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不凡口中的烤豬蹄都因為太過震驚而掉落了,整個人身體都不自然的抖動了起來,是激動!

那倩影已經離開了視線。

是上一世的妻子!

雖然隻有短短幾秒鐘,雖然現在的妻子還是高三的學生,但林不凡一眼就認出了她。

林不凡跑出了小店,搜尋妻子的身影,但晚飯這點,人流擁堵,妻子早就不見蹤影了。

林不凡苦澀一笑,心道:我找她乾嘛呢!

隻是那麼一個衝動,纔會跑出來。

回楚家的路上,林不凡還在想著遇見妻子的事情。

重生之後,林不凡就好像是一個見證者,總能遇到上一世有成就的人,總能很巧合的遇到事故。

這是冥冥中安排的呢,還是老天爺刻意安排的!

林不凡感覺這一世可能和妻子還會有交集。

或許和那個扔自己下樓的人也會有交集。

此刻這男人的身份自己還不知道,就算去問妻子,妻子現在高三也不會知道未來的事情。

“擦!”林不凡感覺頭疼。

再說,馮寧裳一個下午都處在興奮開心中,因為飛躍科技下午關盤的時候漲到了12元一股,等於說提前一天達到了馮寧裳的預期目標。

“明天還會大漲,會漲到20塊!”馮寧裳堅定不移的相信自己的判斷。

晚上的時候,給她額度的幾個同事也打來了賀喜的電話,說她眼光獨到,還說明日他們也會全部買飛躍科技的股票,哪怕12塊是高點,按照目前的漲勢看,一定還會再漲上去。

晚上客房內。

林不凡看了飛躍科技的官網,看到這家公司的公告後,立馬給打電話給楊秋雨,“我們要和飛躍科技成為戰略夥伴了,我怎麼不知道這件事情?”

幾日前,楊秋雨彙報過飛躍科技的事情,說飛躍科技遞交了好幾次合作函,但是都被打回去了,因為盧靜調查過這家公司,這家公司實力太差,遊戲工程師都太平凡了,製作的遊戲框架和畫麵也差強人意,更重要的是飛躍科技的老闆不是業內的人,之前是倒賣香菸的。

那幾年倒賣香菸很賺錢的。

“怎麼可能呢,今天我也看他們的官網了,都是胡扯,我估計是他們老闆想最後在股市撈一筆錢,然後關門大吉了!明天一早我就會出開新聞釋出會說清楚,另外讓法務部的正式起訴他們。”楊秋雨說道。

“嗯,我知道了,辛苦你了!”

掛斷電話後,林不凡開始擔心馮寧裳了。

倒不是因為馮寧裳有多迷人,讓人愛憐,而是可憐她的孩子。

林不凡的母親張秀月在上一世因為冇有錢繼續治病而亡,所以在醒來林不凡對生病冇錢醫治的,特彆還是孩子,心有不忍!

晚上,馮寧裳做了美夢,飛躍科技大漲,女兒找到了配對的骨髓,治好了白血病。

但總歸是夢呀!

早上9點到了公司。

同事們都已經做好了買入飛躍科技股的準備。

9點半股市一開盤,飛躍科技以強勁的姿態上升到了18塊一股。

“好,繼續升,繼續升!”

整個投資部都興奮異常。馮寧裳攥著拳頭,盯著節節攀升的飛躍股,心裡激動。

到了10點,飛躍科技突然掉了,幾分鐘之內掉到了17元。

“不慌,這是正常波動,馬上會升的。”馮寧裳對同事們喊道。

然而接下去就是恐怖的血洗……

16塊、15塊、14塊。

馮寧裳抓著頭髮,眼睛佈滿血絲,自己是12快5毛的時候買進的,再跌就麻煩了。

一定還會漲上去的!

她到現在還堅信著。

有個男同事接了個電話後,馬上打開了電腦,點開了凡人科技官網。

一看,一屁股載在地上。

“凡人科技辟謠了!”有人大喊。

馮寧裳也急忙打開電腦,點進凡人科技的官網。

醒目的頁麵中間有一份公告。

公告中,凡人科技強烈譴責飛躍科技無中生有,壓根就冇有戰略合作,還申明會告飛躍科技。

怪不得飛躍股票會急劇下跌。

馮寧裳腦子嗡嗡的響,整個人篩糠一般的抖,1000萬呀,冇了,自己工作也丟了,會被直接開除,拿不到離職後的保障金。

“馮姐振作一點,趕緊賣呀!”男同事疾呼。

馮寧裳機械的點開交易頁麵。

但更壞的訊息傳來,飛躍科技涉嫌財務造假,老闆和幾個大股東直接捲款跑路了,早上飛躍科技都冇有開門,也就是說,股票你拋售也冇有人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