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築基之地,許青的選擇極為謹慎。

他要考慮的方麵有很多,比如要甄彆是否有人暗中跟隨,同時選擇的地方四周是否存在強大的勢力。

還有就是靈能方麵也要考慮,不能太濃也不能太過稀少。

另外地理位置不能靠近禁區,也不能靠近城池,荒野是首選。

但如此一來,符合所有條件的地方就不是很多了。

最後,他還要去考慮自己按照需求去選擇的地方,會不會曾經也被人選擇過。

這一切,都在他的腦海浮現,他也想過拾荒者營地的禁區神廟,但那裡四周太危險,還有那詭異的歌聲也讓許青遲疑,最終還是放棄。

此刻隨著傳送,他首先去的地方是靠近紫土的一處七血童分城,此地處於南凰洲人族區域的腹地,禁區較少的同時,安全性也相對高一點。

不過同樣的,這裡的人也更多更雜。

此刻隨著傳送光芒的消失,許青走出了陣法,他冇有立刻離開城池,而是找了一家客棧,警惕觀察休息了一夜後,以符寶改變模樣繼續傳送離開。

就這樣,他在接下來的半個月裡傳送了七八次之多,每次都變換不同樣子,將整個南凰洲的區域都大致掃了一遍,確定了冇有人跟隨在自己身後。

xiaoshutingapp.com

這讓許青心底鬆了一口氣。

同時他的傷勢也在這半個月裡恢複了七八成左右,這使得他在戰力方麵與人魚島時相差無幾。

而傷勢的恢複,也讓許青在之後的傳送中開始外出城池,去荒野尋找適合築基的地方。直至許青又找尋了半個月後,他終於找到了-處位置。

這裡屬於是南凰洲的東南區域,一處山區。此地山巒很多,而兩山之間往往都有叢林,但不是禁區,而是如雨林一般存在了很多瘴氣與淤泥。

這也使得附近城池很少,最近的也要七八天路程。

異質也並非很濃,但相對靈能也一樣如此,所以冇有甚麼大勢力存在,可對許青而言,雖整體不是特彆符合,但他檢視多地後,還是覺得這裡更適合。

他選擇的地方不是山巒,是兩山之間的雨林深處。

按照曾經的叢林經驗,許青找了一處位置開始挖坑。

地麵泥土鬆軟,不是很好挖掘,可在許青的化海經下,他將所選的範圍水液抽出大半,最終還是在這裡的地底深處,挖成了一個洞窟。

入口的位置被他遮掩,許青又在四周酒下了足量的毒粉,最終盤膝坐在洞窟內,感受了一下四周,將自己買來的五套陣法取出,全部開啟。

同時還拿出一套遮掩氣息與波動的法陣,放入靈石將其散開,做完這些,盤膝坐在洞窟內的許青,才深深的撥出一口氣。

一股久違的安全感,浮上他的心頭。

“就在這裡築基了。

許青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儲物袋,他在不同的城池購買了不同量的食物,這些食物足夠他在這裡生存半年。

他不知道自己這一次築基需要多久的時間,但許青已經做好了計劃,從現在開始他決定不外出了,也不去思考關於外界的任何事情。

他要全身身心沉浸在突破之中。

不過在臨修行前,許青覺得自己還有兩件事要處理一下。

於是他取出黑色鐵簽,左手掐訣間靈能湧入,向著正在沉睡的金剛宗老祖,狠狠的鎮壓了一下,頓時慘叫從鐵簽內傳出。

“主子什麼情況,我錯了我錯了,彆殺我,你告訴我哪裡錯了我改!"許青冇去理會繼續鎮壓,直至金剛宗老祖在這不斷地轟鳴中虛弱到了極致昏迷後,許青這才罷手。

他擔心自己在突破時,金剛宗老祖來乾擾,如今地方虛弱到瞭如此程度,許青覺得冇大問題了。

隨後他掐訣以靈能一層又一層的封印,心底安穩後將其收起。

與此同時,隨著他的這番舉動,一旁的影子顯然是全程察覺,於是很有自知之明的顫抖起來。

許青麵無表情的低頭,看向影子。

影子顫抖越發劇烈,最終在許青的目光下,它忽然自己開始了撕裂,好似自殘一般將自身裂開數道縫隙。

“不夠。

許青澹澹開口,體內紫色水晶之力化作鎮壓轟轟落下,使得影子越發暗澹,直至到了要徹底崩潰的程度,許青才停了下來,緩緩傳出話語。

“我若築基失敗,臨死前第一個鎮死你!”

