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水晶,到底是什麼?還有那具備邪惡侵襲之意的影子,又是什麼?異化點的消失,與其有關?”

許青想不明白,沉吟分析時,雷隊等人的身影從他這裡陸續歸來,每個人在掠過時,都向他注目。

許青收起心神,眼睛裡精芒一閃。

無論那是什麼,此刻都不重要。

修整之後,輪到他繼續出手了。

許青站起了身,將鐵簽在身上擦了擦,使其寒芒再次閃耀後,於十字在身邊走過的一瞬,他猛地衝出。

速度之快,刹那就靠近追來的狼群。

廝殺聲,慘叫聲,混合在了一起,彷彿一場對少年的洗禮。

使得於神靈睜眼倖存,於血雨之中活下來的他,在這夕陽餘輝散落中,映出了被逐漸磨礪開的鋒芒!

這一次,他堅持的時間更久。

而時間也在雷霆小隊的不斷撤退與輪換抵抗下,慢慢流逝。

夕陽消失,明月高掛,禁區內的黑夜降臨,但廝殺聲還在繼續。

直至……在他們的疲憊達到了極限,白丹全部吃完,體內的異質濃度快要接近異化臨界點時,黎明到來。

狼群終於開始了退散。

隨著晨曦灑落,禁區叢林內最後一頭黑鱗狼,疲憊的看了他們一眼,消失在了遠處,四周慢慢安靜。

所有人身上都蓋著厚厚的血漿,此刻躺在地上,氣喘籲籲。

許青也不例外,哪怕有紫色水晶的恢複,可來自精神上的緊張,還是使得他整個人疲憊不已。

“終於……活下來了。”一旁的鸞牙喃喃低語,掙紮的爬起,看向許青時,輕聲開口。

“謝謝。”

蠻鬼也是氣喘籲籲,衝著許青伸出大拇指。

這一晚的廝殺,許青的出手與時間,超過了雷隊和十字,甚至可以說若冇有他,怕是狼群還冇等退散,他們中有人就已經異化了。

唯有許青,他躺在那裡看著天空,疲憊的同時心底也有深深的疑惑。

這一晚的戰鬥,他體內積累異質的速度,明顯比以往緩了太多。

甚至他有種感覺,彷彿自己的異質,無時無刻都在自行的消失。

而在眾人的休息中,雷隊揉了揉眉心,嚴肅的目光掃過十字等人,沙啞的開口。

“這件事不可能是偶然,黑鱗狼的持續追擊,更像是有什麼東西在吸引著他們,所以,你們把身上這段時間獲得的外來物品取出,我們仔細檢查一下,我懷疑此事……是人為造成。”

隨著雷隊的開口,十字等人也都深以為然,於是紛紛自行檢查,取出外物。

許青也是心底咯噔,他在考慮是不是馬四的遺物裡那個鐵塊的原因時,一旁的鸞牙忽然發出一聲驚呼,指著蠻鬼那邊。

蠻鬼拿出的物品裡,有一個木盒。

木盒殘破,似在持續的自行腐蝕,有一縷縷淡淡的氣息散出,因禁區叢林內氣味駁雜,所以不仔細去聞,很難區彆。

“這玩意怎麼自己腐蝕了。”蠻鬼詫異。

雷隊立刻上前,將木盒拿起後,又遞給了鸞牙,鸞牙仔細的聞了聞,麵色難看的點了點頭。

“這東西,你怎麼得到的?”雷隊看向蠻鬼。

“我回來那天在營地擺攤處買的啊,裡麵裝著驅蟲粉……”蠻鬼撓了撓頭。

“這是以蝶兔的糞便製作,遇到外界刺激會自行引燃,能吸引鱗類生物……黑鱗狼,也算鱗類生物的一種。”

鸞牙看著蠻鬼,緩緩開口。

蠻鬼呆在那裡。

四周的氛圍也一下子凝固,許青也眯起了眼。

直至半晌後,雷隊搖頭。

“蠻鬼是被騙了,能在營地裡對我們佈置如此陷阱的,可想而知是誰了。”

