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晌,雨水灑落中,許青的身影頂著雨幕,出現在了沙灘上。

他走過一處處埋葬在沙土裡又被雨水洗刷出的骸骨,在岸邊遙望大海。

雨幕裡的大海,風浪起伏,似藏著無窮凶險。

許青想起了離途教的舟船,此刻已看不見了。

他知道冇有築基敢上這座島,也不敢在附近海域逗留,但許青覺得如果真有築基帶著歹意,那麼最大的可能性就是在更外圍蹲守。

等待從海蜥島滿載而歸的凝氣,獵殺奪取海蜥皮,又或者是等待派出之人的歸來。

許青不確定這一次到來的海鬼組織與離途教的人,有冇有築基跟隨,但如果有的話,此刻大概率已經得到了資訊,畢竟剛纔混戰,他不可能全部封鎖訊息。

所以許青思索後冇有立刻離開,而是盤膝坐下,在這裡默默打坐,調養修為,恢複體力。

直至恢複了大半,他在雨中睜開眼,看向遠處大海,目中寒芒濃鬱。

“若真有築基……”許青心底衡量後,將殺機壓下。

他不確定對方築基有幾位,所以不到萬不得已他不想繼續血戰。

思索後,許青走到海邊取出法舟,右手一揮,頓時法舟傳出哢哢之聲,外表依舊,可下方卻脫落出一首很小的飛舟。

這飛舟是張三設置在內,為的是萬一遇到危機,在法舟崩潰後逃生之用。

它不是宗門的製式法舟,內質的結構也不一樣,防護與攻擊方麵更無法去比較,但在張三的煉製下,著重加持了速度,展現極致後可在一定時間內爆發出原本法舟一倍以上的急速。

隻不過以此長期海航,凶險很大。

許青凝望片刻,目中露出果斷,他取下法舟的控製玉簡調整一番,使法舟可以自行航行後,為其設定了來時的航線,將其防護全開,目送它遠去。

望著遠去的法舟,許青強忍心疼,轉身邁步踏入到了一旁的飛舟內。

站在飛舟上,準備離開海蜥島的一刻,許青回頭看了眼這座島嶼。

雨幕裡的島嶼一片昏暗,其內的草木在風雨的吹拂中傳來聲響,好似竊竊私語之音,彷彿在議論這一場血染之爭。

雨夜風起,山動人靜。

許青望著這一切,半晌後低頭彎腰,向著島嶼深深一拜。

“打擾前輩。”

說完,他轉身冇有任何遲疑操控飛舟沉入海下。

在飛舟冇入海麵的一刻,許青收斂全部氣息,更有龍鯨到來將其籠罩。

隨後在外界的夜雨中,許青在海下乘舟向著前方疾馳而去。

這是許青能想到的法法,兩艘舟船一明一暗,從不同方向的遠離,以此最大程度避開可能存在的築基鎖定。

而此刻隨著他的遠去,這座在雨水中相對沉默的島嶼,忽然一震,緩緩的下沉……海水翻滾而去,將雨水無法快速清晰的血跡,瞬間洗刷的乾乾淨淨。

直至片刻,當這座島嶼再次浮出時,其上的一切血跡再冇有留下半點,而那些坍塌的樹木與碎開的山石,也詭異的恢複如初。

唯有島嶼下的海底深處,此刻有一雙巨大的眼睛緩緩睜開,淡漠的遙望遠去的飛舟,許久……重新閉合。

半個時辰後。

海下速度驚人的飛舟內,坐在那裡調養修為的許青,雙眼驀然震開,取出法舟的操控玉簡,眼睛慢慢眯起。

玉簡碎裂了。

這說明海上按照來時方向自行航行的法舟,已經崩潰。

“果然有築基。”

“那麼是下潛更深隱匿不動,等待築基搜尋未果離去,還是在這個時候加速逃走。”

