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周正經和盧靜朝著花樣年華去。

走出潮濕肮臟的老城區,來到了大路上,周正經看著悠長的道路,摸摸口袋,“媽的,隻能用明天的午飯錢打車了。”

他兜裡還有10塊錢,夠出租車起步價。

盧靜撇撇嘴,訕笑的說道:“咋的,你早飯錢有啊?”

“早飯我從來不吃,我特麼睡覺都天亮了。”

“你這是為了省錢吧?好好的一個技術宅,搞的那麼落魄何必呢?”

“向來才華之人都是落魄的,你看古代的杜甫、孟浩然,都是窮逼,我窮的自由,比起一些拿年薪幾十萬的人要舒坦。”

“哪裡舒坦,窮的連飯都冇得吃了。”

“至少不用看老闆的臉色,不用顧及公司的人際關係,我特麼最討厭人際關係了,職場裡,見麵都是虛以委蛇的一套,背地裡都是你戳我我戳你,太噁心了,給老子一座金山,老子也不去上班,我現在雖然窮,但是每天遨遊在知識的海洋,在網絡上我可是大哥。”周正經美滋滋滴說道。

在網絡上週正經被奉為大神,他給小弟們分享的女孩私房照,那是杠杠的,他從來不販賣這些照片,隻是分享,有些小弟會主動打賞給他。

打賞的模式其實早就出現了,一些網站早就用會員製度,銷售一些稀缺的資源,比如私房照片,要想看就要用點數,一般10塊錢100點,網站根據點擊,分成給作者。

周正經半年來第一次打車。

出租車司機見周正經一副窮酸樣,怕他坐霸王車,所以先問道:“去哪裡?”

“師傅去花樣年華夜總會。”

出租車司機驚愕,心道:你這窮酸樣去哪裡還不被趕出來啊。

“20.”出租車司機報價。

“太貴了吧?師傅我就十塊錢,走不走?”

“呸。”出租車司機一臉鄙夷。

“師傅給你。”一邊的盧靜將20塊錢遞過去。

兩人總算是上車了。

再說關山和劉暢,到了周正經家門口,關山拿出卡片搗鼓了幾下,門就開了。

“關山,你可真牛逼,還會開鎖。”劉暢還以為關山要把門踹開。

“小伎倆,和劉總的本事比不來。”關山謙虛的說道。

二人走了進去,都不約而同的被裡麵肮臟的場麵震撼了。

“狗窩也比這裡乾淨吧。”劉暢捂著鼻子走到了電腦前。

他拿出隨身攜帶的筆記本,然後連上USB介麵,用了幾分鐘時間就把其中一台台式電腦的開機密碼破解了。

之後劉暢打開了幾個硬盤,有些檔案還上了密碼,但很快就被破解。

打開一個叫春色無邊的檔案夾,發現裡麵全部都是美女的私房照片和視頻,視頻清晰度不高,全部都是攝像頭錄製的,看來是黑了人家的電腦,然後開啟了錄製功能。

一旦家用電腦被黑,就成了肉機,遠程就能被人控製,上一世企聊就有這功能,讓彆人遠程控製自己的電腦。

關山在劉暢背後看,“媽的這小子是個變態呀,老闆怎麼想用這種人。”

劉暢笑笑說道:“雖然人是有點變態齷齪,但是技術的確不錯,你看這個視頻,是通過三級密碼運算才能破解的,還有這裡……”

總結一句話:變態是變態,但確實有能力。

“看來我們老闆跟曹操一樣唯纔是舉,不問出身。”關山打趣道。

“哈哈哈,形容的很貼切。”劉暢笑說。

破解了兩台台式電腦和兩檯筆記本電腦後,劉暢就開始把所有檔案拷貝到自己的筆記本電腦上。

大約半小時,劉暢突然看到一個叫“月梅”的檔案夾,“我天,該不會是我們前台的月梅吧。”

關山突然麵紅耳赤,雙眸放光,彆看他平時一副女色不近的樣子,其實對公司前台月梅頗有好感。

劉暢打開後,就看到月梅的100多個視頻,全部都是在臥室的視頻,打開其中一個視頻,頓時香豔無比,劉暢趕緊關掉。

“這是咱們同事,不能瞎看。”劉暢臉色也紅紅的,頗為尷尬。

“這變態竟然還拍了月梅,畜生。”關山氣呼呼的。

“哎,誰讓月梅的確挺好看的。”

月梅20歲出頭,高中畢業,當初來麵試的時候,被楊秋雨給拒了,原因很簡單,冇有工作經驗,隻有職高學曆,職高學的還是旅遊專業。

月梅挺失落的離開凡人科技。

走到大廳的時候,碰到了林不凡,恰巧那天拖地的大媽搞的地麵濕滑,林不凡滑了一跤,屁股重重地摔在地板石磚上。

月梅見到後,就去攙扶林不凡,林不凡看到了她的簡曆,就問了一句:“麵試的什麼職位呀?”

“前台。”

“成功了嗎?”

“落選了。”月梅沮喪的說道。

“為什麼落選?”

“冇有工作經曆,冇有文化。”

“這前台需要什麼工作經曆,需要哪門子的文化,前台就是一個門麵,長得好看就可以了呀。”林不凡的思維不一樣。

“冇用。”月梅低落的離開。

林不凡就找了楊秋雨,很快月梅就開始上班。

再說,盧靜和周正經,很快就到了花樣年華的大門口。

門口站著兩排公關小姐姐,統一的旗袍,身高都在170以上,望進去裡麵富麗堂皇。

周正經膽怯了,那麼高級的地方,他有點望而卻步。

“怎麼,慫了呀?”盧靜笑嘻嘻的說道。

“誰慫了,進去。”周正經雙腿僵直,人卻直著脖子朝裡麵走。

剛走到門口就被門口的保安給攔住了,“要飯的一邊去。”

“擦,誰是要飯的?”

“你不是要飯的,難道還是來消費的?”

周正經說道:“我也不是來消費的。”

保安一聽這話惱怒了,“你特麼是消遣我吧。”

就在保安要擼袖子的時候,盧靜走上前。

大廳經理看到盧靜之後,馬上跑上前,“盧小姐你來了啊,就等你了。”

徐達吩咐過,等下有過盧小姐來弄結算軟件。

二人走了進去。

來到了結賬台前,盧靜就象征性的搗鼓電腦。

周正經眼睛亂飄,看著往來的小姐姐口水都要掉下來了。

盧靜隻是在拖時間。

過了20分鐘左右,周正經說道:“我上過廁所。”

“要我帶你去嗎?”

“擦,找個廁所我難道找不到嗎?”周正經搖搖晃晃的朝著前麵走。

問了兩個服務員在找到廁所。

上了廁所,他就在洗手檯上看上廁所來的小姐姐。

一個醉醺醺的坐檯小姐姐跌跌撞撞的朝著男廁所進來。

“美女,你走錯了,走錯了。”

美女醉的不行,一個趔趄就倒在了周正經的懷裡,頓時周正經心臟狂跳,全身燥熱,汗水滲出,他還是個雛兒。

“擦,你個小癟三乾什麼。”一個膀大腰粗的壯漢看到這一幕,大喝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