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斯拉被稱為石油國,沙漠下麵埋著豐富的石油資源,這個國家石油儲備糧位居世界第三,每年都要輸出很多石油。

98年的9月,阿斯拉最大的煉油廠會發生大爆炸,輸油管無法輸出,國際石油隨之短缺,各國的原油股票將會飛一般的漲停,與之相對的汽車、機械類股票會墜落般的下跌。

這一個月就好像過山車一般,加油站的汽油紛紛漲價,甚至有人開始囤積汽油。

“阿斯拉煉油廠可是世界規模的煉油廠呀。”徐達失聲道。

“徐達,難道你不信小林嗎?”張旖旎心裡已經激動的在顫抖了,這可是大買賣呀,但麵上還是保持風平浪靜。

“張旖旎你說的是什麼話呀,我能不信小林嗎?小林,我徐達絕對相信你。那我們就把500萬投到股市裡麵,等一個月後賺了再拋掉,對不?”

“對什麼對,知道有快錢賺,就不能想想辦法多弄點錢投到股市去嗎?”張旖旎手指敲著桌麵,說道,“我這幾年做生意也積累了一些人脈,再借個500萬不是問題。”

“嗯,這次機會難得,錢越多越好。”林不凡說道。

徐達眯眼思考了一下,“我有好多放高利貸的朋友,籌個幾百萬冇問題,但這麼好的機會,最好能多弄些錢來。”

“徐達,我聽說你在某個夜總會有股份,還有什麼賭場也有你的股份,這些股份應該可以抵押到好大一筆錢吧。”張旖旎笑著說道。

“張旖旎,我老底你都那麼清楚。”

“既然大家都是一條船上的,就使出全力吧。”張旖旎微微一笑說道。

最後徐達和張旖旎籌集了2300萬,加上盛世公司的500萬,就是2800萬。

整個9月份,林不凡都在股市遨遊,通過多次買進賣出,2800萬的本金變成了一億多,到了9月底阿斯拉內戰結束,除去2800的本金,足足賺了9000多萬。

之後用了3000萬把張旖旎和徐達的固定資產給贖了回來。

公司賬麵上躺了6000多萬。

6000萬在當時已經是一筆钜款了。

如果分紅的話,林不凡按照股份能分到1800萬,可公司以後還要運作,所以先不分紅。

但畢竟是靠林不凡才賺了錢,張旖旎和徐達商量,從公司賬麵上單獨拿出1000萬給林不凡,當做謝禮。

林不凡也欣然接受了,加上之前剩下的100多萬,他此時有了1100萬。

10月2號政府正式出台了檔案,將彭埠區改造成經濟開發區,一時間整個市場都沸騰了。

大量的資金進入到了彭埠區,各種開發事宜如火如荼的展開了。

這天晚上,林不凡回到出租屋,做了幾個小菜後,就等父親回來。

看著20平米的小屋,林不凡打算先買套房子。

到晚上8點多,父親林正東拖著疲憊的身體回來了,他在一家廚房用具公司上班,為了多賺點錢,經常加班加點。

看到父親那麼勞累,林不凡心想等過段時間,給父親安排一下,父親到時候想做什麼,那就做什麼。如果什麼都不想做,那就養著父親,讓父親帶著母親環球旅遊去。

上一輩子父親太苦了,為了給自己賺大學的費用,活活累死在工作中,有很多重生文裡主角會把父親母親培養成首富,但在林不凡心裡,想的卻是怎麼才能讓父親快樂,輕鬆,畢竟做生意也是很費腦子和時間的,再則父親也不喜歡做生意,也不是做生意的料。

林不凡給父親盛了飯,林正東吃了幾口後,就放下了碗,他一臉的陰雲。

“爸,怎麼了?遇到不順心的事情了嗎?”林不凡關切的問。

“不凡,老爸心裡氣呀。”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是工作上有人刁難你嗎?”

“和我的工作無關,你知道嗎,上個月你姑姑問你大伯伯、小伯伯借了10萬塊錢。”林正東喝了一口酒,眼睛通紅,“你媽病的那麼厲害,我問他們借錢,卻不肯借,說你媽的病是無底洞,你姑姑做生意,他們就肯借了,真是氣死我了。”

“爸,冇什麼好氣的,以後我們的日子會比他們好過很多,放心吧,再說了,媽現在在米國已經接受了腎臟移植,過一個月就能回來了,以後我們一家會有好日子的。”

“嗯,我相信,隻要我努力,一定能讓你們娘倆過上好日子的。”林正東擦掉眼角的淚水。

林不凡夾了一塊肉給父親說道:“爸,吃菜。”

“咚咚咚。”

門口響起了敲門聲。

林不凡打開門,看到門口站著一個穿著格子襯衣,架著一個皮包,戴著一副黑色眼鏡的中年人。

“你找誰?”林不凡疑惑的問道。

“請問這裡是林不凡的家嗎?”黑眼鏡問道。

“我就是。”

“原來真的那麼年輕,你好你好,我是長江出版社的編輯,這是我的名片。”黑眼鏡把名片遞給林不凡,林不凡低頭看了看。

“方編輯,你找我有什麼事情?”林不凡把方編輯迎進門,心裡已經猜出他是為何而來的了。

林正東起身讓座,然後去倒茶。

“是這樣的,林同學,我們想和你談談出版的事宜。”方編輯笑著說道。

“出版?”林不凡佯裝不知。

“嗯,事情是

-->>

這樣的,我和沈院長是朋友,有一天他……”

事情還要從沈建清身上說起,他在看了林不凡續寫的《九劍傳說》之後,就把這件事情告訴了自己的好朋友方江南,方江南所在的長江出版社,就是出版了半步封侯上半部《九劍傳說》的出版社,這兩年來他們都聯絡不上半步封侯,而讀者們不斷的打電話到編輯部,說想看下半部,這可是賺錢的買賣,但找不到作者怎麼辦呢?

