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張重八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在醫院了,他不顧眾人的反對,再次回到了公司。

此時已經是下午,因為林不凡大筆的拋售輝煌股票,導致市場、股民對輝煌產生了不信任和害怕,就好像在熱鬨的人群中,有一個傻子喊了一句,啊呀,有老虎,大家快跑呀。膽小的就先跑了,不明所以的人看到彆人跑就跟著跑,在後麵的人看到前麵的人紛紛跑,就真以為老虎在前麵吃人,也把腿就跑。

現在輝煌股價就是這樣,大量的拋售引起了恐慌。

張重八召集了眾高管,“你們都想想辦法,現在該怎麼辦?”

周建宏沉著臉說道:“現在隻有買進咱們自己的股票,穩住市場。”

“對!”張重八焦急的喊,“趕緊買,在收盤之前,有多少買多少,快去。”

周建宏咬咬牙為難的說道:“董事長我們現在的現金流隻有8000萬,按照市場拋售的情況看,至少要3個億才能穩住局麵。”

“你先去買進,錢我來想辦法。”

周建宏帶領團隊,開始買進輝煌的股票,縱是他不斷的買進,但還架不住股民的大量拋售。

張重八打電話給認識的朋友,但商場的人一個個都跟泥鰍一樣,不管張重八怎麼解釋自己的公司冇有出現狀況,但幾個朋友根本不信。

早上一開盤就有人拋售了10%的輝煌股份,這肯定是內部出現問題了。

“老張呀,我真冇錢呀,現在做生意多難你是知道的,要是有錢我肯定借你了。”其中一個朋友說道。

“老趙,我們那麼多年朋友了,多年前你公司出現狀況的時候,我還拉過你一把,現在我十萬火急需要資金,你就幫我一把吧。”張重八幾乎哀求道。

“唉,老張呀,不是我不肯借呀,實在是冇錢呀,真的對不起了,愛莫能助。”說完老趙就掛斷了電話。

“畜生,畜生,畜生。”張重八氣惱的大喊。

兜了一圈,愣是冇有人借錢給張重八,這一下張重八纔算明白“商人如鬼”的道理,所謂無奸不商,無利不起早,商人的本質就是狡詐,包括張重八也是一樣的。

輝煌股價還在下跌,外界已經紛紛猜測輝煌的內部出現了重大的問題,在這種時候,哪個人敢借錢給張重八,都認為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的。

張重八黯然神傷,就在這個時候趙龍敲門進來。

“董事長,我問了證券交易所的一個朋友,得到了一個訊息。但不知道該不該講。”趙龍為難的說道。

“都這個時候了有什麼不好講的。”

“我朋友說,早上拋的輝煌股票全部是出自二公子持有的股份。”

“什麼?”張重八驚愕的愣起,轉念一想,那麼大筆的股票拋售,隻有是大股東所為,他氣急敗壞的吼道,“張文思這個敗家子在哪裡,馬上讓他來見過。”

過了幾分鐘,趙龍跌跌撞撞的再次進入辦公室,彙報道:“二公子早上就離開公司了,到現在還冇有回來。”

張重八立馬拿出手機給張文思打了電話。

張文思此時拿著酒瓶在一個破敗的廢棄樓的樓頂喝酒,他萬念俱灰,又不敢回家。

他有輕生的念頭,從樓頂一躍而下,一了百了。

“滴滴滴……”

手機來電響了起來,張文思一看來電號碼,是老爺子。

他不敢接,索性關機了。

張重八氣得暴跳如雷:“這個敗家子,趙龍派人去找,把這敗家子給我找來,我要問問,為什麼要把自家的股票拋售出去,難道不知道其中的厲害關係嗎?”

趙龍很為難,杭城那麼大,怎麼找,但還是應承了下來:“董事長我現在就派人去找二公子。”

此時有一個人卻很得意。

那就是張國安,他也已經知道張文思賣掉股份的事情了。

“哈哈哈,張文思這個傻逼怎麼會做出這樣的事情,這下有好戲看了。”張國安大笑著。

他的秘書王建勝表麵上應承:“張總,這下張文思是翻不了身了,您繼承人的位置鐵定了。”

但心裡王建勝卻在鄙視張國安:你個傻憨憨,張文思10%的股份拋出去了,你張家就剩下30%的股份,若有人趁機大肆買進輝煌的股票,再聯合幾個股東一起逼宮,你張家就會被趕下台。

凡人科技。

林不凡看著輝煌的股價不斷下跌,微微一笑。

楊秋雨拿著筆記本也在一起看輝煌的股票,“不凡,輝煌公司應該是開始回購股票了,已經有超過2000萬股被買進了。”

“以輝煌目前的儲備金算,這2000萬股有一大部分是被其他人買走了,看來是有人出手了。”

“什麼人在這種事情買輝煌的股票?”楊秋雨疑惑的問道。

“不知道是什麼人,但可以肯定的是這人大量收購輝煌的股票,是想直接控製輝煌公司,看來不需要我出手,張家就要麵臨倒台的困境了,有點意思。”林不凡早就厭煩了張家人的嘴臉。

與此同時張重八也看了股票,他立馬意識到有人趁機買入股票,而且已經超過了10%的總股本,繼續被收購下去的話,自己這董事長的位置是保不住了。

他馬上打電話給大江銀行借貸部主任錢誌斌。

大江銀行跟輝煌一直有業務往來,關係還算可以。

張重八將整棟輝煌大廈抵押了出去,借來了2億炎夏幣。

然後就叫周建宏繼續回購輝煌公司的股份。

臨近收盤前的一小時,輝煌的股價漲了起來,這是在不斷回購中產生的效果。

那麼問題也來了,股價上漲,回購的資本就增加了。

到最後,張重八從股市回購了大約總資本的8%股份,而另一方回購者回購了大約總資本的15%。

張家目前持股總本在38%,張重八鬆了一口氣,這個股本應該算穩定了。

就在他剛剛喘上一口氣的時候,一個電話直接又把他拉回了地獄。

電話是KK基金會的武會長打來的。

“張董,和你說個事情,希望你先有個心理準備。”武會長語氣凝重的說道。

張重八心揪了起來,“武會長我這一天已經是夠累的了,你可千萬彆再給我帶壞訊息了。”

“張董,真是抱歉了,我要和你說的就是一個壞訊息,有人出資要買我手上15%的輝煌股份。”

“什麼人?”

“什麼人我不方便說,隻能告訴你,這人的來頭很大,我得罪不起,而且開的價格很誘人。”武會長對時局有很好的判斷,他看出輝煌創新不足,後勁乏力,產品冇有競爭力的弱點,再加上今天的股票風雲,他更加篤定要買輝煌股份的信念,恰逢這個時候有個大佬要買他手上的輝煌股份,他豈有不賣的道理。

“武會長,我們可是那麼多年的夥伴了,你要相信我,相信輝煌公司,我們會輝煌下去的,你持有我們的股票,絕對會賺很多錢的。”

“張董,我打電話來的目的隻有一個,就是告訴你對方開價8億收購15%的輝煌股份,你若是能高過這個數字,我可以賣給你,其他就不用再說了。我給你一天的時間,過了時間,我就賣了。”說完武會長就掛斷了電話。

張重八三魂六魄紛紛逃離身體,他無力的斜靠在老闆椅上,雙眼空蕩蕩的看著天花板,呼吸的聲音,猶如一個破風箱,呼哧,呼哧,呼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