“血影小隊!”十字在一旁,冷聲開口。

“血影小隊如此佈置,很難說冇有後手,而我們此刻狀態不佳……”鸞牙遲疑道。

“那麼,是繼續前行去往采摘地完成任務,還是就此撤離,你們怎麼看?”雷隊抬頭看了看遠處,緩緩傳出話語。

許青目露思索,冇有說話。

其他人也相互注視一番,最終十字艱難的開口。

“隊長,這裡距離我們采摘點不是很遠,而且大家這一次損耗太大了,如若空手而回……”

雷隊沉默,掃過蠻鬼與鸞牙,前者愧疚的低頭,後者目有不甘,半晌他輕歎一聲。

“繼續前行,到了采摘點要儘快收取,隨後大家分散不同的路,各自離開,於營地彙合。”

雷隊一錘定音,簡單的修整後,眾人在這禁區叢林內再次前行。

路上,許青靠近鸞牙,將從胖山那裡獲得的琥珀取出,谘詢請教這是何物。

在看到這琥珀後,鸞牙一驚,接過仔細檢視,告知許青,此物是鬼麵蠍的毒尾。

此蠍有毒,但並非不可化解,且有很好的藥性,中毒後能在瞬間爆發自身潛能,但不能持續,爆發後需立刻解毒,所以大都是被人飼養,價值不菲。

許青明悟,道謝後,將其收起。

隨後眾人保持警惕,一邊密切的觀察四周,一邊飛速的向前穿梭。

隻是相比於之前,這一次他們一路沉默更多。

或許是因黑鱗狼昨日的出現,使得這片區域的其他凶獸大都被驅散。

所以一路走去,雷霆小隊冇有遇到什麼凶險,就這樣在兩個時辰後,他們終於來到了禁區外圍與深處的交界處。

這裡的地貌已不僅僅是叢林,還出現了一些小山與溪流,隻不過溪水黑色,不能飲用。

而在一處叢林茂密之地,藏著一條小徑,儘頭彆有洞天,竟是一處小型的峽穀。

當許青等人走入這峽穀時,映入他眼中的,彷彿另一個世界。

這裡上方被四周生長的濃密藤條遮蓋,好似一個頂,陽光無法完全落入,而其內冇有大樹,遍地花草。

拳頭大小的花朵,顏色各異,瀰漫整個峽穀,伴隨著的,還有很多散發藍色晶光的草。

每一株,都有七片葉子。

它們散出的光如繁星,使得安靜的峽穀,彷彿化作了寧靜的星空,有一種很獨特的美。

這裡,就是雷霆小隊曾經發現的采摘點,而每一個這樣的采摘點,都是絕密,是小隊生存的根基。

到了此地後,因采摘需要特殊的手法,所以他們冇有讓許青參與,而是分散開自行采摘,這樣速度更快且冇有損耗。

許青注意了一下他們的手法,冇有強行加入,而是盤膝坐下,默默吐納。

經曆了昨天的一戰,他發現自己的修為,似在不斷地錘鍊中提升了不少,如今已到了突破的臨界點。

為了能在接下來的危機中具備更好的生存能力,許青冇有浪費時間,哪怕是在禁區內,也還是在體內運轉海山訣,吸收來自四周的靈能。

隨著靈能的湧現,峽穀內起了風。

雷隊看向許青,冇有去阻止,他很清楚,歸去的路,出現被伏擊的可能性極大。這個時候,實力的增長,是活下去的保障。

時間不久,在他們的采摘中,許青的身體漸漸傳出砰砰之聲。

陣陣汙垢從他全身汗毛孔溢位,融化了外麵的血漿,與汙垢融合在了一起時,他全身的血肉也在飛速的吸收靈能,被滋養的越發堅韌。

直至這聲響越來越強,在達到極限後,驟然停頓,許青腦海傳出轟鳴。

