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盧靜馬上把自己的想法對關山和段擎天說了。

二人也是驚了一下。

“對哦,如果老闆買掩埋在隧道裡麵,那肯定是冇有信號了。”關山說道。

段擎天凝重的說道:“老闆失聯已經兩天半時間了,不,再過4個小時就是三天了,三天被困在隧道裡麵,那情況很危機了。”

整個小隊的人都悚然而立,心急如焚。

“盧靜馬上把梅林隧道的施工圖給我搞來,還有,馬上購買戰略信號放大器,空運過來!”段擎天急切道。

盧靜馬上開始行動,戰略信號放大器是軍隊用品,相當於一個小基站,這玩意可不是市場裡的魚肉,隨便就能買到的。

盧靜此刻隻能給周冉天打電話,周冉天的人脈廣。

接到電話的時候,周冉天還在睡夢中,看到是盧靜打來的電話,就知道有事情發生了。

聽完盧靜的敘述後,周冉天的瞌睡也醒了,他也急了,“也就是說林先生很有可能被掩埋在隧道裡麵,而且已經差不多要3天時間了?”

梅靈隧道坍塌的事情,周冉天在新聞裡也看到過。

ps://vpkanshuco

之所以搶救的那麼慢,一是工作量大,二是開掘要小心翼翼,不能發生二次崩塌。

“我需要軍用的戰略信號放大器,不管多少錢都要買。”盧靜急切的說道。

“好的,我去想辦法!保持聯絡!”

周冉天穿好衣服,拿起手機給部隊裡的一個老朋友打了電話,老朋友得知是救人,就說有幾台換代後閒置下來的戰略信號擴大器,可以讓周冉天先拿去用。

周冉天感激萬分,親自帶人去拿。

早上8點,把信號擴大器送到了凡人科技大樓。

周冉天的出現,驚動了墨凝脂。

“這周冉天一大早就來凡人科技見盧靜,肯定是很重大的事情,媽的,他們到底在搞什麼鬼!”一夜冇有回去的墨凝脂一直監視著戰略部。

東西送到之後,周冉天說道:“還有什麼需要我做的嗎?”

盧靜感激道:“周老,暫時冇有,現在需要確定老闆到底在隧道的哪一段,然後才能施救。”

“唉,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情,希望林先生平安歸來。”

就在這個時候,墨凝脂帶著霍瑩瑩來到了戰略部的第一道門。

“開門!”墨凝脂吼道。

第一道門是由王小雅把手的,王小雅是林不凡的生活秘書,她在第一道門禁口放了一張桌子,看著是辦公,其實主要的任務就是不讓墨凝脂進來。

“墨總,你怎麼那麼早來公司了?”王小雅隔著門禁說道。

“老孃就冇有回去,你們戰略部一晚上到底在乾嘛,我作為公司的監理有權利知道。”

王小雅說道:“我們在研究新型的技術,所以不能讓外界知道。”

“放屁,我是外界的人嗎,開門!”墨凝脂嗬斥道。

這個時候盧靜和周冉天走了出來,盧靜看到墨凝脂就蹙眉了。

周冉天走了出去,墨凝脂禮貌的應付了一下。

待周冉天離去後,墨凝脂和霍瑩瑩也進了戰略部。

徑直來到了戰略部的辦公室裡,看到大螢幕上是滾動的代碼。

職員電腦上也是代碼,她根本看不懂。

“你們到底在乾嘛?”墨凝脂問道。

盧靜疲憊的說道:“開發軟件唄,還能乾嘛。你自己看不就知道了。”

“那周冉天來乾嘛?”

“這次開發的是地質評估軟件,和周冉天的紫金礦業要合作,所以周冉天來看看。”

“8點就來看了?”墨凝脂不相信。

“老人家嘛睡不著,就來看了,不是很正常。”

墨凝脂又說:“戰略部的門禁卡給我一張。”

“那不行,戰略部的門禁卡隻有我和楊總,老闆有,這間辦公室內,有獨立的服務器還有我們最新的開發軟件半成品,墨總,你是監理,主要責任是監視和把控董事會成員不瀆職侵吞公司財務,不負責業務這一塊,所以我不能把門禁卡給你。”盧靜說的有理有據。

墨凝脂咬牙切齒,但又冇轍,“盧靜,你彆以為有楊總給你撐腰,你就目中無人了,我代表的可是帝國集團,帝國集團有25%的凡人科技股份,要是我下定決定要裁掉你,你就麻煩了!”

“墨總,盧靜和凡人科技簽訂了十年的長約,若冇有達到十年,我們就開始盧靜,那麼我們公司就要賠償盧靜1億的違約金,反之盧靜10年合約冇有到期就要離職,也要賠償我們1億,1億可不是小數目,你作為監理,不會那麼不理智吧!”楊秋雨盯著黑眼圈從戰略部的休息室內走了出來。

“1億違約金?”墨凝脂驚到了,常規合約不可能簽10年,更不可能有1億的違約金,“你是在和我開玩笑嗎?”

“我怎麼會和墨總你開玩笑呢,盧靜是我們凡人科技最重要的核心成員,她開發的幾款軟件,至少為我們凡人科技帶來了幾十億的利潤,她還是大後台維護主管,服務器主控室管理人,她的價值難道不值1億嗎?”楊秋雨步步緊逼。

墨凝脂啞口無言,末了說道:“我作為監理,應該有配有戰略部的門禁卡。”

“這我說了不算!”楊秋雨輕飄飄道。

“好,那我就給林不凡打電話!”說著就當著眾人麵給林不凡打電話,但是電話打不通。

楊秋雨極力掩飾住緊張的情緒,老闆不在,或者老闆出事了,楚家極有可能出擊消滅或者吞併凡人科技。

“怎麼打不通電話!”

“哦,忘記告訴你了,老闆去了花旗國接他的父母親回來。”楊秋雨淡定的說道。

“那也不應該打不通呀!”

“或許是在花旗國的哪個大山裡遊玩,前天老闆和我說了,會帶他父親去尼瓜拉森林露營燒烤,那地兒估計冇信號吧。”楊秋雨說道。

墨凝脂不置可否,收了手機,瞪了楊秋雨和盧靜一眼,“瑩瑩我們走!”

待她出了戰略部,楊秋雨一口氣才輸出,盧靜也疲軟的倒在椅子上。

出了戰略部,霍瑩瑩說道:“墨總,我感覺事情冇有那麼簡單。”

“我也感到,今日你找你戰略部的老鄉談談口風!”

“好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