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青眼睛驀然睜開。

他平靜的站起身,整理了一下衣襟,走出了船艙。

天空陰沉。

初陽雖起,但晨曦似乎感受到了來自七血瞳的殺戮之意,於是披上了灰色的戰袍,將原本應該溫暖的光,在穿透雲層落下後,化作了昏暗。

在這隱隱形成烏雲的天色裡,一道道身影從七血瞳港口區的不同之地驀然衝出,順著港口區的街頭,直奔中心祭壇。

這些身影一個個都藏著凶意,身上透出的冰冷彷彿一把把利刃,且修為都很不俗,裡麵最弱的也都是凝氣六層的樣子。

其中**層乃至更高者,也有不少。

畢竟能在七血瞳山下這樣的殘酷環境裡養蠱出的弟子,任何一個都有其生存之道,哪怕原本溫良也一樣會被環境改變,而不改變的代價,是死亡。

於是隨著他們的衝出,陣陣難以壓製的殺伐氣息,在這四方瀰漫,化作了壓抑,籠罩整個城池,使得港口區的平民也大都冇有走出家門。

就算是外出的,也立刻散在街頭兩側,為飛速衝出的弟子讓開道路。

遠遠看去,迴盪在眾人心神的威嚴聲音,如同是狼王的長嘯,使得無數凶狼帶著嗜血與興奮,齊齊彙聚。

許青身體一躍直接跳下法舟,頭也不回右手在後一揮,頓時法舟閃耀烏光飛速縮小,成了一道光流飛入許青的儲物袋法瓶內。

他的右腳抬起一步走出就是三丈多遠,落地後再次邁步。

雖然冇有飛行,可陸地之行依舊驚人,快速離開了港口,踏上了街道,越來越快。

呼嘯聲從他耳邊傳來,那是半空中有弟子利用飛行符前行,他的四周還有更多的弟子奔跑,路過捕凶司時,許青還看見了隊長。

隊長衝他笑了笑,扔了個蘋果過去,靠近後低聲道。

“不用繃著臉,無論目標是哪個族,咱們的目的都是去發財,真正的大事是山上那些人決定的。”隊長衝著許青眨了眨眼。

許青點了點頭,與隊長一起奔跑如飛。

就這樣,第七峰參與此次大比的四五千人,在各自的速度下,漸漸接近了中心祭壇所在之處。

遠遠的,許青就看到在中心祭壇那裡赫然存在了一道巨大的圓形法陣。

這法陣是無數大大小小的符文組成,每一個符文都閃耀紫色的光芒,使得法陣之光刺目,彷彿能與蒼穹連接。

其高度足足百丈,好似一個巨大的盤子豎在那裡。

仔細去看,能看到裡麵的符文密密麻麻排列了一層層環,一環環彼此不規律的轉動間,一股驚天動地的氣息,在其內隱隱擴散。

隨著接近,這氣息越發強烈,許青眼眸收縮,感受到了那氣息的恐怖,速度也緩慢下來。

直至到了中心祭壇時,此地已來了兩千多人。

而所有的到來者都在臨近後速度減慢,於四周站立等待,且彼此之間都本能的有間隔,唯獨肅殺之意,將眾人的氣息連接在了一起,使得天空在這一刻,烏雲更為密集。

隱隱的,還有一道驚人的身影如同巨龍一般,在雲層裡遊走,使得一道道閃電出現在天空上,伴隨著逐漸磅礴的雷聲。

許青深吸口氣,一樣默默等待時,一炷香時間到了,所有能來此的參賽者此刻全部都達到,彙聚在此地,無人說話。

隻有一道道陰冷的目光,從八方凝聚在了那巨大的法陣上。

就在這時,這不斷旋轉的法陣,忽然轟鳴。

從裡麵分出一縷飄帶般的紫絮,蔓延到了半空時,飄帶儘頭砰的一聲,其內出現了一道身影。

築基的修為從這身影上擴散開來。

冇有結束,很快從法陣上散出的飄帶越來越多,直至達到了上百道。

而每一道飄帶的末端,都有修士身影顯露,都是築基。

上百築基的降臨,使得八方氣息更為壓抑,下方所有弟子無不心神一震。

許青也是這般,心底震動中,法陣上又飄出了十三道明顯比之前要粗大不少的紫絮,直奔蒼穹,好似十三條長龍升空。

氣勢磅礴間,那十三條巨大的紫絮飄帶上,出現了十三尊好似神祇般的身影。

他們有男有女,任何一個都麵部模糊,難以被人看清。

而他們的出現,讓這四方天地都轟鳴起來,許青呼吸急促,儘管他看不清這些人的麵孔,但他還是從第三位身上,感受到了趙長老的氣息。

“拜見長老!”

天空中上百築基,此刻齊齊低頭,聲音如巨浪,八方轟鳴的同時,那被所有築基拜見的十三位第七峰長老,無視下方,此刻紛紛向著更高處的蒼穹低頭。

“恭迎峰主!”

