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不凡在這段時間下了山,玩了一會兒,去了一趟超市,回來的時候就天黑了。

山丘上,天一黑,就變得格外的詭異,全部都是黑漆漆的,隻有月色暗淡的照下來,這種荒廢的村子,把氣氛渲染的更加恐怖。

山鳥淒厲的叫著,那聲音格外的刺耳。

風呼呼的在上麵吹著,就好像鬼語一般。

氣溫也下降了。

坑裡還有一條死狗,這似乎是在預示著王慕妍的結局。

“我不想死在這裡,誰來救救我呀!”王慕妍低聲的抽泣著。

就在這個時候,傳來了一陣陣“鬼聲。”

“我好餓呀,好餓呀……”

奇怪聲音就在坑外麵,王慕妍毛骨悚然,牙齒“喀喀喀”的打顫,她的腦海裡,很自然的就出現了曾經看過的各種鬼片情節。

“我要吃人肉……”

ps://vpkanshuco

王慕妍哆哆嗦嗦的慢慢地抬頭朝上麵看去,當視線定格的時候,看到了一張青色的恐怖的臉。

“啊……鬼呀!”王慕妍蹲在地上,抱住了頭。

其實是林不凡用手機電筒從下巴往上打了燈光,在黑夜中,這看起來的確是挺滲人的。

看到王慕妍這慫樣,林不凡心裡舒暢了。

“喂,你冇事吧?”林不凡笑嘻嘻的喊道。

聽到熟悉的聲音後,王慕妍再次戰戰兢兢的抬頭,看到是林不凡,頓時就激動起來,“救救我……”

話剛說出,她立馬反應過來,剛纔是林不凡撞鬼嚇自己呢,頓時就破口大罵,“你個畜生,你竟然裝神弄鬼的嚇我。”

林不凡悠然自得的坐在坑口,“和你鬨著玩的,怎麼樣,在下麵待了一天了,舒坦不?”

“舒坦你媽呀,快點救我上去。”

“憑什麼救你,你老是欺負我,罵我。我之前好心提醒你,你不是很牛逼的嘛,說不要和你講話。”

“你……你滾蛋,我不要你救!”

“好!”林不凡故意走開了。

見林不凡走開,王慕妍再次慌張起來,“喂,你回來,你回來!”

叫了許久也不見林不凡,王慕妍絕望了,後悔了,啼哭起來:“林不凡,你個畜生,見死不救,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嗚嗚嗚……”

林不凡回來了,看著她哭,笑了,“你夠狠的呀,做鬼也不放過我。”

“哼,你……你回來了呀,快點救我上去。”王慕妍的語氣軟了下來。

“救你上去我有什麼好處呢?”林不凡饒有興致的慢慢來。

“你想要什麼,隻要我有的我都給你。”

“切,你有的我也有,不如這樣,我救你上來,你把之前欠我的‘兩次’都給我,怎麼樣?”

“好!”王慕妍想都冇想就答應了,她現在就是林不凡說什麼都答應,等上去了,嗬嗬,那就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林不凡也不傻,自然知道王慕妍的小心思,當然了,林不凡也冇有真的想要那“兩次”,隻不過是跟王慕妍逗逗樂,在滬海的這段時間裡,跟王慕妍逗樂帶給了林不凡很多的快樂。

林不凡打開包,把從超市買來的繩子拿出來,剛要放下去,就住手了,“我怎麼覺得你又會言而無信呢。”

“你相信我,這次我一定給你。”

“不不不,你這個人不能相信的,三番兩次言而無信,我還是回家睡覺了!”

“你給我回來!”王慕妍急了,“你最後相信我一次。”

林不凡裝出思考的樣子,片刻後說道:“那你發給誓言。”

王慕妍嘴角抽動,氣得頭皮的麻木了,但這個時候隻能順著林不凡,“好我發誓,我上去後一定把欠你的兩次都給你,如果誓言天打雷劈。”

也是劇情來了,天空中響起了一陣悶雷。

“轟隆隆……”

林不凡都忍不住笑了,“你看,老天爺都不相信你的誓言。”

王慕妍也是呆了,心裡叫苦不迭,“林不凡,你相信我,我這次絕對不忽悠你。”

“好吧,我最後相信你一次。”林不凡覺得也差不多了,都讓她在下麵待了一天了,苦頭也吃夠了。

於是就把繩子慢慢地放了下去。

之後吭哧吭哧的把王慕妍拉了上來。

“你該減減肥了,看你這肚腩,看你這大屁股,拉你上來,比拉一頭母豬都累!”林不凡賊笑道。

一上來,王慕妍就拿起了自己的包包,然後轉身就走,都冇有說一聲“謝謝”。

“喂喂喂,你這是什麼態度呀,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林不凡追了上去。

“彆和我說話!”

“我擦,你還真是變色龍呀,下麵說的好好的給我給我,上來就翻臉不認人了,你真是屬狗的。”林不凡開著玩笑,“真後悔救你上來。”

“林不凡我恨死你了,隻要是和你碰上就絕對冇有好事。”王慕雅咬牙切齒的說道,“這輩子我都不想見到你了。”

“咱倆緣分那麼濃厚,不可能不見的,說不定明兒就又見麵了。”

“見麵也當做不認識。”

“喂喂喂,你太無情了吧,我可是你救命恩人,這要是在古代的話,是要以身相許的。”林不凡打趣道。

王慕妍現在是真的冇有心思和林不凡鬥嘴,她身上臭烘烘的,著急回賓館換衣服。

林不凡也聞到了,“我擦,你身上是不是有屎呀,真臭呀,你該不會是在下麵嚇出了屎吧?”

這話太刺激人了,王慕妍轉頭,臉血紅血紅的,“你這張臭嘴!”

一邊說,一邊踹了林不凡一腳。

“你不報恩還踢我,你個忘恩負義的傢夥!”

一路碎碎叨叨,到了山丘下,來到了靜安9號路邊,王慕妍傻眼了,車呢?

林不凡早就知道她的車被拖走了,“這條路不讓長時間停車,肯定是拖走了唄!”

王慕妍都要暈厥過去了,點背呀!

等了幾分鐘,也不見有出租車來。

林不凡笑著說:“前麵黃海路施工,晚上是單行線,隻有去的車,冇有來的車。”

“你特麼為什麼不早說?”王慕妍都要哭了。

“你回滬海大酒店至少要1個多小時,不如……你看對麵……”

對麵是一家小賓館,閃著昏暗的燈光。

王慕妍咬牙,朝著小賓館去,她要馬上洗澡,把衣服換下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