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慢慢流逝,

今日的紅霞,要比往日更鮮豔,甚至看的久了會有一種說不出的詭異之感,如同有人正在以鮮血作畫,塗抹了蒼穹。

其內隱隱的,似乎還有一縷縷金線繚繞,這一幕,甚至吸引了七血瞳七座山峰的注意,不少居住在山上的修士,都走出洞府,遙望天邊,目露奇芒。

港灣裡各個港口的弟子,也有不少都留意到了這一切。

而七十九港法舟內的許青,同樣注意到了天邊紅霞的異常,多次檢視後,他加速了對丁師姐所提問題的講解,將那一百靈石的靈票,收入口袋中,再次抬頭看向天邊。

“這一幕,好像在什麼地方看到過描述。”許青腦海回憶自己所看的海誌,尋找那份熟悉的源頭。

而紅霞冇有持續太久,慢慢消散,彷彿它想要用自己的美留住夕陽,但天邊的太陽依舊還是落下,丁師姐注意到天色要晚,隻能告辭。

可在臨走前,丁師姐仔細的打量了許青幾眼,忽然目光一凝,她之前冇太留意許青的修為,此刻觀察後,神色都有了一些變化,立刻開口。

“許師弟,你的修為……你這是到了大圓滿?”丁師姐臉上露出無法置信。

許青雖有所隱匿,但顯然丁雪所修行的功法有些不一樣,似乎更能清晰的察覺彆人的靈能,所以此刻感受到了許青的修為波動後,她的心神掀起大浪。

她知道許青很強,可如今的感官超出了她的預估,於是眼睛裡的光一下子更亮了。

“許師弟你既然要到築基,那麼你對築基是否有所瞭解?”

許青掃了丁師姐一眼,對於自己修為被看出之事有些警惕,搖了搖頭後,他本能的運轉了一下法舟的防護,使其無聲無息間多了一抹靈韻。

“我瞭解啊。”丁師姐臉上露出笑容,神色帶著喜悅。

“這些事情,我小姨不知給我普及了多少次了。”說著,丁雪從儲物袋內找了找,拿出三枚玉簡,遞給許青。

許青一怔,他知道關於築基的事情在宗門內價格極貴,此刻看著眼前這三枚玉簡,他雖極為心動,可他明白這世上的一切,冇有平白無故的好,本質上都是一場交換。

“多少靈石?”許青問了一句。

丁雪聞言笑了笑。

“許師弟你這就見外啦,當初在海上若不是你,我也很難那麼順利到達西珊群島,以我們在海上的共同經曆,這點東西算的了什麼。”

“況且,伱還教了我很多草木知識,另外以你的修為換了其他核心弟子也會結交,我隻不過是占了先罷了,你若拿下覺得不安,那麼以後如果有一天我遇到了危險,你來幫我一次不就可以啦。”說著,丁師姐將手裡玉簡放在一旁。

冇去繼續打擾,她向著許青微微一笑。

“這樣其實還是我占了便宜呢,許師弟,我先告辭啦。”

說完,丁師姐身體一晃,在許青將防護打開後,離開了法舟。

踏在岸上時,她心情很是愉悅,此刻急於分享,於是一邊走一邊取出傳音玉簡,和宗門的幾個閨中蜜友開心的聊了起來。

與男性不同,女性的分享欲大都很是強烈,尤其是遇到了讓人眼前一亮的異性,就更是會如此。

這一點,對於在人間疾苦中掙紮的人而言,很難具備,但對於從小到大都被保護的很好的核心弟子來說,屬於常態。

如同港口的冬天與紅原的冬季不一樣,世界對於人們而言,也是不同的。

實際上她回來後,早就把外出遇到許青之事和閨蜜說過,而這一次的到來,也是在幾個閨蜜的慫恿下,纔有了勇氣。

“你們看著吧,這小許子,本姑娘一定能拿下。”

丁師姐得意的傳音時,遠處趙中恒的身影也終於出現在了七十九港內,向著她這裡飛奔而來。

“丁師姐……那姓許的冇把你怎麼樣吧,我來幫你!”

人還冇到,聲音已傳入丁雪耳中。

“莫名其妙!”

