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飛躍科技其實早在一個月前就已經走投無路,而且還負債好幾個億。

他們投入巨資開發的遊戲服務器,在經過幾番測試後,還是存在很多BUG,而且合作公司都已經在投訴了。

另外,幾個開發工程師也覺得飛躍冇有前途了,遞交了辭職書。

老闆和幾個大股東已經負債累累,最後決定鋌而走險,撈一筆跑路。

於是就釋出了和凡人科技合作的公告。

藉著凡人科技的東風,飛躍科技在一天的時間內股價飆升了將近一倍。

老闆和幾個大股東在這一天拋售了手上所有的股票,撈到錢後,就撤了。

帝國集團投資部。

“快點拋售呀!”

“不行,冇有人接盤。”

“證監會介入了……飛躍科技停牌了。”

“我們的錢都在裡麵呀。”

“完蛋了,完蛋了……”

馮寧裳拚命的點出售,但根本冇用,整個人就好似剝離了靈魂,空洞的倒地,倒地之後痙攣的抖動起來。

1000萬的投資款打水漂了!

和馮寧裳一條線上的同事全部虧損。

幾個3級和4級的職員嗤笑的看著他們。

“飛躍科技這種股都敢搏,隻能說你們太年輕了。”

“一群2級1級員工懂什麼股市呀,這下又要走一批了。”

“我聽說馮寧裳借了額度投了1000萬在飛躍科技上。”

“嘖嘖嘖,那完蛋了!保準走人。”

馮寧裳心底如深淵般的漆黑冰冷,女兒的手術費冇有著落了,自己的工作也不保了。

如果丟了這份工作,那就徹底結束了。

一個小時後。

馮寧裳出現在了10樓樓道外。

她看著遠處的高樓大廈,眼淚吧嗒吧嗒的掉落,她很後悔,為什麼會買飛躍科技,她咬牙切齒,恨飛躍科技造假把自己害了。

“喂,你不會想不開跳樓吧。”

說來也巧了,林不凡又在她的下麵,透過鐵條看到馮寧裳一副要自殺的模樣。

今日林不凡也來帝國集團,說是熟悉下人員,以後好進一步合作,楚雄霸自從塌陷事件後,對林不凡多了一份信任。

馮寧裳低頭看了下林不凡,那眼神裡哪還有一點人氣呀,整個人就如同殭屍一般。

那是了無生趣的眼神呀!

“我昨天就和你說了不要買飛躍科技,你就不聽,還梭哈了,唉,反正事情也發生了,虧的也是公司的錢,彆想不開行不,你還有個女兒呢,不為自己想想也為你女兒想想唄,再則,商場上哪有常勝將、軍,這次失敗了,下次再拉過嘛,所謂越挫越勇,又所謂失敗乃成功之母……”林不凡滔滔不絕的勸慰她。

馮寧裳剛纔有那麼一瞬間,想跳下去,但聽林不凡說女兒,她斷了自殺的念頭。

此刻馮寧裳的手機想了起來,接起後是投資部2組組長,說投資部經理郭淮河找她。

不用想,找她就是談開除的事情。

不行,不能就這樣走了,必須再翻本回來!

馮寧裳的心情就跟賭徒一樣一樣的,輸了想翻本,唯一不同的是,賭徒是為了私慾金錢,她是為了女兒。

掛斷電話馮寧裳就要走。

“喂,姐,要不我幫幫你。”林不凡仰著頭真誠的說道。

但馮寧裳根本不搭理他,快速的離開。

“什麼人呀,懶得再管你了!”林不凡不爽的自言自語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