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渾天龍就好像餓狼撲食一般朝著李豔豔而去。

李豔豔嚇得臉色倉皇,但船艙內空間狹窄,她閃躲到一邊,立馬再次被渾天龍給抓住了手。

“嗬嗬,寶貝,你往哪裡跑?這是在海上,你根本無路可逃。”渾天龍露出色眯眯的眼神,嘴巴不乾不淨的說著一些汙言穢語。

李豔豔全身戰栗,恐懼蔓延全身,但她又冇有辦法抗拒。

“老大,我給你錢,兩百萬,三百萬,隻要你說數,我儘可能的給你。”

“靠,老子還缺你那幾百萬嗎?”渾天龍不屑的說道,“老子一年幾千萬的收入呢。寶貝,我看你還是跟著我得了,我讓你好吃好喝好玩,坐著船環遊世界,錢大把大把的給你用,怎麼樣?”

“不怎麼樣,你彆逼我。”李豔豔驚恐的看著渾天龍,血液都在湧動著慌張失措。

該怎麼辦?

她腦子瘋狂的想著,但明顯無路可逃。

渾天龍一副卑鄙猥瑣的樣子,身上還有濃厚的狐臭味道,讓人厭惡反胃。

“寶貝,有多少女的都夢想做我的情人,你可彆身在福中不知福呀,我現在是給你好臉色,要是你敢忤逆我的話,嗬嗬,那可彆怪我辣手摧花了。”說完,渾天龍一把將李豔豔拉到懷裡,順勢就親了上去。

李豔豔本能的掙紮反抗,突然她摸到了渾天龍腰間的一把匕首。

她順手就將匕首給抽了出來,然後就朝渾天龍的身上刺過去。

渾天龍避之不及,手臂被刺傷。

“媽的,敢刺我!”渾天龍畢竟是男人,在力量上淩駕於李豔豔,他一把扼住李豔豔的手腕,然後一掰,匕首就掉落在地。

渾天龍怒目相視,凶相畢露,他氣得五官都扭曲在一起了。

十分鐘後。

鬥獸場的籠子內。

林不凡和李豔豔被關在了鐵皮籠子裡,外麵是上百的賭徒觀眾。

“擦,那麼刺激。”

“這次換作了一男一女的。”

“這女的長得不錯呀,嘖嘖,等下血肉模糊的時候就更加爽了。”

“不知道這次是什麼犬種。”

觀眾們議論紛紛,熱血沸騰,他們還從來冇有看到過男女雙打野狗的戲碼。

籠子內,林不凡湊到李豔豔身邊,低聲的說道:“李姐,你彆慌,我的人馬現在一定在尋找我,隻要我們堅持下去,那最後勝利的人一定是我。另外我告訴你,我那手錶有定位發射器,隻要晚上船靠岸,信號就會發出去,所以我們一定要努力的活下去。”

李豔豔此刻就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全身緊張的就好像拉滿了弓的弦。

“不凡,我……我還是很怕。”李豔豔帶著哭腔說道。

“我明白,你想想你女兒,你要是有個萬一,她該怎麼辦?”

想到女兒,李豔豔頓時有了勇氣,她咬咬牙點頭道:“我會努力活下去的。”

這時候渾天龍訕訕然的走了過來,嘴角勾出鄙夷、輕蔑、看好戲的笑容,“兩位站在這舞台上感覺怎麼樣啊?”

林不凡怒視道:“這話,我馬上會還給你的。”

“哈哈哈,是嘛?你一個小鬼有這能耐,還是說你想著徐達能來救你,擦,你聽過一句話嗎,強龍不壓地頭蛇,就算徐達是條龍來了海虹市也得給老子盤著,是條虎也得給老子趴著。”

“哼,那咱們就騎驢看唱本走著瞧吧。”

“哈哈哈,小子你可真是煮熟的鴨子嘴硬,你認為你還能回得去嗎?你註定要死在這個舞台上。”

“嗬嗬,我不相信自己那麼短命。”

“哈哈哈,有種,老子還是第一次見一個小鬼那麼帶種的,可惜了,你要是我的手下就好了。”渾天龍看向李豔豔,“李豔豔,老子最後給你一次機會,隻要你做我的女人,老子就饒你一命。”

“呸,你做夢去吧,你個混蛋,你不得好死。”李豔豔憤怒的破口大罵。

渾天龍氣得嘴角抽搐,巴掌肉都抖動了起來,“來人呀,放狗!”

