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卓藍青聽後,臉色悚然,猛得跌後幾步,就好像有人在前麵撞了她一下。

這是巨大的打擊。

“什麼時候的事情?萬千秋到底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當然是你和司空城聯手欺負我之後發生的事情了,老天爺開眼呀,派楊總來解救我。”

卓藍青腦子再次運作起來,開始求饒:“老公,我們和好吧,就當這一切都是過往雲煙,以後我會好好跟著你過日子的,我發誓……”

卓藍青很清楚,被凡人科技看上的人才,那還不起飛呀,而且凡人科技的ceo都親自來找萬千秋,可見萬千秋的重要性了。

“哈哈哈哈……”萬千秋聽了這話後,笑了,說道,“卓藍青,你還真不要臉呀,見我發達了,就立馬貼了臉和好?你不覺得可笑嗎?不覺得自己很下賤嗎?你和司空城當著我的麵,給我屈辱,你忘記了嗎?這當初決然的出軌,為了錢出軌,你忘記了嗎,你這樣的女人,我敢要嗎?當初,我拋棄國外優渥的條件,回到炎夏和你結婚,從我回國的那一天起,我的人生就被你毀掉了……”

萬千秋越說越激動,最後自己的眼眶都濕潤了,這些年來,他心裡也很委屈。

為了卓藍青,毅然放棄荷國大公司的邀請。

“老公,我錯了,給我一次機會吧,求求你了……”卓藍青跪地求饒,淚眼婆娑。

楊秋雨看不下去了,這女人實在恬不知恥,轉身上了樓。

“有些錯是可以原諒的,但有些錯是冇有辦法原諒的。”

“我可以改的,我馬上,我現在就和司空城說清楚,我……我知道錯了,為了女兒,咱們彆分開好嗎?”

“覆水難收,不可能的,求求你,求求你……”

說著卓藍青就跪了過去,抱住萬千秋的大腿,哭的那叫一個淒慘呀,“嗚嗚嗚……老公,老公,我不想離婚,我知道錯了,我不該出軌的,求求你了,看在多年的夫妻情分上,咱們和好吧,我發誓以後一定好好的跟你過日子……”

“滾開,現在被你觸碰,我都感覺臟……”萬千秋一腳將卓藍青踢開。

卓藍青哀求無果後,咬牙說道:“我就是不離婚,不離婚……”

“真是好笑,之前堅決要和我離婚的人是你,現在你又堅決不離婚,無非是因為我現在要飛黃騰達了,卓藍青,你做人能不能要點臉?”

“我有什麼錯,我隻是想要過的好一點而已,嗚嗚嗚……”

不管卓藍青怎麼哭,萬千秋一點波瀾都冇有,他的心裡早就不承認卓藍青是自己的老婆了。

最後,在卓藍青被關山“請”走了。

走出彆墅的卓藍青,是那麼的戀戀不捨,回頭看著豪華的彆墅,心裡那麼失落和悔恨呀。

隻要再等幾天,楊秋雨就找上門了,為什麼要那麼早和萬千秋攤牌呢!

現在該怎麼辦呢?

還有女兒!

對,隻要女兒不讓咱們離婚,萬千秋說不定就不會和我離婚。

卓藍青的心裡還懷著這樣的希望。

再說彆墅的客房內。

司空城醒了過來,但臉上還火辣辣的痛。

萬千秋笑眯眯的看著司空城,“醒了呀,感覺如何?”

“哼,彆以為找幾個打手就了不起了,這裡是勃王城,老子的地盤,告訴你,我不會善罷甘休的。”司空城還嘴硬。

“段隊,能不能再‘照顧照顧’這傢夥?”

段擎天聳聳肩,“好吧!”

很快,客房就傳來殺豬一般的聲音。

叫的那叫一個淒慘呀!

段擎天折磨人的手段,那是無與倫比的,彆說司空城了,當年北非戰場上的雇傭軍頭子,在段擎天的折磨手段下,都跪地求然,希望段擎天給自己一個痛快。

過了一個小時後。

萬千秋再次進入客房,隻見司空城整個人驚恐的蜷縮在角落,涕淚橫流,再次看到萬千秋,立馬就求饒了:“萬大爺,我錯了,放過我吧,讓我回家吧。”

“嘖嘖嘖,剛纔你不是態度很囂張的嗎?現在怎麼那麼乖了?這人的轉變有那麼快的嗎?”萬千秋著實驚歎了。

“我剛纔是大言不慚,我想過了,以後咱們就井水不犯河水,那啥,卓藍青也還給你,我不要了。”

聽到最後一句,萬千秋的怒氣就上來了,“啪啪啪……”

一個個嘴巴子就好像不要錢似的甩在司空城的臉上,打了幾分鐘,才停手。

司空城的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膨脹開來,就好像是麪糰發酵一般,腫的跟饅頭似的,嘴角和鼻孔都在出血。

萬千秋的手掌也紅了,也痛了……

但心更加痛!

為卓藍青感到不值!

“司空城,像卓藍青這種爛貨,我是不要的,就送給你了。”萬千秋邪乎一笑說道,“對了,今晚我給你安排了一場精彩的真人電影,你慢慢期待吧,哈哈哈哈……”

萬千秋原本打算把和司空雨、司空靜、馬春芳拍下來的視頻給司空城“觀賞”,但他最後絕對還是親自下馬,表演給司空城看,因為當初司空城和自己老婆卓藍青也是親自下馬錶演給自己看的,所謂來而不往非禮也,當然得一筆之道還施彼身纔有趣呀!

這話讓司空城感到恐懼。

因為之前他當著萬千秋的麵,和卓藍青來了一次真人電影表演。

“你,你要對我老婆乾什麼?一人做事一人當,不要動我老婆。”司空城爆發出男人的尊嚴。

萬千秋回頭,露出刀鋒般的笑容:“我不會那麼邪惡強迫彆人的,晚上你看了就自然都知道了。”

一晃就到了晚上7點。

司空城的嘴巴被貼的嚴嚴實實,身體也被綁了起來,然後塞進了一個黑色的箱子裡麵,箱子的鎖釦部分很大,可以看到外麵,他朝外麵看去,隻看到了床。

他想晃動身體,想掙紮,但奈何身體軟趴趴的,就好像吃了軟骨粉一般,冇有力氣。

這個時候,門打開了。

第一個上場的是馬春芳。

司空城的老婆。

看到自己老婆進了房間,司空城想心急如何。

彆動我老婆!

他以為馬春芳是被脅迫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