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們老大叫渾天龍,我們每週組織一次出海賭博,但船隻的資訊我真不知道,因為我們這個辦事處隻負責招徠顧客,然後遞交給孫總。”

“哪個孫總?”

“就是我們組織內的老二,他纔是皇家娛樂宮的總經理,纔是我們老大的信服,船隻的事情都是他安排的。”

“這個孫總叫什麼?”

“叫孫天成。”

“他住哪裡?”

“那我就不知道了,而且就算知道,那孫總也不會住,他可狡猾了,大哥,該說的我都說了,放過我吧。”

關山見他應該都說了實話,一個肘擊就打暈了他。

之後就馬上給盧靜打了電話,調查孫天成。

盧靜馬上著手調查,很快就把孫天成查了個底朝天,他離婚了,目前住在海虹市薑山區的佳偶小區。

關山馬上朝佳偶小區去。

早上9點,徐達一行人到達了海虹市,他和盧靜一直保持著聯絡,“盧靜,你聽我說,找老巢的事情交給我,關山那邊如果冇有進展,讓他馬上起飛去東海上空,我一定把船隻的資訊找到,相信我。”

“好的,徐達!你自己也要當心。”

徐達畢竟是道上的人,訊息的來源更快一點,他通過幾個在海虹市道上的朋友查到渾天龍的三個陸上賭檔。

於是徐達就兵分三路,阿狗和豹子各帶兩路人馬。

徐達帶著20輛車的人馬朝最大的賭檔去。

孫天成肯定是在某個賭檔內,這是他作為一個混了一輩子的老混混的第六感。

徐達很快就來到了位於海虹市秦安路上的一家化工廠。

這化工廠破破爛爛,門口貼著暫時停業的公告,朝裡麵看,地磚的縫隙裡都鑽出青草了。

廠區的頂部甚至有一塊都破了。

看樣子的確是很久冇有經營的樣子。

但徐達心裡很清楚,這是一種偽裝,越是如此,裡麵越有明堂。

“小的們,今天這一戰,事關林少的生死,冇有林少,就冇有今天的我,你們隻管出手,善後的事情都由我來,大飛,你帶10個兄弟在門口把關,一個都不能放走,其餘人都跟我上。”徐達親自帶頭,握了一把腰間的長刀,衝了進去。

幾十號人進了廠區,一進去就看到兩個還打著呼嚕的混混。

徐達一馬當先,拔刀抵住其中一個混混的脖子,那混混頓時驚醒,邊上的那個混混也醒來了,但下一秒也被徐達的手下控製了。

徐達惡狠狠的問道:“暗門在哪裡?”

“在那……”這混混看到這麼大一群人,早就嚇破了膽。

徐達一個刀柄打暈了他,邊上那個混混也被打暈。

暗門就在一台機器的後麵,掀開地上的一層布,就看到了通往地下的木板,打開木板,就是台階。

徐達馬上貓腰下去。

到了下麵就是一條逼仄的甬道,頭頂是昏暗的油燈,甬道的儘頭是一扇鐵皮門,不用說,門的後麵就是賭場。

“擦,這渾天龍還真夠賊的,把賭場放在這下麵。”徐達提刀走最前麵,頗有當年“婁蘭街砍刀王”的風範。

當年徐達一人手持雙馬刀,和婁蘭街12少以及他們的手下惡鬥,硬是從婁蘭街口砍到結尾,從此再無婁蘭12少。

此時鐵皮門打開了,出來一個抽菸的小混混,一看到甬道出現那麼多人,嚇得要關門。

徐達眼疾手快,一把飛刀“嗖”的一聲釘在了鐵皮門上,飛刀距離小混混的臉就隻有一厘米。

小混混當即嚇傻了。

徐達趁機衝了過去,一把踢開小混混,進到了內部。

內部很大,足足有上千平米,擺放著各種賭檯,荷官均是兔女郎,最裡麵是吧檯,還有舞池,舞池內有幾個女郎跳著鋼管舞。

好一個聲色犬馬!

徐達怒吼一聲:“全部都給我蹲下,老子不搶錢,隻尋仇!”

賭徒一聽這話頓時放心了,他們最怕黑吃黑的劫匪,既然是衝著賭場人員尋仇來的,那就看戲好了。

賭場的混混們迅速的聚攏過來,徐達一看,心道:好傢夥,上百人呀。

徐達這邊有78人,差距也不大。

“打!”徐達舉刀怒吼,一個飛腿先踢倒一個。

賭徒們靠牆躲避,中間成了修羅場,打得熱火朝天,哭爹喊娘。

徐達雙馬刀揮舞的虎虎生風,但他後背,大腿也很快就掛彩了。

手下二虎看到這情況馬上去接應徐達,“老大,我來了!”

二虎是僅次於阿狗和豹子的實力派打手,他身形巨大,人如其名,如下山虎一般撲到3人,解了徐達的圍。

二人帶著小弟們拚殺著。

半小時之後,徐達的人馬就明顯占優勢了,把賭場的混混逼到了舞池。

過了10分鐘,就結束了戰鬥。

“孫天成呢?”徐達凶狠的問其中一個混混。

那混混指指舞池後麵的一扇門。

徐達衝過去踢開門,這是一間辦公室,大約20平米,但冇有人。

“出來吧!孫天成。”徐達走過去,一把將辦公桌掀翻,就看到了瑟瑟發抖,蜷縮成一團的孫天成。

冰冷的刀架在了孫天成的脖子上,“把賭船的資訊全部說出來。”

“我說,我說,大哥彆殺我。”

“那就取決於你了,說真話,活路;說假話,死路;而且會讓你死的很慘,後悔來到這個世界上!”

孫天成畢竟不是混社會的,竹筒倒豆子一般就把賭船的資訊都說出來了。

徐達馬上和盧靜聯絡,把船隻編號報給了盧靜。

“王浩馬上查這個編號在不在海虹市船隻登記目錄上。”

王浩馬上檢視,“有這編號,08009,環球遠洋貨運公司名下的,船身長50米,白色外身,用於運送國內貨物,不能出國遠洋……”

“徐達,在問問這條船現在的位置。”

“好!”

徐達再次逼問孫天成,很快就得到了賭船的具體位置。

“盧靜,你聽好了,現在船隻的位置在婆娑島嶼附近,距離港口200公裡。”

“好,我知道了!”

隨後盧靜就給關山打了電話。

“我現在就出發婆娑島!”關山等人上了直升機,朝著婆娑島去。

貨船上。

渾天龍的房間內。

他處理了賭場的事情之後,搖搖晃晃的進了房間。

李豔豔一夜未眠,她擔心林不凡,也為自己的生命感到擔憂。

“嗬嗬,寶貝,我回來了!”渾天龍猛地撲向李豔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