許青沉吟,選擇了後者。

他不想留在這裡坐以待斃,畢竟海下的危機一樣恐怖,若是對方長久不離開,自己將變得極為被動。

他不想將生命放在對方何時離開這個選項上。

於是操控飛舟加快速度的同時,也更大程度的收斂自身氣息。

好在有海水阻隔,氣息本就會被遮掩很多,再加上許青不害怕異質,這讓他能更深的下潛,使氣息被阻隔的程度更大。

唯獨需要考慮的是飛舟本身能否承受。

但許青知道此刻不是思索這個問題的時候,在他的操控下,他的飛舟在海底急速前行,時間不久,許青眼眸一縮。

他感受到了一股危機,從海麵的方向傳來,似在探查尋找。

許青悄無聲息的下沉更多了一些,繼續前行。

但那危機感始終存在,而飛舟此刻也有些承受不住海下的壓力與異質的侵襲,眼看繼續下去將無法使用,許青皺起眉頭,索性收起飛舟,沉浸在禁海龍鯨體內,再次前行。

就這樣,時間流逝,一夜過去。

來自海上的危機感逐漸減少,可還是有幾縷依舊存在,彷彿不知用什麼方法將許青鎖定了一樣。

這讓許青不敢有絲毫大意,咬牙之下,正要向海底更深處衝去,想要以此避開鎖定。

而就在這時,許青忽然心神一震,一股難以形容的威壓,極為突然的從蒼穹天空驀然沉下,籠罩八方大海。

許青在海下看不見海麵的情況,但能強烈感受這威壓的恐怖。

這不是築基可以形成的,更像是某個龐然大物在天空散出氣息。而這威壓出現的同時,那些彷彿將他鎖定的氣機,也都刹那混亂,似乎倉惶逃遁。

許青心驚,藉此機會加速疾馳,直至一路衝出了很遠的範圍,感受不到氣機鎖定後,他遲疑了一下,又繼續在海下前行。

但他清楚不能長久這樣,海下的危機,或許此刻冇有出現,但長期潛海,必定更危險。

所以過了半晌,再三確定海上冇有危險的感覺後,許青小心翼翼的升了上去,小半個頭顱露出海麵的一刻他飛快看向四周,但下一瞬他就被天空的一幕,吸引了全部的目光。

此刻的蒼穹,本應該是清晨,但如今化作了漆黑。

讓天空漆黑的原因,是一片磅礴的黑雲。

這黑雲的範圍太大,足有數百裡,遮天蔽日。

許青所在的海域,此刻正籠罩在它的陰影之內。

風雷聲,轟鳴聲,在這黑雲中不斷地隆隆而出,更有一道道閃電在內遊走,驚天動地,彷彿蒼穹之劫。

它所過之處,大海掀起風暴,似在向這位蒼穹的存在跪拜!

若僅僅如此也就罷了,讓許青駭然的是這片移動的黑雲內,赫然蘊含了一尊無法想象的存在,它露出的一部分軀體,好似具備了生命層次的碾壓,使得許青全身血肉都僵直,靈魂在轟鳴,腦海一片空白。

隻有眼睛可以活動,使得他看清了黑雲裡,那恐怖存在的模糊樣子。

那是一隻全身燃燒黑色火焰,似凰似鷹的巨大生物!

鳳頭,蛇頸,燕頷,龜背,魚尾!

黑色的火焰內,其全身本體的顏色五彩,耀眼至極,彷彿黑焰也無法遮掩絲毫,此刻於天空的黑雲裡翱翔,充滿了神聖之意。

甚至隱隱的,竟與神靈殘麵,有了一些神韻上的相似。

顯然,正是它的出現,使得對許青有歹唸的那些未知修士,不得不在此刻放棄追尋,紛紛避開。

此刻天地轟鳴,黑雲疾馳間慢慢從蒼穹遠去,露出了雲層後明亮的天空,許青的身體也逐漸的恢複過來,本能的吸了口氣。

可就在他這口氣剛剛吸入口中的瞬息,遠處蒼穹的黑雲內,那尊恐怖到了極致的存在,忽然轉過頭,看了遠處海麵一眼。

這一眼看去,距離許青數十裡外的大片海麵瞬間升騰,大浪滔天,捲起風暴,異質一下子濃烈起來,如被牽引彙聚。

許青哪怕距離很遠,看不清晰,可身體還是隨波搖晃,心神轟鳴。

而那凰鷹很快收回目光,隱入黑雲,雷鳴滾滾中,消失在了遠處天邊。

許久,當大海的浪濤平靜後,許青才長長的撥出一口氣,他麵色蒼白,望著遠處天地,心神震亂。

這神鳥給他的感覺,是這一次出海前所未有的,就算是之前海底深處的拉著青銅龍輦的巨人,在許青的感知裡,似乎也不如這神鳥。

“它是什麼,其飛去的方向是南凰洲……”許青喃喃間,忽然意識到了某一個點。

“南凰洲的凰字……”

在七血瞳內,許青於捕凶司看過不少典籍卷宗,他想到了七血瞳對真理山脈另一側,那片範圍極大,占據了整個南凰洲七成區域的禁區稱呼。

“南凰洲最大禁區,凰禁……”

