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傷勢之嚴重,對許青來說是前所未有的一次。

而這還是他以法舟的兩層防護,再加上神性對抗,又以船頭抵擋,

甚至還耗費了多張符寶,還有自身肉身大圓滿之力,才勉強抵抗。

可就算這樣,他也幾乎丟了半條命。

即便是有紫色水晶恢複,可許青覺得這一次的傷勢,想要痊癒也

還是需要一些時間,同時餘悸之意也在他心底強烈的浮現。

許青覺得若是方纔自己這裡稍微少了一個防護,怕是此刻就已經

滅亡了。

“但,值了!”

許青咬牙承受身體強烈的劇痛,檢查自己的消耗。

符寶是其一,更重要的是他辛辛苦苦攢錢打造的法舟,此刻上麵

的神性已經極少。

且半個船身都崩潰解體,想來回去修複的費用一樣更驚人。

可就算如此,許青依舊還是心底無比振奮,覺得值大了,自己賺

大了!

“而且仿品的靈息燈,還在!”

“難怪隊長去拚命,原來一旦成了,收穫如此驚人"許青想到了

隊長,但他覺得這不是個好習慣,總有一天會把自己弄死了。

此刻深吸口氣,許青壓下心頭的振奮與激動,勉強運轉修為,試

圖讓紫色水晶的恢複更快。

畢竟他如今無法移動,在這裡久了必定危險。

就這樣,時間流逝,很快半個時辰過去。此時,距離許青這裡有

些範圍,但依舊還是神廟群內的一處區域,那裡的地麵被人挖了

一個地洞,洞內藏著神像血肉,張三則是坐在一旁,警惕的望著

出口。

出口外被他佈置了大量的一次性自爆物,更有濃密的毒在四周繚

繞,使得這裡步步危機,想要殺入進來,困難極大。

出去的話也需特彆小心,走他之前餘留的特定路徑纔可。

可張三對於這些不知,還是有些不放心,他在地洞裡還將自己的

絲線散開,瀰漫在四方,小心謹慎的同時,他也時而回頭看向神

像血肉,不斷歎息。

“隊長啊,你不會真的把自己玩死在裡麵了吧。”

“你說你何必呢,好好的非要去和自己的小命玩,你和宗門的師

姐師妹們玩不好嗎”“那可是拘纓啊,雖不是真的神靈但也是恐怖

的神性生物,整個人魚族誰比他大啊,估計除了哪個不知道存在

不存在的彌厄,其他就冇有的。”

“你可彆死啊,你要是死了我這些年的投資就賠大了。”

張三長籲短歎,他已經在這裡守了快兩個時辰,心底覺得隊長大

概率是死了。

此刻無奈的搖頭,他決定再等一炷香,若隊長還冇出來,那麼自

己實在冇辦法繼續等待了。

於是他四下掃了掃,正琢磨臨走前要不要削一塊這個血肉留個念

想時,突然的那神像血肉劇烈的震動起來,裡麵更有陣陣讓張三

心神哆嗦的嘶吼傳出。

張三神色一變立刻倒退,四周的絲線飛速收回,籠罩神像肉塊。

與此同時,隨著震動,肉塊上的裂縫更是飛快的收縮,一會大一

會小,好似呼吸一樣,其內傳出的嘶吼隨著其開合,越發清晰。

彷彿有甚麼恐怖的存在正於這血肉通道內瘋狂的臨近,這一幕讓

張三駭然,再次倒退,直至到了出口那裡,做好了稍微不妙就立

刻逃走的準備。。

時間不長,在張三的緊張中,從那肉塊蠕動的縫隙內,突然伸出

了一隻瀰漫了鮮血的手,這隻手上有三根手指冇了多少肉,隻剩

下了一絲絲,骨頭清晰顯露。

此刻伸出後向著外麵的肉塊一抓,借力支撐有了繼續爬出的力

氣,很快隊長的小半個身子,就從這血肉縫隙內鑽出。

他的頭髮冇了,滿頭都是鮮血,臉上也有不少血肉被腐蝕,露出

的部分大都血肉模糊,看起來不成人形。

而那密密麻麻的傷口之多,更是觸目驚心,最深的幾道似乎都要

將身軀穿透的樣子。但他的右手,卻死死的抓著一塊正在蠕動的

金色血肉,恐怖的波動帶著驚人的神性,從這血肉內散出,那是

拘纓血肉!

它的出現,立刻就使四周扭曲,彷彿有無數淒厲的嘶吼迴盪,使

得張三腦海嗡鳴,七竅流血,身體都不穩了。

“拉我一把啊!”

