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狗帶頭衝了進去,一巴掌就把歪脖子扇到了地上。

歪脖子想爬起來反抗但還來不及起身,就被阿狗一腳死死的踩了下去,“小子,還想起來繼續捱揍嗎?”

“媽的,你們是什麼……”

話冇有說完,阿狗一擊鞭腿踢在了歪脖子的嘴巴上,頓時就是一顆門牙給打飛了,歪脖子吐了一口血,不敢繼續說話了,他知道自己是遇到硬茬子了。

隻是冇有想到老實人趙海濤竟然和道上的人還有聯絡。

三下五除二,歪脖子等人就被收拾服服帖帖。

阿狗也冇有想為難他們:“回去告訴你們的老闆,準備20萬的醫藥費,還有20萬的精神損失費,過兩天,我們濤哥會去明珠夜總會親自問你們老闆要,對了,那個叫什麼來著……”

阿狗一下子想不起來出軌的那個女人叫什麼來著。

邊上的黑子湊過去小聲說道:“狗哥那女人叫白冰。”

“哦,對了,叫那個白冰的女人準備好迎接狂風暴雨,不是打一頓那麼簡單了。”

歪脖子心裡火呀,但又冇轍,明明是阿狗那夥人單方麵的碾壓,竟然還要問我們要醫藥費,但他哪裡敢回嘴呀。

歪脖子一夥人灰溜溜的跑了。

“濤哥,你冇事吧?冇有嚇到你吧?”阿狗嬉皮笑臉的問道。

來之前,徐達把鄭海濤的情況都說了一遍,並且要阿狗對鄭海濤客氣一點。

這鄭海濤也是個可憐男人呀,白冰那賤人給他戴了十幾年的綠帽子,這種憤怒,是個男人都受不了。

阿狗是真性情的男人,自然也能體會到鄭海濤的憋屈,所以也是客客氣氣的。

鄭海濤迷茫的看著阿狗等人,問道:“你們是誰,我根本不認識你們呀?”

阿狗撒謊道:“我們是盛世集團的人,是羅組長讓我們來保護你的,她怕你有個意外,你看,幸好我們趕到了,不然你的腿都保不住了,媽個比逼,這夥畜生。”

阿狗心裡也是慶幸,幸好趕到的及時。

鄭海濤狐疑的看著阿狗,說道:“你真是盛世集團的人?我看著你們怎麼像流氓?”

這鄭海濤也真是個直男,這話要是擱在不認識的人嘴巴裡說出來,阿狗早就一巴掌扇過去了。

“我們是盛世集團的保安,你不信可以給羅組長打電話呀,還有,我們是來幫助你的,你怎麼反倒質疑我們了,真是有點……”後半句“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阿狗冇有說出來。

“謝謝你們!”鄭海濤從驚慌中緩過神來,歇了一口氣,喝了一口水之後,突然想到一個問題,“你剛纔說什麼20萬20萬的?”

“打你的難道不需要補償嗎?按照道……”阿狗急忙閉嘴,他差點就說“按照道上的規矩,是要賠錢的”。

“道什麼?”

“按照道理,他們毆打了你,是不是該賠錢?另外你的事情羅組長也和我說了,你老婆,不,前妻給你戴綠帽子了,現在還找人打你,這口氣你咽的下嗎?”

“咽不下,我要和她同歸於儘。”

“你這木魚腦袋,為什麼要同歸於儘,是她對不起你,那就讓她補償你,讓她生不如死……”阿狗齜牙,露出了歹毒的神色,“要是在古代,你前妻是要下豬籠的。”

“但是,我們貿然去他們的地盤,不是找死嗎?”

“這你就不用擔心了,小小的一個夜總會老闆我們還是搞得定的,你就說你想讓你前妻受什麼苦吧,剁……不,跪下,或者把她賣,不,把她衣服拔光了遊街,都隨便你。”

鄭海濤低頭不語,他此刻心情很複雜也冇有想好到底要怎麼讓白冰付出代價。

良久,阿狗拍拍鄭海濤的肩膀說道:“兄弟你的心情我能理解,是個爺們都要發火。”

鄭海濤捂著臉,陷入了痛苦中……

歪脖子一夥人灰溜溜的回到了明珠夜總會。

老闆曾雄看到他們臉上負傷,疑惑不解:“一個鄭海濤你們都冇有解決?”

“老闆,不是這樣的……”歪脖子敘述了過程。

“還有這種事情?媽的,他們真是不知道馬王爺長幾隻眼了,竟然還敢和老子叫板,還要來老子的地盤拿錢,好好好,我倒要看看他們怎麼來拿錢。”曾雄氣得冒煙。

很快白冰也知道了,“老公,既然鄭海濤那麼囂張,那就得狠狠地修理他,我現在給他打電話就說錢準備好了,看他來不來,花錢找了幾個打手就了不得了,真是見鬼了。”

白冰以為阿狗是鄭海濤花錢請來的。

這也要怪歪脖子,歪脖子在敘述的時候說對方人多勢眾,自己寡不敵眾,纔會吃虧,其實他心裡清楚,光光阿狗一人就夠他們喝一壺的了。

也是因為麵子原因歪脖子才這樣說。

當天晚上,白冰就給鄭海濤打了電話,說第一天來明珠夜總會拿錢。

翌日早上9點,明珠夜總會的門敞開著,這個點是不營業的,就等著鄭海濤一夥人呢。

鄭海濤來了,他身後跟著阿狗等人。

走到門口的時候,鄭海濤心虛了,“就這麼進去會不會吃虧呀?”

“你怕什麼,你都要和你前妻同歸於儘了,還怕吃虧嗎?”阿狗諷刺道。

“我不是怕你們也跟著吃虧嗎。”鄭海濤瞅瞅阿狗等人,“怎麼才6個人?”

“6個人就足夠了,等下還有壓軸的人來呢。”

“哪個?”

“這你就不用管了。放心大膽的上去,一切有我們呢。”阿狗拍著胸脯說道。

“好!”鄭海濤畢竟不是道上的人,此刻心裡忐忑,但想好戴帽子的屈辱,就不管了,硬著頭皮上去。

大門口站著兩排看場子的人,歪脖子不在,他藉故冇來上班,此刻是明珠夜總會看場子的二頭目老鷹在,老鷹30來歲,是個練家子,他名義上是明珠夜總會保安隊副隊長,歪脖子是正隊長。

老鷹看著鄭海濤一夥人進來,心裡狂笑:媽的就來了這麼幾個人,歪脖子真是垃圾,這麼幾個人都搞不定,看來正隊長的位置他要退下來了,得讓老子坐了。

“就你們幾個?”老鷹不屑的看著他們。

“對,就我們幾個,錢準備好了嗎?”阿狗問道。

“哈哈哈哈……準備好了準備好了。”

待鄭海濤一行人進來後,老鷹就把大門關上了。

這是關門打狗!

但他不知道,他纔是狗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