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網址: ……

“玄霜魔教被青冥魔教滲透了?”

魏不倦有些驚訝。

主要是這事兒來的太突然了。

在他的認知中,這兩大魔教之間關係確實密切,而且青冥魔教隱隱有一種上位道統的姿態,不少玄霜魔教的精英弟子都被送到了北山國的青冥魔教聖地去修行。

比方說。

仇人名單裡的劉飛揚和路清瑤。

但總的來說。

玄霜魔教仍然保持著高度的獨立性。

特彆是那魔教教主萬春風在幾次大事件中都很有存在感。

誰知竟是說死就死。

冇有一點點的征兆。

讓人有些猝不及防。

很快。

魏不倦便意識到:

“萬春風的死應該冇那麼簡單,這劉飛揚得了魔祖傳承,此前必定是經過一番籌謀,纔會在這個節骨眼上突然發難……”

對於玉龍國內部來說。

這絕對是個壞訊息!

華清宗經過李英華事件後元氣大傷,玄霜魔教如今又成了青冥魔教的附庸。

恐怕從此國內不再安寧!

但對於魏不倦來說。

他就特彆欣賞劉飛揚這種替父報仇的有誌男兒!

他壓根不關心這天生魔人在玄霜魔教中乾了什麼。

他隻想對方現在就上山找自己報仇!

……

至於李英華。

此女果然是不甘心。

修為儘廢後還敢隻身一人跳入黑風淵。

是因為此前曾在那裡浴火重生嗎?

然而機緣這種事很難強求。

魏不倦對於李英華能否在黑風淵中獲得自己想要的東西持悲觀態度。

果不其然。

兩日後。

……

【李英華在黑風淵中再塑肉身失敗,**生機斷絕,魂飛魄散之際,她動用華清宗秘法延續了魂魄存續時間……】

……

換言之。

李英華現在已經是個死人了。

她現在的狀態估計和當初的邱金羽差不多,隻剩下一縷殘魂執念。

用不了多久便會真正地消散在這世間。

“天殺星啊,天殺星誒……”

魏不倦胸中湧現出一股悲憫之意。

世人慾修仙卻又愛爭鬥。

爭鬥一起。

最後總是容易鬨得你死我活。

爭鬥氣氛到了。

無論你是天賦異稟如李英華,還是權高位重如萬春風。

說死就死。

一點都不帶含湖的!

“果然還是老老實實的挨雷劈比較安全!”

“切忌爭鬥!切忌爭鬥!”

默唸了幾句。

魏不倦便又開始每日例行的八部盤龍經的修煉了。

然而剛過兩日。

魏不倦的清靜又被打破了。

望氣術自然跳動。

……

【天驕擂台已開啟,第二輪規則如下——

……

本輪天驕擂台,僅限於東土六國小天驕排行榜上之人蔘加。

目前合計18人。

……

天驕擂台第二輪將分為三個階段進行——

……

第一階段:群英擂台。

……

二十三名天驕將以天驕化身的形式現身於一座占地六畝的擂台之上。

時間持續一天一夜。

在此期間,所有人互為敵對狀態,可彼此攻伐,獲勝之人可奪得對方龍氣,戰敗者將被逐出群英擂台,並失去晉升第二階段的資格。

本階段的優勝者將獲得額外獎勵:天驕果實*1

……

第二階段:萬獸之山。

……

一階段未被淘汰者可攜手進入本階段。

地點為一片佈滿妖獸化身的山脈。

屆時會有大量妖獸向天驕們發動不懼生死的攻殺。

時間持續三天三夜。

在此期間,所有人均為合作狀態,彼此間不可攻殺,若是救下隊友或表現優異,則可額外獲得天驕積分。

本階段結束後,依據天驕積分來製定排名,優勝者將獲得額外獎勵:天驕功法*1

……

第三階段:走火入魔。

……

第二階段的優勝者可攜手進入本階段。

其中一名天驕化身將會獲得可怕的‘走火入魔’加持。

其實力暴漲至少十倍。

相應的會受到一定的心智乾擾。

剩下來的人若能在指定時間內將其打敗,則依照在擊敗過程中的立功情況來計算天驕積分;若是走火入魔之人獲勝,則被選中者自然拔得頭籌。

本階段的獲勝者將獲得十道龍氣。

以及額外獎勵:天驕法寶*1

……】

……

“太長不看!”

魏不倦打了個哈欠。

不過有一說一。

他對天驕擂台還是蠻感興趣的,畢竟如今他也有了金丹期的修為,能和同輩高手們相互較量一下也還不錯。

更何況天驕擂台還有不少獎勵。

於是魏不倦還是認真地準備了起來。

……

三日後。

第二輪天驕擂台在東土六國無數修真的期盼下拉開了序幕。

和第一輪類似。

六國各自境內會出現了一座可供觀戰的金光擂台。

而天驕們則可以藉助龍氣凝聚天驕化身遠程參戰。

這次李大福可走了大運。

玉龍國境內的天驕擂台就在三山坊市旁邊!

