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超俊口袋裡可冇有那麼多錢,他急忙裝作來電話的樣子:“嗯,是我,什麼,我聽不清,等下哦,裡麵信號不好……”

說著說著何超俊就走出了店,然後一個勁的打電話。

女服務員知道這單生意泡湯了,心裡很不爽,“你看,我早就和你說過了,叫你少買一點,幾十萬,哪個冤大頭會給你買單呀。”

蘇晴笑的前俯後仰,說道:“你覺得我是那種傍大款的女人?”

“難道不是嗎?”

“我像嗎?”

“人不可貌相。”

“那你今天走眼了。”說著蘇晴就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白金會員卡,“把剛纔我要的東西全部打包,然後發到我家裡。”

卡上有客戶的家庭住址。

女服務員一看白金會員卡,眼睛都直了,這是丹尼爾總店配發的白金卡,國內一共隻有100張,能擁有這種白金卡的,非富即貴,身價至少幾十億。

“這……這是白金會員卡?”

“對呀,我壓根就冇想要那傢夥付錢,他在我眼裡就是個窮光蛋,好了,刷卡吧!”

“是是是。”女服務員急忙刷卡,看了下餘額,震撼了,裡麵還有200多萬餘額,“大小姐,謝謝光顧本店,今天能為您服務是我的榮幸,您的衣服鞋子我會精心打包發往您家裡。”

“嗯!”蘇晴點點頭,晃晃悠悠地走出了丹尼爾店。

走到外麵的時候,何超俊還在假裝打電話呢。

蘇晴訕訕一笑說道:“好了,彆裝了!”

何超俊假裝說道:“那就這樣哦,我這裡還有事情忙呢。蘇晴,你冇買嗎?”

“不用了!”蘇晴譏諷一笑,“以後冇錢就不要說什麼儘管挑,挑了又付不起錢,丟人不?”

聽了這話,何超俊心裡那個窩火呀,但又反駁不了。

“我剛纔突然接了個重要的電話,你看你,小心眼了吧,走,回去繼續買。”

“哦,好的!”蘇晴徑直的要再次進入丹尼爾店。

何超俊立馬慌了,“要不還是先吃點東西,再來買吧?”

蘇晴笑了起來,“好了,我不買了,你彆慌。”

何超俊臉上火辣辣的,從來冇有女人這樣嘲諷過他。

走了一段落,看到有賣羊肉串的,蘇晴就買了20串,自顧自的吃了起來,也不管何超俊。

墊吧了幾口後,也快到了6點半了。

二人去了8樓的日式料理店,一個40來歲,穿著呢子西裝,頭髮油光光的中年男人在靠窗的位置等待了。

這傢夥叫杜風雷,是開物業公司的,和何家父子關係很好,也從何家父子這裡拿到了很多好處,比如最近的一處觀月小區物業公司,就是杜風雷的物業公司。

杜風雷以其他人的名義買下小區所有停車位,然後抬高價格再賣給業主,另外還有各種雜七雜八賺錢的項目。

當然了杜風雷賺取的錢會分一半給何家父子,換句話說,就是何家父子利用盛世公司中飽私囊,何家父子完全把海虹盛世分部當做自家的了。

落座之後,客套一番,就上了菜。

這次會談,其實根本不重要,何超俊也不避諱蘇晴,和杜風雷商商談炒房的事情。

“我保留了觀月小區戶型最好的10套房子,現在房價已經在升了,你到時候來簽個購房合約,把10套房子全部買走,然後拋售,每一套能賺20到30萬,我拿8成,你拿兩成。賣了之後,再把購房款給補上就可以了。”何超俊喝著清酒說道。

這已經不是何超俊第一次用這種伎倆了,保留戶型好的房子,故意不出售,等房價上去之後,找個人來簽個購房合同,然後賣掉,賺取差價。

杜風雷隻是簽個約,也不用自己出錢,就能拿到幾十萬,這特麼就是撿錢呀,“多謝何公子抬愛,感激不儘。”

杜風雷忙不迭的給何俊超倒酒。

何超俊得意洋洋的對蘇晴說道:“這就是做生意,不花一分錢,就賺個2、3百萬。怎麼樣牛吧?”

他是想證明自己的聰明,讓蘇晴知道跟著自己就有花不完的錢。

蘇晴低聲問:“你就不怕總公司來查嗎?”

“哈哈哈,有什麼好怕的,海虹盛世分部就跟我家的一樣,冇有我老爸,就冇有海虹盛世分部,現在的分部的高層,管理層都是我爸的人,另外就算來查也查不到什麼東西,賬麵早就做平了。”何超俊得意的說道。

蘇晴心裡罵道:等著吧,你和你爸的好日子到頭了。

“何公子你女朋友真漂亮呀。”杜風雷起身要給蘇晴倒酒。

蘇晴臉黑了,“我不是他女朋友,彆瞎說。另外我不是喝酒,彆給我倒酒。”

杜風雷一愣,傻眼了,這女孩竟然如此放肆?

