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不凡尷尬了,想說什麼,但還是說不出口,就好像有什麼東西噎在了喉嚨口一般。

像孫熙恬這種極品,的確是尤物中的尤物,加之她道上的氣質,28歲成熟女人的氣質,兩種氣質完美結合,創造出一種極致。

過了一分鐘,孫熙恬坐了上來。

林不凡頓時毛孔打開,感覺身上有一團壓著,那種感覺很舒服。

“力道還可以嗎?”孫熙恬捏著林不凡的肩膀問道。

“可以。你怎麼也學按摩?”

“我既然要轉型,自然自己也要懂一點纔好呀。”

“也對。”

孫熙恬很有按摩的天賦,按得林不凡全身舒坦,特彆是拉筋脈,孫熙恬手勁很大,力道很足,轉頭大腿骨的時候也“哢嚓哢嚓”的響。

“你還真是個人才。”林不凡忍不住表揚道。

“其實這種轉動關節,扭脖子什麼的,跟我打架擰斷彆人的手腳一個原理。”

聽了這話,林不凡哭笑不得。

按了半小時後,孫熙恬就給林不凡上了精油,開始做活血的筋脈疏通。

她的手就好像一條水蛇交錯在背脊遊動,說不出的酸爽。

“林少,我這幾天學習管理學,經濟學,突然有一個想法。”

“說來聽聽。”

“現在的美容院用的都是國外的牌子的護膚品,我想等以後美容院做大了以後,開創自己的護膚品牌,另外,現在的女人都愛美,美容院可以做一些紋眉啊,紋身啊,產後身材恢複等項目,我想一定很賺錢。”

林不凡心裡驚歎,“未來的你可是身價幾百億的女強人呀。”

“幾百億?林少太看得起我了。”孫熙恬震驚的說道。

“嗬嗬,記住我的這句話,過十幾年,你就知道了。”

整個精油開背都十分的舒服,隻不過最後一招,讓林不凡有些吃不消,孫熙恬講整個身子貼在林不凡的後背上浮動按壓。

做完之後,二人走出了曼麗足浴店。

此時已經是晚上10點了。

“林少,我知道一家火鍋店味道不錯,不如我們吃個夜宵去吧。”孫熙恬提議道。

“也好,我正好餓了。”

開車半小時後,就到了川味觀火鍋城,生意很火爆,這家店冇有包廂,隻有大廳堂吃。

二人落座,點了菜,就聊著生意上的事情。

林不凡發現孫熙恬很有做生意的頭腦。

看著她侃侃而談,林不凡有種說不上的滋味。

成全,或者說造就一個百億富豪,這種感覺真的妙不可言。

“怎麼這樣看著我?”孫熙恬發現自己林不凡目不轉睛的看著自己,“我說錯什麼了嗎?”

“冇有冇有,我隻是覺得你很有魅力。”林不凡指的“魅力”是說孫熙恬在生意上,人格上的魅力。

但孫熙恬會意錯了,她以為林不凡對自己有意思了。

“能讓林少欣賞,是我的榮幸。來我敬你一杯。”

二人喝著啤酒,吃著火鍋,十分的愜意,林不凡好久冇有如此放鬆了。

孫熙恬也很久冇有和男人喝的那麼舒服了,她的地位擺著,不允許她放縱,雖然表麵很風光,但她一直忙於道上的事情,擺出極道女人的姿態,男人雖然垂涎她的美色,但認識她瞭解她的男人都怕她三分。

就好像玫瑰一般,想摘下,但又怕刺手。

孫熙恬也是個女人,也想有個人能傾述聊天。

二人喝了十幾瓶啤酒,一轉眼也到了淩晨了。

大堂也隻剩下三桌客人。

“差不多了,我們走吧。”林不凡給她遞過去一根華子說道。

“嗯,我上個廁所。”孫熙恬火鍋吃的熱氣騰騰,外套也脫掉了,她裡麵穿著是一件緊身的吊帶衣,澎湃的圍度,讓人側目。

孫熙恬進了衛生間,方便之後,就對著鏡子整理頭髮。

這個時候一個醉醺醺的中年男人走了進來,打開一個格子間就開始方便,孫熙恬也不理會。

片刻後,男人搖搖晃晃的走了出來,來到洗手檯洗手,此刻孫熙恬整在補妝。

“美女……你可真好看,陪哥哥玩玩唄,哥哥有錢。”說著男人就從口袋裡掏出錢包抽出一疊錢,“夠不?嘿嘿……”

孫熙恬冷冰冰的看了一眼他。

“咋的,跟哥哥裝清純呀,哈哈哈,來,親一個。”男人鹹豬手朝孫熙恬伸過去。

手到胸前的時候,孫熙恬一把反扣男人的手腕關節,痛得男人齜牙咧嘴。

“啊……痛痛,你個臭娘們,找死是不是?”

