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渾天龍見大勢已去,心裡開始恐慌,但他還是想裝一裝,“我在海虹市還有幾百個兄弟,要是我不能活著回去的話,你們就完蛋了。”

關山一聽這話,惱怒的一腳踹在渾天龍的後脊背,渾天龍幾個趔趄就倒地了。

“就你那些烏合之眾的小弟,還敢叫囂,不知死活的傢夥,老闆,讓我先拔掉他的皮再說吧。”關山對林不凡忠心耿耿,他看到林不凡身上的傷痕,再想到渾天龍用那麼殘酷的手段要凍死林不凡,心裡早就憋著怒火了。

林不凡右手還不能抬起來,大腿被藏獒咬的傷痕已經做了簡單的包紮,“你認為你還有活路嗎?”

渾天龍感覺到了林不凡身上濃濃的殺氣。

“我可以賠你錢。”渾天龍大言不慚道。

“哈哈哈哈……”林不凡大笑,“你認為我缺錢嗎?”

關山見渾天龍還不知天高地厚,怒吼道:“你的小弟已經全部都被徐達拿下了,你的場子也都毀了,你特麼還真把自己當老大了?老子殺了你。”

關山怒氣沖沖的朝渾天龍去。

“住手!”林不凡阻止道。

關山停下了腳步。

林不凡邪乎的笑著,“直接乾掉你,實在是太便宜你了,你不是很喜歡鬥狗嗎,嘿嘿……”

渾天龍渾身一顫,頓覺不好。

隨後趙天佑牽來了兩頭藏獒,放進了籠子裡麵。

“不不不……”渾天龍慌了,牙關都打顫了,他不是飼養員,這些狼狗啊,鬥牛犬啊,藏獒根本不認識他。

“怕了?”林不凡睨著憤怒的目光,冷冷地說道,“好歹你也是個老大呀,怎麼一點冇有老大的風範。”

突然籠子裡傳來藏獒低沉的吼叫,原本中午它們應該開飯了,但由於關山等人的進攻,導致它們冇有吃上午飯,此刻它們已經饑腸轆轆。

“放過我吧,我把所有的錢都給你,然後離開炎夏,給條生路吧。”渾天龍哀求道。

“求人還站著的嗎?”林不凡輕蔑道。

“撲通”一聲,渾天龍重重地跪在了林不凡的麵前,磕頭認錯,“之前是我有眼無珠,不知小兄弟的實力,給我一條活路吧。”

林不凡睨眼看他,冷笑道:“既然有眼無珠,那就把眼珠子挖了吧。”

“不不不,我這隻是形容詞,小兄弟,小兄弟,放過我吧,我知道錯了。”渾天龍磕頭如搗蒜,額頭出血,恐懼使他涕淚橫流。

林不凡笑了,“一句錯了就完事了嗎?那還要公序良德何用,還要阿sir何用?你特麼就是典型的地獄空蕩蕩,惡魔在人間,關山,你還等什麼?冇聽到我剛纔的話嗎?”

關山露出了興奮的神情,抽出匕首一把扼住渾天龍的脖子。

“不要啊,不要啊,各位大哥放過我吧,我什麼都願意做,我可以做你們的狗,不要戳瞎我眼睛呀……”

“你特麼不配做我老闆的狗。”話落,關山手起刀落,就把渾天龍的兩隻眼珠子也戳了出來。

“啊……”渾天龍痛得撕心裂肺,歇斯底裡的喊叫著,他捂著流血的眼眶,痛不欲生。

李豔豔看到這一幕吐了。

林不凡揮揮手,讓隊員送李豔豔先去船艙房間。

趙天佑走過來,一把抓住渾天龍的衣領拖著他進了籠子裡麵。

聞到血腥味的藏獒,立馬興奮起來。

“饒過我吧,大哥,大哥……”雖然看不見,但渾天龍很清楚自己已經被關在了籠子裡麵。

林不凡點燃一根香菸,憤怒的說道:“當你把我扔進籠子裡的時候,你可想過饒過我?現在我隻是把你對我做的事情再做一遍而已。你有本事乾掉這兩隻藏獒,那我就放過你。”

“我怎麼可能打的過藏獒呢,大哥,大哥,我錯了,我現在眼睛都嚇了,你就放過我吧。”渾天龍此刻萬念俱灰,他萬分追悔,真不該對付林不凡的。

“打不打得過藏獒是你的事情,不是我的事情,人呀,總是在死亡麵前才知道懺悔,但太晚了,另外老子不是佛主,冇有憐憫之心,特彆是對待你這種人渣!”

話音剛落,兩隻藏獒就撲了過來。

渾天龍根本冇有招架之力,一條藏獒咬住了他的大腿,另一隻藏獒撕咬他脖子。

血飛濺而出,場麵很淒慘……

渾天龍雙腿顛簸著,嘴巴發出絲絲的聲音,此刻他已經喊不出來了。

不多時,他就掛了。

林不凡不屑的看了他一眼,說道:“死不足惜的傢夥!”

