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殿空曠,除了作畫的七爺,就隻有許青一人。

仆從不在。

「好奇為師為何在這南嶽鬼山,畫了這麼一個打坐之人嗎。」

七爺轉過頭,看了看許青,淡淡開口。

許青點頭。

「這裡,纔是迎皇州的關鍵。等你四火後,我會帶你過去一趟,那裡說不定是你的造化之處。」

七爺冇有解釋太多,目光落在許青手裡拿著的藥瓶上,揮手間藥瓶自行飛出,被他拿在手中,喝了一口,將其收起,坐在了一旁的棋盤一側。

「過來坐我對麵。」七爺向著許青招了招手。

許青乖巧的靠近,坐在了棋盤的另一側。

「會下棋麼?」七爺問道。

許青搖頭。

「我教你。」七爺拿起一枚棋子,放在了棋盤一個角,許青想了想,也將棋子放在了另一個角。

「棋如人生,也是一個人心性的體現,如為師此生下棋從未輸過,你可知為何?」七爺又下一子,平靜開口。

許青搖頭,學著也放下一子。

「我落子,不是當前,而是全域性,此道理其實很多人都知曉,也想這麼做,但往往機遇不夠,資質不行,所以無法做到,徒留遺憾。」

「如你所見那些七宗一百二十法竅弟子,他們之所以停留在四火,能晉昇天宮金丹而不去,正是因他們有看全域性之心。」

「他們想要開出第一百二十一法竅!」七爺落棋,輕聲開口。

許青目露思索,這與他之前築基時探查出一百二十法竅後的判斷相差不多,當時的他覺得,一百二十之後,或許還有法竅存在。

似看出了許青的想法,七爺笑了笑。

「一百二十法竅後,隻有一個法竅,這第一百二十一竅,一竅就可形一火,但開啟難度之大,超乎想象,非大機緣不可得,且外人無法相助,隻能靠你自己。」

「至於難度不是開,而是找到其位置。」

「迎皇州的曆史上,曾經開啟過這第一百二十一法竅之人,往往都是經曆了巨大的凶險,在生死的一瞬機緣巧合,找到了第一百二十一法竅所在的位置,將其開啟,且根據記載與推演,每一個人的法竅位置都不同,所以冇有對比與參考意義。」

許青沉吟,半響後放下棋子,輕聲道。

「師尊,五火的話,有什麼好處?」

「好處會在天宮金丹的一刻體現出來。」七爺笑了笑。

「你應該聽過一句話,叫做點燃命火,映照天宮,這裡的天宮……就是金丹的關鍵所在。」

「天宮金丹修士,自身是有極限的,這極限就體現在命火上,三火映六宮,這是資質尚可的弟子,最終的極限所在。」

「也就是說,三團命火者,可映照出六座天宮,將它們徹底蘊養明亮一一放入金丹後,就是他們的巔峰狀態,可實際上,這隻是基礎罷了。」七爺說到這裡,頓了一下,等待許青消化。

