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盧靜嘻嘻一笑說道:“老闆,這或許是命吧,仇錢海上個月抵押了30%的股份貸款了3000萬買了東海藥業的股份,東海藥業在一個月內大漲了15%,看來仇錢海是要做短期交易,後麵的操作,我不說,老闆你自己也知道該怎麼做了。”

“仇錢海呀仇錢海,這真是你的命數了。”林不凡打了電話給CVC基金會的趙誌遠,“老趙,搞一搞東海藥業這股份……”

東海藥業這支股份,原本就是被幾個外資投資行炒起來的,也就是股份增長是虛增長,為的就是割韭菜。

趙誌遠看了東海藥業的股份後,把情況彙報給了林不凡:“老闆,不用搞,我估計要不了多久東海藥業的盤就要開始收割了……”

二人還聊著呢,電腦股版上,就看到東海藥業的價錢開始瘋狂的掉。

外資投行開始收割了。

幾個跌板後,從最開始的3塊8,跌倒了2塊1。

這造成了恐慌,大家一起拋售,但拋售得有人接才能出手呀,價錢越低越冇有人接手。

仇錢海還買進了大約一千萬股,那麼多,一下子根本跑不掉。

這一撥韭菜結結實實的割到了。

寶利文娛公司。

仇錢海的想法如林不凡所料,就是想趁著東海藥業賺一筆快錢。

早在一個多月前,就有“訊息靈通人士”指點了仇錢海,說這是內幕訊息,絕對真實,東海藥業會在這段時間大漲。

東海藥業是東城市的一家藥業公司,旗下並冇有什麼特彆有名的藥物,也冇有什麼大的科研實驗室,隻能說是普普通通的一家地方性質的藥業公司。

之所以會大漲,是因為M國的一家巨頭藥業公司放出風,說要入股東海藥業。

這才拉昇了東海藥業的市值,但這完全都是資本主義玩的套路,為的就是收割炎夏的股民。

人心總是貪婪的,如果一開始賺到錢之後,仇錢海立馬就拋售股份,就不會被“套住”,但他想多賺一點。

想著等M國的藥業公司入股了東海藥業,到時候股價會一路狂奔,仇錢海哪裡知道這是一場收割的遊戲。

等到回過神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辦公室內,看到東海藥業的股價不斷的跌,仇錢海急的滿頭大汗,給證券公司打電話,讓他們馬上拋售,自己也在電腦上拋售,但此刻已經形成了東海恐慌,大量股民不斷的拋售股票,根本冇有人敢在這個時候接盤。

倒是直接跌停,關盤了。

隻能眼巴巴的看著股票被套住。

仇錢海的30%股票還抵押在銀行,抵押的形式是短期貸款,就兩個月時間,就算按照現在的股價全部拋售出去,他也要損失1500萬多萬,相當於15%的股份冇有了。

一旦失去這些股份,他手上就隻有33%的股份,那麼就會迎來危機。

凡人科技這邊。

林不凡已經開始全麵收購寶利文娛的股份,一些小股東哪裡敢和凡人科技抗衡,在高價麵前,紛紛把自己寶利文娛的股份賣給了林不凡。

炎夏銀行的龔天河是林不凡的好朋友,很爽快的就把22%的股份賣給了林不凡。

轉眼過去了1個星期,東海藥業的股票跌到了9毛錢,仇錢海整整損失了2600多萬,賬麵上的股票價值400萬左右。

仇錢海整個人都要瘋了,他必須把自己的股票贖回來,不然自己這個老闆的位置就岌岌可危了。

很快,一則訊息在網絡上瘋傳。

寶利文娛公司的老闆炒股钜虧。

內容敘述了仇錢海想賺快錢,導致股票被套住。

如此一來,還有誰敢給寶利文娛投資,寶利內部也開始有了要倒閉的負麵情緒出現。

杭城銀行這邊已經給仇錢海下達了最後通牒,再不還錢,就要售賣他的股份。

仇錢海開始湊錢,但他的負麵新聞已經傳開了,這種時候,誰也不敢輕易借錢給他。

在一個下午,炎夏銀行的龔天河說要召開一個寶利內部的股東會議,就最近的傳聞和公司的運營,讓仇錢海做一個解釋。

仇錢海不得不同意召開臨時股東會議。

會議室內,仇錢海已經想好了對策,將自己的不動產賣了,贖一部分股份回來,先穩住股東再說。

左等右等也冇有見一個股東,這讓仇錢海心裡很納悶:“怎麼一個人都冇來?”

仇錢海給其中一個姓王的股東打了電話。

“王總,今天下午召開股東會議,你知道的吧,怎麼還冇有到?”

“哦,仇總呀,不好意思哈,我現在已經不是寶利文娛的股東了,我已經把股份賣了。”

“什麼?這麼重要的事情你為什麼不和我說?”

“買賣自由,再說了,我看寶利的發展也有問題,你也有問題。”

“我能有什麼問題,你怎麼能未經我同意就擅自賣了股份?”

“你也冇有經董事會同意,抵押你自己的股份呀,還有,你所買的東海藥業現在已經跌的要破產了,你的股份也全部被套住了,寶利文娛隨時都要換主人了,你還是想想自己怎麼度過這個危機吧。”說完王總就掛斷了電話。

這個時候,大門緩緩打開了,林不凡帶著兩名大漢保鏢走了進來。

看到林不凡突然出現,仇錢海還以為他迴心轉意要和自己簽約,但這個節骨眼上,他哪裡還有心思談簽約的事情:“我現在冇心情和你談簽約的事情,另外,我之前已經給過你機會了,你不珍惜,現在就算你跪下來求我簽約,我也不會簽你的。”

林不凡笑了,大大方方的坐下來,翹著二郎腿說道:“仇總你是不是有事情搞錯了,我來不是和你簽什麼合約的,我來是宣佈這間公司以後的老闆就是我,你的時代結束了。”

“啊?”仇錢海眼珠子都要掉地上了,冷冷道,“我現在冇心情和你開玩笑,馬上滾蛋,不然我就讓保安把你扔出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