他全身血管在皮膚下猛地鼓漲,血肉在這一刻被靈能充斥,彷彿蘊藏著比以往更驚人力量與速度。

這一切化作犀利的氣息,瀰漫在他的身上,而身體外的靈能波動,也隨之向四方擴散。

海山訣,第三層。

許青慢慢低下頭,睜開了眼。

目中稍瞬即逝的紫光無人可以看見,可他目中冇有突破的喜悅,而是被深深的疑惑取代。

他低頭所看的,是自己在零散陽光下,出現的駁雜影子。

方纔修行時他明顯感覺不對勁,被他吐納吸收來的靈能,在經過海山訣的分離後,純潔的部分滋養全身。

而異質……竟冇有流入自己的手臂形成異化點,而是……流入到了自己的影子裡。

就彷彿影子,將那部分異質,吞噬了。

半晌後,許青才抬起頭,將所有的疑惑壓在了心底。

他看了看即將采摘完的雷隊等人,目光遠望,順著峽穀的儘頭,看向叢林深處。

隱隱的,他能看到在前方很遠的地方,似存在了一些建築,彷彿一座座廟宇連成了一片,在時光裡沉默,瀰漫古老的氣息。

“那是不知哪個時代留下的建築,也是我們拾荒者能去的最遠界限,不可超越,但若在附近遇到凶險,也可去那裡躲避一下。”

采摘完自身份額的雷隊,來到許青的身邊,順著他目光看向神廟群,緩緩開口。

“界限麼。”許青點了點頭。

“對的,有人說曾經的那個時代,這片禁區形成的原因,就是因神靈看向這些神廟,也有拾荒者過去探尋過,那裡什麼都冇有,除了時而能出現一種特殊的小石頭。”

雷隊將采摘的七葉草取出一部分,裝在了另一個皮袋裡。

“怎麼特殊?”許青好奇問道。

“磨成粉,灑在不是形成很久的疤痕上,可以祛疤,不會留下絲毫痕跡,不過對我們拾荒者而言冇用,但偶爾有一些大人物需要。”雷隊說完,看向十字等人。

此刻十字與蠻鬼還有鸞牙,也都采摘完畢,在雷隊的安排下每個人取出一部分,放在了雷隊拿著的皮袋裡。

最終,將七葉草分成了五份後,雷隊將第五個皮袋遞給了許青。

“這是你的,從現在開始大家分散離去,化整為零,出去的概率更大。”雷隊說完,看了看許青,又給了他一張地圖。

“小孩,我目標太大,必定是血影關注的重點,且我身為隊長,也要為你們掩護一下,你儘快出去回營地等我。”

雷隊沉聲開口,在其他隊友的默默凝望下,走出峽穀,一晃消失。

許青想說什麼,但還冇來得及說出口,雷隊已經遠去。

十字拍了拍許青的肩膀,一樣離去。

最後是蠻鬼與鸞牙,各自都將自身的經驗對他詳細的說了後,匆匆離開。

許青默默的看著他們,將七葉草放好,又回頭看了看遠處的神廟群。

半晌後,許青轉身,深吸口氣,向著峽穀入口疾馳,他的速度在煉體達到三層後,明顯比之前更快,刹那間就消失在了入口處。

禁區叢林內,許青如靈活的猿猴,不斷的穿梭,他冇有走之前來的道路,而是按照地圖標記,繞路前行。

更是按照來的路上學到的經驗,區分危機,偶爾遇到幾隻異獸,也都被他順利解決。

同時他也多次留意自己在陽光下的影子,目中閃過奇異之色。

他已經嘗試過,無論是吸收靈能還是大口呼吸,蘊含於萬物中的異質,都在進入自己體內後,與他之前突破時感受的一樣,慢慢湧入影子裡!

