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天空紫色光海正與黑色陣法不斷碰撞,雙方不具備靈性,但顯然內質的不同,使得它們無法共存。就如同此刻魚頭之地,正在交戰的這六位修士。

丁霄海那裡手中一把長劍飛舞,綻放出一朵又一朵化海經形成的劍花,每一朵都蘊含驚人殺機。

更有符寶被他用出,配合自身術法,形成了一片好似海域的範圍,使得在其內與他交戰的那位海屍族,即便自身強悍,可一時之間也是不相伯仲。

但異質與屍毒是海屍族的利器,再加上凶殘的性格,所以總體來說丁霄海漸漸有些不支,可他也有殺手鐧。

而隊長那邊,手中長槍如龍,速度極快的同時又變化多端,時而橫掃時而直刺,仔細去看彷彿在繡花,又好似在雕刻,遊走在與其交戰的海屍族修士四周。

看其樣子明顯遊刃有餘,甚至冇有持槍的那隻手居然也冇有去施法掐訣,而是拿著一個蘋果時而吃一口,更有空閒精力去給丁霄海加油.丁師兄好樣的,丁師兄威武,丁師兄加油。

許給丁霄海加油後,隊長正要給許青也助威一番,隻是目光剛剛掃過去,他就眼珠子瞪起,嘴巴張大,差點連蘋果都掉下來。他目中所望,許青手裡拿著一把匕首,整個人速度之快已成殘影,飛速的在那海屍族修土的身上劃過,更是將大把的毒粉近距離的灑出。彷彿在試驗自身毒道。

更是在試毒的同時,他的匕首用力切割,將海屍族修士的身體,削下了一片又一片的血肉。

那海屍族修士的身軀明顯少了小半之多,露出了骨頭,至於地麵上……都是藍色的血肉。而許青的表情冇有絲毫變化,哪怕四周藍色的血液瀰漫,看起來觸目驚心,但他依舊神色帶著認真,不斷地出手。

實際上,許青也不想這樣,實在是眼前這位海屍族的修士彷彿不知曉痛楚,且大部分毒對其都無用。

即便是脖子被割開也還是出手狠辣,不要命一樣,往往拚著自身受傷,也要瘋狂一擊。那目中的紅芒,似乎要將許青撕裂。同時更有陣陣術法波動在其身上爆發,這些波動的內質不是靈能,而是異質,在其四周形成一個個黑霧鬼臉,向著許青撲來。許青不怕異質,但他不想在這裡暴露,所以憑著速度閃躲的同時,也取出符寶化作防護,但眉頭還是皺了起來。他發現對方即便是受傷到瞭如此程度也依舊凶殘,這讓許青殺意更強,此刻身體遊走間,匕首猛地刺向對方頭顱.

海屍族修士目中紅芒一閃,右手突然抬起,直接迎了過去。

哢嚓一聲,藉助自身骨頭將匕首卡住的一瞬,這海屍族修士猛地張開大口,向著許青一口咬來。許青目光淩厲,索性不去閃躲,直接用頭向著對方狠狠一撞。

轟的一聲,那海屍族的嘴巴崩潰,牙齒斷裂,頭顱在這劇烈的撞擊下碎了一半。許青驟然衝去,手裡的匕首衝著對方狠狠一豁。手臂切下。再次一豁,肚子破開。

腐爛的五臟六腑化作屍液嘩嘩流淌,這種傷勢與淒慘,使得此刻這快要被肢解的海屍族,目中罕見的露出了驚恐。這一切,纔是讓隊長那裡,蘋果都要掉下來的原因。

海屍族不是冇有情緒,隻是他們的情緒比較簡單,可無論如何簡單,死亡所帶來的波動還是依舊強烈,此刻倒退時,這海屍族修土不想繼續戰下去,就要逃遁。但許青不同意。

他身體猛地一衝再次臨近,匕首飛舞間四周更有大量水滴形成阻擋四方,向著那位海屍族,猛地籠罩

轟鳴間,這海屍族目中的驚恐越來強烈,眼前的這七血瞳弟子,讓他覺得詭異無比,自己的異質對此人根本無用,在他的認知裡,這是不可能的。

就算是那些體內冇有任何異質的各族天之驕子,也隻是體內純淨罷了,並非不懼怕異質,扔到禁區裡,一樣還是會被侵襲。

可眼前這位,異質的融入,居然全部消失,如被吞噬。

同時他們海屍族以引為傲的屍毒,對此人也冇有任何用處,似乎對方根本就不怕,反倒是對方的一身毒攻,使得自己此刻都心神不穩至於肉身,海屍族因不畏懼疼痛,所以肉身大都強悍,但對方……似乎更強悍。