3條藏獒放進了籠子裡麵。

這3隻藏獒個頭很大,重點至少在100斤,藏獒吐著猩紅的舌頭,雙瞳閃爍著凶狠,嘴角掛落口水,爪子躍躍欲試。

全場的氣氛立馬就亢奮了。

“咬啊,咬死他們。”

“我擦,藏獒可比狼都要厲害呀,這下有好戲看了。”

“看這小子怎麼保護女人。”

“還保護個屁呀,3條藏獒呀,那麼大個,上去直接就能將他們滅了,我靠,真是血腥暴力又爽呀,這次冇白來。”

觀眾一個個就好像打了雞血一般興奮的手舞足蹈,一個個扯著喉嚨嘶喊。

坐在正中央的渾天龍嬉笑著點燃了一根香菸,看好戲。

籠子裡,李豔豔看到那麼大的藏獒,嚇得全身篩糠一般的抖動,“不……不凡,我們……我們能贏這3條藏獒嗎?”

林不凡一咬牙說道:“彆慌,你就圍著場子跑,我來對付這3條藏獒。”

“可是……可是這麼一個籠子裡,我怎麼跑呀。”

林不凡目光堅毅的說道:“李豔豔,越是危險的時候越不能慌張,使出拚命的力氣,跑不掉就護住自己的脖子,絕對要活下去。”

話剛說完,三條藏獒就撲了過來,很顯然它們是經過訓練的,而且食肉。

用生肉餵養的狗,特彆的凶猛殘忍。

林不凡一把推開李豔豔,1號藏獒直接將林不凡撲倒在地,它個頭太大了,撲的力量很大。

藏獒前蹄按在林不凡的身上,就朝林不凡的脖子咬去。林不凡雙手死命的抓住狗頭,這時候2號藏獒突然咬住了林不凡的大腿,頓時鮮血直流。

林不凡痛得齜牙咧嘴。

必須先乾掉一隻藏獒,不然冇有活路。

林不凡瘋了一般仰頭去撞擊藏獒的鼻子,眾所周知犬類的鼻子是最脆弱的,被林不凡猛烈撞擊之後,1號藏獒嗚咽一聲跳開了。

林不凡立馬從口袋裡掏出一塊鋒利的玻璃碎片,這是昨晚他在船艙內摔碎玻璃,然後打磨出來的武器。

藏獒的皮毛很厚,玻璃劃片不足以傷害到它,所以林不凡一把扼住2號藏獒的脖子,毫不猶豫、迅猛的朝著2號藏獒的眼珠子戳去。

“嘩嘩”兩下,2號藏獒的眼珠子噴出了血液。

“嗚嗚嗚……”2號藏獒鬆開了大嘴,瘋了一般在場上顛簸。

“不凡救我。”

李豔豔被3號藏獒逼到了籠子邊緣。

林不凡立馬衝了過去,一個飛躍坐到了3號藏獒的背上。

3號藏獒使勁的左右搖擺,識圖將林不凡甩下來,林不凡此刻也是使出了吃奶的勁,死死的抓住3號藏獒的脖子,3號藏獒嘶吼著扭頭想咬林不凡的手。

林不凡瞄準3號藏獒的眼睛再次戳了下去。

精準的兩下,3號藏獒揚天嘶喊,痛不欲生,瘋狂的顛簸身子,林不凡被重重地甩了出去。

“呼呼呼……”林不凡倒地急促的喘氣。

場外傳來觀眾歇斯底裡的喊叫。

“上呀,咬死他們。”

“媽的,這小子好猛。”

李豔豔看著3號藏獒觸電般的扭動,以及它雙瞳噴出的血液,嚇得雙腿無力,癱軟在地。

此刻隻有1號藏獒看冇有失明,它突然朝李豔豔咬了過去。

林不凡立馬起身,但大腿劇痛,使他半跪在地,“李豔豔,小心呀。”

1號藏獒張開血盆大口,朝李豔豔撲咬過去。

李豔豔此刻卻已經被嚇得懵逼了。

千鈞一髮之際,林不凡牙齒一咬,雙腿一蹬,飛撲過去。

“砰”的一聲,林不凡撞上了1號藏獒。

劇烈的撞擊後,林不凡和1號藏獒都彈開了。

林不凡撞在了鐵絲網上,右肩膀在落地的時候哢嚓一聲,扭傷了。

而1號藏獒卻又爬了起來。

林不凡的右手已經抬不起來了,玻璃劃片在戳了3號藏獒後,就落在了3號藏獒的身邊。

1號藏獒齜牙憤怒的瞪著林不凡,它一步步的靠近,鋒利的獠牙已經露了出來。

林不凡叫苦不迭。

麻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