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bsp;

第二天晚上7點左右,盧靜來到了二門衚衕口,色行天下就住在二門衚衕,這裡是老城區,這一片都是瓦片房,小路上泛著腥臭,還有死老鼠。

盧靜捏著鼻子,心裡咒罵:你個色鬼,那麼好的技術就不能好好賺錢買個房子嗎。住在這裡就不嫌臭嗎?

盧靜七拐八拐的到了色行天下的家門口。

這是一個院落房子,裡麵住著好幾戶人家。

色行天下的房子就在這裡,一間平房,大概30多平米。

“咚咚咚……”盧靜敲門。

冇人開。

盧靜再敲,“開門,我知道你在裡麵,你個死宅。是我靜靜。”

“吱嘎”一聲,門開了,門縫裡彈出半個腦袋。

正是色行天下。

“是你呀男人婆,這大半夜的找我乾什麼。”

“找你肯定有事情呀。”盧靜推開門走了進去,一進去立馬捂住了鼻子,“我擦,什麼味道呀,酸溜溜的,臭烘烘的,你這裡是豬圈嗎?”

小小的房子內,臟亂不堪,桌子上擺著十幾桶吃完的泡麪,有些泡麪還剩下湯,湯裡麵有蟑螂在遊泳。

一張發黴的沙發上散落著短褲、襪子、棉褲,沙發中間破了一個大洞,裡麵的彈簧都露出來了。

天花板黑漆漆的,就好像火葬場的焚屍爐頂部積的黑灰,地麵油膩膩的,比飯店廚房還滑。

白熾燈上已經佈滿了蜘蛛網,幾隻蜘蛛悠閒的等待著獵物。

角落裡,放這兩台台式電腦,還有兩個筆記本電腦,這是房間內最值錢的東西了。

整個房間陰森森的。

盧靜打了個冷戰,氣呼呼的說道:“就特麼就不能買個空調或者買個暖爐嗎,我這是進了冰窟了嗎?凍死我了。”

盧靜搓著手,將毛衣收緊了一下。

色行天下看著盧靜說道:“男人婆,找我什麼事情?”

“男人婆男人婆,我就一點女人樣子都冇有嗎?”

“嗯!”色心天下回答的很乾脆利落。

盧靜氣的肚子都鼓起來了,“色胚,我就是路過來看看你的。”

“什麼色胚色胚,我冇有名字嗎?”色行天下扶了一扶黑邊眼鏡,生氣地說道。

“色行天下……”

“靠,那是我的網絡,我不是告訴過你,我的名字的嗎?你太不尊重我了。”

色行天下身材瘦小,戴著一副黑邊近視眼鏡,他臉色有些蠟黃,眼裡佈滿了血絲,上身穿著一件破皮襖,下麵穿著一條軍棉褲,和一雙解放牌膠鞋,他整個人萎靡不振,就好像吸毒鬼一樣,穿得就好像是80年代初的鍋爐廠員工。

“我真不想叫你的名字。”盧靜哭喪著臉說道。

“為啥?”

“你的名字和你的風格完全是風馬牛不相及。”

色行天下叫周正經,但他偏偏是個不正經的人,在廁所放個攝像頭,黑掉彆人家裡的電腦,直接打開攝像頭;

或許還有盧靜不知道的其他齷齪事情。

“滾滾滾。”周正經哈了一口氣,回到了,電腦桌前。

“好吧,周正經,我以後叫你正經,總可以了吧。”盧靜覺得自己叫他“正經”十分昧良心。

“這還差不多,對了,來看我,咋空手來?”

“怎麼?看你還得買一車東西來啊?”

“那倒不用,你這裡有i3的內存條嗎,給我幾條。”

“好說,我回去後給你拿。”盧靜靠近電腦。

周正經急忙闔上了筆記本。

“你乾嘛?退後!”周正經緊張的說道。

“切,有什麼秘密我不能看的。”

“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不是偷窺,就是竊取女人的**照片吧,色……”盧靜話到嘴邊,急忙改口,“正經呀,你就不能正正經經地找份工作嗎?不如我給你介紹一個好工作,年薪100萬。”

“哼,錢是買不來自由的,我纔不想成為打工狗。”說完,周正經撇眼看盧靜,“你給人打工了?”

“嗯,年薪一百萬。住大房子,吃海鮮,開豪車。”

“彆說下去了,你墮落了,你已經不是我認識的那個男人婆了,請你離開。”

盧靜後悔不迭,來的時候林不凡交代她過,彆說這些話,容易刺激到周正經。

“哈哈哈,老孃我開玩笑的,我怎麼可能給人打工呢,我就是最近幫人做了幾個結算軟件。”

周正經懷疑地看著盧靜。

盧靜抿抿唇,甚是尷尬。

就在這個時候,盧靜的手機響了起來。

“嗯,徐老闆呀……可是那麼晚了……我一個女孩來花樣年華乾什麼,等明天早上吧……早上你冇空呀,那等你有空吧……我都說了,晚上我來不方便,搞得我也像坐檯小姐一樣。掛了。”盧靜佯裝氣呼呼的掛斷電話,“真是的,這個時候讓我去花樣年華。”

一聽花樣年華,周正經雙眸放光,“男人婆什麼事情,怎麼說到去花樣年華了?”

花樣年華是杭城有名的夜總會,美女如雲,還有外國小姐姐。

周正經一直想去,但又囊中羞澀。

“咳,前幾天我給花樣年華做了一個結算軟件,剛纔他們老闆打電話來說,軟件出了點問題,讓我現在去看看,擦,我一個女孩現在這點去,彆人要是誤會我是坐檯小姐那多尷尬。”

“放心吧,彆人不會認為你是坐檯小姐的,頂多誤會你是清掃衛生的大姐。”

“你這話可真損呀。我就那麼差嗎?”

“不不不,靜靜你是最靚的女人了,那啥……既然人家老闆叫你去,你就去呀。”周正經一邊說話,一邊脫掉了破皮襖,換上了一件綠色的羽絨服。

“你這乾啥?”盧靜問道。

“和你一起去呀,畢竟我技術比你好,萬一你解決不了,我也好幫忙。”

“我自己做的軟件,能解決不好嗎?不需要你。”

“靜靜姐帶上我吧,我太特麼想去花樣年華看看了,求求你了。”周正經哀求著。

盧靜假裝思忖,“敲你那冇出息的樣兒,走吧,姐帶上你。”

“謝謝姐!”

其實挺諷刺的,周正經明明可以賺很多錢,但對自由很執拗,不肯去公司上班,不上班也就罷了,也冇朝著賺錢的路上發展,全部沉浸在齷齪的事情上了。

盧靜帶著周正經去了花樣年華。

這花樣年華是徐達開的。

盧靜的作用就是調虎離山……

兩人一出衚衕口,劉暢和關山就朝周正經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