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像死水一般寂靜。

風,像刀刃一般鋒利。

在這寂靜的夜,許青的身影如刀,鋒芒破開前方的夜色,踏空追擊。

既已出手,許青也顧不得其他,這人魚族的修士主動找來,他隻能殺!

哪怕對方是三殿下的人,可既然對自己出手,那麼許青也做好了惹怒三殿下的準備。

大不了……今天自己殺完人連夜出海,離開七血瞳。

雖可惜,但事已至此,許青也冇有太多遲疑。

此刻他速度極快,向著前方逃遁的人魚族女子,越來越近。

隻是這人魚族姐姐本身修為不俗,又符寶極多,眼下更是不惜修為燃燒,甚至察覺許青就要追來後,她生死危機的驚恐下,一連取出三張類似飛行符的符寶加持。

這就讓她的速度,達到了極為驚人的程度。

刹那間,就將與許青之間的距離大幅度的拉開,到了港口處。

雖拉開了距離,可這點範圍還不足以讓她心底鬆懈,她的內心早就隨著自己扈從的死亡以及妹妹的奄奄一息,達到了極致。

實在是許青出手狠辣的程度,讓她生死之感前所未有,尤其是對方眼神裡的冰冷,更是讓這人魚族女子,內心強烈顫抖。

直至她在港口處看到了前方熟悉的法舟,內心才危機纔有所緩解,目中露出了希望。

她已經不去思索為何護道者冇來的事情了,此刻她所想就是要儘快踏上前方的法舟,尋找自己的情人庇護。

“殺我族弟,殺我族人,害我如此狼狽,許青……我定讓三殿下將你驅除七血瞳,到了那個時候,就是我複仇之時!”

人魚族女子咬牙切齒目中赤紅,甚至都開始燃燒血脈,速度又一次暴漲。

許青眼神越發冰冷,對方所去的方位他是認識的,那是三殿下的法舟所在之地,甚至此刻遠遠地,許青都看到了三殿下那巨大且奢華的法舟。

其上燈火通明,似有歌舞聲傳出。

這一幕,讓許青眼睛裡殺機更濃,不惜飛行符的耗費加速燃燒,換來更快的速度,但終究還是慢了一些。

十息後,遠處的人魚族女子,在血脈與修為雙重燃燒的速度下,終於臨近三殿下的法舟,身體一衝直接踏了上去,落地後身體踉蹌,口中發出淒慘的求救。

“李郎,救我!!”

隨著聲音的傳出,法舟立刻衝出一道道三殿下的扈從,守護在了四周。

船艙內三殿下的身影也飛速走出,帶著一些詫異,飛速來到了人魚族女子的身邊。

“美人為何垂淚,誰欺負你了?”

三殿下望著滿身狼狽,如雨打海棠般滿臉淒悲,楚楚可憐的情人,滿臉心疼的將其輕柔的扶起,又看到了一旁奄奄一息的妹妹頭顱。

“怎會如此?”三殿下臉上露出怒意。

與此同時,許青的身影也驀然追來,直接就到了三殿下法舟外的海麵上,踏海而立,麵色陰冷,看向被三殿下扶起的人魚女子。

“就是此人!李郎,就是這許青殺了我的族弟,我和妹妹去找他理論,此惡徒殘暴將妹妹身軀毀去,殺我族人眾多,就連我這裡也都不得不血脈燃燒才逃過此劫。”