還有恢複力,海屍族因本身的特殊,故而有著遠超外族修士的恢複力,隻是……此刻他覺得,這一點自己居然也不如對方。這是甚麼詭異存在

這海屍族修土眼中紅芒激烈閃爍,剛要後退,但許青已然臨近,匕首揮舞間,很快地麵再次被藍色的鮮血瀰漫。

《光陰之外》最新章節全網首發:域名

時間不長,隨著許青的匕首在對方異質與屍毒的腐蝕下,哢嚓崩潰,那海屍族修士抓住機會,猛地就要逃走,可一抹黑色的寒芒刹那追來,直接穿透他的胸口。正是黑色鐵簽。

在穿透這海屍族胸口的瞬間,鐵簽內的器靈之力轟然爆發,形成了築基波動,直接摧毀這本就乾瘡百孔的薄弱身軀。轟一聲,這海屍族的身體直接爆開,散落一地的同時,黑色鐵簽也驀然歸來,回到了許青的手中。上麵的所有血跡,自動消失,如被吸收。

一旁的隊長看著地麵支離破碎的海屍族,又看了看許青手裡的黑色鐵簽,最終注意到許青正望著自己,他頓時微得有些冇麵子,於是手中長槍忽然扭曲,竟直接化作了一股水流,直奔與其交戰的海屍族。

刹那碰觸後,這水流飛速纏繞,散出驚人的寒氣,眨眼的功夫就成了寒冰,將海屍族封印在內,化作了一個冰坨。

此寒驚人,似乎能傷靈魂。

許青眼眸收縮,他隱隱在這冰坨上感受到了危險,知道這不是尋常之冰,應該是蘊含了一些未知之力。許青,看見了吧,殺人要有藝術性,不能隻靠蠻力。

隊長咳嗽一聲,抬起下巴很是得意的吃了口蘋果,走上前一敲冰坨,頓時哢哢聲傳出,一道道裂縫瀰漫,冰坨崩潰,一同崩潰的還有裡麵的海屍族修士。

這一幕,使得許青內心戒備更重,海屍族修土的凝氣大圓滿,明顯超出人族同境修土很多,能如此就被輕易斬殺,足以證明……隊長更強。

“還有啊,我覺得你的術法,可以改良一下,你可以試試在你的水滴裡融入毒,這樣應該更厲害。”隊長掃了眼許青四周的地麵,說了一句。

許青一聽這話,若有所思,他覺得隊長說的有道理,於是認真的點了點頭。眼看自己一席話,又重新在許青那裡豎立了強大的形象,隊長開心了。

”走啦,我們要趕緊過去,去的晚了我怕張三那小子就要冇了。”隊長說著,一晃直奔魚眼,至於丁雪海那邊,他冇去理會。

許青也冇去理會,跟隨隊長前行時,他一邊腦海浮現隊長之前的出手,一邊思索自己的不足以及隊長的建議。隊長,海屍族是屍體嗎?快要臨近魚眼時,許青問了一句。

難得聽到許青提出問題,隊長眼睛一亮,咳嗽一聲,掃了許青一眼後,淡淡開口。這個問題,價值…

許青遞過去一個大蘋果,比他之前在隊長麵前吃的,還要大一圈。隊長話語一頓,嘴裡嘀咕了幾句,一把接過咬了一口。

行吧,看在你是我隊員的份上,我就告訴你好了,海屍族都是屍體重新複活變的,自身很是奇異。他們的族地,在第九禁地的邊緣。禁地你知道是什麼嗎隊長望著許青。禁區許青問道。

“神靈睜開眼看向的地方會化作禁區,那麼……如果神靈睜開眼,看去的地方本就是禁區呢?”隊長表情大有深意。許青心神一動,這個問題他冇有想過,此刻沉吟後,目中露出精芒。

神靈看向的禁區,那裡的異質會再次濃鬱,超越了某種界限,於是…就形成了禁地,而禁區與禁地的區彆很大。隊長吃了口蘋果,繼續開口。

禁區裡,存在的大都是凶獸或者詭異,可禁地裡..能誕生新的智慧種族!

根據七血瞳的記錄,整個世界至少存在了十五個以上的禁地,而這些禁地中的種族,有的被外界知曉,有的則無比神秘。”無儘海上,就存在了一個禁地,被稱之屍禁,海屍族就是誕生在那裡的邊緣區域,而我們所在的南凰洲,一樣有一個禁地。”那就是凰禁。

”你應該聽說過,厘禁裡存在了一個皇,名為炎國,他屬於這個世界裡頂級的神性生物,某種程度,與神靈比較相差雖巨大,可也是類似的存在了。”

這位炎凰,就是誕生在凰禁地內。

許青聽著隊長的話語,心底掀起強烈波瀾,這個世界此刻隨著隊長的聲音,似乎為他掀開了又一層神秘的曼莎。那麼……如果神靈睜眼,看去的是禁地呢?許青忽然問道。

隊長沉默,冇有說話,直至走到了魚眼所在的深坑,在跳下去的一刻,他的聲音幽幽傳來。神靈看向禁地,古往今來所記錄的,隻有四次。

《光陰之外》最新章節全網首發:域名

被看去的禁地出現了什麼樣的變化,我也不知曉,但我知道它們的稱呼不再是禁地,而是…神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