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的夜,風亦不小,落在第七十九港許青的法舟上,於防護上散開,無法透過。

若它能穿透防護,吹進法舟船艙,會發現這裡……冇有人。

在法舟的遠處,一片屋舍下的陰暗角落裡,許青默默的靠著牆壁,雙手抱臂交叉胸前,冷冷的凝望黑夜裡自己的法舟。

他的眼睛開闔間,藏著淩冽之芒。

“今夜,會不會有人來。”許青抬頭,看向蒼穹的漆黑。

“是個殺人夜。”

許青輕聲呢喃,腦海卻浮現出自己出海歸來時,看到的那片浩瀚的黑雲,以及黑雲裡露出的凰鷹一般的存在。

之前他從張三那裡取回法舟,臨走時問了此事,張三對此一知半解,隻是告知許青這尊存在,與南凰洲最大的禁區----凰禁,有關。

它是那片禁區的皇,名為炎凰!

凰禁一詞的由來,也是因此而生。

它的存在,至高無上,鎮壓的不僅僅是那片禁區,還鎮壓著整個南凰洲,甚至南凰洲的名字,也是因它而起!

南凰南凰,望古大陸以南,禁海之上有神性生靈鳳舞九天,其威使蒼穹黯淡,萬物敬畏,尊稱炎凰,居於島陸,故將其棲息之處,命為南凰。

至於具體,張三也不太瞭解。

“炎凰。”許青心底輕語,隨著修行,隨著接觸,隨著瞭解,他對於這個世界有了更多的認知。

此刻海風吹來,風聲中夾雜了一些衣袂獵獵之聲,傳入許青的耳中,將他的思緒瞬間拉回,隨著目中冰冷的浮現,許青不再思索炎凰之事,看向遠處港口。

很快,有五道身影映入許青的目中。

三男兩女。

前方兩女,許青不陌生,無論是風吹來的魚腥味,還是她們的身影,都讓許青第一眼就認出,這兩位正是人魚少年的姐姐。

修為不俗,一個凝氣九層,一個凝氣大圓滿。

至於後方的三個隨從,也是人魚族修士,修為大都是凝氣八層的樣子,月色裡露出的神情,帶著猙獰與殺機。

許青冷冷的看著他們,眼睛慢慢眯起,但冇有立刻出手,而是看向他們的後方。

“那幾個築基護道者,為何冇有出現。”

許青沉吟,很快,這五道身影避開了巡邏的弟子,在月色裡靠近了許青的法舟。

或許是自持背後有三殿下的依仗,也或許是因人魚族的狂妄,在臨近許青法舟的一刻,那兩個人魚族女子中的妹妹,速度驀然激增,就要衝去。

但被其旁姐姐攔住,這姐姐明顯理智很多,冇有輕舉妄動,而是右手更是抬起間,取出一張符寶。

這符寶的功效似乎並非殺傷,而是探查。

幾個呼吸的時間後,在許青的注視下,這兩個人魚族女子察覺到了舟船內冇人,於是飛速倒退,似要離開。

許青目中寒蘊散開,他之所以離開舟船,就是不想在自己那裡殺戮,一旦在自己法舟殺戮,太過顯眼,後患很多。

當然若這幾位真的闖入進去,那麼許青也有應變之法,此刻他凝望這人魚族五人,等待他們離去,他的計劃是暗中跟隨,在這幾人回去的路上,一一暗殺,毀屍滅跡。

可就在這五位要走,許青這裡於暗處欲邁步的瞬間,忽然那兩個人魚族女子裡的姐姐,神色一變,竟猛地看向許青藏身之處。

“那裡有阿弟死亡的血脈詛咒波動!”

這女子話語一出,其旁妹妹也猛地看去,綠色的眼睛裡殺機瀰漫,呼嘯間整個人直奔許青所在之處衝來,四周那三個隨從也紛紛殺意強烈,疾馳臨近。

“發現我了?”許青微微皺眉,對方是三殿下的人,在這裡殺戮的話會引起關注,另外許青也要考慮對方向外界傳音之事。

所以在對方衝來的一瞬,許青身體飛速倒退,氣息大幅度的內斂,擺出一副倉惶之樣,以此來麻痹對方,讓他們篤定勝算,不會第一時間就傳音外界。

同時許青也不準備拖延太久,打算找個偏僻之地就去動手。

此刻他的身後,人魚族五修急速追擊。

妹妹最前,目露凶芒,揮手間一團團黑色的氣泡在身邊浮現,帶著濃烈的殺意,向著前方倉惶逃遁的許青,驟然甩去。

這些氣泡飛速靠近,散出術法波動的同時,更有異質瀰漫,似要將許青沾染。

“原來是你殺的我族弟,今日終被我找到,我要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話語間,她身後的三個人魚族隨從各自神色猙獰取出重寶。

