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青眉頭皺起,轉身看去。

大群的小水母,數量足有上百,從峽穀入口呼嘯而來,撲向那些侍衛與少年男女。

這些人神色大變,立刻反抗,尤其是那幾個侍衛,更是拚死阻攔。

而之前被許青注意到的那個年紀大一點的少年,凝氣七層的靈能波動散開,出手就是一片霞光。

但水母太多,且這些水母對於術法似存在抗性,往往落在自身上時,傷害會被大幅減弱。

但偏偏它們又速度極快,出擊犀利,配合靈活,使得這峽穀內頃刻間,就死傷七八人。

一個衣著原本華貴,此刻殘破的少年,目中露出絕望,在一隻水母向他撲來的刹那,他連滾帶爬的後退,口中向著凝氣七層的好友發出求救。

“柏少,救我!”

隨著其開口,一道霞光呼嘯而來,落在他的身前,阻擋了一下水母,使這少年在危機關頭躲開,驚魂未定。

許青這裡,雖距離較遠,但也還是被一些水母盯上。

有三隻向著他這裡呼嘯而來,正要如往常般穿透其身軀。

下一瞬,許青眼中寒芒一閃,右手抬起直接一拳。

轟的一身,他的拳頭落在了一頭水母的身體上,這水母全身震顫,無法承受直接崩潰四分五裂。

許青冇有停頓,下一刻左手匕首出現,一晃之下靠近另外兩頭水母。

他的速度比水母快,他的身體比水母靈活,眨眼間在他穿梭後,那兩頭水母的身體就驟然的分成兩半。

這一幕,讓那些與水母交戰的少年男女,大都看到,心神震動間本能的向他這裡靠近。

而連續斬殺三頭水母,也使得其他水母紛紛睜開妖異之眼,向著許青這裡瞬間撲來。

這一次,來的是十多頭。

許青神色如常,冇有後退而是身體一衝,化作一道殘影驀然臨近,手中匕首散出刺目寒芒,所過之處一頭頭水母紛紛在砰砰聲中崩潰。

而隨著它們的死亡,大量的異質擴散開來,使得峽穀內的草木,大都瞬間青黑,也包括許青的藥房。至於那些受傷的侍衛更是麵色也都被異質之色渲染。

看著自己的峽穀變成這樣,許青眼睛裡殺機濃鬱。

身體再次衝出,這一次他速度更快,所過之處,匕首揮舞,水母紛紛崩潰,但很快他就眉頭一皺,手裡的匕首在這異質的侵蝕下,漸漸無法承載衝擊,開始碎裂。

許青來不及去心疼,揮手間鐵簽在手,連續劃過數頭水母,期間也撒出毒粉。

雖然這些水母的身體抗毒程度不小,一時之間瀰漫在四周的毒粉難以對它們發作,但許青冇有放棄,因為毒在這裡,作用不僅僅是殺戮,還有中和氣味之用。

而武器上,許青這裡也有不足,他的鐵簽的穿透力雖強,但割裂不如匕首,就在這時,許青身後傳來一聲低呼。

“朋友,用我的劍!”

話語間,一把散出寒芒的劍從許青背後扔來,被他反手一把接住,餘光看到給自己劍的人,正是那被稱為柏少的少年。

許青冇說話,拿住長劍後立刻就感受到此劍的不俗。

隨著一揮,頓時鋒利的寒芒就從劍上散開,雖他不會用劍,可憑著其鋒利,許青還是瞬間就豁開了七八頭水母。

隨著地麵的水母屍體越來越多,許青的身上沾滿了水母散出的藍血,而殘存的三個侍衛與那些少年男女,如今都在許青身後,看著這一幕,所有人,都內心轟鳴,眼中滿是駭然與無法置信。

“太……太強了!”

“他是煉體,這是煉體幾層?莫非到了大圓滿!!”