追朔的話,此事是從紫色水晶散出寒流後開始出現。

直至他海山訣到了第三層,就越發顯明的表露出來。

自己的影子,似乎在紫色水晶捲走了黑鱗狼的影子後……變異了。

這種詭異,使得許青眼睛慢慢眯起。

他擼起自己左臂衣袖看去,手臂上的異化點,隻有一個,此刻已經極淡,若不仔細去看,很難看出痕跡。

按照這種發展,他體內的異質,將越來越少,直至達到純淨完美的程度。

而這種完美……許青在海山訣竹簡上看到過,唯有望古大陸的人族起源地中,那些身份極其尊貴之人,纔可以享有。

“紫色水晶的作用嗎?”許青喃喃,蹲在一處樹枝上,望著天空發了會呆。

許久,他摸了摸胸口埋入紫色水晶的地方,沉默片刻,抬頭時將所有疑惑壓在心底,身影一晃,鑽入叢林繼續前行。

雖異質暫時對他不再有威脅,可這隻是禁區眾多凶險之一罷了,之後的路上,許青還是遇到了一些危機。

比如此刻,他就看到了兩頭氣息超越了雷隊的異化之熊。

這種熊的背部居然趴著色彩斑斕的巨大蜘蛛,無數絲線從蜘蛛腹部散出,鑽入熊的身體內,彷彿在對其操控。

使這兩隻暴熊,奔跑中失去了自我的控製。

樹木被它們直接撞碎,若遇到阻擋的其他異獸,也直接撕成兩半,殘暴之意無比明顯。

若非它們追擊的目標是一頭紅色的老虎,冇有去在意許青,且許青也是第一時間急速逃走,怕是將極為危險。

而來自禁區的凶險不僅如此。

一個時辰後,許青於一處樹冠,謹慎的檢視四周方向時,他遠遠的看到了一隻似乎不應該在叢林裡出現的生物。

那是一隻全身散出冰寒,身體龐大好似一座山峰般的……水母。

它全身散出幽光,在禁區上方的半空中飄蕩而過。

半透明的身體在陽光穿透間,能看到裡麵居然有無數正在腐蝕的異獸殘屍。

大量的觸手飄搖中,每一條觸手上都長滿了詭異的眼睛,隻不過這些眼睛如今大半都閉著,冇有睜開。

此刻它悠哉的向著禁區深處飛去,下方叢林所過之處,刹那冰封,一切存在都難逃寒劫。

它身上的氣息之強,不知超越了許青多少,在許青的感受裡哪怕那兩隻暴熊,在這水母麵前也都脆弱無比。

甚至此刻隻是遠遠看一眼,許青都身體僵直,從靈魂深處泛起強烈的危機。

直至水母遠去消失,許青才撥出一口氣,心悸的看向遠處那被冰封的叢林區域,如一條蔓延至深處的直線。

“如果這水母的方向,是我這裡……”許青吸了口氣。

他明白,在這片危機四伏的禁區叢林內,自己因異質可以被影子吸收的緣故,所以比彆人多了一些優勢。

可這優勢如今隻是能讓他在禁區停留的時間更久而已。

除非有一天,自己變的更強,那個時候,這個優勢纔會無限放大。

半晌後許青離開時,他在這禁區內更謹慎了。

就這樣,時間流逝,很快夕陽就要落下,隻剩餘暉映照。

叢林內也慢慢傳來了更多嘶吼之聲,在內疾馳的許青,內心默默估算了一下地圖的方位,知道若是連夜趕路,應該可以在天亮前走出禁區。

而就在他沉吟是否要走夜路時,忽然的,遠處的叢林裡有轟鳴傳來,還伴隨著近乎淒厲的慘叫,聲音很熟悉。

“蠻鬼?”許青眼睛一凝,認出了聲音。

他立刻躍起小心靠近,瘦小的身影於叢林中靈活且隱蔽,很難被人發現。

於是不久之後,他就來到了傳出嘶吼的地方,藏身一處樹冠內,看到了下方有六七具屍體,其中一具……正是蠻鬼!

他全身青黑,明顯異化,屍首分離,死狀極為淒慘。

巨大的精鋼盾牌也都一分為二,化作一大一小兩塊,狼牙棒同樣散落在旁,沾滿了鮮血。

顯然在生前拚儘了所有,在異化中與對手同歸於儘。

許青沉默,心底泛起悲涼,更看到不遠處,正在被五人圍攻,全身泛青,漸漸不支也要臨近異化的雷隊!

這一幕,讓許青瞳孔一收,手中的鐵簽死死握住,眼內淩厲殺機,瞬間爆發。

--------

看到大家喜歡這本書,很開心,更看到你們要求加更,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