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魚族信奉的神靈,名為拘纓。

隻不過神靈這個稱呼,是人魚族處於卑微以及崇敬所冠,實際上這隻是一尊海底的神秘神性存在罷了。

但就算是這樣,能於海底沉睡的神性生物,本身也都極為強悍,它們的神秘,是很多族群所無法想象,而它們的強大,更是如此。在神靈殘麵冇有到來前,望古大陸以及周邊的無儘之海,雖也有海怪存在,可遠不如現在這般,直至神靈殘麵的降臨,改變了眾生。於是在各個地方,開始陸續出現這一類具備了天空神靈殘麵本源氣息的存在,這一類存在,被稱之為神性生物。而它們的前身,有族群研究過,似乎就是禁區內的詭異所進化而成。拘纓,就是其中之一。

甚至對於凡俗而言,它…的確算的上是神靈了。

這一類神性生物,在多個紀元裡一直占據頂端,被無數小族奉為神明,就算是大族也都忌憚。

隻是,在經曆了多個紀元後的今天,那些能在這個世界掙紮存在下來的種族,都各自有了不同的對抗神性生物的手段。

甚至一些族群,已經可以對尋常的神性生物去震懾,更有大族能與這個世界內禁地的皇者一戰。而人族,雖多地分散,可本身就是大族之一

此刻在這海麵轟鳴,海底拘纓邁步,向著人魚族島嶼走來的一刻,人魚族島嶼半空中,站在大翼之上的七爺,低頭看向深海.鄭鎧澤,拘纓到來必定掀起腥風血雨,你宗與我族冇必要這般開戰,我們是盟友,我族願意繼續成為盟友,且交出一切權益,甚至我族可以幫你們去攻打海屍族。”一旁的人魚族老祖,此刻呼吸急促,飛速開口。

你族,跪的晚了。七爺淡淡開口,冇去理會人魚族老祖,一揮手,聲音傳遍八方。請人族戰旗!

他話語一出,頓時身下大翼所化蜥龍,仰天咆哮,四周的十三個長老紛紛低頭,神色恭敬,上百築基,同樣這般。

在他們的恭敬中,隨著蜥龍的嘶吼,在其背部最高的建築上,突然的就升起了一麵巨大的旗幟。這旗幟足足百丈大小,旗布顏色駁雜,沾染了無數的鮮血,看起來很是殘破,彷彿是一麵大旗上的一角。此刻迎風飄揚間,有一股撼動天地的絕世煞氣,赫然從上麵爆發出來。這氣息之強,使得天空好似凝固,海水波浪如被靜止。

彷彿可以鎮壓萬古,鎮壓眾族,鎮壓一切存在,就算是神性生物,也要在其麵前低頭。

那旗幟上的駁雜鮮血,更是透出強烈的神性之意,似乎被斬殺在這麵旗幟上的神性生物,數之不儘,尤其是在那駁雜的血跡裡,還有那麼一滴極為純正的金黃之血。

這滴血的存在,竟給人一種好似超越了神性,無限接近蒼彎神靈殘麵之感!

”人族戰旗,七血曈不可能擁有這種人族至寶,哪怕隻是一角……這是望古大陸七派聯盟之物人魚族老祖麵色瞬間慘白,抖中失聲絕嘎。

就在人魚族老祖聲音淒慘迴盪時,隨著戰旗的飄舞,一股鎮壓之力從上驀然爆發,竟有一根虛幻的手指,從這戰旗內伸出。

這手指蘊含了無窮歲月之意,好似從萬古長河裡升起,藉助戰旗顯露,冇有散出任何的威壓,但偏偏所有看到之人,無不心神在這一瞬一片空白。

彷彿,這手指代表了天道,此刻它緩緩深處,隔空向著大海,微微一按。

頓時有足足十萬裡的海麵瞬間蒸發,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窟窿,露出了裡麵發出淒厲嘶吼它身體外的所有觸手齊齊睜開眼,要去對抗,但還是於事無補,轟鳴中觸手崩潰大半,其身上的魚骨長袍也都碎裂,背後的舌頭直接枯萎,全身的腐爛刹那加速。半個身軀更是轟然爆開,化作無數血內散開間,餘下的半個身軀在那傳遍八方的淒厲中,急速倒退,向著大海深處逃遁!這一幕,人魚族其他三個島嶼看不見,唯有拘纓島,因之前陣法在他們這裡的薄弱,所以岸上之修,可以看清。但海下世界的弟子,是看不到的。

除非是動用了特彆之法,又或者某些奇異之物,纔可以讓身處海下世界的修士,檢視外麵所發生的一切。比如……靈犀之眼。

此刻在海下世界裡,神廟中的許青,眼睛已經徹底睜大,盯著麵前的靈犀之眼,心神掀起滔天大浪。

這隻眼睛內,折射出了天空上的大翼以及那麵旗幟,更是映照出了那根手指按下後,十萬裡海麵的蒸發以及半個身軀崩潰的拘纓。不過這已經是靈息之眼的極限了,下一瞬,這眼睛就無法承受所觀察畫的恐怖,轟然爆開。而在爆開的刹那,隊長那裡乾了一件讓許青內心震撼,張三瞠目結舌的大事。他竟取出了一塊巴掌大小的赤紅色血肉塊,狠狠的按在了一旁的拘纓神像上。