隨著他們話語的傳出,天空雲層閃電前所未有的炸裂,瀰漫在半空的烏雲瞬息間就被撕的粉碎,向著四周散開時,露出了隱藏在內的那道巨大的身影。

那是一條全身漆黑,足足千丈之長的巨大蜥龍,金色豎瞳的眼睛,透出一股神聖之意,全身每一片黑色的鱗甲,都散發出恐怖的波動,使得天地失色,風雲倒卷。

似乎它隻要翅膀一扇,就可以引起海嘯,似乎它隻要開口一吼,就可讓生靈塗炭。

而在它的背部,居然長著一排排奢華的宮殿。

是長著,不是修建,彷彿與它是一體!

在那最高的宮殿上,閣樓中,有一道身影站在那裡。

因距離地麵太遠,許青看不清晰,但卻能感受到這身影上,散發出了可以鎮壓所有的驚人威壓。

與其比較,十三位長老變的黯淡,那千丈蜥龍在他的腳下也都變的溫順,這種強悍……超出了許青的認知,無法去形容與比喻,此刻隻能低頭。

“那是峰主的大翼所化!”許青低頭的一瞬,耳邊傳來身旁隊長的聲音。

“我們的法舟,分為舟、船、艦、輪四個層次,但在這四個層次之上,還有傳說中大翼……”

許青心神一震剛要問詢,但此刻天空蜥龍下,那十三位長老中的第一位,傳出了低沉的聲音,其聲音字字如雷,向八方炸開。

“告我第七峰弟子知曉,人魚族身為我宗盟友,背信棄義,忘恩負義,與我七血瞳死敵海屍族勾結,觸我七血瞳逆鱗,經七血瞳七峰峰主共同決議,修改第七峰此番大比地點,換位人魚族,賜……此族滅族之罰!”

“爾等擊殺一個人魚異族,獎一萬貢獻點,斬殺修為越高,貢獻越多。”

“最終排名第一,依舊賜核心弟子身份資格!期間所有戰利品,爾等各自收穫,無需上報!”

“第七峰大比,開啟!”

隨著話語傳出,陣法頓時轟鳴,裡麵一環環的符文急速運轉,使得圓形法陣光芒璀璨。

蒼穹上的蜥龍仰天嘶吼,震耳欲聾間當先衝出,直奔法陣,瞬息冇入。

在它冇入之後,整個法陣猛地就向外擴散數倍,覆蓋中心祭壇的同時也將天空籠罩。

在這天地色變中,四週一百多個築基修士,連同十三位長老,還有地麵上中心廣場的數千第七峰弟子,他們的身影刹那就被這陣法光芒覆蓋。

許青也在其中,隨著光海籠罩,所有人瞬間消失!

此刻,無儘之海,人魚族族地四方,一切如常。

人魚族的四座島嶼所在的地方,從戰略意義上來講,要超越南凰洲,甚至商貿運輸來說,也是這般。

它所處的位置是南凰洲與望古大陸之間,其中西部臨近西珊群島,北部與無儘之海上的一片禁區相近。

而人魚族的地理位置,某種程度也決定了此族的性格。

他們心性善變且多有反骨,若來者強大,他們可以毫不猶疑的卑躬屈膝,甚至可以一邊被打,一邊露出真誠的笑容,可一旦遇到機會,他們也一樣會毫不猶豫的倒戈,露出獠牙,殘忍的撕咬過去。

三十年前他們就是如此,挑釁七血瞳,被七血瞳鎮壓後立刻臣服,卑躬屈膝,選擇成為盟友。

而如今三十年過去,海屍族有了崛起之勢,所以他們開始勾結海屍族,企圖反噬七血瞳。

這是七血瞳所不能容忍的。

這一刻,人魚族四座島嶼外的天空原本是晴朗的,可瞬息間風雷轟鳴,烏雲驟然瀰漫,向著四周翻滾,遮蓋了天空,遮掩了太陽,使陰暗與壓抑,刹那降臨八方。

大海更是洶湧,一**浪濤起伏,彷彿有無窮威壓,驅趕海浪前行。

一道道雷霆轟鳴,一道道閃電遊走,這奇異的天象立刻就引起了人魚族的重視。

而他們也知道今天是七血瞳第七峰大比的日子,雖之前探查對方此番大比的目的地是靈北族,但他們依舊有所提防。

隻是無論再怎麼提防,在七血瞳的意誌下,也還是有些措手不及!

瞬息間,人魚族的天空在雷霆閃電的轟鳴中,出現了一片紫色的光,這光一顯,立刻向著八方擴散。

刹那就覆蓋了人魚族四座島嶼上的蒼穹,化作了紫色的光海。

隨著一聲驚天動地的龍嘯,在這紫色的光海內,一條黑色蜥龍猛地鑽出,向著下方被這一幕震動的人魚族,傳出一聲震動天地的咆哮。

在這咆哮裡,它赫然吐出了一個紫色的珠子。

這珠子遠看很小,可實際上也有數十丈之大,在出現的一瞬天地轟鳴,無數閃電繚繞,驚人的威壓撕裂虛空,向著下方人魚族四島,驀然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