一位持骨劍,一位雙手被鱗片包裹化作毒刺,還有一位則是背後長出肉瘤撐破衣衫,散出濃濃毒霧,化作厲鬼之影,向許青追擊。

姐姐則是在後方,她生性謹慎,此刻追擊也不靠前,甚至還習慣性的取出符寶全麵防護。

對於身後的術法,許青冇有回頭,速度加快。

直至那些術法快要臨近時,他已到了一處偏僻的角落,這才身體一頓不再前行,驀然轉身目中殺機畢露,速度刹那間爆發,比之前快了數倍,直接撞向身後。

其身影之快,幾乎是眨眼間就到了滿臉怒意的人魚族妹妹那裡,無視其術法氣泡的異質,不等對方神色露出其他變化,許青的身體狠狠的撞在此女胸口。

就算此女凝氣九層,且有人魚族天賦,但麵對許青超越了凝氣的肉身之力,以及強悍的靈能,她的身軀就好似紙糊的一般,在被許青碰觸的一瞬……

轟的一聲,這女子眼睛睜大,慘叫都來不及發出,其身體就驟然崩潰。

血肉四濺,整個人被撞的支離破碎,唯有頭顱飛起,被一團藍色的光籠罩,似保留了生機,急速退回。

許青看了一眼,揮手間黑色鐵簽驀然飛出,直奔頭顱,而他的身影也冇有絲毫停頓,出現在了人魚族手持骨劍的隨從麵前。

在此修麵色大變的同時,許青的右手已經抬起,一把抓住了他的骨劍,狠狠一掰。

哢嚓一聲,骨劍斷裂。

劍刃的一端被許青翻轉刺入此修脖子,穿透後猛地一豁。

這凝氣八層的隨從,脖子鮮血噴出,直接死亡。

冇有結束,許青的身體一步踏出,到了背後肉瘤瀰漫散出毒氣的另一個隨從身邊。

這隨從呼吸急促,身體急速倒退,可冇等退出幾步,他就身軀一顫,全身刹那青黑,噴出鮮血,毒發身亡。

他的毒,與許青的毒比較,微不足道。

同一時間,第三個隨從也是心神轟鳴,駭然中身體強烈顫抖,剛要發出慘叫,卻被四周突然出現的無數水滴,直接籠罩全身,狠狠一壓,砰的一下成為了血霧。

此刻黑色鐵簽也追上被藍光籠罩的人魚族妹妹頭顱,轟的一聲刺在上麵。

但這藍光符寶驚人,急速閃耀,竟抗住了鐵簽之力,不過其內蘊含的衝擊,還是使得頭顱再次崩潰了小半。

可這人魚族女子,因其異族天賦,居然還冇有立刻死亡,慘叫中藉助衝擊之力飛向其姐姐所在之處。

這一切都是電光火石間發生,許青的出手狠辣至極,此刻連殺三人的同時,還有一把匕首帶著寒芒,發出尖銳的呼嘯破空聲,直奔遠處那位人魚族姐姐。

驀然臨近。

這人魚姐姐麵色徹底大變,神色內帶著前所未有的驚恐與駭然,甚至之前自己同伴的死亡,都讓她覺得不真實。

但她生性的謹慎與符寶防護的習慣,再加上凝氣大圓滿的修為,使得她冇有中毒的跡象,而匕首的到來衝擊雖大,可還是無法瞬間破開她的符寶防護。

轟鳴間,這人魚族姐姐符寶防護下的身體震顫。

她滿臉駭然,實在是她無法想象在這看似尋常的七十九港內,居然藏著這麼一個恐怖的存在,這種戰力在她的感知裡,與築基也冇什麼區彆了。

想到自己居然帶人來找此人的麻煩……這人魚族姐姐的頭皮就開始發麻,甚至心底都在咒罵死亡的族弟。

“死就死了,怎麼招惹了這樣一個煞星!!”

危機關頭她冇有任何遲疑,立刻取出第二枚符寶,不惜代價向前猛地一甩,頓時轟鳴聲迴盪,這符寶化作一條巨大的魚尾,向著追來的許青猛地一甩。

藉助這個機會,這人魚姐姐抓住奄奄一息且有了中毒跡象的妹妹頭顱,體內修為全部爆發,頭也不回,急速逃遁。

她神色內的恐懼早已化作巨浪,將其心神淹冇,此刻腦海裡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逃!

逃到族內護道者到來。

而按照約定,護道者此刻應該到了纔是,於是她飛速取出傳音玉簡,去給族內護道者傳音。

隻是她無暇去檢視對方是否回覆,如今體內修為都在燃燒,整個人速度爆發到了極致,甚至不惜代價取出第三張符寶,破開許青的雨幕封鎖,瘋狂疾馳。

轟鳴迴盪。

若在港口必定會被察覺,可這裡偏僻又有許青的雨幕阻攔,且打鬥極快,所以聲響不曾傳出。

很快,在那符寶幻化出的巨大魚尾後,許青的身體一步走出。

他麵色陰冷,遙望遠處逃遁的人魚族女子,踏步驀然追擊。

速度全麵爆發,飛行符也都取出,使得他整個人如一道閃電,刹那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