然飛去。

他身前有三枚閃耀的符文,似在指引方向,帶著他們衝入荒野,化作三份,分散疾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