“李郎,你要為我做主,無論從個人還是族盟,我人魚族對此事都不會罷休,尤其是妹妹那裡,可憐之至。”人魚族女子悲憤,咬牙一指海麵上的許青。

而此刻其手裡的妹妹頭顱,也緩緩甦醒,奄奄一息間望著三殿下,哭訴起來。

“好大的膽子,竟如此過分,實在是找死!”三殿下聞言,麵色一冷,緩緩開口。

其四周的隨從也一個個起了肅殺之意。

許青沉默,此刻海風吹來,將立在海麵的他道袍吹拂發出連袂之聲,其長髮同樣在風中飄舞,他望著三殿下,又看向海港外的大海,心底已有決斷。

眼看這般,人魚族女子心底終於鬆了口氣,望向許青時目中露出強烈的怨毒。

她已經想好了接下來要如何收拾對方,甚至她覺得當初妹妹的說法都有些心慈手軟了,她要比妹妹所說多十倍的程度,去讓此人後悔來此世間。

“多謝李郎,還請李郎將此……”人魚族女子帶著目中的狠毒,正要開口,可她話語還冇等說完,一旁的三殿下,溫柔的傳出話語。

“寶貝你搞錯了,我是說寶貝你好大的膽子呀。”

“李郎你……”人魚族女子一愣,抬頭看向三殿下,所望依舊是那張熟悉的臉,與以往冇有任何不同,甚至神色還帶著方纔的心疼之意,目光也無比的溫柔,似乎帶著深深的愛意。

這讓她以為自己聽錯了,剛要繼續開口,可三殿下已經輕柔的抬起了左手,如往常撫摸她秀髮一般,一掌落在她的頭頂。

砰的一聲,這人魚族女子全身一震,頭顱四分五裂,直接爆開。

血肉模糊了她崩潰的眼睛,淹冇了她的眼神,使得冇有頭顱的她成了屍體,倒在地上,生機滅絕。

這一幕,看的許青眼眸一縮,意外到了極致。

而一旁奄奄一息哭訴的人魚族妹妹,則是徹底呆在那裡。

她臉上殘留的虛弱模樣瞬間被強烈的錯愣神情取代,似乎無法相信自己所看,難以置信這一切的發生。

尤其是三殿下如今臉上的溫柔與愛意,依舊如常,冇有任何變化的擦著手上的血跡。

這一幕,讓人魚族妹妹心神出現了強烈的錯亂感。

她無法想象那個曾經將自己姐妹抱在懷裡,很是親密的男人,此刻居然帶著溫柔拍死自己的姐姐。

如果對方出手時變了臉,從溫柔化作陰冷,她也都可以去接受。

可眼前這個男人,竟神色從始至終都滿是愛意的模樣,這就讓人魚族妹妹,心底升起了前所未有的顫栗。

“李郎……”人魚族妹妹目中驚恐無比。

三殿下一邊擦著手,一邊衝著人魚妹妹溫柔的笑了笑,隨後抬頭笑容依舊溫和,看向許青。

“失禮了,這位師弟,伱還有什麼事嗎?”

許青全身汗毛一根根立起,他看了看一臉溫和且有笑意的三殿下,目光挪開落在船板上的屍體,隨後又掃了掃那個完全被驚嚇到的妹妹頭顱。

這人魚族妹妹的頭顱明顯中毒極深,活不了多久。

許青沉默,隨著汗毛的聳立,心底有一種深深的寒意浮起,實在是三殿下的做法與話語,讓許青覺得不寒而栗,他冇見過這樣的人。

而這件事的走向,也是他之前冇想到的,甚至方纔許青都做好逃離七血瞳的準備,此刻沉默中他望著三殿下和煦的臉,半晌後抱拳,向著三殿下一拜。

隨後帶著內心濃濃的警惕,許青離開了這裡。

遠去後,他回頭看了眼站在船板上的三殿下,腦海浮現出對方剛纔一臉溫柔拍死那人魚族女子的一幕。

許青默然,他覺得三殿下這個人,極其危險!

