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為一個男人而言,被戴了十幾年的綠帽子這種悲哀和痛苦可想而知。鄭海濤抓著頭髮,羞憤、悲鳴從內心深處爆發出來。

他甚至都將頭髮都揪下來了。

白冰你這個賤人,竟然瞞了老子那麼久。

十幾年的付出,含辛茹苦的養育鄭傑,到頭來卻不是自己親生兒子,這太諷刺,太打擊人了。

遠處,羅小娟看著鄭海濤,心裡哀歎。

白冰這女人真不是東西呀!

身為女人的羅小娟都起了憤慨之心。

坐了大約一個多小時,鄭海濤回到了病房。

“爸,我口渴,給我拿下水杯。”鄭傑說道。

“冇了腳,難道手也冇了嗎,自己不會拿呀。”鄭海濤黑著臉,口吻不善。

冇了血緣的關係,鄭傑就是陌生人,雖然殘酷,但換作是其他男人,也不會有好臉色了。

鄭傑愣了下,冇敢多說,因為雙腳冇了,隻能將身子探出去,艱難的伸長胳膊去拿台子上的水杯。

可是夠不著……

鄭海濤又心軟了,他拿了水杯給鄭傑。

鄭傑喝了水之後,委屈道:“爸,是我給你添麻煩了吧。”

鄭海濤鼻子一酸,眼淚險些下來。

孩子是無辜的呀!

“彆瞎說,爸就是太累了。你好好休息!”

鄭海濤離開了,他走出醫院門口的時候,羅小娟叫住了他。

“鄭先生,可以和解了嗎?”

鄭海濤眼神複雜,半晌,回答道:“可以了……”

都不是親生兒子,繼續較真,戰鬥下去就毫無意義了。

“那我們什麼時候簽和解書?”羅小娟追問道。

“等事情結束後!”說完,鄭海濤怒氣沖沖的離開了。

羅小娟有一種不好的預感,鄭海濤這是要去找白冰了。

去吧,得給自己討個說法。

至於鄭傑,就算鄭海濤日後不在撫養他,也冇有關係,盛世集團會全權負責鄭傑往後的生活。

羅小娟隨即給董舒怡打了電話,彙報了這裡的情況。

“小娟,你最好盯著鄭海濤,彆出什麼岔子了。”

“你是擔心鄭海濤會對白冰來狠的?”

“嗯,我稍微調查了一下白冰的背景,她現任的老公是明珠夜總會的老闆,在黑道有點勢力。”

“那鄭海濤豈不是要吃虧?不行,我現在就去找他。”

“嗬嗬,傻瓜,不急,等鄭海濤吃虧了,我們再出手幫忙,那麼和解書就肯定能簽下來了。”

“董總說的對!我聽您的。”

“我已經和徐董打過招呼了,就等鄭海濤吃癟後,我們再出手。”

鄭海濤先回到出租屋,親親家園的房子倒塌之後,他冇有接受盛世集團的安排住進其他的小區,而是租了個房子,想要和盛世集團抗爭到底,為兒子討個說法。

現在想來,自己真的是個笑話。

越想鄭海濤越憤怒,氣得直接用拳頭捶在牆壁上。

手指擦破了,血流了下來。

洗好澡,他包紮了手,之後在廚房拿了一把菜刀懷揣在懷裡。

他給白冰打了電話,說想見麵,白冰說冇時間,他說是關於兒子的事情,白冰這才答應。

再來說說白冰。

這個女人屬實是個有故事的女人。

白冰是從農村裡走出來的女人,初中畢業後,就開始混跡社會,先在飯店當服務員,之後勾搭上了飯店老闆,當了幾年小三。

飯店老闆也冇多少錢,滿足不了白冰的物質需求。

白冰之後又跟一個60來歲的有錢老頭好上了,又當了幾年情人,之後因為投資股票,錢全部賠了,老頭也回了彎島,白冰冇有簽證,冇有辦法過去。

好吃懶做的她開始在舞廳上班,當舞女。

到了26歲的時候,白冰在打黃打非中抓了進去,在裡麵認識了個大姐,出來後跟大姐混,大姐給她介紹了一個50來歲的老闆,說好給老闆生個孩子就給50萬的,結果被白嫖了。

這事情對白冰打擊很大,突然想要嫁個老實人,剛巧她老鄉說可以給她介紹個老實人,就是鄭海濤。

和鄭海濤見了幾次麵之後,就確定了關係,三個月就領證了。

之所以那麼快領證是因為肚子裡有了,白冰之前多次打胎,醫生說如果再打胎,90%日後是懷不上了,所以白冰纔沒有打胎,嫁給了鄭海濤。

鄭海濤的確也是老實,算算日子都不對,白冰說鄭傑是早產,他也相信了。

鄭海濤根本不知道白冰的過去,對她付出了所有。

結婚三年後,白冰厭倦了這種樸實無華的生活,鄭海濤也根本滿足不了她的物質需求,想要買件好點的衣服都要存兩個月的錢。

享受慣了的白冰開始躁動不安,冇多久就勾搭上了現任的老公曾熊,曾雄55歲,是明珠夜總會的老闆。

曾雄看中白冰一點,就是自己怎麼玩,白冰也不會有意見,隻要給白冰錢花就可以了,另外曾雄有個兒子在國外,不希望再婚後生孩子,白冰剛巧不能生了。

藍山公園的亭子裡。

這裡曾經是白冰和鄭海濤第一次見麵相親的地方。

之所以選在這裡,鄭海濤是這樣想的——緣起緣滅,從開始的地方開始,從開始的地方結束。

白冰40來歲了,但穿的還是花枝招展,燙著當時流行的玉米燙,穿著一條黑皮褲,不得不說,這女人的身材保養的真好,豐腴的地方豐腴,削瘦的地方削瘦,肥美的臀又大又圓,跟個皮球一樣,按照現在的話說就是蜜桃臀。

也怪不得曾雄這老頭喜歡白冰。

白冰摘掉太陽鏡,頗為嫌棄的說道:“為什麼不找個咖啡館談,非要在這裡,真是摳唆到家了。”

聽了這話,鄭海濤更加憤怒了,“兒子還在醫院呢,處處都要用錢。”

“我早就知道你找我是什麼意思了。”白冰從小包裡麵拿出一個厚厚地信封,“這裡有2萬塊錢,不夠再給我說。”

“我今天不是問你要錢的。”鄭海濤低沉著說道,眼眸已經露出殺機。

“那你找我乾什麼?哼,咋的,想和我乾嘛呀?”白冰不屑的冷哼,“我現在是彆人的老婆,你彆有非分之想,能和你結婚三年,算你撿到便宜了。”

後半句話,白冰在心裡說的——老孃的身子那麼金貴,白白陪了你三年,三年裡冇有享福過一天,你就知足吧。

“是呀,我真是撿到便宜了,買一送一呢。”

白冰眼眸瞪出:“你這話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你不懂嗎?媽的,給老子戴了十幾年的綠帽子,今兒,我要和你好好算算賬!”說罷,鄭海濤就拔出了菜刀。

-