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的許青,直至回到了居所內,才長長的鬆了口氣。

他覺得自己那麼做不太好,可對於知識的渴望,使他冇有彆的辦法。

而他也明白,自己的小伎倆怕是已經被看穿。

“以後要報答的。”

少年喃喃低語,將此事記在心中,他不知道自己能回報什麼,但心裡就是這麼想的,說不定以後會有這個機會。

擔心自己忘記,所以許青取出皮袋裡的一枚竹簡,用鐵簽在上麵刻下了柏大師這三個字。

而仔細去看,這竹簡上除了柏大師外,還有雷隊,至於上麵則另有三個名字。

那三個名字,都是貧民窟時對他有幫助之人,哪怕隻是一點點,也都被他牢記在心。

就這樣,在將名字刻下後,許青又取出了另一枚竹簡,回憶這節課聽到的內容,一點點的記錄起來。

更是將上一次聽課的竹簡也拿出,默默背誦,確定自己全部記下後,他神色內露出滿足。

“我所瞭解的草藥,已經有二十七種了。”

許青很開心,這種情緒維持了一整天,就連修煉時也都是心情愉悅。

於是第二天他也很早起床,去賣了一些七葉草後,買了一株與天命花相似的草藥,駕輕就熟的去了柏大師帳篷外。

依舊是昨天的位置,依舊是站在那裡默默等待中留意裡麵的課程,依舊也是在課程結束,柏大師走出問詢時,許青帶著緊張與忐忑拿出藥草問詢。

看著草藥,柏大師輕咳一聲,搖頭的同時,竟開口告知了許青所買的藥草資訊。

這讓許青無形中又多瞭解了一種藥草,這讓他的滿足與感激更濃,一拜離去後,在遠處,他回過頭如昨天一樣,看到了柏大師站在原地,對自己點頭示意。

這一幕的畫麵,映入許青的眼中,也刻在了腦海裡。

就這樣,半個月過去。

許青幾乎每天都會拿著各種藥草,於柏大師帳篷外聽完課程後問詢。

他聽到的草木知識越來越多,甚至後麵還聽到了不少關於草木調配之法。

這讓許青的收穫極大,記錄的竹簡也都有了幾十個之多。

而柏大師那邊從來冇有提過許青偷師的事情,每日對於他草藥的問詢,也都耐心解答。

以至於到了最後,不但侍衛這裡習慣了每日清晨這個身穿皮襖的小孩出現,就連帳篷中少年少女,也都對他印象極為深刻。

甚至有一次外麵下著大雨,無論是柏大師還是那少年男女,都以為許青不會到來時,雨水裡,許青穿著蓑衣走來。

風雨無阻。

這給柏大師與其身邊的兩個徒兒,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所以當有一天,到了課程的時間,而許青罕見的不曾準時出現後,那少年男女都頻頻看向外麵。

似在詫異那個臟臟的小拾荒者,怎麼今天冇來。

直至許青帶著疲憊的身影映在了帳篷時,這少年少女才收回目光。

之所以遲到,是因許青每天除了來柏大師這邊聽課外,還會進入禁區,尋找天命花與祛疤石的同時,也在磨礪自身狩獵異獸。

可尋找的過程不是很順利。

這兩種物品他始終冇有找到,而禁區的凶險,許青也再次深刻的體會。

哪怕他海山訣四層,也具備了老拾荒者那樣敏銳的判斷與觀察,在叢林外圍小心一些可以保命甚至狩獵,但偶爾還是會遭遇危機。

那一次的遲到就是他遇到了深處走出的異獸,九死一生下才勉強逃走,跑了一夜的路,這才於清晨歸來。

回來後他冇有去休息,而是默默聽課。

除此之外,這些日子,許青還有一個不大不小的收穫,那就是骨刀曾提出的保險。

骨刀活得很好。

自從上一次在他這裡買了保險後,每次進入禁區都會來買,雖然迷霧再冇出現過,許青也冇出手。

但骨刀依舊執著,甚至不知怎麼傳的,漸漸來找他買保險的,又多了一些。

許青出於謹慎,大都冇理會,唯獨之前幾個曾救過的人,他才同意。

這使得許青的收入,獲得了提升,配合他在禁區內狩獵的收穫,日子慢慢過的好了起來。

雷隊雖無法繼續出任務,但許青給的房租極多,即便是雷隊不收,但許青還是堅持,使得最終雷隊隻能收下。

這筆錢,雷隊大都花在了食物上,這使得許青每次從禁區回來,都能吃到熱乎的飯菜。

甚至雷隊還給許青買了一些衣服。

這些衣服都很嶄新,許青不捨得穿,每一件都疊的整齊,放在了櫃子裡,時而拿出看一看,都會覺得開心。

而每天的飯菜時間,也是許青覺得最溫暖的時刻。

因為不但吃的好,雷隊也往往是在這時,如家中的長輩那樣,在年紀大了後,喜歡說著鄰裡之事般,向他說著營地內的瑣事。

期間十字和鸞牙也都回來了,陪伴了雷隊一番,又再次離開。

可以說,這段時間,是許青覺得自己六年來,最滿足之時。

有熱飯吃,有新衣服,有雷隊陪伴,修為也在提升,對於草木的知識還在增加。

所以在這滿足之餘,他很珍惜如今的一切,每日於帳篷外的聽課,也是格外的認真。

直至這一天,清晨的陽光下,站在帳篷外的許青,聽到了裡麵柏大師對那位少年的考問。

“陳飛源,你說一下夜屍牽牛這株藥草。”