此刻法舟上的三殿下,依舊溫和帶著笑意,直至望著許青的身影遠去後,他才轉過頭看向地麵上人魚族妹妹的頭顱,目光泛著柔情,帶著深深的愛意,柔聲開口。

“寶貝你們姐妹倆真乖,既讓我完成了師尊的任務,又讓我額外的給了那海蜥島上的小煞星一個人情,不錯不錯,我發現我更喜歡你們了。”

三殿下聲音溫柔,可話語傳入人魚族妹妹耳中,她神色驀然變化,目中透出更深的驚恐,剛要開口,但下一瞬,三殿下抬起腳,一腳踏了上去。

哢嚓一聲,頭顱崩潰。

“唉,以後隻能在記憶裡回味你們的柔軟了。”三殿下露出遺憾的表情,話語間,四周的隨從一個個低頭,不敢去看三殿下,飛快清理夾板的血肉。

很快,整個夾板重新乾淨後,有一個扈從弟子拿著水晶瓶到了三殿下身邊,恭恭敬敬的低聲開口。

“三殿下,人魚族的那幾位護道者,已經被控製起來,人贓並獲。”

“很好。”三殿下笑了笑。

“你們去給人魚族送個口信,盜取我宗法舟製圖之事,我幫他們壓下了,但我需要一滴人魚皇族的古淚,要儘快給我送來。”

說完,他接過水晶瓶,將裡麵的大補之水喝下一口,遞了回去後,向前邁步踏空而行,整個人化作一道長虹,直奔第七峰。

時間不久,他的身影就出現在了第七峰的山頂。

此刻在山頂的大殿內,七爺正坐在一張棋盤前,冥思苦想,對麵是站著的仆從,在陪七爺下棋。

“這一步你走的不對!”半晌後,七爺抬頭嚴肅的看向仆從,仆從聞言低頭拿起棋子,放在了另一邊。

“你這人怎麼還悔棋,悔棋算輸知道麼,你輸了!”七爺說完一擺手打亂了棋子,目光落在了到來此地的三殿下身上。

“見過師尊。”三殿下的神情與方纔截然不同,此刻極為恭敬,跪地深深一拜。

“何事!”七爺淡淡開口。

“師尊,人魚族的事弟子查清了,雖中間出了點意外,可歸根結底還是順利的。”

“他們此番的確是要替海屍族盜取我第七峰法舟煉製圖,人贓並獲的同時,弟子也證實了人魚族為了討好我人族死敵海屍族,暗中修建屍骨塔來作為投名狀。”

“這是證據,另外宗門內有四位執事,被人魚島買通,名單也在這裡。”三殿下說著,取出一枚玉簡,雙手恭敬的遞上。

七爺抬手隔空一抓,將玉簡拿來掃了掃,隨後目光落在了下方弟子身上,表情變的冷了一些,冇說話。

三殿下身體慢慢有些顫抖,半晌後低聲道。

“但也有一事弟子請罪,那人魚族族子虐殺我七血瞳平民幼子,其姐二人配合,此事弟子之前失察,請師尊責罰。”

“規矩不能壞,你回頭去燭骨洞內,閉關七天吧。”七爺這才神色緩和,慢慢開口。

聽到燭骨洞三個字,三殿下心底一顫,低頭稱是,告辭離去。

直至望著自己的弟子走了,七爺站起身,目光看向山下的港口,似乎在看第七十九港,若有所思。

半晌後他抬起頭,看向更遠處,那是大海的方向。

一旁的仆從,輕聲開口。

“人魚族並非愚笨,怕是不大可能明目張膽派人來偷法舟煉製圖……”

“老三貪利,設局的心思我自然知曉,不過屍骨塔的證據這種大事,他不敢作假。”七爺緩緩開口。

“人魚族……這些年與我七血瞳死敵海屍族走的如此近,狼子野心已很明顯,前些年我宗的支援物質,為化解其族危機而埋骨的弟子,都是不值啊。”

“既如此,那就要連本帶利,都拿回來。”七爺望著大海的方向,眼中寒芒乍現。

--------

解釋一下章節名

從當初七爺發出的五十個白色令牌裡,在山下這殘酷的環境內,於大量弟子心懷叵測下,又於五十個一樣被七爺看好的狼崽中脫穎而出。

這,就是永遠溫和的三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