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呀,是世界上最複雜的東西,鄭澤凱從一開始恨不得將楚玉嫣碎屍萬段,到相處幾天後,就燃氣了舊情,真的是應驗了那句老話————恨之深愛之切。

楚玉嫣可以說是鄭澤凱出生後最愛的女人。

打從第一次見麵就被楚玉嫣深深地吸引。

但造化弄人,鄭澤凱偏偏要去搞走私賺快錢,導致家族毀滅,最後自己也流亡他鄉。

先前已經說過,他在中泰城吃儘了人間疾苦,在垃圾桶裡和狗爭搶過食物,最後被黑海社的社長“請”去當狗,那是真的當狗呀,有狗窩,還有狗鏈條,換成一般的人早就精神崩潰自殺了。

鄭澤凱能在這種環境下崛起,的確是個人才!

在中泰城的這些年裡,鄭澤凱的感情生活是一片空白的,可以說是孤獨的。

當和楚玉嫣再次相處後,那種以往的美好似乎又回來了,這纔會情不自禁的想挽留楚玉嫣,但奈何楚玉嫣心不在鄭澤凱的身上,事業在都在炎夏,她是必須要回去的人,隻好直接拒絕了鄭澤凱。

這讓鄭澤凱十分的生氣。

原本事情到這裡,其實還是有轉圜的餘地的,畢竟從利益方麵考慮,鄭澤凱和林不凡合作,釋放了楚玉嫣,對他一點損失也冇有,反正手上還有楚振宇可以交易。

但偏偏事情劍走偏鋒,出現了轉折點……

淩晨1點多,林不凡睡的很沉,突然手機急促的響了起來。

林不凡一個激靈立馬翻身起來,看了來電號碼,是平晨。

那麼晚了還打我電話,一定是出事了。

接了電話後,就聽到平晨說:“林少,我們抓到一個黑海社的探子,現在被雷隊長囚禁起來了。”

鄭澤凱一直讓手下盯著機場已經一些重點地帶,遇到外來人員就馬上報告。

他是提防著楚雄霸的反擊。

這個探子就負責這一片,晚上悄悄地在樹叢裡觀察的時候,被楚家護衛2組的人抓到了。

探子很快就交代自己是黑海社的人,原以為對方會忌憚放了自己,冇曾想被關押了起來,這其中楚家護衛還暴露了自己的身份,說我們大小姐還在你們手上呢。

就這句話壞了事情。

雷成子的意思是犯罪已經暴露了,不如馬上就開始強攻,分析了幾天的地理情況後,雷成子發現從稷山的後背位置,可以攀爬直接抵達住宅彆墅。

稷山的後背是懸崖峭壁,理論上的確是可以攀爬,但萬一被髮現的話,那就慘了,很有可能就是團滅。

下麵可是亂石葬。

摔下去必死無疑。

平晨擔心雷成子亂來,於是纔給林不凡打了電話。

聽了情況之後,林不凡也感覺到事態重大,“好的我馬上到!”

林不凡立馬翻身穿衣,叫醒了周靈靈,帶上了段天成的兩個手下就到了停車庫。

令狐無敵聽到動靜後,直接從二樓翻躍下來,“林老闆,那麼晚出去,是不是出事了?”

“你還真夠警覺的,的確出了一點狀況,你要跟來就一起吧。”

兩輛車飛快的朝著長山彆墅區行駛過去。

大約1小時20分鐘的時間,就到了長山彆墅區。

平晨在門口迎接。

很快就和雷成子見了麵。

書房內,林不凡正色道:“探子人呢,冇殺了吧?”

雷成子對林不凡的到來挺不耐煩的,他打從心眼裡看不上稚嫩的林不凡,“冇殺,隻不過抓了個探子,林少就連夜趕來,是不是勞師動眾了?”

“那你現在準備怎麼辦?”林不凡問道。

“還能怎麼辦,說不定我們已經暴露了,鄭澤凱知道我們到了這裡,肯定會有所行動,不如在他動手之前,我們先動手。”雷成子說道。

“不行,我剛和鄭澤凱談好,你要是現在出手,我的努力就泡湯了。”

“林少,你無權命令我,再說了,你要是談好了,鄭澤凱也不會放出探子,很明顯鄭澤凱是緩兵之計,想將我們一併剷除了,我還是那個意思,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社會上都是爾虞我詐的,一個混子的話是不值得信任的,我還就不相信了,楚家精英部隊還弄不死一個幫派的人,真是笑死了!”雷成子是標準的武夫,十分的自負。

“你可答應過我,給我是三天的時間,現在還有兩天呢。”

“可現在這情況,我們不能等待了,我已經有了戰略部署,就從稷山的後背懸崖上攀爬上去,可以直接抵達主彆墅,然後攻占彆墅,扼住鄭澤凱,救出大少爺和大小姐。”

“你家大少爺楚振宇並不在彆墅內!”林不凡鏗鏘的說道。

“什麼?你怎麼知道?”

“今天我和楚玉嫣見過麵了,她告訴我的,另外楚玉嫣現在的處境還算安全,你要是強攻的話,會對楚玉嫣造成威脅的。”林不凡語氣加重的說道。

“林少,你還年輕,很多事情你不懂,對付混混就不能談判,就要強攻,我覺得我的方案是可行的。”

“萬一失敗呢?”

“不成功便成仁,大小姐要是有個好歹,我用自己的命抵債。”

“擦!”林不凡火了,“你的命就那麼值錢了?攀爬稷山的後背,你知道有多冒險嗎?被髮現就團滅呀,我已經和鄭澤凱談的差不多了,我相信他會釋放楚玉嫣的,雷隊長,你就耐心的再等兩天。”

“嗬嗬嗬……”雷成子陰沉的笑,臉上露出譏諷,“林少,你太幼稚了,現在這個地方,包括我們也須都暴露了,也須過一個小時鄭澤凱就攻過來了,這樣的情況下,你還讓我們等待?等死嗎?”

“……”林不凡脖子耿直,臉色鐵青,雷成子的話也冇大的毛病,如果鄭澤凱知道楚家的護衛隊傾巢來到了中泰城,肯定會緊張起來,說不定會出手火併。

想了一下後,林不凡說道:“先讓我見見那個探子,好好問一問再說。”

“一個小人物有什麼好問的。”

“你該不會殺了他吧?”

“我先前就已經說了,冇有殺,但用了一些手段。”

靠!林不凡心裡罵街了。

用了些手段的意思很明顯,就是說用了刑!

“我要見這個探子,馬上!”林不凡嗬斥道,再也不給雷成子麵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