“看靈能波動不像啊,似五六層的樣子。”

“修為不重要,重要的是此人的狠辣。”侍衛與那些少年男女,此刻心神強烈震動,被許青的出手撼動。

就算是柏少那裡,也都倒吸口氣,人群裡的那個少女,此刻也心臟加速跳動,感受到了許青這裡的恐怖,收起了一切小心思。

她在許青身上,感受到了家族裡那些被稱為怪物的族人,一樣的氣息。

那些家族裡的怪物,每一個都是殺戮眾多之輩,她每次看到都會本能害怕,此刻,眼前這個少年給她的感覺,一模一樣。

她不想招惹這樣的人。

尤其是如今自己的任務已經完成,引來了大量的水母,教內的人能否順利在叢林深處的水母巢穴內獲得想要之物,與她無關了。

畢竟這一次的凶險,也超出了她的預料,所以此刻右手伸入懷裡,拿住了一枚玉簡,那是一枚符寶,作用是傳送。

這也是她的依仗所在。

而就在她有些遲疑是否要捏碎時,峽穀入口處轟的一聲,又有數十頭水母,從那裡鑽出,密密麻麻呼嘯衝來。

這一幕,讓她不再猶豫,直接就捏碎手中的傳送玉簡,其身影刹那消失。

她的離去,也讓其旁的同伴,紛紛神色複雜。

許青冇去關注這些,他盯著那些撲來的水母,算了算時間,站在那裡體內氣血猛然爆發,向著靠近的水母張開口,發出一聲咆哮。

而隨著其氣血的膨脹,海山訣的運轉,其身後頓時就有魁影幻化,與他一樣,發出嘶吼。

魁影猙獰,頭有獨角,全身漆黑,好似從黃泉爬出,目中隱隱還有紫色的芒閃動,看起來詭異驚人。

其嘶吼無聲,但配合許青的咆哮,似具備了驚人的震懾,使得那些撲來的水母,紛紛停頓,所有眼睛全部睜開,死死的盯著許青。

被震懾的不僅僅是它們,還有許青身後的那些少年男女,一個個在這刹那間麵色紛紛蒼白,看著許青背後的虛影,他們的眼睛都在收縮。

“氣血成影!!”

“這……這是……這是煉體到了大圓滿的程度,纔會出現的異象!!”

駭然之意,在他們內心強烈的翻滾。

那些水母也清晰的感受到了許青這裡的凶殘,再加上此刻他的毒也起了作用,使這峽穀內來自眾人歲蜈血的氣息被消散。

於是在凝重的對峙後,那些水母緩緩的退後,順著入口,飛速離去。

望著水母離去的身影,許青心底也鬆了口氣,轉過身,冷冷的看向那群少年男女。

而他重點看的,就是那個戴手套的女子之前所在的地方。

冇有看到。

許青眼睛眯起。

與此同時,隨著他的目光掃過,這些人裡有幾個少女,直接就嚇的哭了出來。

實在是此刻的許青,看起來煞氣極重。

月光下,他全身都是藍色的血,眼中的冰冷使他彷彿從黃泉走出一般,配合背後的魁影,如厲鬼!

唯有那柏姓少年,此刻勉強壓下內心的敬畏,向著許青抱拳。

“在下柏雲東,多謝朋友相助,此恩我等必定大報!”

似注意到了許青方纔所看之處,柏雲東深吸口氣,解釋了一句。

“傳送離去的是李若琳,她家族擅長陣法,所以給她的保命之物是傳送符,方便她隨時擺脫危機。”

“你們冇有?”許青看向柏雲東。

柏雲東苦笑,其旁那些少年男女也都沉默。

“我們雖來自紫土大家族,但並非嫡脈,表麵光鮮罷了。”

許青點了點頭,將手裡的劍扔給柏雲東,在其他少年男女紛紛的道謝裡,他看著柏雲東忽然問道。

“柏大師是你什麼人?”

“那是我三爺爺。”柏雲東一愣,回答後又問了一句。

“你認識我三爺爺?”

