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彷彿就跟做夢一般,池昌和怎麼也不敢相信自己睡了一小會兒,樸輝南就不見了,這特麼是什麼情況?

“你們都特麼給老子起來!”池昌和憤怒的敲打房門,人已經如箭矢一般衝到了樓下。

打開大門,他心裡猛然一震,眼前的景象讓他難以置信,十幾個自己親手培訓出來的精銳,李家王朝一號行動組成員,橫七豎八的躺在地上,不知死活。

池昌和顧不得那麼多了,他打開車門,想要發動汽車追趕,但汽車根本啟動不了,下車後才發現油箱被戳破了,車輪胎也是癟的。

他是真的淩亂了。

是什麼人可以如此悄無聲息的就把樸輝南給救走,這實在太匪夷所思了,韓城首而有這樣的人物嗎?

池昌和全身發顫……

再說關山一行人,已經來到了冀州港口,登上了周冉天的順風號。

順風號朝著滬海碼頭去。

船艙內,醫生正在給樸輝南清理傷口,看著慘不忍睹的傷口,醫生都感到憤慨。

甲板上,樸海美對關山等人千恩萬謝:“各位,感激你們救了我父親,可我隻是個女孩,說不定這輩子冇有辦法報答你們了,但如果我成長了,強大了,一定會想方設法的報答各位,另外我也從陳總這裡聽說了,當初我父親竟然謀害了你們老闆,幸好得救,這次也是他派你們來的,我會懷著一輩子的感恩活下去的,如果林總需要我做什麼,我一定照辦。”

關山對眼前這個小姑娘挺欣賞的,說話直白,將來必定是個人才。

“我會把話傳達給我老闆的。”關山說道。

旭日慢慢地從海平麵升起,樸輝南也慢慢地甦醒過來,當他發現自己在一個封閉的船艙內,使勁眨巴了眼睛,難以置信。

“爸……”守候了父親一晚上的樸海美激動的撲到父親的懷裡嚎啕大哭起來。

“海美……”樸輝南也哭了。

過了一會兒後,陳強走了進來。

瞭解了事情的來龍去脈後,樸輝南羞愧、感激、詫異。

陳強按照林不凡的交代的原話轉述:“竊取你資料的是我們老闆,把資料發給你們山星集團專務的也是我們老闆,換言之,我們老闆當初是要弄死你的,至於為什麼會這樣做,你應該知道,你不加害我老闆,我老闆自然不會加害你;救你的也是我們老闆,等到了滬海之後,會有人送你們去越國,我們公司在越國有分公司,和那邊的幾個大軍閥關係也不錯,你們可以先安頓下來,至於未來的路怎麼走,就看你們自己了,如果被山星的人抓回去,那也是你們的命了。”

“謝謝。”

“不用謝,我也隻是轉述了我老闆的意思,這次也算是你命中有貴人,若不是你對周喜娜有恩情,也不會來救你的。”

首而山星總部。

池昌和趴在地上,撅著屁股,李宅容拿著棒球棍狠狠地抽打池昌和的屁股,“你個廢物,竟然會讓樸輝南跑了,怎麼做事的?”

池昌和到現在也冇有弄明白,到底是哪路神兵有這樣的本事。

李宅容咆哮道:“必須把樸輝南給我抓回來,抓不回來,你就去死。”

“是!”池昌和起來,褲子上都印出了血。

就在這個時候,李宅容的手機響了起來。

是一串亂碼來電。

李宅容疑惑了一下,自己的手機號碼可隻有高層人員知道。

接起電話後,那頭是樸輝南,他正在海上,用的是關山給的加密衛星手機。

“李會長,我知道你現在一定在發火,我之所以收集這些資料,主要就是保命用的,我怕哪天禍從天降,請你彆再找尋我了,我已經遠走他鄉,若你繼續找我,那我就把你李家所有的黑料都抖落出來,若你不找我,我以我女兒的性命對你保證,你李家所有的黑料我會帶進棺材裡。”

“我怎麼信得過你,資料在你手上,猶如懸著一把刀,我徹夜難眠。”

“李會長,你不用擔心,其實說白了,這些資料就算公開了,頂多是製造出很多麻煩,以山星集團的實力,還是能擺平的,隻不過你的父親會長大人會去坐牢,公眾對你們李家會更加的憎恨。放我一馬吧,我不會出現在韓城了。言儘於此,希望李會長你能聽進去。”說完樸輝南就掛斷了電話。

李宅容咬牙切齒,但又冇轍,同時也很忌憚救樸輝南的這支隊伍。

按照池昌和的敘述,這支隊伍的實力堪比海軍陸戰隊,要取自己性命也是易如反掌的。

後來,李宅容采用了曲線救國的辦法,從資料本事去處理解決,該滅口的滅口,該銷燬的銷燬。

通過這件事情,陳強對林不凡的氣魄和肚量更加的敬佩。

也對林不凡更加的忠誠。

至於周喜娜,經過這件事情後,也報了樸輝南當年的恩情,也和陳強正式的確定了關係。

有了山星提供的藍光顯示屏和nk公司最新的晶片後,夏星手機立馬打出了宣傳廣告,並且得到了大眾的高度關注,楚雄霸讓夏星工廠連夜加班,組裝手機。

當時有自己組裝廠的國產手機公司隻有4家。

而這邊,波導失去了藍光顯示屏之後,冇有氣餒,馬上修改了方案,撤回了宣傳,立馬啟動了二號方案,主打自製的32絃音,並且效仿諾基雅手機,在手機裡裝了“貪食蛇”的遊戲,以及提升內存達到了8g。

東信公司和波導也一樣都是通訊基建公司,有著深厚的技術優勢,它們推出了三款翻蓋真皮手機,就是外表是真皮的,很有質感和手感,同時按鍵采用了金屬寬屏,主機板用的是6640,是從nk公司進口的。

一場手機大戰已經悄然打響。

而幕後都有林不凡的身影,東西能拿下nk的主機板,是林不凡促成的,波導手機推廣有林不凡在推波助瀾。

林不凡要讓戰爭公平,不失衡,朝著自己設計好的路線走。

而最終的目的,就是讓楚雄霸把錢投進晶片生產中,拖垮他。

除此外,林不凡也鎖定了楚傢俬人基金會,隻要這個基金會的投資出現重大失誤,那楚家的資金鍊就會斷了。

一切都順著林不凡的既定路線走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