方江南看了林不凡續寫的《九劍傳說》之後,就有了想法,用半步封侯署名釋出林不凡寫的下半部《九劍傳說》,也就是說林不凡當了半步封侯的槍手。

“方編輯,你的意思我聽懂了,就是用我寫得小說,署上半步封侯的名字出版,對嗎?”林不凡問道。

邊上的林正東聚精會神的聽著,他知道林不凡寫小說給沈建清看的事情。

“嗯,當然,我們會給你一筆錢。”

“多少?”

“你想要多少?”方江南反問。

林不凡佯裝起身,打開門,“方編輯,你走吧。”

方江南急了,來之前總編交代過,一定要拿下這件事情,上半部《九劍傳說》銷量達到了300萬冊。

在電腦、手機、網絡還不發達的98年,看小說買的都是書籍,紙媒還是主流。

“林同學,你這是什麼意思?”

“方編輯,你冇有誠意,所以我不想談。”

“我怎麼就冇有誠意了?”

“你問我要多少,我說一千萬,一億,你給嗎?你來之前你們總編肯定給了你一個報酬的範圍,你覺得我是一個學生,家裡又住在這種出租屋裡,報不出大價錢,所以你就讓我開價,是不是?”林不凡一針見血的問道。

方江南愣住了,他來之前,總編的確給了一個報酬的範圍,還說一個學生用不了給多少錢。

“……”方江南眉心緊鎖,稍頃自嘲一笑,說道,“林同學是我小看你了,我可以坐下繼續說嗎?”

“隻要你有誠意,我們可以繼續。”

方江南坐下後說道:“我們給半步封侯的報酬是出版利潤的20%,除去稅務,我們編輯社付給了他200萬。鑒於你續寫的不錯,我們可以給你50萬,怎麼樣?”

方江南心裡得意的想,50萬可以買一套房了,此刻你心裡一定樂的都要跳起來了吧。

說到底你也隻是個學生,5萬塊錢你都冇見過吧。

他在看看林正東,林正東嘴巴都張開了,心裡就更加斷定,50萬這個價格,絕對能拿下林不凡。

林正東的心臟砰砰的跳著,眼睛死死看著兒子林不凡。

兒啊,你還等什麼呀,快點答應呀。

然而……

林不凡露出了不屑和惱怒的表情:“方編輯,你要這樣和我玩套路的話,那你還是走吧。”

方編輯訝然:“林同學,50萬呀,你還不知足嗎?”

“方編輯你聽過‘仗義每多屠狗輩,負心多是讀書人’這句話嗎?你作為編輯是個讀書人吧?你們編輯社苦於找不到原作者,出版不了下半部九劍傳說,而我正好解決了你們的燃眉之急,但你,卻還在給我挖坑。”

“你什麼意思?這可是50萬呀,能買一套房了。”

“方編輯,據我所知,《九劍傳說》上半部的銷售是300多萬冊,一本書定價25元,利潤至少10元,也就是說純利潤在3000萬,你們給半步封侯20%的利潤,就是600萬,可你卻說200萬,你這不是坑我嗎?”林不凡不緊不慢,徐徐道來。

方江南張口結舌,他冇有想到一個學生竟然懂那麼多。

“林同學,你一定是從報紙上看到《九劍傳說》銷售了300萬冊的事情吧?那都是一種宣傳,其實並冇有賣那麼多。”

“方編輯,據我所知,這本《九劍傳說》在海外有英文版、在寶島有繁體版,你們還賣掉了漫畫、有聲等等版權,日後如果拍成電影,你們還能收到一大筆影視版權費,你們給半步封侯600萬已經壓榨他了,我們冇有說錯吧?”林不凡輕蔑的看著方江南。

方江南額頭滾落汗水,後脊背卻發冷。

這小子到底什麼來頭?

怎麼那麼精明。

方江南一咬牙,佯裝起身說道:“又不是隻有你能寫,我們花個10萬可以找一個很好的寫手續寫下半部。”

“半步封侯消失的兩年裡麵,我就不信你們冇有找過寫手,之所以一直不能出版是因為冇有寫手能寫好下半部,半步封侯的劇情、遣詞用句,不是隨便你拉個寫手能寫的。”林不凡再次點破了他的話。

兩年中,長江編輯社找了好幾個作家來續寫,但都寫不好,完全模仿不了半步封侯筆法,如果隨便續寫下半部,那麼就會毀掉上半部的優秀,會讓那些原本想買各種版權的商人望而卻步,也會毀掉半步封侯的名聲,哪天半步封侯回來,肯定會找編輯社算賬,這其中的厲害關係編輯社的人都清楚。

方江南震住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林不凡。

“哼,你的書隻不過給沈院長看過,又冇有出版過,我們就算用你的下半部,你也冇有證據說是你寫的。”方編輯玩陰招了。

“我奉勸你最好不要那麼做,一,沈院長和我關係很好,出版之後,他可以為我作證,後半部是我寫的;二,從你進門後,我就已經開始錄音了。”林不凡訕訕一笑,拿出了錄音筆。

方江南長大了嘴巴,驚恐、詫異、冷汗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