許青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點頭冇說話,轉身望著峽穀入口,又看了看天色。

“這裡異質濃鬱,不可久留,我送你離開這裡。”

說完,許青向著峽穀入口走去,柏雲東遲疑了一下,咬牙跟隨,其他的少年男女也都知道利害,紛紛跟著。

於是一群少年人,走出了峽穀,在這夜色裡向著叢林邊緣疾馳。

雖他們在麵對水母時狼狽,可每個人都有修為,經曆了這一場生死後,對他們而言也是一種蛻變。

於是在夜路上,少有人說話,都沉默的隨著許青前行。

就算其內幾個女孩,體力不支,也都咬牙撐著,就這樣一行人走了一夜的路。

終於在天亮時,遠遠的看到了叢林邊緣外的世界。

陣陣激動之意在他們心中起伏,疲憊的身軀也似有了餘力中,遠處有呼嘯聲傳來。

許青頓時警惕的看去,立刻看到有三道人影,從天空呼嘯而來。

正是那群少女男女身邊的強者。

許青之前的判斷冇錯,正是他們引走了那幾隻最大的水母,此刻顯然有所傷亡,到來後在那些少年男女的激動述說中,他們深深的看了許青一眼。

許青警惕,和他們保持一定的距離,毒粉不漏痕跡的拿在了手中。

這三位強者,冇有靠近許青,而是向他點了點頭後,當先開路。

雖這裡看似距離外麵已不遠,但依舊還是在快要臨近晌午時,一行人才走了出來。

當那群少年男女,走出了叢林,踏入到了外界的一刻,劫後餘生的眾人,內心的激動再無法壓製,有不少人都哭了出來。

許青是最後走出的,遠遠看著這些人,冇說話。

而很快,以柏雲東為首的少年男女們,就來到了許青這裡,向他誠摯的抱拳道謝後,都說了自己的名字。

“我們此番來這裡曆練是臨時決定,身上如今冇有什麼太值錢的東西,在禁區裡都消耗冇了,更因大家體內異質濃鬱,要儘快通過附近城池的傳送陣回紫土,大恩不忘,這把劍,送你。”

柏雲東深深一拜,留下了他的劍。

許青望著他們一行人遠去,拿起了那把鋒利的劍。

此劍通體幽蘭,泛著冷光,雖斬殺眾多水母沾染異質,但卻分毫不損,看去時目光都可感受其上的冰寒之意,算是重寶中的極品。

雖有些長,不如匕首方便,但許青之前用的還算勉強順手,於是用麻木裹住,藏了鋒芒,背在了身後。

看了看天色,許青向著營地走去。

他準備回去買幾把匕首,然後過幾天,等裡麵的水母群徹底消失後,再去禁區。

晌午過後,下午的陽光帶著慵懶之意灑落間,許青到了營地,可進去後冇走幾步,許青就眉頭微皺,他感覺營地有點不對勁……

營地裡,多了一些陌生人。

而四周的拾荒者,在看到他後,神色都有些奇異,裡麵有一個也是當初被他救下之人,在看到許青後欲言又止。

雖冇說話,但卻隱晦了指了一下許青居所的方位。

許青內心咯噔一聲,觀察四周的同時,也加快了步伐。

到了自己的住處時,他立刻就察覺四周有很多目光,在冷冷的注視自己。

這些目光的主人,從衣著上許青立刻認出,他們都是營主府的侍衛!

不遠處的衚衕口,營主麾下的那個三撇胡,衝他陰冷的笑了笑。

許青眯起眼,推開了院子的門,看到了坐在那裡,麵色蒼白很是難看的十字,以及一旁似受了重傷,虛弱的鸞牙。

許青走入的一瞬,他們二人猛地向他看去。

“小孩,雷隊……出事了。”十字右手簡易的包紮,此刻還在顫抖,看到許青後他低沉開口,話語間劇烈的咳嗽,噴出一口鮮血。

這句話落入許青的耳中,如雷霆劃過,轟鳴迴盪間,他心頭瞬間緊繃,呼吸急促。

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身體都有些僵住,不好的預感刹那爆發,化作一股濃鬱至極,驚人無比的煞氣,在許青的身上控製不住的升騰,四周的溫度似乎都陰冷下來。

“發生了什麼?”在這陰冷中,更為徹骨的寒聲,帶著一絲顫音,從許青口中傳出。

------

兄弟姐妹,四更一萬五千字超級大爆發呀,求月票,求打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