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到鄭海濤拔出菜刀,白冰嚇得一個趔趄,急忙往後跑,“你乾嘛,你瘋了嗎?”

“是呀,我是瘋了,鄭傑根本不是我的孩子,你特麼的騙了我那麼久,在華田醫院,你還買通了院長,你個畜生呀,你是想讓我死都不知道真相。今天,我要殺了你!”鄭海濤一邊怒斥,一邊提刀追著白冰。

白冰在奔跑的時候高跟鞋都掉了,她光腳大喊著:“救命呀,救命呀。”

再追逐中,白冰的後背被砍了一刀。

白冰最終還是被鄭海濤追上了,就在公園的小花壇邊上,白冰後背緊緊帖子花壇,全身戰栗不止,“海濤,海濤你要冷靜,殺人是要長償命的。”

“我殺了你之後,就自殺。”

“那冇有意義呀,反正你都養了那麼久了,都把鄭傑當兒子了,就繼續養下去,你放心,撫養費我會出的。”

“你,你……”鄭海濤氣得臉色漲紅,手因為憤怒顫抖了起來,殺心更加甚了,“說,這個野種是誰的?”

“說了你也不知道呀。”

菜刀壓在了白冰的脖子上,“說!”

鄭海濤歇斯底裡的怒吼著。

每個男人都會這樣問,到底是誰的孩子。

白冰嚇哭了,“我也不認識那男的,不熟悉……”

“你特麼說的是什麼鬼話,不認識怎麼會生下野種?”

“我……”白冰實在是太恐慌了,於是就把自己代孕以及做情人的事情都說了出來。

聽罷,鄭海濤天旋地轉,當時介紹人,也就是白冰的老鄉說,白冰從鄉下出來後,就一直在服裝廠打工,是個純潔的女孩。

“好了,我都說了,這樣吧,你要是不想養鄭傑了,你給我,行不行?”為了活命,白冰隻能這樣說。

“你覺得你今天還能活嗎?”

就在鄭海濤要下狠手的時候,聽到了警笛聲,他回頭看,看到一輛巡邏車閃爍著報警器停在了公園門口。

就在這個愣神之際,白冰把腿就跑。

等鄭海濤要追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況且阿sir都到了,他隻能悻悻然的離開了。

阿sir是羅小娟報警纔出動的。

羅小娟一直跟著鄭海濤,她不想鄭海濤去坐牢。

接下去的劇本,跟董舒怡預料的一樣。

白冰回到家裡後,曾熊就問了她背後的傷怎麼回事情,白冰就說自己被前夫給打了,前夫還要殺他。

曾雄問為什麼要殺她。

白冰自然不敢說野種的事情,她說鄭海濤問她要錢,她不肯,鄭海濤就起了殺心。

“老公,我怕鄭海濤還會找我麻煩,你手下不是有好幾個狠角色嗎,你讓你手下把鄭海濤的腿打斷吧,這樣我就不用提心吊膽的了。”

“打斷了鄭海濤的腿,你兒子誰來照顧?”

“我有表姐,我把兒子給表姐養,反正我表姐冇有孩子,早就和我說過想領養個孩子。”

“你兒子現在都斷腿了,你表姐還要嗎?再說了,你兒子都17歲。”曾雄都感到不可思議了。

“要,我表姐和我兒子有感情基礎。”

曾雄心想,反正你隻要不要把你那累贅兒子帶我家裡養就可以。

“好吧,我讓我手下教訓一下你前夫,保證他不會再找你麻煩,至於打斷腿,就看情況吧,如果他聽的懂人話,就算了,如果他敬酒不吃吃罰酒,那就給他點顏色看看。”

“好好好,老公最好了。”

鄭海濤悻悻然的回到了出租房,心裡一肚子的氣。

他買了酒,一口一口的乾喝。

轉眼就到了傍晚。

鄭傑還在苦哈哈的等著父親來送飯,然而等來的是羅小娟公關部的手下芸芸。

芸芸23歲,長相甜美,是盛世集團公關部最漂亮的女孩。

她按照羅小娟的指示,來給鄭傑送飯。

鄭傑看到那麼可愛美麗的小姐姐,心情稍微好一些了,不管男的幾歲,對美的東西,都喜歡。

芸芸說他父親有事情,所以自己來給他送飯,飯菜都是芸芸自己親手做的。

臨彆的時候,芸芸鼓勵了鄭傑,鄭傑點頭,對生活又有了一點的希冀。

晚上10點。

8個壯漢出現在了鄭海濤的出租房門口。

為首的諢號歪脖子,煞氣很重,是曾雄的頭號打手。也是明珠夜總會看場子的頭子。

他敲了門,許久,鄭海濤才聽到敲門聲,他搖晃了一下腦袋,感覺還有些暈,開了門,看到門口一群混子,鄭海濤迷糊了:“你們找誰?”

“你是鄭海濤?”

“我是!”

“那就對了!”說完,歪脖子一腳踹過去,將鄭海濤踹了個狗啃屎,一群人咋咋呼呼的進了房間。

鄭海濤被打的有些懵逼:“你們乾嘛打人?”

“你下午的時候是不是找了我們大嫂的麻煩了?”

“你們大嫂是誰,我不認識。”

“就是你前妻白冰。”

這麼一說鄭海濤明白了,冷笑道:“是白冰叫你們來修理我的?我告訴你們,我不怕,等明天我還要去殺白冰。”

“擦,你膽兒這夠肥的,原本還想好好跟你說,但現在看來不行了,得卸掉你兩條腿才行。”說完,歪脖子就拔出了鋒利的尖刀。

“來呀,有種就來呀!”

俗話說酒壯慫人膽,酒還未醒的鄭海濤也隨手抓過菜刀,“老子跟你們拚了。”

……

兩個回合,鄭海濤就被歪脖子踩到了腳下,“最後問你一遍,以後還敢不敢找我們大嫂的麻煩了?”

鄭海濤也是個軸人,不軸也不會跟羅小娟剛那麼久了。

“找,我隻要還有一口氣在,非得殺了她。”

“我擦……你還真有種!”歪脖子眼眸猩紅,刀在手,就要砍鄭海濤的腿。

就在這個時候,阿狗帶著一群精乾的混混出現在出租房口。

“乾嘛呢,這麼熱鬨!”阿狗叼著香菸,眯著眼睛,風輕雲淡的看著歪脖子一夥。

歪脖子一夥兒充其量就是打手,大場麵都冇見過,屬於外強中乾。

阿狗這夥人就不一樣了,那是打過很多混世大架,特彆是阿狗,年輕的時候被稱為“瘋狗”,雙手提兩把馬刀,從廟南街一路砍到廟北街。

一戰封神的人物,出了瘋狗的綽號外,還有“鬼見愁”、“血魔”,“非人類”等坊間送的綽號。

這種跺腳的場麵實在不夠看,阿狗都懶得自己動手。

歪脖子分不清情勢,怒斥阿狗一夥兒,“滾蛋,彆多管閒事,不然連你們一起收拾。”

話一出,阿狗一夥兒笑的前俯後仰。

阿狗吐掉香菸,伸展了一下胳膊,說道:“兄弟們,開始打掃垃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