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攤對麵。

張梟撓撓頭:

“小仙你這話就不對了,我族窮困,三百萬靈石還真是一筆不小的數目!”

聶小仙嗬嗬冷笑:

“大家都是石妖,就彆想糊弄人了,靈石於妖族根本無用,我們修行靠的是天地精華!百萬大山靈石礦那麼富裕,我就不信九百年積攢下來還會窮困!”

張梟沉默不語。

聶小仙用力地拍了拍攤子:

“快!快!快!給個說法,我很急!”

“急!急!急!”

張梟歎氣道:

“我須得請示大妖帝……”

說著。

他一瘸一拐地走到小攤背後的一條巷子裡。

在巷尾處。

有一間簡陋的院子。

張梟來到了院子中。

自水井下提出了一隻沉甸甸的桶子。

木桶底下壓著三張濕漉漉的符紙。

符紙顏色鮮豔。

上麵畫著如同妖獸眼睛般的圖紋。

張梟取出一張符紙。

沉吟片刻。

快速落筆。

不到一刻鐘的功夫。

那符紙忽然自燃起來。

燃儘之後。

那灰燼裡傳來了一聲淡漠至極的聲音:

“給!”

張梟微微鞠躬。

當下又在水井裡打撈了小半日。

這才湊齊30多個靈石袋。

給那在攤位上早已等的不耐煩的聶小仙送了過去。

“小仙,這可是咱們全族省吃儉用才……”

他的話還冇說完。

便被聶小仙一把奪了過去。

“行了,不是拖的實在冇辦法,我纔不會找你要呢!”

聶小仙大大咧咧地說道:

“你這個人情我記下了,要不要寫張欠條?”

張梟聞言悚然一驚:

“彆彆彆!”

“千萬彆!小姑奶奶,您要靈石那是給我麵子,隻能是討要,絕不能是借!”

“您可千萬彆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聶小仙麵上得意一笑。

大搖大擺地走開了。

可心裡卻是不著滋味地一歎。

走過坊市公告時。

忽然聽到有人議論:

“聽說那玄霜魔教的閆長老已將那純陽劍胚煉成一口完美的純陽飛劍,不日便可交付給那東海散修完成委托,一想到他這一進一出便可淨賺幾十萬靈石,我這心裡真是難受哇……”

聶小仙聞言隻覺脖子一涼。

趕忙快步離開。

……

【近期經曆——

……

靈荒界5月中旬。

聶小仙(你的座下童子)從石妖張梟手中奪取了三百萬靈石……】

……

“這靈石的來路果然有問題。”

魏不倦微微一笑。

自從聶小仙的命格對自己敞開之後。

近期經曆也終於儘在望氣術掌控之中。

這不。

小小石妖便露出了馬腳。

“奪取?這小妖還真是謹慎,這是生怕不小心剋死自己人……”

魏不倦打定主意。

她敢往回拿靈石自己就敢收。

來多少收多少。

他倒要看看這石族有多少底蘊庫存!

不過。

這聶小仙也有些心機。

明明拿了靈石。

卻一直在三山坊市附近徘徊晃悠。

兜兜轉轉足足過了兩個月。

她才風塵仆仆地歸來複命。

……

“稟上仙,幸不辱命!”

“三口劍胚全賣完了,靈石在這兒您點點,不過,此次賣完之後,市場上或許對純陽飛劍的需求冇那麼大了……”

聶小仙一臉精疲力竭地訴說著。

彷彿為了這三百萬靈石她是費儘了千辛萬苦。

魏不倦自是不吝稱讚。

見聶小仙眼神忐忑不安。

他立馬開口安撫:

“無需擔憂,我也知道劍多了不好賣的道理,接下來這段時間,你便不用去販劍了……”

聶小仙大喜。

卻聽魏不倦又道:

“自你封神以來,態度端正,屢立奇功,也是時候讓你乾些與我更親近的活計了。”

聶小仙聞言大喜:

“不勝榮幸!”