貨船朝著港口開去,該處理的人全部都處理了。

剩下的混混一個個噤若寒蟬。

下午1點就到了港口,徐達已經等候多時了。

林不凡下了船後,徐達就衝上去,激動的抱住林不凡,“不凡你冇事太好了。”

“徐達謝謝你。”林不凡由衷的感謝。

“說什麼話呢,這是我應該做的,而且……唉,也怪我,如果當初冇有和渾天龍有過節,那你也不用吃苦了。”

“你也受傷了?”林不凡發現徐達手臂上的傷口。

“一點皮外傷,倒是你,有冇有受傷?”

“還好吧,得打個狂犬疫苗。”

“媽的,渾天龍那混蛋呢,竟然敢這樣對待你。”徐達氣勢洶洶的要上船。

林不凡拉住了他,“你覺得我還會讓他活著嗎?”

“那倒也是。”

“現在有個緊要的事情,就是渾天龍的手下,你既然已經打進了海虹市,那就在這裡也發展自己的勢力吧,把渾天龍的小弟全部都收編了,這樣我也安心。”

“好!”

楊秋雨和周正經從港口房間跑了過來。

“不凡……”楊秋雨都哭了,“你冇事太好了。”

“老楊謝謝你。”

“是我做的不夠到位,如果能早一點找到你,你也不用受苦了。”楊秋雨自責道。

“已經做的不錯了。”林不凡安撫著哭泣的楊秋雨。

隨後,徐達留在了海虹市開始收編渾天龍的手下。

林不凡和李豔豔坐著直升機回到了杭城。

飛機上,李豔豔還暈乎乎的,她靠在林不凡的肩膀上,回憶著在冷氣室內一幕。

不知不覺中李豔豔麵色羞紅。

林不凡看到她麵色紅通通的,下意識的去摸李豔豔的額頭,“你是不是發燒了?”

李豔豔聽岔了,以為林不凡說的是“發騷”了。

她急忙抽離林不凡的肩膀,撇開頭,嘟囔道:“我哪裡發騷了,我……我就是想靠一下而已。”

林不凡捂臉,“我說的不是那個騷,我以為你身體不舒服,發高燒了。”

“啊……”李豔豔尷尬極了,低下頭不說話。

林不凡撓撓頭皮,腦海裡浮現出在冷氣室的情景,抱著李豔豔真的很舒服。

那種感覺,妙不可言!

盧靜這邊已經知道了林不凡平安歸來,她整個人都鬆軟了。

“呼……老闆總算平安回來了。”

王浩遞過去一杯咖啡,溫柔的說道:“盧總,你辛苦了。”

“你也辛苦了。”

“等下要不要一起吃個飯?”王浩笑眯眯的說道。

“切,誰要和你吃飯,我家老楊等下要吃醋呢。”

王浩撇撇嘴說道:“我隻把你當做大姐大,你想什麼呢。”

“那最好,嘿嘿!謝謝你的好意。我家老楊也肯定累壞了。”

到了杭城後,關山說要送林不凡先去醫院打狂犬疫苗,林不凡擺擺手說道:“我先送李姐回家。”

之後林不凡就送李豔豔回家。

到了家後,李豔豔有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她想起了在船上受的苦,還有林不凡為了保護自己,奮不顧身的情景,心裡感激不儘。

若是在古代,那就以身相許了,就算不以身相許,也可以用身子報答。

但現在……而且年紀相差又那麼大……

唉!

李豔豔有了一種失落的感覺,心裡想:我要是年輕個10歲就好了。

“不凡,你休息一下,我先洗個澡。”說完李豔豔就去洗澡了。

不多時,她穿著吊帶睡衣走了出來。

她是那麼的完美,身段堪比維納斯,白皙的皮膚彷如雪花一般,豐腴的神態,彰顯出成熟女人的氣質。

李豔豔給林不凡倒了一杯咖啡,坐到林不凡的身邊溫柔的說道:“不凡,謝謝你為我做的一切,我不知道該怎麼報答你。”

林不凡莞爾一笑說道:“都是我應該做的,我說過,我們一定能平安回來的。”

李豔豔點點頭,感動的說道:“幸好有你在,對了,我冇有被那個混蛋欺負。”

話說出來後,李豔豔臉色通紅,就好像女朋友跟男朋友表明自己還是清白一樣。

“那就好,要是那混蛋占有你了,我得把他挫骨揚灰了。”

一聽這話,李豔豔心旌搖曳,俏臉緋紅,是感激,是愛慕,是心動。

突然林不凡的目光聚焦在李豔豔的大腿上。

林不凡深深的擰著眉心,說道:“你彆動……”

隻見李豔豔的大腿內側有一個傷痕,很有可能是藏獒的牙齒劃開的。

李豔豔卻不知道,以為林不凡動了什麼念頭。

林不凡蹲下身子,觀察那處傷痕。

“不凡……我……我願意的,你想怎麼樣我配合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