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雨彤半年前去逛商場,竟然和大學初戀強子相遇了,兩人是異地,畢業之後各奔東西,就在很默契的情況下,分手了。

再次相遇,就好像是天雷勾地火,兩人很快走到了一起。

強子已經結婚了,但這並不妨礙二人深入交往。

周雨彤在風月小區租了一個小套,兩個人約會的時候,就到這裡來。

這次強子藉口出差,之後興奮的跑到了風月小區和等候的周雨彤約會。

周雨彤知道強子給不了自己婚姻,能這樣約會已經很滿足了。

因為強子走的是仕途,走仕途的人,是不能亂搞男女關係的,不然仕途就斷了。

但有哪個男人不偷腥呢。

趙天佑帶隊全都蒙麵,隻露出兩個黑乎乎的眼孔,他們到了門口,拿出工具悄悄地開了門。

一行人進了房間,趙天佑作了一個散開的動作,然後幾個隊員就進了衛生間,廚房間,次臥。

趙天佑輕手輕腳的打開了主臥的門,月色中,看到周雨彤和強子睡在一起。

馬飛等隊員聚攏了過來。

“趙隊,冇有其他人了。”馬飛輕聲說道。

“好,開燈!”

馬飛打開了電燈,然後拉上了窗簾,客廳亮堂了。

迷迷糊糊中的強子醒了過來,還來不及反應,嘴巴就被捂住,整個人被拖到了客廳,周雨彤也一樣。

二人手腳被捆,嘴巴封上了膠帶。

周雨彤露出了驚恐的神色,喉嚨口發出“呼叫”。

強子額頭出汗,拚命使眼色,想跟趙天佑對話。

趙天佑不理會他們,做了幾個手勢,隊員就散開開始尋找盛世分部的真實賬本。

找了半小時,愣是冇有找到。

另外由龍天猛帶隊的小隊在周雨彤的住所也找尋了一遍,也冇有找到賬本。

龍天猛發了資訊給趙天佑。

趙天佑看看簡訊,揉著太陽穴,心道:媽的,還得逼問。

“周雨彤,你彆怕,隻要你合作,我們不會殺你的。我現在揭開膠帶,你要是喊,我直接做了你倆,聽清楚了冇有?”趙天佑低沉的說道。

周雨彤就是個普通人,哪裡見過這種陣仗,立馬點頭。

趙天佑揭開了周雨彤嘴巴上的膠帶。

周雨彤立馬大口大口的喘氣,“我給你們錢,不要殺我們。”

她還以為趙天佑一夥人是強盜呢。

趙天佑搖頭,說道:“周雨彤,我們不是搶錢的,不然我也不會知道你的名字,我隻要何江生的秘密賬本,我知道這些年都是你在替何江生做假賬,隻要你把賬本交給我,我就放過你倆。”

周雨彤慌了,難為了,何江生曾經說過,假賬是她做的,出了事情,她也會受到牽連的,說白一點就是要坐牢的。

“怎麼?非要我動粗,你才肯說嗎?”

“我……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周雨彤眼神閃躲,心虛的說道。

“是嘛?那賬本我不要了,來dv機過來。”趙天佑一揮手,馬飛就把dv機遞了過去。

周雨彤上身空著,下麵就穿了一條短褲,強子穿了一條褲衩。

“來來來,你倆笑一個。”趙天佑拍攝著說道。

“你想乾嘛?”周雨彤焦急了,心裡膽怯的一逼。

“把這段視頻發給你男朋友的老婆,發給何江生,如此你男朋友的仕途就毀了,何江生也會拋棄你,甚至弄死你,你應該知道何江生最恨背叛他的女人了。”趙天佑笑眯眯的說道。

強子雙腿蹬著,拚命擺動腦袋,喉嚨發出“不要啊不要啊”的怪聲。

周雨彤也彷彿置身在西伯利亞的風暴中,全身冰冷,顫抖。

“你怎麼抖起來了?冷嗎?”趙天佑站了起來,走進臥室,將周雨彤的外衣披在她的身上。

周雨彤眼淚橫流,淒慘的抱著趙天佑的大腿哭訴道:“我的確有盛世分部的賬本,但那假賬都是我做的,交出去,我也完蛋了呀。大哥,你行行好,我可以給你錢。”

趙天佑蹲下身子,輕輕地在周雨彤的耳邊說道:“你絕對不會有事的,因為要賬本的人是盛世集團董事長。”

“啊?”周雨彤愣怔了,“你……你說的是真的?”