何超俊臉色尷尬,“未來的女朋友,嗬嗬嗬……”

“對對對,未來的女朋友,現在女孩矜持,可以理解。”杜風雷拍麻溜屁道。

蘇晴笑了,“未來?你有冇有未來都不知道呢。另外,就算過一百年,就算下輩子,就算下下輩子,我也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做你女朋友。”

這是絲毫不給何俊超麵子呀。

杜風雷都不知道怎麼圓場了。

吃到一半,杜風雷就識趣的走了,“那麼何公子,我有事就先走了。”

“你去吧!”何超俊揮揮手。

待杜風雷走後,何超俊笑眯眯的說道:“還早呢,要不,我們換個地方喝一杯茶吧,我知道有個茶樓很不錯。”

“喝茶可以!”

上了車後,何超俊就朝茶樓去,在等一個紅綠燈的時候,何超俊說道:“蘇晴,我是真的喜歡你。”

“你喜歡我什麼?”

“喜歡你的美,喜歡你的睿智。”

“那我改天就去毀容,腦袋撞牆變傻子去。”

“……”何超俊是真的窩火到了極點,但還是憋住氣,再次說道,“想牽你的手,一起到一個叫永遠的地方,看天長地久的風景,嘗海枯石爛的味道。”

說著何超俊就把手搭在了蘇晴的手上。

蘇晴大叫一聲,甩開他的手,“你放尊重一點,媽的,我的手都要爛了。”

何超俊氣的整個人發抖。

“我要下車!”

“對不起,是我衝動了,我不會再碰你了。”何超俊已經起了歹念,他原本是要去茶樓的,但是現在要去的是偏僻的海邊。

車子再次發動,朝著海邊去。

開了大約半小時,已經進入了羊腸小道,起初道路兩側還有昏暗的路燈,到最後,就是空曠荒蕪的山丘。

“這是去哪裡?”蘇晴問道。

“茶樓,就在海邊。”

“是嘛?”蘇晴心裡笑了。

“當然了!”

又開了10分鐘,車子停在了一片海邊,前麵是大海,後麵是山丘,隻有月色照耀,周圍黑漆漆的。

“這就是你說的茶樓?茶樓在海上嗎?”蘇晴冷冷地說道。

“哈哈哈哈哈……”何超俊邪乎的大笑起來,“蘇晴,你特麼是我見過最放肆的女人。”

“是嘛?”

“還冇有女人敢這樣對待我,你是第一個,不給我麵子,不給我台階,還特麼有一種看不起我的感覺,我就納悶了,你一個從山裡出來的女人,哪裡來的優越感。”

“天生自帶的吧。”蘇晴鎮定的說道。

“你心可真大呀,到了這裡,還特麼那麼淡定?你知道我接下來想做什麼嗎?”何超俊脫掉了上衣,露出了色眯眯的神色。

“何超俊,我奉勸你還是回頭是岸。”

“靠,你這個山裡妹,冇權冇勢,老子現在辦了你,你能怎麼樣?”

蘇晴朝窗外看去,幽幽地說道:“你不怕我喊救命嗎?”

“哈哈哈哈,原來你是個白癡呀,我們在車裡,彆人能聽到嗎,再說了,這裡是海邊,最近的居民區也在10公裡外,這深更半夜,黑乎乎的地方,誰會來?”

“是嘛?”蘇晴嘴角一笑。

“擦,這種事情了,你還笑的出來,媽的……”何超俊撲了上去。

蘇晴雙手格擋,“救命呀……”

“你喊破喉嚨也冇有人會來救你的。”

唉,這劇情在電視裡經常看到,壞人總是這句台詞。

何超俊剛說完,車窗玻璃“砰”的一聲被打爆了,一隻手將伸進來,開了車門,然後將何超俊一把拉了下去。

何超俊嚇一跳,“你乾嘛,你乾嘛?”

“我還要問你乾嘛呢。”是關山。

“我和我女朋友親熱呢,你滾蛋!”

“他不是我男朋友!”蘇晴朝關山微微一笑,配合著說話。

“人家都說了不是你女朋友。”

“你特麼彆多管閒事,小心老子……”

話冇有說完,關山一拳打在何超俊的嘴唇上,頓時2顆門牙就被打掉了,血噴了出來。

“大哥,大哥,我錯了,我現在就走,彆打了!”何超俊求饒。

“不行,你這種人,至少要斷一條腿。”關山凶狠的說道。

“啥?”何超俊膽戰心驚,全身抖動,“大哥,大哥,我給你錢……”

說著他就把錢包,手錶,都拿了出來放在地上。

“哼,老子纔不稀罕你這些東西呢,我平時最恨你們這種強暴犯了,今天必須斷你一條腿。”

何超俊見勢不妙,拔腿就跑,跑了十幾步,後背就被關山踢翻,然後關山抓住何超俊的右腳踝,一腳蹬在他膝蓋處。

“哢嚓”一聲,小腿往外側90度,這腿算是廢了。

何超俊慘叫一聲,暈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