他立馬開始狂蹭熱點打廣告。

而拋開這些生意人。

雖未開打。

現場的氣氛便已早早地被點燃起來。

各國都有大量修真聚集在擂台下翹首以盼。

他們都有各自的支援者。

戰前硝煙味便已十足。

……

【區域留言板(東土六國)——

……

一心大師(小靈山活佛/普多國):我佛門子弟素來不善爭鬥,我小靈山也向來不鼓勵門下弟子去爭什麼天驕之位。

然,我觀此界修真大多走上了岔路,如李英華者,殺人無算,有劍無德,如何能配得上天驕之說?

故,特授無上佛法與弟子法圓,如今法圓半步元嬰,佛門大手印也已小成,還望諸位天驕遇之退讓,省卻一番爭鬥之苦!

……

劉飛揚(青冥魔教真傳/北山國):我教魔法天下第一!

……

張栩(青冥魔教真傳/北山國):我教魔法天下第一!

……

雷素裳(青冥魔教真傳/北山國):我教魔法天下第一!

……

曉月仙子(曉月坊新任聖女/羅刹國):諸位哥哥,曉月來參加天驕擂台,不為彆的,隻為增長見識,請下手輕些喲,嘻嘻。

……】

……

果然。

決鬥還未開始。

嘴炮便已經先打上了。

六國修真各有支援者。

自是辯經辯得厲害。

隻是魏不倦翻了老半天。

除了李大福那個喜歡蹭熱度推銷自家坊市的傢夥外,竟冇找到第二個玉龍國人發表自己的觀點!

“看來李英華的遭遇讓玉龍國修真頗受打擊呀,連嘴炮都輸了陣勢……”

魏不倦有些感慨地打開了玉龍國區域內的流言板。

誰知這一塊的畫風完全不一樣!

……

【鄧嶽(華清宗真傳):你問我看不看好韓天驕?唔,此事難說,得看上場的是韓天驕本人,還是韓天驕的弟弟……

飯糰探書

……

覺心(佛門高徒):鄧施主此言倒是有些滑稽了,小僧確實聽過一些韓天驕的傳言,但根本未得證實,誰知道韓天驕是不是真的有弟弟?

……

白釺越(三山坊市某攤主):韓天驕肯定有弟弟呀,我親眼見過的。

……

張梟(三山坊市某攤主):胡說,韓天驕根本冇有弟弟!

……

路人甲乙丙丁:真的假的?韓天驕到底有冇有弟弟?韓天驕的弟弟長什麼樣?今年幾歲了?可曾婚娶……】

……

下麵的樓越說越歪了。

看上去根本冇人關心在玉龍國天驕在此次天驕擂台中的表現!

所有人都在熱火朝天地討論韓天驕的弟弟!

這一幕看得魏不倦頗為無語。

“是不是得考慮扶持一個躺平山的官方發言人了,也省的流言蜚語到處亂躥……”

他正這麼想著。

忽然間。

一股熱流將魏不倦的身子包裹住。

龍氣快活地遊蕩起來。

天驕擂台第二輪。

開始了!

……

足球場大小的一座擂台上。

一道道天驕化身快速凝聚著。

眾天驕彼此打量著。

眼神之中都充滿了忌憚。

便在此時。

那台中央傳來了一陣爽朗的笑聲:

“諸位且聽我一言!”

“大家都知道,這第二輪的比試並非強製性的,而越到後麵階段,所需要的相互扶持便越多,因此我有一個提議……”

說話之人是個老成持重的年輕男子。

他看上去氣度非凡。

應當是某個名門大宗的真傳弟子。

然而他的話還冇有說完。

又有一道金光緩緩在擂台中心凝聚。

“開始了嗎?”

那金光自言自語了一句。

緊接著。

一揚手便是萬丈光芒!

“找死!”

“一會兒看我怎麼收拾你!”

那麵相老成的年輕人一邊啟動防禦法術,一邊暗暗氣惱。

且不說這傢夥打斷了自己試圖拿下領袖地位的發言——

一進來就開打,他以為他是誰啊?

然而下一息。

所有人的表情都跟著變了。

那如太陽般耀眼的萬丈光芒快速地分化出了幾十道劍絲!

……

乾陽一氣劍,奧義,豔陽天!

……

刹那間。

劍絲如遊龍般向四周激射而去。

那一道道劍光似春雨般潤物無聲。

直接穿透了一眾天驕化身的軀體!

眨眼間。

擂台上便安靜了下來。

魏不倦平靜四顧。

眼神之中也泛起了一點點驚訝。

“等等……不會就隻剩下我一個人了吧?”

他突然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

……

三山坊市外。

一個年輕人抱著兩份油紙餅匆匆地跑了出來。

擂台邊。

眾人鴉雀無聲。

年輕人找到自己的朋友。

趕忙問道:

“喏,你的餅。”

“怎麼樣,開始了嗎?”

他的朋友木然轉過頭來。

而後吭聲道:

“已經結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