“跟我來吧。”

魏不倦用震動瓶一攝。

那聶小仙的遊神立刻從仙人廟被攝到了黎水平原的黃泥湖上空!

看到那熟悉的景色。

聶小仙眼睛不由一酸。

然而魏不倦卻冇有給她觸景生情的機會。

他拘著聶小仙一路下沉。

很快便來到了之前選定的那座火室裡。

此地堆滿了各式各樣的礦石材料。

最中央則是一個大火坑。

旁邊還有些凡俗鐵匠用的操作檯和器物。

環境頗為酷熱。

他們到的時候。

已有一名麵貌俊秀的童子正在前前後後地忙碌著了。

但見他在禁製之中飛來飛去。

又是鼓風又是淬火的。

聶小仙心中突然有了一種不祥的預感!

“這是羅小田,亦是我麾下童子,如今乃是月影河的河神,你倆以後多親近走動……”

魏不倦簡單介紹了一下。

“小田是河神,不方便離開水眼太久,所以此處的工作,便先交由你來完成。”

“此間火室關係到我未來煉製諸多法寶,可謂意義重大……”

“你可願意?”

一聽到‘意義重大’。

聶小仙頓時一咬牙:

“我願意!”

她心想:

不就是吹吹風、過過火嘛!

是有些難熬了些。

但隻要能對這躺平仙人好。

她吃再多的苦也值得!

“剋死他!”

“剋死他!”

她在心裡默唸著。

……

魏不倦當下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既如此,小田,你來教她打鐵!”

羅小田順從地飛了過來。

手裡還拎著個大鐵錘。

望向聶小仙的眼神裡充滿了不善。

“打鐵?”

聶小仙頓時愣在了那裡。

“是丫是丫!”

羅小田用力舞動手裡的錘子:

“先把全部的五金之精鍛造成方方正正的錠狀,方便上仙日後使用……”

聶小仙的目光默默地掃過了現場。

旋即鬆了一口氣。

還好。

這間火室裡的五金之精數量不算太多。

最多忙活幾個星期。

應該也能完成任務了。

聶小仙臉上又有了些光彩:

“就隻有這些嗎?也不是很多嘛……”

誰知那羅小田頓時把腦袋搖地跟撥浪鼓似的。

他拉著聶小仙走出火室。

往旁邊地肺走廊一探。

下一息。

聶小仙身子一顫。

陡然瞪大了雙眼——

但見那走廊兩側被人用飛劍開出了無數個儲藏室。

每間儲藏室裡。

都堆著密密麻麻的五金之精!

“你……你會幫我的,對嗎?”

聶小仙如同看待最後的救命稻草似的望著羅小田。

羅小田欣然點頭:

“當然啦!”

“上餡兒說過了,我要幫你,嗯,足足三天呢!”

……

……

【聶小仙開始學習鍛造,鍛造失敗,五金之精損失 1】

……

【聶小仙開始學習鍛造,鍛造失敗,五金之精損失 1】

……

【聶小仙開始學習鍛造,鍛造成功,你獲得了一塊五金之精(製式錠狀)】

……

“學的蠻快的嘛!”

水府寒玉軟床上。

魏不倦愜意地伸了個懶腰。

有人幫忙乾活是要舒坦許多啊。

“可惜夔牛後裔太笨了,不適合乾鍛造這種活兒,往後還是得想辦法招些獄友來,最好是有一技之長的那種……”

思索間。

望氣術忽有感應。

……

【你所關注的修行者有異常動靜——

……

李英華(天殺星/修為儘廢)獨自一人跳入黑風淵中,生死不知!

……

劉飛揚(魔人轉世/魔祖青睞)在青冥魔教的支援下暗殺了玄霜魔教教主萬春風,完成了對玄霜魔教的權力滲透和顛覆!

至此。

玄霜魔教正式淪為青冥魔教的附庸!

……

劉飛揚成為新一代玄霜魔教的教主,意欲追究殺父仇人(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