孫熙恬眼色一沉,一把抓住男人的頭,直接朝鏡子撞了過去。

“彭”的一聲,鏡子粉碎。

男人額頭飆血,人軟綿綿的倒了下去。

“哼!”孫熙恬冷冷的看著男人,再次洗洗手,走了出去。

坐到位置上後,林不凡已經把賬單結了。

“你怎麼把賬單結了,應該我請你的。”孫熙恬內疚的說道。

“我們都是一家人,何必那麼客氣呢。抽完這根菸,就走吧。”林不凡眯著眼睛抽著華子。

幾分鐘後,二人起身走到了外麵。

夜晚的風很狂,也很冷峻。

林不凡看著孫熙恬,拉攏了她的外套,關切的說道:“多穿點衣服,女人的腹部和膝蓋要好好保養,不然老了會有風濕病的,以後多穿褲子,你腿很好看,穿褲子一樣性感的。”

自從父母去世後,就冇有人說過這種暖心的話語了。

孫熙恬頓時心裡暖暖的,“林少,謝謝你。”

“這有什麼好謝的,傻瓜。”

孫熙恬咬了咬唇瓣,說道:“林少,你喜歡比自己年紀大的女人嘛?”

林不凡原本就是大叔的靈魂,笑了笑說道:“當然了,你這種28歲的女人,是最有味道的年紀,哈哈哈……”

孫熙恬紅了臉,心裡想說:要不要去自己家坐坐,但有些開不了口。

“那麼我打車走,你開車注意安全。”

就在二人要分彆的時候,川味觀內跑出來4個男人。

“臭婊子,你給老子站住。”是廁所裡那個男人,還有他的三個同伴。

孫熙恬臉色一淩,惱怒了:“你還嫌打的不夠嗎?”

“媽的,老子要弄死你。”男人叫罵道。

“怎麼回事?”林不凡問。

“剛纔這男人在廁所裡想調戲我,我就教訓教訓他。林少,你在一邊看,我會解決的。”

“傻瓜,哪有男人站在旁邊看女人打架的。”說著林不凡站到了孫熙恬的身前。

孫熙恬心旌搖曳,就好像春天花朵綻放了一般。

出道以來,自己都是帶頭打架,還冇哪個男人站出來保護過她。

“小子,你還挺有種,先把你打得滿地找牙,然後再對付你的女朋友,今晚非辦了她不可。”醉酒男人口出汙言穢語。

他話音剛落,林不凡一拳就過去,他用的是部隊格鬥術,精準的打擊敵人的脆弱點,幾個回合,就把4個男人全部放倒在地。

孫熙恬心裡感喟,自己也不是林不凡的對手。

“林少,謝謝你保護我。”孫熙恬露出了從未有過的小女人樣子,嬌羞的說道。

林不凡不放心她,說道:“我送你回家吧。”

這正是孫熙恬要的。

半小時後,就到了孫熙恬住的排屋。

房子有些老舊,是她父親這輩留下來的老排屋了。

“那麼我就走了。”

“林少等下。”孫熙恬發現林不凡手上有劃傷,應該是打架的時候劃開的,“你的手……”

“哦,不礙事。”

“消消毒吧。隨便進來喝口茶。”

“也好。”

進了屋,孫熙恬就去拿膠布和消毒水。

林不凡打量屋子,一共兩層,傢俱高檔,中間的壁爐可以生火,陽台放著各種鍛鍊的器具,有啞鈴、彈簧拉鉤等。

孫熙恬走了過來,蹲在地上,給林不凡的手消毒。

“你一個人住啊?”林不凡隨便聊著。

“嗯,我爸媽過世後,就我一個人住了。”

“你雖然看著剛強,但畢竟是女人,父母不在了,這些年一定很落寂吧。”林不凡一句話就戳中了孫熙恬的內心。

“嗯……”

“雖然你的身份是大佬,但肯定也是逼不得已的吧,哪個女人不想過正常的生活,找個愛自己的老公,生個娃。”

孫熙恬也是逼不得已走上混社會這條路的,大學畢業後,父親病危,派內蠢蠢欲動,少壯想要奪權,元老都是跟著父親的打天下的哥們,他們希望孫熙恬能繼承父親的位置。

父親冇有強迫孫熙恬,讓她自己選擇。

孫熙恬選擇了繼承家業,因為不繼承,那些少壯也不會放過自己,她從小耳染目濡道上的紛爭,已經很清楚規則了。

就在父親出殯的那天,孫熙恬先發製人,清理了少壯派,穩住了局麵,然後又去紋了鳳凰圖,將自己徹底黑道化。

她也曾經想當個正常女人,也想過風平浪靜的生活。

這些年腥風血雨,戰戰兢兢,自己本想當男人心中的女神,卻不想活成了男人心中的大哥。

“你怎麼了?”見孫熙恬掉落眼淚,林不凡驚訝的問道。

孫熙恬身體一陣躁動,突然就壓到了林不凡的身上,瘋狂的吻著。

林不凡被吻得懵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