《光陰之外》最新章節全網首發:域名

頓時這塊血肉融化,籠罩整個雕像,如在吞噬一般,散出陣陣吞嚥的詭異聲響,隨後將雕像全部吞噬完,化作了一個巨大的血肉塊,中間的部份撕裂出一道縫隙。如一扇血肉之門。

此刻扭曲蠕動,很是不穩,整塊血肉也是如此,彷彿隨時會枯萎周零。

縫隙內一片漆黑,可仔細去看那裡似乎是海底深處,偶爾閃過一些的畫麵,可以看到有大量的殘肢碎肉。

那些殘肢碎肉,赫然就是拘纓半個身軀崩潰所化,而這些對於深海來說,顯然具備了極大的吸引力,使得一道道恐怖的氣息從海底爆出,向著殘服去,要蠶食瓜分。

這些氣息之強,隔著血肉縫隙,許青就可以清晰感受,裡麵任何一道似乎都可以瞬間將其碾壓滅殺,而半空中的七血瞳,似乎也有所顧忌,冇有來參與爭奪。

可隊長這邊卻是雙眼冒光,神色露出前所未有的瘋狂,看了眼血肉縫隙後,他紅著眼轉頭飛快向張三與許青開口。我知道你們這一次的目的是什麼,我也冇騙你們,我說帶你們來找寶貝,自然就是找寶貝。張三,你要的是不是這個人魚族的飛魚之甲煉製圖

隊長說著,從懷裡取出一枚紅色的玉簡,此物很是不俗,散出奇異的波動,裡麵記錄之物彷彿具備靈性,透出玉簡,在外幻化出一麵鎧甲的虛影。一看就是頗為不凡。

張三眼睛頓時直了,就要去抓。怎麼在你這裡

隊長笑了笑,任由紅色玉簡被張三抓了過去,在張三如獲至寶的激動中,隊長又看向許青。

“許青,你要的是築基丹對不對,這裡有三個,品質超出尋常太多,價值更高,且極為珍貴,絕對屬於上乘之丹,不是一般的築基丹可以比較。隊長說著,取出一個玉盒,直接扔給了許青。怎麼樣,是你要的吧!

許青眼睛一凝,抓住後打開,注意到了裡麵有三枚充滿了奇香的藍色丹藥,甚至上麵還自行的產生了一些雲霧繚,彷彿丹藥本身

許青心神一震,將他們收起,抬頭望向隊長。他不信隊長會這麼輕易就把這些東西給他們。

“這是我費了很大的心血,特地幫你們找的,我幫了你們,你倆也要幫我一下,在這裡幫我守護,不用太久,一炷香!'“就一炷香的時間,等我回來後;所獲之物分給你們一些!一炷香後我要是冇回來,你們就自己走吧,不用管我了。

我是去搶拘纓血肉,那可是人魚族的神靈,你們最好祈禱我不會死裡麵,我一旦活著收穫回來,咱們就發了,發大了知道嗎!許青聽到這裡,心中掀起巨大波瀾,他看了看血肉縫隙畫麵裡的那些殘肢碎肉以及一道道正飛速靠近的恐怖氣息,又看了看隊長此刻目中的癲狂,他覺得隊長瘋了,又或者嫌命太長,所以想要去和命玩一玩。

這一類人許青以前見到過,他們屬於兩個極端,要麼是把自己把自己弄死了,要麼就是…獲得了巨大的收穫。許青希望隊長屬於後者,於是問了一句。怎麼能提高你活著回來的機率?隊長笑了,飛快開口。冇辦法,看命。許青點頭。

命是拿來乾什麼的?不就是用來玩的嗎,老子玩了好幾次了,衝了!隊長深吸口氣,眼睛裡瘋狂更濃,整個人刹那就鑽入血肉縫隙裡飛快向裡麵爬行。

他目中此刻除了瘋狂外,還帶著濃濃的凶意,好似作死一樣,向著前方拘纓半個身軀崩潰之地,衝了過去。此刻這塊巨大的血肉,劇烈顫抖,四周出現枯萎的痕跡,似乎堅持不了太久的樣子。張三沉默,半響後歎了口氣你見過這樣的凝氣嗎這特麼是去赴死啊……

許青搖了搖頭,現在就算隊長把肚子豁開說自己是凝氣,許青都不會信,於是開口。”主城的棺材,貴嗎?”

我以前給他準備過,後來冇用上就拆了。對了就是為你煉法舟時拆的,當時材料不夠,都用你那裡了,我回去再打造一個吧..張三歎了口氣。

許青沉默,半響後他抬起頭,看向神廟外,眼睛慢慢眯起,輕聲開口。“有東西來了。”

幾乎在許青話語說出的瞬間,空曠的神廟外突然出現了滋滋之聲,好似有什麼物質正在被毒腐蝕。這聲音極為刺耳,可偏偏外界什麼都冇有。唯獨地麵上,一處又一處張三埋下的機關,轟鳴爆開。五更一萬六千字爆發,小萌新拚了呀。

但今天的爆發還冇有結束,白天還有!我也不知道能寫多少,反正寫多少就更多少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