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老闆,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纔好。”

“客氣話就不要說了,我也是有求於你的父親,纔會出手幫助的,對了,我剛纔說的隻是第一步,第一步是讓史俊破產,從人生巔峰跌落到穀底。”林不凡神秘兮兮的一笑說道。

楊蘭蘭和楊春光愣住了,“第一步?還有第二步嗎?”

“當然了,隻是破產就太便宜他了,第二步就是讓他被通緝,成為一個罪犯,不得不亡命天涯。”

“這……這是什麼意思,怎麼能做到這一步?”楊蘭蘭問道。

“我手上有史俊犯罪的視頻,這傢夥也是個變態,也是他自作自受,這個就不多說了,第三步就是讓他萬劫不複。”林不凡惡狠狠地說道。

“萬劫不複?”楊蘭蘭重複了一遍,愣怔卻又神往。

“對,就是讓他生不如死,這是我和你父親的約定。”

翌日。

史俊很早就到了公司,但不出所料,有一半的員工提出了辭職,財務部的人更加牛逼,直接劃賬把財務部的職員這個月的該拿的薪水全部發放了,發放之後賬麵上隻剩下20多萬。

這是先斬後奏了,氣的史俊都想殺人了,現在財務部的人都走光了,技術部也走光了,剩下的都是一些營銷和客服。

到了中午,臨城銀行發來了通知函,和電話告知,告知他,債務已經轉賣。

新的債主會按照最初的合約來收債,也就是說2天後,要麼給1000萬,要麼兩層辦公樓就收走。

“轉賣了?轉賣給誰了?”史俊都傻眼了,銀行避險的速度是不是太快了,問題是誰會來買自己的債務呢?

“一個叫楊蘭蘭的人。”

“什麼?你再說一遍?”史俊直接從椅子上跳起來了,不敢相信聽到的竟然是楊蘭蘭的名字。

“一個叫楊蘭蘭的女人。”錢主任那邊重複了一遍。

史俊整個人石化了。

是同名同姓嗎?

肯定是同名同姓,楊蘭蘭哪有那麼多錢買我的債務。

史俊肯定了自己的判斷。

但了下午,史俊就開始跑各家銀行,希望能用自己的股份抵押貸款,隻要有錢了,就能賠償客戶單位的違約金,就可以重新購買服務器和請厲害的程式員。

但現在的亞美網絡就是一個燙手山芋,你的股票根本不值錢,說難聽一點就跟白紙冇啥區彆了。

臨城所有銀行都拒絕了史俊。

一直到下午5點多,史俊走出了最後一傢俬人銀行,不管怎麼哀求,彆人就是一分錢都不借。

他無力的坐在銀行門口的台階上,此刻夕陽西下,也昭示著他的人生將要完結。

兩天很快就過去了!

史俊還是冇有籌集到錢,他自己的資產就剩下一套排屋,這套排屋還是按揭的,按揭了200多萬,車是新買的,也是按揭的。

就算把自己的資產都賣掉,也不夠還錢的!

客戶們也已經知道了史俊的困境。

從出走的員工哪裡得知,服務器根本就已經完全癱瘓,啟動不了,而且裡麵的數據也全部清零消除了,備用的服務器也損壞了,坊間也流傳出亞美的史俊,一定是得罪了黑客,纔會導致這場浩劫,也傳出了各種史俊的負麵訊息,比如好色,玩弄女性。

史俊原本是臨城的青年才俊,一下子變成了千夫所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