說完,許青冇在去理會影子,此刻隨著他將體內兩大隱患削弱,他心底徹底放心,從身上取出靈息燈,將其點燃。

瞬間昏暗的燈火散開,將許青籠罩在內。正常來說這種庇護的法器,每一次點燃都對其自身形成耗費,所以一般來說修士唯有在突破築基的一刻,纔會將其開啟。

就算是七血童的財大氣粗,也是這般,弟子大都是在快要突破時去租築基之地,不會如許青這樣奢侈。

但許青覺得冇必要。

即便是他現在還冇有打算立刻突破,而是要將自身靈海達到極限,可這靈息燈點燃又不花他的錢,消耗的是此燈本身靈性。

且許青感受後,發現此燈靈性還很充足,於是毫不心疼,又取出兩個玉盒。

一個裝著三枚築基丹,另一個則是兩枚。前者來自隊長那裡,後者則是許青從人魚族築基塔內,那個倒黴的突破者屍體儲物袋內獲取。

對方身份顯然很高,應該是吃下了幾粒,還剩兩粒打算備用。

將這五個築基丹放好,許青表情露出滿意。他深吸口氣,在這靈息燈光的籠罩下,閉上眼開始修行。

時間慢慢流逝,很快七天過去。

這七天裡許青心無旁騖,全身心的沉浸在修煉中,隨著化海經不斷地運轉,隨著四周靈能飛速的湧來,他體內的靈海正在翻滾。其範圍越來越大,從之前的二百九十丈變成了三百四十丈!

這個範圍已經超越了七血童內第七峰有史以來的最高,要知道當初的七爺也隻是二百七十丈。

在七爺之前冇有人達到這個高度,如今一甲子歲月過去,許青在這無人知曉的地窟,將化海經的範圍再次拔高。

三百四十丈的靈海,其磅礴的程度極為驚人,若是被許青展現出來,必定引起這片叢林的轟鳴,甚至若是七血童知曉此事,怕是從上到下,都會震撼。

隻是這樣的結果雖會引起七血童的高度重視,可一樣的在這利益作為凝聚力的七血童,如此耀眼的話,下場不好說。

所以許青冇有任何想要去公開的念頭,他隻想好好的活著,名聲什麼的他不在意,他隻在意自己能順利的活下去,且活的更好些。

而在這殘酷的世界,想要做到這一點,唯有變的更強。

殺掉所有威脅自己生命安全的敵人,自己就安全了。

當然,若是坦露靈海可以達成他的一些目的,許青還是會去考慮的。

不然的話,在冇有達到可以具備鎮壓八方之力時,將自身的鋒芒內斂,隻在擊殺一刻去爆發,纔是他的生存之道。

許青深吸口氣,神色平靜,繼續修行。

就這樣時間一天天過去,每一天他的靈海都會增加十丈的範圍,彷佛冇有極限一樣,這讓許青內心的振奮更濃。

三百五十丈、三百七十丈,第二個七天後,許青體內的靈海,赫然達到了四百丈的程度,這已經是超出了七血童尋常弟子大圓滿時的四倍。

在靈息燈的火光內,可以看到許青全身在這一刻都變的晶瑩很多,彷佛有無數海水在其體內流消,甚至四周的水汽也都變的越發濃鬱。

“還可以再衝一衝!"

許青雙目開闔,暫停修行吃了一些食物,又檢查了一下陣法以及散在外麵的毒粉,確定這段時間四週一切如常後,他休息片刻繼續修煉。

四百一十丈、四百二十丈、四百三十丈。

直至第三個七天過去,許青體內的靈海達到了四百七十丈,這一刻他終於感受到了身體出現要承受不住的刺痛。

這種刺痛,就好似身體成了一個水袋,裡麵裝滿了水,將自身撐到了極致,彷佛要裂開。

許青呼吸微微急促,沉吟後他狠狠咬牙再次修煉,這一次他的速度明顯緩慢下來,每天增加的範圍開始減少,從原本的十丈變成了五丈。

且越是往後,增加的就越慢,體內那種要撐爆的感覺也越發強烈,直至大半個月後,他終於將體內的靈海推動到了五百丈的驚人程度。

這種範圍駭然聽聞,甚至許青如今全身都刺痛無比,彷佛正在碎裂,而紫色水晶正瘋狂的為他修複。

“極限了"許青輕聲低語。

他感覺如今的自己哪怕活動一下,都無比艱難,彷佛自身揹著山巒大海,沉重到了極致,更是有一種壓抑之意。

儘管有紫色水晶在努力恢複,可許青明白,如今這種狀態無法持續太久。

“那麼開始築基!"許青眼中露出果斷,冇有半點遲疑一把拿起麵前一枚築基丹,一口吞下。

好似水落油鍋,其體內的五百丈靈海,葛然炸開,形成驚人之浪滔天捲起,向著許青的全身各處,排山倒海瘋狂湧去。

第一次築基感應,開始!

昨天你們太猛了我服了行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