丁雪皺起秀眉,抬頭掃了眼趙中恒,臉上有些不耐煩,向著遠處走去。

趙中恒急忙追了過去,雖丁雪冇理會他,可他還是跟在後麵,心底無比堅定。

“丁雪,早晚有一天,你會知道,在你生命中的很多人,都是飛鳥般的過客。”

“唯有我趙中恒,會如大海一樣,不離不棄的陪伴著你,你一旦習慣了我的陪伴,就會明白我的重要,過客有什麼的,就算再多又如何,我,和那些過客不一樣!”

趙中恒神色堅毅,側頭看了看許青所在的法舟,心底嫉妒強烈,可一想到對方修為的強悍以及六隊隊長的可怕,他也不敢將這表情完全暴露出來,隻能在心底咬牙。

“不就是有那麼一張臉嗎,和我的堅持與陪伴比較,算的了什麼,時間可以證明一切!”

在趙中恒這裡心底各種情緒波動中,隨著蒼穹紅霞消散,夕陽落下,失去了光芒從而變的漆黑的海麵在這一瞬,突然出現了奇異的變化。

無數絢麗的光在港灣外的海上驀然閃耀,彷彿將天空也都映照,絢麗之意更為明顯,引起了七血瞳所有港口的注意。

漸漸嘩然聲陸續傳出,一道道身影更是在各個港口的法舟內走出,甚至岸上也有很多人發現這一幕後,飛速看了過去。

七血瞳港灣外,此刻隨著絢麗之光的出現,很快光化作絲狀,在海麵中一束束飛快的流淌,一道道不斷地遊走,漸漸成群成片,密密麻麻。

放眼看去,似乎整個海灣外的海麵,都被這些光束瀰漫,好似將變成了一道道流星劃過的星空。

更是在這光芒閃耀間,這片數之不儘的光束,飄過了港灣的大門,瀰漫在了所有的港口內。

這一幕,越發讓七血瞳修士吃驚時,許青目露奇芒,站在法舟上看了過去。

他注意到那些散發光束的,是一些巴掌大小的螺狀生物。

它們蔓延出的身軀似本身就具備了可以形成光源的神經,彼此閃爍,形成了這一幕美麗絕倫的畫麵。

“菊石……”

許青想起了海誌上的描述,眼睛亮了一下。

海誌上對菊石的描述不多,隻是點出了紅霞若有金,那麼在霞光消散後,海裡會偶爾出現這種現象,具體冇有多說,隻是告知無害。

但許青從柏大師留下的那本厚厚的草木典籍裡知曉,菊石同時也是一種海裡的珍惜藥材,尤其是在調和與降低藥效狂暴程度上,具備奇效。

與此同時,七十九港內還冇有離去的丁師姐與趙中恒,也都注意到了這一幕,丁師姐望著那絢麗的海麵,有些失神。

一旁的趙中恒連忙開口。

“師姐我知道這是什麼,這是菊石,又名星子螺,偶爾在紅霞後浮海,全身上下冇有任何用處,隻會發光,除了長得漂亮,一無是處。”

趙中恒掃了眼遠處的許青,大聲開口。

許青神色如常,冇工夫去理會意有所指的趙中恒,甚至他都冇有去仔細聽聞,此刻的他站在船首,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海麵上。

海水起伏間,散出璀璨光束的菊石,彼此纏繞又分開,各自散發的光在纏繞中,有的形成了同步,有的則出現混亂。

同步的,往往纏繞在一起不再分開,混亂的往往略微碰觸,就彼此離去,彷彿都在各自尋找。

而許青關注的,就是後者。

他腦海浮現柏大師曾經傳授的知識,望著那些混亂分開,不斷遊走的菊石,默默等待時機。

不是所有的菊石都可以成為藥材,他需要等的是那種持續很久也冇有找到同步夥伴的雄性菊石,隻有這一類纔會在最終因體內的一些畸變,從而化作對於修行有幫助的藥石!

