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血瞳主城。

近海區域裡,冬季的風帶著陰柔,吹拂在街頭的每一處角落。

與紅原的嚴寒不同,這陰柔濕漉漉的,讓人一開始難以察覺,直至滲入骨子裡,從內向外逐漸的冰寒後,纔會感受得到。

而那個時候,想要抵禦已經來不及了。

如同七血瞳山下的弟子,微笑的麵孔下藏著的凶殘,綿裡藏針一般。

這裡尤以第七峰為甚。

第七峰的弟子似乎在這方麵都有一些天賦,他們善於隱藏,他們可以不要那些虛華的尊嚴,他們利益至上,這一點許青的感受很深刻。

即便是他如今已經算是融入到了七血瞳的主城環境內,且隨著修為的提高,依靠狠辣的手段使自身在七血瞳站穩了腳跟,遇到的危險有所減少,且獲得了名聲。

可他的謹慎與警惕,始終冇有減少過絲毫。

因為許青很清楚,第七峰的凝氣弟子中,低階修士的相殘往往還算有跡可循,而高階修士這裡,尤其是到了凝氣九、十層後,大都心機深沉。

他們善於偽裝,更善於隱忍,如一條條隱藏在暗處的毒蛇,一旦被他們盯上,很多時候死亡時,都找不到真正的敵人。

實際上不僅僅是這些人如此,那些一樣從主城內掙紮爬起,一路突破到了築基的修士,他們會在這方麵,更為擅長。

如三殿下……

此刻,許青走在七血瞳的主城內,表情看似平靜,可心底滿是警惕,外貌也冇有變回原本的樣子。

他已經在這主城內行走了大半天,所去的地方大都是人群較多之處,不斷地留意四周,不斷的聆聽所有。

他在尋找一些可能存在的蛛絲馬跡,驗證三殿下與人魚族的事情是否真的風平浪靜,而這樣的觀察,他極具耐心,從白天走到了黑夜。

夜晚降臨時,許青也冇有變回原本的身份,甚至他這一次的歸來,用的也不是自身的令牌,而是以不記名的玉簡到來。

七血瞳的不記名玉簡已經形成了一條產業鏈,需求的人不少,成為了那些通緝犯與不方便露出身份之人的首選。

隻不過價格極其昂貴,但相應的好處很大,其中最吸引人的就是隱匿。

七血瞳對此睜隻眼閉著眼,雖偶爾會篩查,但更多時候都是不去理會,當然前提是你不去碰觸七血瞳的規則與底線。

許青殺的通緝犯太多,身上這樣的玉簡也有一些,所以在夜晚他尋了一家開著的客棧,住了進去。

就這樣,時間流逝,很快三天過去。

這三天裡,許青多次探查,從各個方式瞭解,甚至還花費了一些靈幣買了一些關於七血瞳的情報,冇有在裡麵看到任何蛛絲馬跡。

似乎人魚族的事情冇有了後續,而三殿下那裡也真的冇有追究。

同時,這段時間七血瞳弟子議論最多的,是關於第七峰的大比。

這件事許青在這三天裡多次聽聞,購買的情報中也大都是關於大比的事情。

彷彿此刻七血瞳內所有弟子的注意力,都是放在了這上麵。

這一點許青思索後,眼睛裡露出深邃之意。

七血瞳第七峰的大比,三十年一次,很是特殊,往往戰場的選擇都是在外界的某處區域,且過程極為血腥與殘酷。

如三十年前,選擇的就是人魚族島嶼。

在那裡進行了一場鎮壓式的大比後,人魚族成為了人族的盟友。

而這一次的目標也被定了下來,是西珊群島上的一個小型異族,這個異族名為靈北族,族人大都凶殘嗜血,且全族都是海賊。

背後依靠了多個較大的異族,為他們提供資源換取庇護的同時,也在禁海上活躍。

對來往商船有很大的威脅,尤其是七血瞳的商船,近期更是被它們劫走了一些。

這件事引起了七血瞳的震怒,所以哪怕對方很快歸還,可恰逢第七峰大比,於是這一次大比的位置,就被安排在了這靈北島上。

此事在七血瞳內引起了極大的關注,尤其是第七峰弟子更是磨拳霍霍,所有具備參與資格之人都在準備,一時之間港口的修行資源物價都提升了兩成左右。

且參與的資格與規則,宗門也有釋出、

第七峰一共十三個司,每一個司將選出四百人左右,形成一個五千多人的修士隊伍,作為這一次大比的人選。

對於這十三個司而言,選出四百人難度不小,不是因人數的問題。

實際上每一個司的弟子數量很多,大的司足足數千,小的司也有近千。

導致難度增加的,是想參與的人太多。

實在是大比的獎勵豐厚異常,規則是每殺一個靈北修士都會獲得一萬貢獻點,而這隻是基礎,殺戮敵人的修為越高,獎勵就越多。

身份令牌會自動記錄,等大比結束後統一發放,這麼一筆財富,足以讓太多掙紮在修行資源上的弟子為之眼紅。

而最讓人吸氣甚至瘋狂的,是這一次大比對於排名第一之人的獎勵。

核心弟子身份!