隊長彷彿是將全身的力氣都用在了爬行上,此刻神色內帶著焦

急,向著張三飛快開口。張三勉強支撐,揮手間四周的絲線纏繞

在了隊長身上,一拽之下,隊長的這半個身軀,就直接從那裂縫

內掉了下來。

他的下半身,已經冇了。

《光陰之外》最新章節全網首發:域名

隻有上半身在這血肉模糊中,看起來很是慘烈。

“快一起出手,將這肉門打碎,後麵有東西追來!!"出來後,隊

長頓時高呼,掐訣向著身後肉門一指。

張三知道危機,咬牙出手,頓時四周術法波動強烈,集合二人之

力,齊齊轟在那肉門上,使得這肉門頓時就崩潰,四分五裂間,

裡麵隱隱有一聲憤怒之吼,傳出一絲。

僅僅一絲,就讓張三整個人狂震,鮮血噴出數口,身體倒退間傳

來哢哢之聲,至少有四十多個玉簡崩潰為其化解,可還是讓他重

傷倒地。

此刻掙紮的拿出丹藥吞下後,他麵色才從蒼白中有了一抹血色。

隊長一樣噴出鮮血,半截身子被卷的落在了一旁,可他的右手依

舊死死的抓著拘纓血肉,神色內露出一抹振奮,大笑起來。

“誰能和我比,自從知道要攻打人魚島後,我就開始謀劃,終於

被我弄到了這種神性生物的血肉,發了發了,這一次徹底發了!"

隊長興奮無比,大笑中牽動傷勢,痛的齜牙咧嘴,趕緊將拘纓血

肉收起。

“值得嗎,你半個身子都冇了。”張三苦笑的看著隊長。

“值了!!半截身子而已,我專門修煉過斷肢再生的秘法,配合宗

門的一些大藥,重新長出來也就是幾個月的事,而且我有這拘纓

血肉,融入體內煉化神性,恢複更快。”

說到這裡,隊長興奮中看了看四周。

“我的副隊呢?”

“你這哪裡是一炷香,都快兩個時辰了,許師弟在這裡守護了兩

炷香後,見你還冇有回來,他有其他安排黯然離去,臨走前給我

留了很多毒粉。張三一邊吃著丹藥,一邊開口。

“冇事,我也冇想到這麼久,差點就回不來了。隊長說著,從身

上取出一個蘋果,張口吃了起來,剛要繼續說話,可就在這時大

地突然轟鳴。

整個拘纓島在這一瞬強烈的震動起來,好似地動山搖一般,目光

所及一切建築都瞬間坍塌,一縷縷黑氣,從坍塌的建築內湧現,

從海草內升起,從海葵裡鑽出。

整個海底世界在這一刻,於所有物品上都升起大量的黑氣,這些

黑氣飛速彙聚,化作成片的黑霧向著八方轟隆隆的擴散,要瀰漫

整個海底世界。

其內更是蘊含了濃鬱的異質,可以侵蝕一切的同時,似乎也有詭

異蘊含,使得海底世界裡死亡的所有殘屍,都在這一刻動了起來,

彷彿被複活。

且隨著黑氣不斷地形成,黑霧的範圍也越來越大,翻滾間從八方

籠罩,使得拘纓島海下世界的所有七血瞳弟子,無不神色變化,

此刻瞬間疾馳,向著出口那裡飛奔。

大地的震顫,好似地龍翻身,使得隊長的半截身子都被顛了起來,

口中的蘋果差點冇咬住,他神色更是一變,飛速爬到了張三背上。

“這是人魚族共歸於儘的殺手鐧,我出來的晚了,快,我們要趕

緊從出口跑出去。”

張三麵色變化,在四周霧氣湧現間飛速狂奔,直奔出口方向。

與此同時,在神廟群另一個方位,藉助紫色水晶使自身恢複了一

些的許青,也飛速睜開了眼,他感受到了大地的轟鳴,也看見了

遠處翻滾湧來的黑霧,眼眸一縮。

冇有任何猶豫,許青掙紮跳起收了無法飛行的法舟,咬牙向前疾

馳而去,而就在他離開不久,四周的黑霧籠罩而來,將他之前修

養之地瀰漫的同時,也將那殘破的神廟侵襲在內。

隻是霧氣裡,冇有人能看到,殘破的神廟空白牆壁上,壁畫正不

斷閃耀,似想要重新形成,但最終還是失敗。

唯獨露出的片刻畫麵裡,人魚族之皇的雕刻,慢慢風化,整體消

散。

此刻,在這海底所有七血瞳修士,都向出口狂奔疾馳時,外界也

一樣出現了變故。

不僅僅拘纓島出現了黑霧,伊美奇以及幽藏,還有彌厄島,都是

同一時間爆發這種似乎可以吞噬一切的霧氣。

遠遠看去,大量的黑霧從這四個島上升起,瀰漫八方,彷彿這就

是人魚族,最後的手段。

天空中,大翼上的七爺,也低頭看向被陣法籠罩的人魚族島嶼,

雖有陣法遮住目光,但他還是可以感受到裡麵出現的變化。

隻是這變化,非但冇有讓他神色有所凝重,反倒是對著一旁的人

魚族老祖笑了笑。

“不錯,終於有了點像樣的手段,我之前還在想,這一次的試煉

對於那些狼崽們來說,也太簡單了。”

“這哪裡是試煉啊,這分明是在送資源啊,好在你這裡爭氣,給

他們加了點難度,讓這群陰險的狼崽們,不那麼輕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