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盒內,有一枚正在融化中的丹藥,以及小半盒的藥液,散出的藥香瞬間籠罩地洞。

許青不知道什麼是靈鯨丹,但他瞭解草木,此刻聞一口後,思緒立刻轉動,分辨其內的成分。

“半楓花,百草葉,蘇合子……還有青葙香,淩霄荷……”許青喃喃,右手抬起似乎抓住一縷香氣,送在鼻間又仔細的聞了聞。

“還有海金泥!”

許青目光變的深邃,望著不遠處的玉盒,心底分析起來。

這丹藥的成分極為複雜,他很難從香氣裡知曉全部草藥成分,隻能是判斷出裡麵的幾位主藥。

不過以他對毒道的造詣,配合草木知識,還是可以感受到此物的大致功效是以滋補為主,畢竟萬物都蘊含了一定的靈能,尤其是植物一類。

補藥的原理,實際上就是將草木內的靈能以特殊方式滲出,化作可被修士吸收的修為之力。

“這丹藥內,還有幾味藥,蘊含了一些血腥之意,不知是何物,丹名有個鯨字,莫非是海中之獸的血?”許青沉吟後,右手抬起隔空一抓,頓時玉盒飛來,落在他的手中。

“雖不知是什麼,但僅僅是催化加速其融化的話,還是可以做到的。”許青眯起眼,從儲物袋內取出一些草藥,思索後開始調配,加入到了玉盒中。

時間流逝,數個時辰後,外麵的黑夜再次降臨,風雪似乎比昨天還要大,覆蓋大地,淹冇了一切地麵的痕跡,也將許青選擇的這個地洞徹底蓋住。

唯有嗚咽的風聲,是雪無法完全阻擋的,從入口處隱隱傳來,迴盪在許青的耳邊時,他睜開了眼,看向麵前的玉盒。

裡麵那枚原本融化了大半的丹藥,此刻已消失不見,徹底的融開,化作了藥液的一部分,而這藥液顏色澄明,看起來很是清澈,濃鬱的藥香也變的清淡下來。

望著藥液,許青拿起直接一口喝下。

在藥液順著喉嚨落入腹中的一瞬,一股難以形容的熱浪刹那就從他體內轟然散開,這熱浪與外界的冰寒成為了顯明的對比,此刻好似炸開,直接就擴散許青全身每一條經脈,更是滋入血肉裡。

似乎就連肉身也都在這一刻彷彿呼吸般,賣力的吸收藥液內的靈能。

許青身體一震,眼睛露出奇芒,他感受到了這枚丹藥的驚人藥效,對於金剛宗老祖的話語,也信了三分。

尤其是本身對毒的抵抗,使他此刻再冇有遲疑,全力運轉化海經,刹那間,他體內在海蜥島外突破第九層時達到的九十七丈的靈海,在這一刻猛地爆發。

從九十七丈擴展到了九十八丈!

冇有結束,在這藥液所化靈能的支撐下,靈海持續膨脹,瞬息就到了九十九,直至……一百丈!

在達到一百丈的瞬間,許青眼睛裡爆出刺目的紫芒,他的呼吸微微急促,靈海的百丈直接就讓他的化海經突破,從第九層晉升到了第十層!

達到了化海經對於絕大多數弟子而言的極限!

化海經分為十層,每一層都具備更多的靈能變化,具備更強悍的禁海氣息鎮壓,其威力與底蘊,超越了小宗小派太多,可以說是上層功法之一了。

這也是為何第七峰弟子強悍的原因。

可它也有極限,一層十丈靈海,十層百丈靈海,這就是此功法的界限所在,可這界限並非固定!

實際上偶爾也還是會有弟子,能打破這個界限,將靈海提升到更磅礴的程度,隻不過這樣的人很少,就算是有,也大都是多提升了三五十丈範圍罷了。

可就算是這樣,能突破界限者,也都是翹楚之輩。

而許青當初就分析過,限製弟子修行化海經形成界限的,是異質!

修士修行,體內異質會不斷增加,日積月累,哪怕是有丹藥驅除,但也治標不治本。

天長日久後,終究還是會有不少異質根深蒂固的存在下來,許青判斷異質存在的越多,那麼化海經的界限就越牢固。

可他這裡……體內冇有異質。

“影響我靈海範圍的,不是異質,是我自身承受的極限。”

許青眼睛裡紫芒閃耀,感受了一下體內此刻依舊還在爆發的藥效靈能,心底對於金剛宗老祖所準備的這枚丹藥,有些吃驚。

“這枚丹藥,對金剛宗老祖而言,必定是極為珍貴之物……”

許青想到這裡,眼睛裡露出果斷,無論是接下來宗門可能存在的危機,又或者是他自身的渴望,使得他都很想要知道,自己的靈海,可以達到多少範圍。

許青深吸口氣,化海經再一次運轉,全力吸收來自丹藥內的靈能,而他的肉身同樣這般,甚至身後的魃影在這一刻也都幻化,全力吐納。

外界聽不到,這在許青腦海迴盪的轟鳴聲,如同巨浪一樣一**爆發開來,他體內的靈海在這一瞬,又一次膨脹。

一百零一,一百三十一,一百六十一……

靈海的擴張極為恐怖,隨著時間的流逝,慢慢達到了二百三十丈,且冇有結束還在持續。

這種驚人的突破,使得盤膝坐在那裡的許青,身體內散發出的威壓之強,超出了曾經太多。

甚至都形成了漩渦,使得外麵的風雪在靠近這裡時,都有所扭曲,而這扭曲的範圍,仔細去看,與許青體內靈海的麵積一樣,都是二百三十丈。

繼續擴張!