許青心頭震動不已,隱隱有了猜測,片刻後他深吸口氣,將這猜測壓下,準備回去後問詢以及查詢資料確定一下。

帶著這樣的想法,許青重新沉入海下,疾馳了數個時辰後他察覺無人追擊,這才重回海麵,取出飛舟一躍踏上,操控飛舟加速逃遁。

很快三天過去,許青一路無比小心,多次探查,最終徹底確定鎖定自身的氣機真的消失,這才長舒口氣。

他心底猜測應該是凰的出現,無形之中給了自己一些幫助,使那些歹意之修,無法將自己這裡清晰探查,失去了自己的蹤跡。

但許青也不敢掉以輕心,雖不再下沉入海,可速度依舊極快,哪怕消耗靈石也在所不惜。

而這三天的時間,他的傷勢終於痊癒大半,麵色不再蒼白,殺戮帶來的疲憊也已消散。

回憶之前的殺戮,就算修為戰力不俗的他,也還是在當日感受到了許久不曾有過的疲倦,好在這一次的收益之大堪稱驚人,這讓許青神色內露出滿足。

他的收穫除了那三張神性蜥蛻外,還有十幾張凝氣**層的蜥蛻,至於低階的蜥蛻,就更多了。

除此之外重寶等物,同樣若乾。

甚至符寶他也獲得了三張,雖都是字跡模糊,可使用次數不多,但價值一樣不小。

至於靈石……許青算了算,大概也有四千多枚。

散修大都貧苦,之所以許青收穫這麼多,是因他殺戮了全島的人,從一具具屍體上取走,裡麵主要貢獻價值的,是海鬼組織。

至於離途教,許青檢查過他們的口袋,不知為何一個個都很貧苦的樣子,這讓許青有些遺憾。

不過一想到自己此番的收益,許青也就冇去在意離途教貧苦之事。

“不算神性蜥蛻,也有快兩萬靈石的收穫了。”許青坐在船板上,清點完戰利品,控製飛舟向著七血瞳的方位,破浪而行。

修為的提升以及此番出海獲得的收益,使許青在這歸去時可以不去在意飛舟靈石的消耗。

而多日來的出海,也使得許青對於這片大海的敬畏更深。

此刻口袋滿滿後,他的想法就隻有一個,那就是儘快回去。

所以在大量靈石的加持下,他的飛舟運轉到了極限,速度比來的時候快了一倍還多,按照許青的判斷,最多再有三天,自己就可以回到宗門。

而接下來的路程,因靠近了南凰洲的近海,所以許青冇有遇到太大的危險,直至距離回到七血瞳港口還剩下大半天海程時,他看到了同宗的舟船。

那是一艘戰艦,正向他這裡飛速駛來。

雖這戰艦看起來屬於第七峰的海防司,可許青還是心底戒備,海底下的蛇頸龍遊走,做好了隨時可以戰鬥的準備,同時也注意到海底,還有五條龍鯨於海防司戰艦下存在。

且其中一頭,樣子有些不一樣,看似龍鯨,實際上和巨齒鯊有些相似了。

這讓許青內心一凜,越發警惕。

時間不久,隨著海麵浪花的翻滾,那艘戰艦漸漸靠近,清晰的映入許青的目中。

巨大的船身刻滿了散著恐怖波動的法陣,船體四周還有八十多根似能激發驚人之力的法刺,至於船板上能看到有三十多個第七峰弟子。

這一切,使得這艘戰艦具備了強悍的戰力。

“七血瞳第七峰,海防司值勤,前方之舟,報上身份。”威嚴的聲音,在這彼此靠近中,從海防司戰艦內傳出。

“第七峰捕凶司,許青。”許青望著海防司的戰艦,平靜開口。

海防司戰艦上的三十多個修士,明顯簇擁一人而站,被他們簇擁的是一個青年。灰色的道袍在他身上隨風飄動,目光如電,帶著強烈的威壓,一身凝氣大圓滿的波動,頗為不俗。

此刻他看著飛舟內的許青,目中有一抹淩厲之意閃過。

“許青?”在許青報上名字後,一個熟悉的聲音從海防司戰艦上,那三十多人身後傳出,很快人群後走出一人,正是周青鵬。

他神色帶著驚喜,向著許青打了招呼後,轉身恭敬的向那位凝氣大圓滿的青年低聲輕語了幾句。

青年麵無表情的點了點頭。

周青鵬抱拳,帶著喜悅從戰艦上一躍而起,落在了許青的飛舟上,笑了起來。

“許青,冇想到我們在海上相見,你是出海歸來?”

“出來有些時間了,準備回宗。”許青看了看海防司戰艦上那個青年。

“那是我老大,海防司的丁霄海。”周青鵬很是自豪的開口,隨後掃了眼許青的飛舟。

“你這遇到什麼事了,怎麼舟變的這麼寒酸……原本海防司是有權利檢查一切舟船的,你這裡就算了。”周青鵬笑了笑,又與許青寒暄幾句,在許青的祝賀中,他抱拳準備回去。

臨走前,他似想起了什麼,低聲對許青開口。

“對了許青,你回去後這段時間不要再出海了。我們海防司接到通知,近期海底有些不太平,我聽我老大說,似乎一些恐怖的存在,不知為何出現了身影。”

周青鵬說道這裡,神色內帶著心悸,冇在多言,轉身一晃,回了戰艦。

“恐怖的存在?”許青眼眸一緊,神色凝重,向著回到戰艦的周青鵬抱拳道謝。

很快,海防司的戰艦傳出了嗚鳴聲,調轉方向漸漸遠去。

而在許青目送中,此刻的海防司戰艦上,凝氣大圓滿的丁霄海側頭看了看遠處許青的飛舟,又看了看飛舟下海裡若隱若現的蛇頸龍,向著身邊彙報的周青鵬淡淡開口。

“周青鵬,你的這位同期,不簡單。”

周青鵬一愣,低聲道。

“丁師兄,之前捕凶司夜鳩行動時,傳聞有一人,以非隊長身份斬殺敵酋……”

“就是此人了。”丁霄海目中帶著一些深意。

周青鵬聽聞此話,神色不由恍惚,轉頭看向遠處許青的法舟。

隱隱的,能看到法舟上的少年身影,立在那裡,風浪起伏,卻難以撼動其絲毫。

----

量大管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