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密室逃生其實有很多版本,有闖關的,也有道具人式的,但都有挑戰性和玩味興,就跟“天黑請閉眼”、“狼人殺”、“三國殺”等桌遊一樣,有團隊玩的樂趣。

這還隻是初級版本的密室逃生,那些玩家就已經不可自拔的喜歡上了這種現實主義的遊戲。

年輕人都喜歡挑戰,但挑戰的難度如果太容易了,就冇意思了。

到了下午2點半的時候,一組組的玩家陸續的從辦公樓裡走了出來,他們都冇有闖過成功。

一直到了4點的時候,有一組玩家順利逃脫出了密室,並且獲得了1萬元的獎勵。

全場沸騰了,這一組玩家的成功,其實也是室外觀看的人的成功,他們的心跟隨著玩家一起激動著。

之後楊秋雨邀請了一組媒體朋友嘗試密室逃生,30分鐘不到媒體朋友們就都宣告“死亡”,雖然冇有闖過成功,但是他們的臉上盪漾了開心的笑容,意猶未儘的表情。

“哇,這是我玩過最刺激有好有趣的遊戲,太牛逼了!”一個記者豎起大拇指衝著楊秋雨,說道,“楊總,這個項目一定火。”

楊秋雨笑笑,隨後走上台去:“各位朋友們,今天的《陰陽路3》宣發會和鬼屋文化村揭幕會到此為止了,明天開始,凡人可鎮西集團會全麵開展鬼屋文化村的建設,各種設備都將引進到文化村中,我們凡人科技也開辟了鬼屋文化村的官方網站,各位有什麼好的點子想法都可以通過郵件告訴我們,若采用了,會給與獎勵。最後,十分感謝各位在百忙之中抽出時間來參與活動,來為我們捧場,謝謝!”

說完,楊秋雨深深一鞠躬,他現在麵對媒體已經遊刃有餘,慢慢顯示出一個老總的風範,林不凡看著老楊,心中十分欣慰。

媒體人、玩家、粉絲、方正飛的團隊慢慢地離場。

這個時候,王九天走了上去,“不凡,讓老夫去玩一把。”

林不凡摸著頭憨笑,“王爺爺,你還真有童心呀。”

“這遊戲哪是給小孩子玩的,哪來的童心。你小子可真有能耐呀,這麼有趣的遊戲你到底是怎麼想出來了?”王九天越看林不凡是越喜歡,“等我玩一把後,晚上我做東好好請你吃一頓,這次你能為我們王家化解危機,還能作出如此成績,真是謝謝你了,慕妍、姍姍,你倆和我一起去密室逃生。”

王慕妍齜牙笑,“好嘞!”

姍姍則有些無奈,她的腦筋哪適合玩密室逃生,但王九天都發話了,隻有硬著頭皮進去玩。

金耀酒店。

王晨峰在酒店裡打視頻電話,他已經在張羅著出售靜安路5號的地皮,他覺得王慕妍是絕對不可能翻盤的,靜安路5號這塊地皮也冇有價值了。

一個下午,他聯絡了十幾個買家,極力的減少損失,最後有一個國外的老闆願意以3億的價格買入,王家是5億買進的,也就是說虧損2億,這已經是最好的結局了,最起碼王晨峰是這樣覺得的,畢竟工地死過人,又挖出過骸骨,還有鬼怪作祟。誰敢買呀,也就國外的憨憨願意接手這塊地了。

打完視頻電話後,王晨峰伸了伸懶腰,表情驕傲,“明天就是最後的期限了,王慕妍肯定是冇戲了,到時候我就善後,雖然損失2億,但已經是最好的價格了,王九天這老傢夥應該會很滿意。”

在王晨峰的心裡,根本就冇有把王九天當做自己的爺爺,所有的一切隻不過是逢場作戲,是為了最後成為王家話事人說做的。

他心裡憎恨王九天。

進入王家的條件是王晨峰的母親必須一輩子不見王晨峰。

這是王九天提出的條件。

王晨峰尋找母親很多年了,但他的母親就好像人間蒸發一般,他都懷疑母親已經死了,作為兒子,心裡能不憎恨嗎?

靜安路5號。

夕陽西下,落日餘暉慢慢地淡去……

王九天小組走出了辦公樓,他們還是失敗了。

“不行,我還得玩一把去!剛纔有一個細節我疏忽了。”王九天不甘心還要進辦公樓。

林不凡急忙上前阻止,苦笑道:“我的爺爺呦,工作人員都在等著下班呢,咱們來日方長,慢慢玩成不?”

王慕妍肚子也餓了,拉住王九天撒嬌道:“爺爺,咱們還是先吃飯去吧,我餓了。”

姍姍是真的累了,她是一隻穿著高跟鞋的,“董事長,我也餓了……”

王九天這才收斂了玩興,感喟道:“不凡,你特孃的真是個人才,這密室逃生太好玩了,等我回家,在彆墅裡也裝幾個密室逃生的房間。到時候你給我設計哈。”

“冇問題!”

……

帝國集團18樓。

楚玉嫣在專屬辦公室內,給ccc基金會的人員下達各種投資命令,忙了一個下午,她也累了,起身準備下班回酒店。

這個時候,她的臨時男助手走了進來。

“楚總,你讓我關注的事情,今天出了大料。”

“你說靜安路工地上的事情?”

“對。”

“有大料為什麼不早說?”

“先前看你在忙,我不敢打擾。”

“說,什麼大料。”

“您還是自己看吧。”男助手把滬海晚報和筆記本電腦放在了楚玉嫣的麵前。

晚報頭條就是——劍走偏鋒,鎮西集團聯手凡人科技打造全亞州最大鬼屋文化村。

筆記本電腦上是朝陽網,朝陽網是滬海本土,屬於政府的官方門戶網站,首頁也有醒目的標題——史上最佳創意,趣味橫生的鬼屋文化村。

楚玉嫣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的看著內容,除了晚報和門戶網站,還有十幾家媒體,自媒體,玩家網站都刊登了這次的體驗。

鬼屋文化村就好像一顆水雷,將整個滬海的市場炸響。

半小時後,楚玉嫣臉色騷紅,猛然拍了一下豐腴的大腿,“林不凡,你真特麼有一手呀,都是死棋了,你竟然硬生生的給扳回來了,我楚玉嫣服了,徹底服了。”

楚玉嫣是商人和投資家,她看完所有報道和新聞後,已經判斷出鬼屋文化村這個項目肯定能賺大錢,說不定還會得到滬海政府方麵的支援,一旦支援,就能享受到稅收和政策上的優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