二百四十丈、二百五十丈、二百六十丈……

隨著爆發,他體內的藥性終於開始了消散。

風雪裡,許青的地洞所在之地,出現了驚人的變化,二百多丈的範圍,颶風橫掃八方,如同異象。

好在他選擇的地方已不是紅原,且很偏僻,四周冇有人煙,尤其是如今風雪巨大。

所以,這一幕不曾被人看到。

“根據化海經的記錄,古往今來,第七峰最強的一位,凝氣靈海達到了二百七十丈……”

許青睜開眼,雙手掐訣猛地向兩邊一揮,體內正漸漸消散的藥性,被他全力壓榨,更是在掐訣中,來自荒野裡的駁雜靈能,也瘋狂湧入。

雖駁雜,可被吸收的部分很少,但此刻作為輔助之用還是足夠的。

於是在這四周靈能的湧入間,在他體內藥效加速散去的一刻,許青體內的靈海,又一次爆發。

二百六十三,二百六十六,二百六十九……

直至,二百七十丈!

整個地洞直接轟鳴,二百七十丈的範圍齊齊震顫,風雪碎滅,地麵直接坍塌崩潰,又向著四周爆開,露出了一個巨大的深坑以及盤膝坐在那裡的許青!

恐怖的靈能波動在他的身上流轉,四周的風雪不敢靠近絲毫,更有他身後的魃影,眼下仰天嘶吼,體內火熱之力更為狂暴,明顯成長。

可以看到那魃影身上的裂縫更多,裡麵的岩漿更紅,火熱的氣浪橫掃四方,使周圍的風雪直接化作了雨水,又刹那蒸發成為白霧,滾滾升空。

隱隱的,彷彿在魃影的身後,還出現了兩個鼓包,好似有肉翅在內掙紮,想要生長出來。

許青睜開眼,隨著紫光的閃耀,他低下頭看著自己的身軀,感受了一下體內的靈海,一股讓他自己也都心驚的氣息,赫然在他的身上瀰漫。

漸漸他目中露出精芒。

“凝氣大圓滿!”

許青喃喃,他對比了一下金剛宗老祖,判斷後覺得,此刻的自己,不需要神性一擊,配合術法與天刀還有毒道,也能鎮壓金剛宗老祖。

想到這裡,許青右手抬起一指蒼穹,頓時他的禁海龍鯨所化蛇頸龍幻化出來,在半空中猛地膨脹,直接到了二百七十丈的大小後,在許青的沉吟中,又飛速收縮,化作了百丈。

一同被壓縮的,還有他體內的靈海。

因為許青的習慣,鋒芒隻在爆發的一瞬,才徹底畢露。

有所偽裝後,許青站起身,目中露出淩厲之芒,更有深深的期待。

他感覺自己的靈海,依舊冇有達到極限,似乎還有餘地的樣子。

“是否如此,之後便知!”

許青身體一晃奔雷般刹那衝出,遠離此地,在這夜色裡直奔遠方。

他要去另一座城池,通過那裡回到七血瞳。

他外出已有一個多月,如今所有的事情都解決,自身修為也提升,所以他準備迴歸,看看之前人魚族與三殿下的事情是否真的風平浪靜。

就這樣,許青一路利用飛行符疾馳,三天後他終於到了目的地,那是七血瞳在紅原外的分城。

踏入這裡,他冇有停頓,直奔傳送陣。

到了傳送陣所在之地,許青繳納了費用,踏入進去後,他抬起頭看向遠處的紅原方位,心底長舒一口氣。

間隔這麼久,許青終於將心底的這根刺拔掉,雖金剛宗老祖的下場不是死亡,但這樣的結局,許青覺得也可以接受。

“接下來,如果宗門一切正常,那麼我就真的可以睡一個好覺了。”許青心底輕語,傳送陣光芒閃耀,光海從邊緣向著他這裡驀然覆蓋,瞬息他的身影就被淹冇在內。

片刻後,隨著光海的消散,傳送陣內許青的身影,已經不見蹤影。

風雪,依舊還從蒼穹吹落,將大地一遍遍的覆蓋,化作了白紙,透出一抹澄明。

很乾淨。

寒冷,依舊還在八方瀰漫,將荒野一寸寸的侵襲,化作了殺機,透出一縷無情。

很殘酷。

-----

不知不覺,小萌新發書40天了,時間過得好快呀,一直不斷更,每天堅持寫,不容易啊

尤其是昨晚做了個夢,這一次夢到的不是金剛宗老祖,是隊長。

吃了一晚上的水果,早上醒來一照鏡子,感覺臉都水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