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夜,許青收穫滿滿。

他一共抓了大概七百多個菊石。

此刻看著儲物袋內被冰封的一塊塊菊石,許青的腦海已經浮現出了六七種以此物調配的毒方,每一種的威力都很不俗。

“還有我的鬼欲鱟,配合菊石去調配,最好再加上一些陰陽兩極轉化的藥草……或許就能製作出,築基修士也都會暴斃的毒粉?”

許青沉吟一番,覺得自己所想還是有些樂觀了,他回憶與金剛宗老祖的一戰,對方抗毒的能力極強,想來這不是個例。

而按照鬼欲鱟與菊石的搭配,大概率所煉出的是吸引凶獸的引子,當然有菊石在,可以調和吸引的強弱層次。

“所以我需要更烈的毒!”許青眼睛裡寒芒一閃,他準備之後找個機會出海,好好搜尋一下毒物來強化自己的毒道。

想到這裡,他目光從儲物袋上收回,將一旁丁雪贈予的三枚玉簡,拿了起來,靈能刹那湧入後,開始檢視。

半晌後,許青神色有些奇異,喃喃低語。

“百日築基?”

許青思索一番,又拿起第二枚檢視,就這樣時間慢慢流逝,一天過去。

當黃昏再次降臨七血瞳的主城時,許青終於將這三枚玉簡裡的內容徹徹底底的吃透,此刻全部放下,他揉了揉眉心,目中殘留驚駭之意。

“命火玄耀,映照天宮!”

“百日築竅,瞞天藏修!”

許青喃喃,按照玉簡上的內容,這個世界的修士在突破凝氣,晉升築基的過程中,存在了大恐怖之事。

似有未知的邪惡,會乾擾修士突破。

同時築基的時間也很久,被稱為百日築基。

並不是說一定要一百天的時間纔可以築基完成,而是築基一旦開始,最長不能超過百天,而時間越久,恐怖越大。

至於具體的恐怖,三枚玉簡冇有詳細點出,但隱晦提及修士築基時,會吸引詭異到來,一旦遭遇九死一生,往往淒慘至極。

所以,這個世界的修士在築基時,要時刻留意時間的變化,就彷彿是在盜取機緣一般,不能被主人發現。

同時,為了避免這種大恐怖出現,修士在突破時往往會選擇用一些特殊的法器來籠罩自身,庇護安危。

這一類法器並不少見,但大都掌握在大宗大族手中,七血瞳也有,放在了固定之地,一般來說七血瞳弟子想要突破,都會申請前往。

但費用極高,按時辰算錢,一個時辰就要一百靈石。

至於那些散修,又或者不具備租用法器庇護之地的人,他們想要築基就需要冒著巨大的風險。

死亡與失敗率極高,所以冇有法器庇護下的突破,是不到萬不得已不會去選擇的方式。

許青想到了神靈殘麵,不需要去分析什麼,之所以突破境界會如此,必然是與其存在關聯。

許久,他深吸口氣,閉上雙眼,在腦海中繼續梳理三枚玉簡的資訊。

築基的原理,是利用積蓄的靈海去衝擊開辟自身法竅!

所謂法竅,就是人體內一個個隱匿的藏神之點,其內擁有玄妙之力,開啟後生命層次將被改變。

凝氣與築基從根本上就截然不同,凝氣所修都是積累靈海,而築基所修,是不斷開啟自身法竅。

凝氣大圓滿後,嘗試踏入築基時,第一個階段是感應自身法竅的位置與數量。

隨後體內靈海全麵衝擊一個法竅,將其衝開後,成為自身開啟的第一個法竅。

靈能會融入這個法竅內彙聚成漩,誕生一絲遠超靈能的法力!

凝氣體內是靈能,築基體內是法力!

二者層次差若天淵!

礙於不同修士的靈能多少不一致,開啟的法竅所誕生的法力也不一樣,凝氣時靈能越渾厚,則法力越多,且這個優勢會在每一個法竅上都體現出來,累計之後,漸漸差距極大。

另外,這裡的重點,是感應。

想要衝開法竅,就必須找到法竅的位置,想要更多的衝開,就必須感應更多法竅的數量,築基丹的作用,也在於此。

這將決定未來能走多遠,所以對於修士來說,至關重要。

而異質,就是感應法竅的最大阻擋。

在這個神靈氣息侵襲的世界,除了極少的一部分外,九成九的生命體內,都蘊含了不同程度的異質。

修士在築基的一刻受異質影響,法竅越發隱匿。

一般來說,能感應到八十個,就已經是很不錯了。

若能感應九十個,必是翹楚,這種事唯有大宗弟子纔可以做到。

而感應法竅,如同於黑夜裡探索,所以就存在了大恐怖之事,會被一些奇異的存在所關注。

於是,就有了百日築神,瞞天藏修的說法。

至於極限的法竅數量,是一百二十個,但這隻是理論上的極致,能做到者,鳳毛麟角。

玉簡內也提起過,在望古大陸的人族起源地,唯有那些以特殊辦法,使自身純淨冇有絲毫異質之人,纔有資格去嘗試做到。

但也需要渾厚的靈能去支撐,畢竟就算冇有異質,可資質的不同,也會影響感應。

而這樣的人,任何一個的背景與本身的實力都極為恐怖,他們往往都是人族起源地的超級大宗與古老家族,培養出的要去走古皇主宰之路的種子。

七血瞳雖強,但也隻是相對南凰洲而已,唯有其上峰七宗聯盟,纔可以勉強算是望古大陸人族起源地的超級宗門。

故而,七血瞳內是冇有資格出現這一類弟子的,古往今來,一個冇有。

“一個冇有……”許青目光內斂,從玉簡上收回,抬頭看向漆黑的天空,今夜的蒼穹比以往更漆黑,但還是能看到幾顆明亮的星辰閃耀。

望著那些星辰,許青腦海浮現玉簡內對於築基的第二階段描述。

第一階段,是感應法竅。

第二階段,衝開第一個法竅,誕生法力,這法力將遊走全身,改變生命層次!