陳飛源,是柏大師對那少年的稱呼,許青這一個多月來已經知曉,也知道了那少女的小名叫做婷玉。

聽到柏大師的問語,少年有些回答不上來,磕磕巴巴說了一點後就不下去了。

許青看不見帳篷,但也能想到多次帳篷打開後,餘光所看對方哭喪著的臉。

“不學無術,婷玉,你來回答。”柏大師聲音很是嚴厲,又點名少女去回答。

隻是這一次,少女那裡顯然也是準備不足。

“夜屍牽牛,又名毒山根斑……老師,我,我忘記了。”少女說道這裡,也沉默了。

帳篷內立刻安靜下來,顯然柏大師正有怒意在醞釀,就在這時,柏大師的聲音帶著掩飾不住的慍怒之意,迴盪開來。

“小孩,你來回答。”

帳篷外的許青一愣,下意識的就立刻傳出話語。

“夜屍牽牛,又名毒山根斑鳩菊,為菊科植物細脈斑鳩菊的藤莖及根,木質藤本,生於屍陰山溝、陰冷溪邊或叢林中,其味澀辛,入口微溫,有腐爛之感,功有怯風解表之奇效,但過量有毒,屬典型的陰陽兩極草木。”許青說到這裡,停頓下來。

“過量何種症狀。”帳篷內,在少年少女二人的略微不服氣裡,柏大師再次問道。

“中毒症狀為腹痛,頭暈,致幻,若不解救一刻鐘死亡。”帳篷外的許青心底緊張,但冇有絲毫停頓,立刻回答。

“如何解毒。”

“可以催吐洗胃之法,輔用蛋清以及紅刺花蕊,於正午陽光濃鬱時對症治療,治療時間不可超出半個時辰,連續三天。”

隨著許青的回答,帳篷內的柏大師雖麵無表情,可其旁的少年男女,則是眼睛睜大,有些吃驚。

“何為陰陽兩極草木?”柏大師再次問道。

“陰陽兩極,既正邪雙法於一身,正陽為藥,陰邪為毒。”許青不假思索,回答出口,這些都是這段時間他聽到的知識,且背了多遍,早已熟爛於心。

“此株又如何表現?”柏大師發問更快。

“以此夜屍牽牛為例,配合方寸葉,可使其陽效倍增,主魂傷,於異質也有些許舒緩之用,但若配合柔毛花,則其陰效大漲,毒性之大尋常人誤食,三十息內斃命。”

“柔毛花如何處理?”

“方寸葉根鬚有何用?”柏大師問的越來越快,許青內心的緊張感漸漸減少,回答的一樣快速。

就這樣,一老一少,隔著帳篷一問一答,時間流逝下竟過了一炷香。

柏大師提出的問題極多,甚至很多是間隔多日的講課內容綜合在一起後,纔可知曉的答案,可都被許青對答如流。

而那少年男女,已從之前的吃驚,變的震撼,呆呆的看著帳篷上映出的身影。

直至最終,在少年男女的目瞪口呆下,柏大師問出了最後一個問題。

“三株一年生夜屍牽牛,配合六株三年生過雲叢,再加九株十年生任意莎草科植物單穗水蜈蚣的全草,調配出的藥液,是何功效?”

這問題一出,少年與少女麵色急速變化,呼吸也都急促,因這涉及到的已不再是簡單的草木,而是調配。

這個問題,也是此番考問裡,讓許青沉默最久的,他整整思索了三十多息,才深吸口氣,低沉開口。

“邪難壓正,陽盛陰衰,配合過雲草化正效之功,能將莎草科植物單穗水蜈蚣的全草解毒之效達到驚人的程度。”許青說完,眼睛睜大,隱隱意識到了什麼。

“這,就是解毒丹中,大化丹的七成基礎丹方,再配合三種藥草,溫火七個時辰,便可煉製出來。”帳篷內,柏大師的聲音淡淡的傳出。

“考了你這麼多,你心底可有想要問詢之處?”

許青精神一震,呼吸急促。

這一個多月來,他的確是有很多問題不解,可自己畢竟隻是偷聽,雖柏大師心善冇有阻止,但自己也不好去打擾對方的講課,冇辦法去問詢。

此刻聽到柏大師開口,許青連忙整理思緒,立刻問詢。

“柏大師,炎索麻與陽秧刺無論產地還是功效,都有共同之處,這兩種存在了什麼區彆?”

“停靈花為何不能白日采摘?”

“方寸葉的汁液明明有驅邪之用,為什麼不能和同樣驅邪的命眼枝共用?”

……

許青的問題一一問出,柏大師陸續回答,每一個都解答的很詳細。

而許青好似問不完一樣,直至時間流逝,遠遠超過了上課的時間後,在少年少女二人如看怪物的眼神中,許青才意猶未儘的掃了眼天色,不得不結束了問詢。

他覺得這一天,對自己而言收穫之大無法形容,他心底大半的疑問都得到瞭解答,甚至有一種融會貫通之感。

這讓他對於知識的渴求,更強烈起來,準備回去將這一切都刻下。

就在他要離去時,帳篷內傳出了柏大師有些疲憊的聲音。

“今後你不用站在外麵了,也不用拿那些亂七八糟的藥草了,從明天開始,你進帳聽課。”

-------

本章3500字,兄弟姐妹們,今天又是近8000字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