許青若有所思,沉吟後問道。

「三十六火戰力?」

「你可以這麼理解。」七爺點頭。

「之所以說是基礎,是因六座天空之上存在了命霧,還有一些天宮存在命霧內,

因霧氣阻隔,所以非翹楚難以映照,唯有四火纔可映出第七宮。」

「不要看隻多了一宮,可七宮鎮六宮,與你六火打五火一樣,輕而易舉,瞬間可殺。」

「所以,那些已經具備了四火之修,他們都渴望開出第一百二十一法竅,形成五火,因五火映八宮,極限越高,自然最終成就更大!」

七爺的聲音,在許青耳邊迴盪,許青默默思索後,點了點頭。

「至於命燈,你或許也有體會了,實際上其價值在築基這個境界,體現不出太多,隻有在天宮金丹,才能將其部分展現出來。」

「具備命燈者,突破修為踏入天宮金丹的一刻,一盞命燈,就可在命霧之上直接

打開一座天宮,不需蘊養,不需慢慢磨礪,瞬間開啟,命燈化作類似金丹一樣的命丹,鎮在其中。」

「所以,以你的資質,若走到極限開了一百二十一法竅,那麼你的天宮最終將是十座!」七爺深深的看了許青一眼。

「現在,你知道命燈對金丹境修士的價值了嗎。」

許青麵色微變,聽七爺話語這麼多,這還是他唯一一次神色出現變化,實際上他之前就有一些分析,如今被七爺證實,這讓他心神越發凝重。

一股強烈的危機感,映入許青的心中,這危機感自然不是來自七爺,而是來自對未來要遭遇的所有金丹修士的未知惡意。

「怕不怕?」七爺笑道。

「怕。」許青如實道。

「那你要怎麼辦?」七爺感興趣的問了一句。

許青深吸口氣,慢慢平靜下來,這件事無法改變,想要避免的話,就隻能是自己儘快開出四火以及嘗試去五火,做到最好,若做不到也不勉強,要儘快突破境界踏入

金丹。@精華_書閣…j_h_s_s_d_c_o_m首.發.更.新~~

天宮金丹一成,他瞬間就可擁有兩座完整天宮,那個時候配合自己的毒,纔算勉強安穩。

不過這些想法,許青覺得隻是長線計劃,他沉吟一番,偷偷看了七爺一眼,想起

自己之前與聖昀子一戰後,七爺訓斥自己怎麼不去找老大老二老三一起出手之時,於是低聲道。

「師尊救我。」

七爺聞言哈哈一笑,對於這個答覆很滿意,一指許青的頭頂。

「我之前送你的紫天無極冠,不要不戴,那是為師給你的元嬰庇護!」說著,七爺揮手,從其袖口內飛出五團光,他向其中一團光彈了一下,此光消散化作一枚玉簡飛向許青。

「使用方法在內,你稍後回去琢磨琢磨。」

許青接過,心跳加速,看向其他四團光。

七爺再次一彈,第二團光飛速靠近許青,被許青一把抓住後,光芒消散,化作了一個巴掌大小的布偶。

這布偶如活物一樣,眼睛瞬間轉動一圈,又刹那直勾勾的看著許青,張開嘴巴露出鋒利的牙齒,在許青手裡掙紮,似不滿被人抓住。

「這是替命鬼娃,屬於詭異程度極高之物,它天生就有三條命,你與它結血盟後,它可替你化解三次死亡,你在宗門還好,如若外出記得帶好。」

許青怦然心動,死死的抓住這替命鬼娃,或許是抓的太用力,那鬼娃發出淒厲之音,掙紮越發強烈。

許青冇去理會,抬頭看向另外三團光,那三團光映入他的瞳孔上,分不清到底是它們太耀眼,還是許青眼睛在冒光。

總之,很亮。

七爺心情愉悅,笑著開口。

「皇級功法難以外傳,我也無法教你,需你自己去摸索進階,我隻能告訴你,皇級功法一旦進階,威力將更為恐怖,而最快的進階之法,實際上就是吞噬其他人的皇級功法所煉精氣神,當然……若是同一種皇級功法,效果最好。」

許青眼睛一縮。@精華_書閣j_h_s_s_d_c_o_m…無.錯.首.發~~

「你現在太弱,且盟主也非量小之輩,總要衡量你七血瞳的背景以及出手獲取的好處有多大,所以你還不用擔心這一點對你的威脅。」

許青點了點頭,腦海浮現聖昀子的滅蒙,心底忽然很渴望,隨後眼巴巴的望著七爺身邊的那三團光。

「聖昀子說你存在術法缺少的弱點,那是因之前你還冇拜師,我的弟子每一位的功法與神通都不一樣,都是為師為其專門收集與整理,加以選擇,量身打造。」

七爺說著,將第三團光,彈去許青那裡。

此光內不是實質之物,而是一道印記,落在許青眉心上,直接烙印在他心神中,化作陣陣如洪鐘之聲,在他識海內徹響迴盪。

同時,七爺的聲音,似與許青腦海之聲同步,一起傳出。

「我傳你的第一術,是法術,名為嘯海九疊。此術幻化大海,九浪之力遞次而起,終成海嘯,鎮海驚天。」

許青深吸口氣,目露奇芒,腦海浮現一幕幕此法的畫麵。

畫麵浩瀚無比,揮手間大海幻化八方,浪濤捲起,蘊含怒海之力,席捲一切,摧枯拉朽。

「我傳你第二術,是詭術,名為……玄幽咒!」七爺揮手,第四道光化作印記,一樣烙印在許青眉心上。

這一次形成的不是轟鳴,而是一股陰森寒風,吹在許青體內每一寸血肉內,使得他撥出的氣息,都成為白霧。

在許青的感知裡,他好似看見了一根枯萎到了極致的手指,帶著無窮詭異之感,從一片巨大的黑色漩渦內伸出,鎮殺一切,觸目驚心。

「這玄幽咒,是為師研究了玄幽指後,集合自身所學創造出來。」

「而我最後教你的……不是法術,不是詭術,而是為師的一道秘術!」

「我觀你之戰喜用拳頭,這秘術對你極為適合,它名為九泉之下。」

「展開後但凡中你八拳者,你的第九拳必碎其一個法竅,哪怕天宮金丹,也需命火之光,也需法竅之力,這是根基!」

「此法霸道至極,陰損至極,你定要慎用。」

「一旦用出,碎人根基倒也冇什麼,但對方若最終還活著將此事傳開,你未來就不好以此法陰人,這纔是重點。」

七爺輕聲開口,右手一彈,第五團光直奔許青烙印而去。

「為師使用此秘法至今,尚無人知曉。」

「我也隻傳你一人,這不是偏袒,而是你那三個師兄師姐,他們的風格與你不同

「所以,你要慎用。」

為您提供大神耳根的《光陰之外》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二百七十五章 七爺傳法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