至此,算是築基成功。

此後修行,就是根據不同功法,按照各宗的方式,去衝開一個又一個法竅,其中開啟了三十個法竅後,由三十個法竅散出的法力,會形成築基修士的第一團命火。

隨後開啟六十個法竅,形成第二團命火。

九十個法竅,出現第三團命火。

到了這個時候,就可以去嘗試突破晉升金丹了,至於第四團命火,需要大機緣大天賦纔可。

而命火一出,哪怕隻有一團,也足以籠罩全身,如同黑夜裡的星火,映照天宮。

同時形成命火與冇有形成命火的築基,是兩個完全不同層次的存在。

因為這涉及到了築基修士的標誌效能力,那就是開啟玄耀態。

命火因消耗巨大,且爆發時威能驚人,所以一般情況下是處於熄滅狀態,隻有在築基修士全力以赴交手時,纔會選擇點燃。

一旦點燃,自身戰力大漲,這個狀態超出了尋常太多,於是被稱之為玄耀態。

一般來說,以百丈靈海形成的法竅,在開啟第三十個,形成了命火後,可以維持一千八百息時間的玄耀態。

每一息都在消耗巨量法力。

許青深吸口氣,將築基的思緒從腦海壓下。

丁雪給予的資料很是齊全,但許青性格謹慎,雖大概率覺得不像虛假,但他還是冇有完全相信,有待之後印證。

另外,他之前的靈海雖達到了二百七十丈,但許青能清晰感受,這些天自己每一次修行吐納,靈海都在擴張,如今已到了二百九十丈的程度。

可這還遠遠不是自己的極限所在,海山訣也是這般,所以許青準備將體內靈海修到極致後,再去築基。

不過築基前的一些準備,比如築基丹,許青覺得應該可以去想辦法積累靈石購買。

“雖我冇有異質,但穩妥起見,築基丹也還是要準備的,最好能準備兩顆,可價格太貴了。”許青打開儲物袋,計算了一番後有些發愁,缺口不小。

“另外租用提供庇護的築基之地,雖費用依舊驚人,但玉簡上提過,七血瞳為鼓勵弟子築基,可以在築基之地的費用上提供有息借貸,百日的租費以築基成功後三年的收益,可連本帶利的還清。”

“但築基丹需要自備……”許青沉吟,他有些心疼借貸的利息,按照這麼去算,利息要在本金的五成以上了。

“一個月五千靈石,三年下來就是十八萬靈石,而百日租期是十二萬,不劃算。”許青歎了口氣,他發現想要築基太難了。

心底此刻忽然明白為何隊長說,有不少弟子都壓著修為不去突破,目標都放在了大比上。

現在想來大概率是靈石還冇積累足夠,就等著大比發一波了。

於是對於接下來第七峰的大比,許青有了很強的期待。

半晌後,他深吸口氣,雙目閉合,開始修行。

一夜過去,第二天清晨,正處於緊鑼密鼓般修行的許青,忽然心緒一震,眼睛驀然睜開走出船艙,看向天空時,他體內修為運轉,四周靈能擴散。

幾乎在他看去的瞬間,一道長虹正飛速而來,目標就是許青的舟船,刹那臨近。

似乎原本對方冇有打算停頓,而是要直接無視許青法舟的防護,要強行踏入登船。

可在注意到走出的許青後,這長虹內傳出輕咦之聲,於法舟外半空驀然停頓,露出了其內一個青年修士的身影。

這青年身穿深紫色道袍,一身築基修為很是明顯,他站在半空低頭看向法舟防護內的許青,目中有一抹訝色閃過。

“見過李執事。”

許青神色平靜,可心底警惕無比,飛速分析對方來此的原因。

他認出了對方的身份,正是當日調度司事情中,帶走趙中恒的那一位趙長老身邊的紅人。

“有意思,居然無聲無息間,修煉到了隨時可以去嘗試突破的凝氣大圓滿。”

半空中的李執事看著許青,臉上露出一抹笑容,態度明顯比之前好了一些。

“你無需多想,此番到來是李某奉趙長老之命召你去見,問詢關於你之前上報巨人龍輦之事,與其他無關,你可放心!”

李執事看出了許青的警惕,他不是核心弟子晉升的築基,而是在山下摸爬滾打一路殺上來的,所以很清楚山下這些狼崽們的心性。

若是換了其他弟子,他不會去在意,可對於一個隨時可以突破,有很大機率成為築基的弟子,他自然態度不一樣。

-----------

兩章8000字~~

感覺自己不能再大半夜睡前吃西瓜配麻辣牛肉加麻辣鴨翅加麻辣鴨舌加麻辣小龍蝦加麻辣鴨腸啦……

臉上水腫一大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