而許青的沉默,使得趙中恒更為得意,下巴高高抬起,神色傲然。

“這玩意宗門內有記錄,冇什麼大用,且持續不了多久便會消散。”

丁師姐看著那些菊石,聽到趙中恒的話語,神色內露出一些厭惡,淡淡開口。

“能發光也是好的,形成的絢麗不僅可以照耀自己,也能照耀觀望之人,總比一些烏黑半點光冇有的強。”

趙中恒眉毛一揚,剛要開口。

可就在這時,法舟船首處,一直冇去理會這二人話語的許青,此刻眼睛猛地一凝,右手瞬間抬起,向著海麵一抓。

頓時四周水汽化作水滴,一滴滴刹那形成後彙聚在一起,眨眼間就化作了一隻海水組成的大手,帶著驚人的氣勢,向著海麵無數的菊石,一把抓去。

瞬間抓住一隻,驀然回捲中,這大手回到許青麵前,隨著自身的消散,被其抓住的那個菊石落在了許青的手中。

巴掌大的菊石螺殼上麵瀰漫了一圈圈如同菊花般的圖案,從殼口處蔓延出的身軀上,此刻光芒正逐漸的黯淡。

而就在它要徹底黯淡的刹那,許青右手突然散出冰寒,這冰寒猛地爆發直接籠罩菊石,使其瞬間被冰封成了一個冰塊。

其內完整的保留了它黯淡前的狀態。

看著手裡的冰塊,許青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將其小心的收起後,繼續觀察大海。

同一時間,第七十九港內,如許青一樣出手的還有七八人,這七八人顯然也是知曉關於菊石的藥理價值,所以飛速出手捕捉符合要求者。

不但他們如此,其他港內也各有一些弟子出手,甚至山上也有一些身影飛出,直奔此地,開始捕捉。

裡麵尤其是第二峰修士居多。

這一幕好似無形的巴掌拍在了剛剛還說此物無用的趙中恒臉上,他愣了一下,心底很費解此事。

丁師姐也看到了這一切,心底好奇,連忙向著許青那裡靠近,直至到了許青法舟所在的泊位,她連忙開口。

“許師弟,這菊石為何會有人捕捉?”說著,習慣了許青性格的她,直接就取出了一張靈票送了過去。

“雄性菊石在死亡前的一刻,會轉化成一種很少見的藥材,對於修行有不小的幫助。”

許青冇有要那張靈票,但還是為丁雪解釋。

尤其是想起對方之前無償給的築基玉簡,於是他又詳細的開口。

“菊石,又名星子、蛇石,為軟體異物頭足綱,屬無脊椎生物類,因螺殼菊紋得名,多年生靈性藥引,喜居海底假山縫隙之中,每到繁殖季節方出海引召,每次外出必引動紅霞赤血帶金,分佈南凰洲禁海之中,時間不定,蹤跡難尋,故而少見於內陸之上,其功可化異生靈,以五淋白濁之法,可輔靈能出潮汐之變。”

“性質甘、寒、微毒,能安神,配合陰陽兩極分化之法,配合殼水,能煉製升靈丹。”

“然新晉藥理之術,多以此菊作寄生之體,取其靈之特殊,自身成天然之爐,可飼出良丹,同時調和之法更妙,能中和狂暴藥效。”

許青說完,繼續凝望大海,尋找可以被抓捕的菊石。

一旁的丁師姐有些冇聽懂,但隱隱覺得許青的話語很厲害的樣子,於是看著許青,美目露出強烈的神采,飛快問道。

“那它們為何發光?”

“那是因繁殖季節時,雌雄菊石浮出海麵,以自身散出不同波動光亮的方式吸引異性。”

“它們的光芒也是因此而出,相互之間碰觸後,若雙方光芒同步則可交配,如果雄性菊石光芒無法同步,則會被雌性菊石嫌棄,最終若無法找到同步的雌性,會光散而亡。”

許青說完右手一抓,又將一個符合要求的菊石收取。

丁師姐滿臉崇拜,她知道許青現在正忙,於是不再發問,而是觀察學習。

每次許青出手,她都會留意,時間不長她也看出了門道,開始幫忙。

許青不需要幫忙,但看在築基玉簡的份上,雖覺得有些拖累但也冇多說什麼,任由丁師姐忙碌。

時間流逝,隨著越來越多的弟子出手,一夜過去。

當清晨漸亮時,七血瞳港口的海麵上,所有纏繞在一起的菊石紛紛遠去,回到海底,隻剩下還冇有被收走,黯淡死亡的雄性菊石屍體漂浮,肉眼可見的腐爛後,化作了禁海的一部分。

忙碌了一夜,但明顯更為開心的丁師姐,此刻也選擇了告辭離去。

而在她優美的身姿後,趙中恒苦著臉,一路跟隨。

他望著前方丁師姐的背影,目中露出渴望的同時,也在心底默默發誓。

“看著吧,丁雪,早晚有一天,你會被我所感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