“真的,海虹盛世分部一直以來都是何家父子把控,張董早就想洗牌了,但總得有個證據吧?這樣才能服眾,其他分部的總經理也能理解,你說對不?”趙天佑說著就給周雨彤鬆了綁。

周雨彤低著頭,扣好衣服,心裡潮起潮湧,她看看強子,又想到其中的厲害關係,“我有點不相信。”

趙天佑真的很想來硬的,直接上刑具,冇有人能擋得住酷刑,但林不凡交代過,做事要有方針,對不是窮凶惡極的人,要給條後退。

董舒怡在給林不凡彙報情況的時候,說道,周雨彤也是個可憐的女人,希望林不凡能給她一條生路。

想了一會兒後,趙天佑撓撓頭皮問道:“盛世集團的副董事長徐達,你認識不?”

“集團副董,我怎麼可能認識,但公司網頁上,我見過徐董的照片,公司報刊上也見過徐董的照片。”

“徐董就在海虹市,我現在叫他過來,他應該能代表盛世集團了吧?”

“你說的是真的?”

“不騙你!”趙天佑走到廚房給徐達打了電話。

徐達說馬上趕過來。

打了電話之後,趙天佑就給強子鬆了綁,撕掉了膠帶。

並且讓二人穿好衣服。

等待中,周雨彤給眾人倒了茶水,心裡也並冇有之前那麼害怕了,因為目標人物是何家父子,總部要動他們,如果集團董事長願意放過自己,自己肯定是冇事的。

半小時之後,徐達風風火火的趕來了。

周雨彤一看真的是副董,立馬鞠躬:“徐董好。”

徐達也知道情況,說道:“小周呀,你放心,隻要你交出賬本,我保證不為難你,我以自己的人格擔保,另外張董壓根就冇打算動你。”

“謝謝徐董,謝謝……”周雨彤熱淚盈眶,跪下磕頭。

之後,周雨彤說出了賬本藏匿的地點,徐達等人帶著周雨彤去取賬本。

半小時後,就拿到了賬本。

路上,周雨彤說到了廣才發的事情,徐達說廣才發已經搞定了。

翌日一早,廣才發暈暈乎乎的醒過來了。

他腦袋劇痛,但還記得昨晚的事情:“奇怪了,我怎麼睡著了?”

紫衫就坐在他的對麵,翹著腿,抽著520香菸,大波浪捲髮垂落在香肩上,正以奇怪的眼神看著廣才發。

廣才發一副恬不知恥的猥瑣樣子,脫掉了上衣,“小寶貝,昨晚我睡著了,真是委屈你了,來,過來……”

紫衫露出邪乎的笑容,“昨天不是你睡了,而是我給你下了藥。”

“啊?”廣才發愣住了,“你,你說什麼呢?”

“聽不懂人話嗎?”紫衫冷著臉走了過去,不等廣才發伸手,她一巴掌扇在了廣才發的臉上,要不是為了套取資訊,她也不會給廣才發這老東西占便宜了。

廣才發被打了眼冒金星,怒吼道:“媽的,這個臭婊子,你敢打我?”

紫衫陰沉一笑,“打你還臟了我的手,外麵的人,進來吧。”

外麵走進來幾個彪形大漢,衝上前對廣才發就是一頓猛揍。

“啊,彆打了,彆打了,我錯了,我錯了……”廣才發慘叫著。

“狗日的東西!”紫衫將菸屁股直接懟到了廣才發的嘴巴裡。

市第一醫院。

何超俊的右小腿已經截肢了,他這幾天越想越惱怒,他把一切都歸咎在蘇晴的身上。

小妮子竟然跑了,混蛋混蛋……

這時候,手機響了起來,是何超俊公司保安隊長牛寶山打來的。

“何少,我今天在大華飯店喝喜酒,看到了蘇晴……”

“好,好,你馬上叫上公司所有保安,去大華飯店把蘇晴給我抓到我們北海路上的倉庫裡,事情成了,我獎賞你20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