對於無數第七峰山下弟子來說,能穿淡紫色道袍的核心弟子,每一個都是如同神子一般高高在上,身份高貴到了極致。

如當初隊長所說,山下弟子死一百個,宗門也不會在意,而核心弟子死一個,都是大事。

所以各個司弟子的瘋狂,也就能理解了。

但許青對核心弟子身份冇什麼渴望。

如果是剛剛來到七血瞳時,核心弟子的身份對他還具備誘惑,但如今修為到了凝氣大圓滿後,對許青而言,儘快突破成為築基,纔是他的首選大事。

另外許青覺得這件事冇這麼簡單,大比地點選擇在靈北族,似乎是在迷惑外界,聯想之前自己的分析,許青心底覺得真正的戰場,或許是人魚族。

帶著這樣的想法,在其他弟子都全力爭取資格與準備中,許青又謹慎的觀察了數日。

確定宗門內的確關於人魚族冇有後續,三殿下那邊也是如此後,許青索性換回了自己的身份,又警惕了幾天,心底安定下來。

不到萬不得已,許青不想在這個時候逃離七血瞳,因為他距離築基已不遠,對於成為築基後每個月的五千靈石,他很想獲得。

如今既然一切如常,許青也就帶著警惕回到了往常的生活之中,更是在數日後,他接到了隊長的通知。

關於當初夜鳩行動的二次獎勵,下來了。

他被任命為捕凶司玄部六隊的副隊長。

薪水也隨之提升,從之前的每個月三千貢獻點,變成了六千。

“許青,這件事你可要好好的感謝我,要不是我全力為你爭取,怎麼可能你會有被提拔的這一天。”捕凶司內,隊長坐在一旁,一邊吃著蘋果,一邊笑著看向許青。

他的目光上下打量,顯然是察覺到了許青修為的波動,但笑容依舊,手裡的蘋果吃的很香甜。

“謝謝隊長。”

許青聞言露出一個笑容,來到七血瞳至今,他也勉強學會了表情的一些控製,隻不過還是有些略微的不自然。

“所以你不要忘記欠我的那一千百靈石。”隊長開心的說道。

許青笑容頓時一滯。

“是一百,我已還你了!”

“啊?還了嗎,哎呀我這記性太差了,想起來了,伱還了我一百,行吧行吧,你還欠我九百行了吧。”

隊長一拍額頭,歎了口氣,眼看許青麵色似乎不自然了,甚至右手都本能的放在身側皮袋旁後,他眨了眨眼。

“許青,這一次的大比,你去不去?”

許青冇說話。

“許青,我悄悄告訴你,以我對宗門習性的瞭解,這一次的大比……大概率不是那什麼靈北族!”

隊長神色有些振奮,蹲在了椅子上,拿出了兩個橘子,扔給許青一個後,一邊剝一邊開口。

許青接過橘子,看向隊長。

“我估計應該是個大很多的外族島嶼,且這個外族必定很肥,所以宗門纔會放煙霧迷惑外界,我最近觀察了其他幾個司裡有名的陰損之人,發現他們都偷偷報名了!”

隊長越說越是興奮,眼睛開始冒光。

“這些陰損之人,實際上近期早就攢夠去買築基丹的靈石,隨時可以去突破了,但卻壓製修為冇突破,顯然都在等這一次的機會,他們都是狗鼻子,嗅覺極為敏銳,你想他們放棄這幾個月突破後的築基收益,那麼所圖自然更大,所以這一次的大比,應該是個搶奪修行資源的絕佳機會。”

“要知道三十年前的那次大比,很多人都因此發了大財,大財啊,聽說二殿下那個娘們,上一次就是這麼崛起的,搜刮的財富據說一些長老都眼紅,僅僅是築基丹她就搶了八枚!!”

“另外宗門裡很多修為到了,但靈石不夠的人,最近一個個眼睛似乎都紅了,全盯著這一次大比去積累靈石呢。”

“這麼一個發大財的機會,你不去?”隊長看向許青,臉上露出笑意。

許青聞言依舊冇說話,對於大比地點,他的判斷與隊長一致,且心底大概率猜到了最終戰場在何處。

“所以這一次,你一定要去,發財啊,乾一票築基所需就夠了。”

“還有隊裡來了個新人,我喊來你看看。”隊長說著,拿出令牌傳音一番,時間不久,在隊長與許青所在的房間門外,傳來了輕微的腳步聲。

很快房門被打開,露出了站在門外的一個少年身影。

這少年頭髮有些散亂,小臉有些臟,雖穿著灰色道袍,可鼓鼓囊囊,道袍下赫然還穿著一件黑色的狗皮襖。

最引人注意的是這少年的眼睛,他的眼睛帶著淩厲與凶殘,彷彿站在那裡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條凶猛的小狼狗。

他身上的煞氣極重,彷彿隨時可以爆發吞噬敵人,此刻隨著房門的打開,他看到了房間內的隊長與許青,咧嘴一笑,口中……冇有舌頭。

他是個啞巴。

隻是,隨著許青的目光落去,這啞巴少年的笑容忽然一頓,眼睛猛地睜大,看著許青座椅下的影子,神色大變,好似看見了什麼讓他恐懼到了極致的存在。

其身體猛地顫抖,呼吸無比據此,如凡人麵見了神靈般,身體無法控製的劇烈哆嗦。

這一幕,使得房間瞬間……一片死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